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六章 去树上

第八十六章 去树上2017-11-9 13:1:14Ctrl+D 收藏本站

    第302节    第八十六章      去树上

    一夜贪欢,让王思宇精疲力倦,上班以后,他强打精神,才把全天的会议顶下来,晚上回家后,在吃了钟母送来的混沌面后,他早早就躺下,一觉睡到天明。

    天亮之后,王思宇像往常一样端着茶杯坐在窗口,打算欣赏白娘子舞剑的风情,可令他失望的是,直到吃过早饭,也不见白燕妮出来,他只好夹包坐上车,把奥迪车开了出去,停在街口拐角处,放了轻柔的音乐,点燃一根烟,瞄着旁边的路口。

    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就见身着警服的白燕妮袅娜地走了过来,经过雨露的充沛滋润,她更加显得娇艳迷人,俏丽的肌肤雪白滑腻,仿佛吹弹可破,王思宇知道,作为努力耕耘的浇灌者,自己居功至伟,心中充满了难以遏制的自豪感。

    王思宇跳下车,站在车边向她微笑,白燕妮却是一脸的冷若寒霜,径直从他身前经过,对他视而不见,她此时的表现,与那晚在床上的妩媚风情相比,简直如同换了个人,见旁边往来的行人太多,王思宇也不好动手动脚,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她消失在街道上。

    接下来几天,省市电视台和各大报纸,都刊登了王思宇的先进事迹,经过媒体的包装,王思宇倒成了焦裕禄式的好干部,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但没有想到,这样的宣传竟也有人相信,周松林梁桂芝等人都打来电话,除了祝贺之外,言辞间也都不乏勉励欣慰之意。

    其中周媛打来的电话最让人意外,她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语气,只说了一句话:“小宇,你干得还不错,没有让我失望。”

    王思宇正想谦虚两句时,那边却已经挂断电话,听着耳边传来‘嘟嘟’的盲音,王思宇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对这位不通人情世故的周老师来讲,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向来都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这段评语已是对王思宇极高的评价了,尽管受之有愧,他心中也还是颇有些得意。

    只是他的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当翻开桌上的一叠文件时,他的目光盯在一份辞职书上,刘海龙自从割腕之后,就再没来上班,王思宇也打过两个电话过去,只是刘海龙去意已决,王思宇也不好再勉强,略一沉吟,就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为王思宇服务的秘书是刚从下面镇里借调上来的,名叫郑辉,小伙子年纪不大,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年,他干劲很足,稿子也写得文采飞扬,很有潜力,但王思宇之所以会选中郑辉,主要是看中了他的华西大学毕业的背景,就想过段时间把人要过来,加以培养。

    周四的上午,在参加完与隐湖集团举行的锂电项目签字仪式后,王思宇带着几位常委参加了之后的酒会,在与隐湖老总齐凡东等人共进午餐后,又亲自将他们送到了县委大院门口,才挥手作别,唐婉茹没来参加这次仪式,倒让王思宇有些小小的遗憾,当然,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唐婉茹恐怕是在刻意避嫌,免得被齐凡东看破两人之间的关系。

    年前最重要的工作落实后,王思宇的心情就安定下来,他刻意把一些重要的工程项目招标和人事调整工作推到年后,等焦南亭赴任后共同研究决定,两人联手,就应该彼此尊重,王思宇不想风头太盛,让焦南亭这位新任县委书记面上无光。

    午饭过后,王思宇正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睡午觉,悦耳的手机铃声忽地响起,接起来看下号码,却是张倩影打来的,他赶忙接了电话,柔声道:“小影,你倒会挑时间,我刚刚躺下,你就把电话打来了。”

    张倩影嘻嘻笑道:“怎么,臭小宇,嫌我吵你啦,那我现在就挂电话。”

    王思宇呵呵一笑,翻了个身,压低声音道:“可别,想你都来不急,哪会嫌你烦,我巴不得你时时刻刻都来吵我呢,这一晃都多久没见了,做梦都想和你在一起。”

    张倩影的俏脸绯红,佯装嗔怒道:“臭小宇,就会拿嘴巴哄人,想我了还不快过来,机票订好了吗?”

