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八章 国画

第八十八章 国画2017-11-9 13:1:16Ctrl+D 收藏本站

    第304节    第八十八章    国画

    跳棋下完,叶小蕾去厨房煮了香浓的咖啡,端过来时,却发现柳媚儿已经赌气回到卧室里,她与廖景卿对视一眼,两人不禁莞尔而笑,都把目光投向王思宇,王思宇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向正在镜子前扭来扭去的瑶瑶招招手:“小宝贝,过来,让舅舅抱抱。”

    瑶瑶立时嘻嘻笑着奔过来,蹬着王思宇的膝盖爬上来,用脑袋顶着王思宇的下颌,摇来晃去,极为可爱,王思宇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后背,懒洋洋地道:“还是瑶瑶最听话了,不像某些人,就知道耍小孩子脾气。”

    卧室里传来‘砰砰’两声响,像是柳媚儿在拿脚踢床抗议,廖景卿‘扑哧’一声,先笑出声来,叶小蕾无奈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蹙眉叹息道:“媚儿这丫头,就是这样任性,真拿她没办法。”

    王思宇笑了笑,喝着咖啡,打听起天鹏最近的情况来,叶小蕾从包里取出几份报表,递给王思宇,她在旁边轻声做着解释,王思宇仔细翻了财务报表,又看了生产报表和销售报表,觉得各项指标比自己在时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很是满意,就笑着说:“小蕾阿姨,辛苦了,这回你应该可以抽出来了吧,咱们也该干点自己的事情了,不能光为别人服务。”

    叶小蕾笑了笑,伸出削尖的青葱玉指,捏了捏瑶瑶的小下巴,点头道:“现在出来问题不大了,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天鹏即便不能在短时期内迎来高速增长期,也足以在竞争中自保,另外,青州市也有新的扶持政策下来,估计用不了多久,第一笔扶持资金就会到位,帮助天鹏新建五个标准化牧场,有了奶源基地的支持,天鹏的生产成本还会继续降低。”

    王思宇微微一笑,周松林老爷子虽然嘴硬,摆出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架势,但在自己的事情上,老爷子还是很上心的,这么快就给出了回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想起梁桂芝提起,周老爷子年后有望竞争荆南市市委书记的位置,就觉得此事八成靠谱了,如果周老爷子真能这么快主政一方,对于王思宇来说,无疑是极好的消息。

    至于天鹏那边,王思宇现在最大的担心还是在张书明身上,听了张倩影讲的一席话,王思宇不禁隐隐有些担忧,生怕那位便宜大舅哥抵抗不住活色生香的诱惑,把心思都放在其他地方,如果企业的老板不能专注于事业的发展上,很容易造成人心涣散,光靠管理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找机会还要给他敲敲警钟,念念紧箍咒。

    喝了一口咖啡,王思宇笑着道:“小蕾阿姨,新的项目选好了吗?是做餐饮业还是商贸公司?”

    叶小蕾微微一笑,剥了一瓣桔子,送到瑶瑶的小嘴里,柔声道:“我和景卿商量过了,打算在玉州开一家国画馆,她们单位里有不少画家都是闲人,每年定期上交些作品外,也都干些私活,不过这些人在搞艺术上很擅长,做生意就不成了,价格都卖不上去,倒便宜了中间的掂客,倒不如把他们中一些有实力的画家签下来,统一定价,华西省内现在没有私营的国画馆,我们要做,就是第一家,很容易赚到第一桶金。”

    王思宇略一思量,就点头道:“这个点子不错,前段时间,我和隐湖集团的齐总会面,他要送我一幅国画,是顾老先生的作品,价格应该在百万以上,可见国画市场还是能有所作为的。”

    叶小蕾听了,忙将一份报告递过来,柔声道:“小宇,这是我和景卿整理出的行业分析报告,你先看下,我们觉得,这个行业还是大有可为的,只是要想挖到有实力的画家加盟,还要景卿来帮忙做工作。”

    廖景卿嫣然一笑,抿嘴笑道:“顾老在国内书画艺术界的名气很大,他的作品自然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但那样的泰斗级人物,咱们肯定是签不下来的,国画院有几位实力画家,他们的作品也很优秀,只是苦于没有名气,作品无人问津,你们要是能运作好了,说不定会推出大师级的人物,那些人都在国画院呆腻了,也想做些事业的,只要以诚意待他们,挖人不成问题。”

    王思宇微微点头,接过材料,仔细望去,通过上面翔实的数据,不难看出,国画虽然不如油画高调,但却实实在在的在市场中抢占了巨大的份额,水墨画年交易额竟然已经连续三年超过百亿,在去年上半年,嘉德春拍成交的3.6亿元中,书画成交额为2.18亿元,下半年,中国嘉德秋拍成交4.8亿元,其中中国书画各专场成交额3.5亿元。

    而在京城瀚海全年书画成交额的7亿元中,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成交额为2.13亿元,而中国油画成交额仅为2708万元,材料中还有一个事例,西都一家规模并不算大的画廊去年底精心组织的一次精品国画展,当时就卖掉了389万元的画,几乎是一售而空,国画市场之火爆,由此可见一斑。

    王思宇笑了笑,把材料轻轻放在桌上,点头道:“成,那咱们就开个国画馆,既然是廖姐姐出的主意,名字就叫芜菁国画馆吧,生意上的事情,你们两个商量着办,如果遇到棘手的事情,我可以在幕后协调。”

    三人商量了一会,把大体的事情敲定下来,廖景卿见瑶瑶躺在王思宇的怀里直打瞌睡,就赶忙放下杯子,起身告辞。

    王思宇见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下来了,有些不放心,忙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两人各自扯着瑶瑶的一只手走下楼梯。

    瑶瑶困得睁不开眼睛,在楼道里走了几步,就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王思宇忙背起她,跟在廖景卿的身后。

    廖景卿叹气道:“这孩子,白天淘气,不肯睡午觉,晚上居然困成这样。”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姐,大年三十就和媚儿母女一起过吧,两家人在一起过新年,还热闹些。”

    廖景卿点了点头,拂了下耳边的发髻,柔声道:“小弟,以后有机会,把女朋友领回来,给姐姐看看。”

    王思宇‘嗯’了一声,低声道:“她是非常好的人,你们一定会相处得很好。”

    廖景卿笑了笑,停下脚步,蹙着眉头道:“可媚儿呢,你打算怎么安排她,那孩子怪可怜的。”

    王思宇苦笑道:“我会对媚儿好的,只是没法给她名分。”

    廖景卿幽幽地叹了口气,柔声道:“小弟,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花心了。”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没有吭声,瑶瑶却在他的背上动了动,轻声嘟囔道:“妈妈,妈妈,不许你说舅舅坏话,不然瑶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摇头道:“瞧瞧,瑶瑶现在可真是向着你呐。”

    王思宇笑着说:“那我这个当舅舅的可得抓紧赚钱了,要为瑶瑶买艘大轮船,让她在海上玩过家家。”

    廖景卿蹙着眉头道:“小弟,你现在还是把心思放在仕途上为好,生意上的事情,我会和叶小蕾一起处理的。”

    王思宇点了点头,轻声道:“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当上市委书记的。”

    廖景卿微微蹙眉,抬起右手,作势欲打,手臂停在空中,却咯咯一笑,清绝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摇头道:“你啊,就算是当了市委书记,也没个正行。”

    王思宇心头一荡,微笑不语,不知不觉间,两人就来到了单元门前,廖景卿柔声道:“快回去吧,记得好好哄哄媚儿,她是个好孩子,千万别伤了媚儿的心。”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低声道:“姐,放心吧,我听你的,还是送到家门口吧,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廖景卿莞尔一笑,打开单元门,袅娜地走到前面,望着她淡如烟柳的身姿,听着高跟鞋清脆的响声,王思宇的心情竟有种说不出的惬意,来到门口,他才笑了笑,把背上的瑶瑶放了下来,低声道:“明天中午记得睡午觉,不许贪玩,知道了吗?”