    王思宇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催得这么紧,我敢不从命吗?机票昨儿已经订好了,真不知道于家人许了你什么好处,非要把我拉过去,过年本来是高高兴兴的日子,见了他们,肯定坏了我的好心情。”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笑,柔声哄道:“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小,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怎么就不肯放下,其实于家人都很好的,你多和他们接触些日子就会知道了,于家小妹还吵着要见四哥呢,她给你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到底是什么,连我都不肯告诉,可见人家心里有你这位亲人。”

    王思宇哼了一声,心里没来由地有些发酸,眼眶也变得通红起来,他摸着手机沉默半晌,就摇头道:“小影,他们当初那样对我们母子,我是不会原谅的,这次过去,就是看你,和于家人没半点关系,大年三十晚上这顿年夜饭,咱只当是去吃冤家了,不吃白不吃。”

    张倩影低低地笑了笑,撇嘴道:“臭小宇,你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上次老人家病危,你得到消息以后,不是也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不要尽说气话,你身上流的是于家的血脉,血浓于水,这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何必把关系搞得那么僵。”

    王思宇叹了口气道:“那不一样,小影,他是老人,又是那样德高望重的人物,他要见我,即便是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会去的,和亲情没多大关系,要我说啊,这次过年就别去了,你回华西来,我和你一道去看岳父岳母,这么久都没见过二老的面,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张倩影羞惭惭地笑了起来,满脸娇憨地道:“臭小宇,我就知道你会临时反悔,为了不到京城来,竟搬出这个蹩脚的借口来,告诉你,今年过年你必须来,不然我没法跟爸爸交代。”

    王思宇皱着眉头道:“哪个爸爸?”

    张倩影抿着嘴唇笑道:“还能有谁,于书记呗。”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调侃到:“小影,你这可是认贼作父。”

    张倩影低声道:“去你的,哪有这样说父亲的,于书记其实很牵挂你的,虽然他没有讲出来,但我们心里都清楚,刚才财叔还过来催促,说千万要让你回来,我可是一口答应下来了,你要是胆敢不来,那我在于家多没面子啊。”

    王思宇笑着说:“放心吧,我的宝贝小影,别说去于家了,你就是让我跳火海,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

    张倩影听了,心里美滋滋地,嘴里却嘟囔道:“臭小宇,你这人最不长进了,现在变得油嘴滑舌的,就知道拿嘴哄人。”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小影,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张倩影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道:“我知道,可你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亏欠你,所以才想着为你做些事情,谁知你还不满意。”

    王思宇忙笑着说:“满意,绝对满意,我刚才都是随口乱说的,你在京城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已经成了于家的管家婆,这是最好的报复方法。”

    张倩影嘻嘻一笑,低声道:“不许瞎说,什么报复不报复的,多难听啊。”

    王思宇笑了笑,岔开话题道:“想要什么礼物,回头我给你捎去。”

    张倩影抿嘴笑道:“你能来就好,别的什么都不用买,忘记告诉你了,哥哥在京城买了房子,很快我爸妈也会搬过来,他没敢告诉你,怕你说他乱花钱。”

    王思宇笑道:“大舅哥这是在拐弯抹角地向你告状呢,肯定是嫌我管得严了,给老人买房子是尽孝道,这是大好事,我哪里会干预。”

    张倩影低声道:“管得严点好,我哥这人也真是的,前段时间还和嫂子闹离婚,这有了钱,就想另觅新欢,要不是爸爸出面制止,他还真成了陈世美。”

    王思宇皱眉道:“这我倒没有听说,最近县里的事情忙,对天鹏那边过问得少了些,改天见面我再好好劝他,糟糠之妻不可抛。”