    瑶瑶眯着眼睛,抱着王思宇的大腿,晃了几下,就奶声奶气地道:“知道了,舅舅。”

    王思宇伸手在她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捏了一下,目送着两人进了屋。

    廖景卿摸着门把手,柔声道:“明儿早点领她们娘俩过来,咱们先提前过个团圆年。”

    王思宇笑了笑,踌躇道:“也好,姐,其实我不太想让你参与到生意里去。”

    廖景卿莞尔一笑,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悄声道:“小弟,你的心思我明白,但姐姐不能让你一个人打拼,自己躲在世外桃源里做仙子,怎么也要再奋斗几年,为瑶瑶攒下嫁妆。”

    王思宇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无奈地笑了笑,转身下了楼。

    廖景卿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嫣然一笑,便把房门轻轻关上,拉着瑶瑶走进卧室。

    回到家里时,王思宇换了拖鞋走进客厅,只见柳媚儿右手支着腮边,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回头望了王思宇一眼,就气哼哼地把小脸扭到一边,依旧不肯搭理他,而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想必是叶小蕾正在洗澡。

    王思宇嘿嘿笑着走过去,拿手在她腋窝下捅来捅去,柳媚儿拿手推开他,王思宇便摸了她的脚丫,举得高高的,拿手指搔了起来。

    没过一会,柳媚儿便涨红着脸,咯咯地笑出声来,在喊了几声投降后,拿手轻轻捶了王思宇一下,撅着嘴巴抱怨道:“哥,记得早点回来,别光顾着京城的妹子,忘了玉州的媚儿。”

    王思宇望着她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也生出怜爱之意,随口敷衍了一句,就把她抱在怀里,低头亲了过去。

    柳媚儿扭动着腰肢,颤动着睫毛,羞涩地回应着,俏脸上已经飞上一抹娇艳的红晕,只一会的功夫,就娇.喘连连,双手在王思宇的后背上轻柔地抚摸着。

    王思宇吻了半晌,抬起头来,在她娇俏的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就拿手摸起她足踝上的脚链,悄声道:“媚儿,明儿哥给你买个白金的吧,怎么样?”

    柳媚儿摇头道:“哥,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了,做生意要用本钱的,等以后赚了大钱,你再给我买首饰好了。”

    王思宇又在她的薄唇上香了一口,嘿嘿笑道:“小样的,还挺有大局观。”

    柳媚儿咯咯一笑,伸手揪住他的鼻梁,撅嘴笑道:“讨厌,不许取笑人家。”

    王思宇呵呵一笑,又咬着她的耳根道:“媚儿,晚点记得钻哥的被窝,哥让你浪起来。”

    柳媚儿一听,就吃吃地笑了半晌,撇嘴道:“哥,你这坏蛋,成天就想着那些下流的事。”

    王思宇捏着她尖尖的下颌,低声道:“媚儿,那你想不想。”

    柳媚儿俏脸绯红,咬着嘴唇,拼命地摇头道:“不想,就是不想。”

    王思宇把手伸进她的腰间,轻轻捏了几下,待要向下探去,却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捉住。

    柳媚儿一把推开他,嘘了一声,向浴室方向努努嘴。

    王思宇侧耳倾听,浴室里传出一阵嗡嗡的吹风机响,他知道叶小蕾要出来了,不敢再闹下去,赶忙松了手。

    柳媚儿从他的怀中坐起,笑嘻嘻地移到旁边,两人正襟危坐,摆出一副认真看电视的模样,沙发下面的两只脚却不停地勾来勾去,眉眼之间,全是笑意。

    几分钟后,穿着白色睡袍的叶小蕾推门出来,巧笑嫣然地道:“媚儿,快去洗澡吧,妈帮你放好水了。”