    张倩影摇头道:“算了,已经解决了,你就不要管了,不然他又要怪我多嘴。”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道:“也好,清官难断家务事,管多了是不好。”

    张倩影听了就嘻嘻笑道:“瞧把你神气的,小宇,你还真应该到京城来呆一段时间,人家不是都说了嘛,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你这个县长可别骄傲自大,应该把眼光放长远点,争取以后也干到省部级,那可就太光彩了。”

    王思宇咧了咧嘴,苦笑道:“宝贝啊,你哪里知道当官的辛苦,别说上面那些领导,就是底下这些干部,要想把利益关系平衡好,都不知要花多少心思,官场上人多位置少,越往上走,竞争越激烈,我倒是不求当上省部级领导,只要能早点当上市长,让你给我生个一男半女就知足了。”

    张倩影哼了一声,佯装生气地道:“那可不成,我就怕你沉在温柔乡里,不肯上进,这才离得你远远的,你要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那可真是白费了我一番苦心。”

    王思宇呵呵一笑,低声哄道:“好了,宝贝,我心里有数,男人的野心要放在心里憋着,不能讲出口,没这点城府,哪能在官场立足,回头我努努力,争取让你母仪天下,这回满意了吧?”

    张倩影嘻嘻地笑了半晌,就抿嘴笑道:“臭小宇,真是受不了你,快把航班号告诉我,我好去接机。”

    王思宇摸着手机来到办公桌边,拉开抽屉,找出机票,轻声读了出来,张倩影拿笔记好,就笑嘻嘻地挂了电话。

    下午,王思宇到市里开会,晚上六点多钟才返回西山,没有回家,而是到人武部长关磊家喝酒,直到夜里十一点半,他才醉醺醺地驾车回来。

    将车子停好后,打开车门跳下来,抬头望着一轮皎洁的明月,王思宇无声地笑了笑,先回浴室洗了澡,就摸了钥匙,悄悄地来到西厢房门口,在门前徘徊了几分钟,就轻轻把门打开,摸了进去。

    刚刚来到床前,直觉寒光一闪,一口明晃晃的长剑就架在脖子上,王思宇笑嘻嘻地道:“嫂子,别拿这玩意来吓唬我,车上还有两柄军刀呢,你要喜欢,都送给你。”

    白燕妮‘嘘’了一声,悄声道:“王县长,你快回去,不然我可喊了哟。”

    王思宇嘿嘿一笑,也‘嘘’了一声,低声道:“我最喜欢你喊了,不喊没意思。”

    白燕妮叹了口气,把长剑收起来,满脸无奈地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小心被老太太发现哟,她前几天可都起疑心了,我好不容易才遮掩过去。”

    王思宇走过去坐下,抱住她的小蛮腰,轻声道:“别怕,我刚才听了,呼噜打得很响,已经睡熟了。”

    白燕妮把腰一扭,忿忿地道:“都说了只一次,别再来招惹我,你干嘛不讲信用哟!”

    王思宇不说话,只拿手在她身上乱摸,三两下就扯下抹胸,低头亲了过去。

    没过多久,白燕妮就娇滴滴地哼了几声,忙用双手抱住王思宇的头,柔声道:“别在这里哟,动静太大,我们去车上。”

    王思宇抬起头来,低声道:“去树上吧,中间那棵杨树不错,咱们架梯子上去。”

    白燕妮恨恨地道:“这么冷的天,哪能去树上哟。”

    王思宇嘿嘿一笑,拿嘴咬着她的耳根,悄声道:“多穿点就成了,我先上去,你快点来。”

    说完后,他迈着太空步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溜了出去,借着清亮的月光,来到西墙根扛了梯子,就走到中间的杨树下面,架好后爬了上去,坐在粗大的树杈上,点了一颗烟,刚抽了几口,就见穿着一身警服的白燕妮开门出来,站在门口向四处望了几眼,就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