    柳媚儿‘噢’了一声,冲王思宇吐了下小舌头,做个鬼脸,就从沙发上站起,抱着睡裙,扭着小屁股走到浴室门口,转过身子,招手道:“哥,来啊,咱俩一起洗吧,节约用水。”

    叶小蕾听了,面色一沉,骂了句死丫头,转身就追了过去。

    柳媚儿咯咯一笑,抢先跑进浴室,把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叶小蕾扑了个空,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摇头叹息道:“媚儿这丫头,疯起来可真不得了,小宇啊,你可要迁就着她点,别和这孩子一般见识。”

    王思宇在她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瞄了一眼,嘴里含糊地道:“嗯,小蕾阿姨说的对,媚儿不错。”

    叶小蕾拉了椅子坐过来,把茶几上的材料收起来,又刷了杯子,泡了茶递过来,柔声道:“小宇,这次去京城,方便的话,也顺便了解下那边的市场行情,一般买国画的人,除了私人收藏外,送礼也是重要一项,以前显堂就曾经花五十万买来送礼,主要送给官员,在各地官员中,京官最喜欢传统文化,咱们玉州的生意要是做好了,下一步就把店面开到京城去。”

    王思宇呵呵一笑,摸过杯子呷了一口茶水,望着叶小蕾道:“好的,我回头去了解一下,小蕾阿姨,您还真是有野心,这边的店还没开张,就开始放眼京城了。”

    叶小蕾面色微红,笑着说:“不过是准备罢了,前段时间到景卿那窜门子,我就琢磨了国画的生意,这次回来和她聊了聊,都觉得大有机会,除了专业做画廊外,也可以搞专业培训,弘扬传统文化,景卿很有头脑,她的见识远在黄总之上,有她帮忙,我当然是信心十足啦。”

    王思宇点头道:“小蕾阿姨,听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就踏实了,你们只专心去做吧,京城那边会有人帮着运作的,放心好了。”

    叶小蕾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低声道:“女朋友那边?”

    王思宇‘嗯’了一声,笑着说:“还要见面再商量,征求下她的意见,不过她是好事的人,多半会参与。”

    叶小蕾笑了笑,瞟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摇头道:“小宇啊,你倒是有女人缘。”

    王思宇听她说的暧昧,目光在她胸前扫了一眼,又想起那天的事情来,就低声道:“小蕾阿姨,腰上后来还疼过吗?”

    叶小蕾面上一红,忙摆手道:“早就好了,不要再提了。”

    王思宇摸着鼻子嘿嘿地笑,瞥了她一眼,跷起二郎腿,悠然自得地点了一支烟,吸上几口,冲着那张漂亮的鹅蛋脸,徐徐吹出一缕烟雾,低声道:“小蕾阿姨,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叶小蕾有些坐不住了,忙羞惭惭地站起身来,走到浴室门口,徘徊几下,轻轻敲了房门,大声道:“媚儿,洗完澡后来妈的房间里,妈要和你聊几句。”

    说完之后,她赶忙回了卧室,王思宇笑呵呵地望着她袅娜的背影,一时间心情大好,忍不住哼起歌来。

    柳媚儿出来后,径直去了叶小蕾的卧室,娘俩在卧室里聊了起来,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等了半个小时,不见媚儿出来,知道是被叶小蕾绊住了,不禁悻悻地进了浴室,洗完澡后,先去书房看了会书,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上床后,拉起被子,闭上眼睛,却想起那晚的情形来,在皎洁的月光下,白燕妮的双腿缠在自己的腰间,两只小手握着树干,在自己的身前晃晃荡荡地悠荡着,嘴里发出媚到极处的呻吟声,那种**蚀骨的滋味,实在是让人难忘,想到心头火起,小腹上再次升起一股热流,他翻身坐起,穿上拖鞋下了地,站在窗前吸了一支烟,待到心情平复时,重新上了床,过了许久,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