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五章 最好的

第九十五章 最好的2017-11-9 13:1:25Ctrl+D 收藏本站

    第311节    第九十五章    最好的

    初六的下午,王思宇正坐在沙发上和邓华安闲聊,两人虽然已经许久没有联络,聊天时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依旧能够在电话里毫无顾忌地逗闷子。

    老邓前段时间表现不错,破了几桩大案子,再加上有市长周松林的赏识,现在成了局领导面前的红人,据说过些日子就会转为正职,全面负责刑侦工作。

    得到消息后,邓华安心情大好,喝了点小酒,就开始和王思宇聊个没完,在电话那边咧着大嘴笑个不停,他这鲁智深式的粗豪汉子,是从来不知矜持为何物的。

    对于邓华安这个朋友,王思宇是绝对欣赏的,也是最为信任的,甚至曾一度想把他带到身边,但是条件始终都不成熟,这让王思宇很是头痛。

    西山县公安局长万立非的突然倒戈,使钱雨农锒铛入狱后,王思宇就愈发觉得,在政法系统的重要部门,应该有自己信赖的人,否则一旦出现问题,绝对是一记致命的打击。

    不过王思宇在电话里可没敢提这茬,否则依老邓的性子,知道自己有这种想法,肯定会死乞白赖地缠上自己,那人特别重感情,对王思宇的提携之情念念不忘,总想着报答。

    王思宇甚至觉得,只要自己一句话,第二天早晨,他就能出现在于家大院的门外,能够做到这点的,除了他之外,大概也只有李飞刀了,这两个从部队下来的家伙,都是至情至性的好汉子。

    两人聊了半晌,王思宇想起李飞刀来,就询问起他的近况,邓华安忽地沉默半晌,叹了口气,语气低沉地道:“小宇,可能你还不知道吧,飞刀辞去公职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忙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是去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女儿吗?”

    邓华安摇头道:“不是,和他那不争气的徒弟有关,上次严打,魏瘸子提前得到了风声,在离开青州后,到荆南市发展,和当地的黑道发生了冲突,他本来已经扫除了两股势力,没想到被人请职业杀人给打死了,到现在为止,主谋虽然抓了,杀手还没有归案,案子还挂着呢。”

    王思宇陡然吃了一惊,魏瘸子这人他虽然从没见过,但已经早闻大名,那人是青州市名气最大的黑道人物之一,他的飞刀功夫,虽不见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在青州地面上,决计比李飞刀有名气,这样厉害的人物,没想到竟会被人打死,在片刻的沉默后,王思宇忙追问道:“老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魏瘸子是怎么死的?”

    邓华安低声道:“一个月前,他晚上从洗浴中心刚刚走出来,在门口就遭到伏击,三个人六把枪,一共打了二十几发子弹,把魏瘸子都打成血葫芦了,死得非常惨,李飞刀在得到消息后,就急匆匆地赶到荆南市,参加了他的葬礼,回来后的第二天下午就辞职了,要去找凶手报仇。”

    王思宇叹了口气,他也非常清楚,尽管李飞刀曾经在盛怒之下,打断了魏军一条腿,将他逐出师门,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很深,见到徒弟惨死,凶手没有归案,依照李飞刀的个性,绝对是不能置之不理的,他能做出这种冲动的举动,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

    但王思宇还是怕他犯下大错,忙焦急地问道:“老邓,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这种事情,还要靠法律手段来解决,他要是遇到那三人,说不定会干出傻事来,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就太不值得了。”

    邓华安摇头道:“没有,他临行前给我打过电话,说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可能也是怕我们阻止吧,他在挂断电话之后,就把手机号码换掉了,现在人到底在哪里,谁都说不清楚。”

    在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后,王思宇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又和邓华安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过了半晌,才点燃一根烟,闷头抽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张倩影从外面回来,见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知道出了事情,忙打听了一下,在得知经过后,她微微一笑,坐在王思宇的腿上,柔声道:“小宇,放心吧,李飞刀是有本事的人,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再说了,他女儿现在还没找到,哪里会做出太出格的举动,估计也就是抓到那三个人,让他们吃些苦头罢了。”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这层我也想到了,就怕他犯了牛脾气,一时压不住火,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了,他和老邓两个人,都是我很在意的朋友,真不希望他出事情。”

    张倩影叹了口气,伸手摸着王思宇的面庞,低声道:“小宇,你急也没有用的,不知道李飞刀人在哪里,就算有心帮忙,也使不上力气,还是把心放宽些吧,事情不见得会向最坏的方面发展。”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点头,把半截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轻声道:“那就听你的,不想了,省得让你也跟着着急。”

    张倩影莞尔一笑,扬着脖子亲了他一口,轻声道:“佑民晚上要请咱们出去唱歌,算是为你践行,我都答应下来了,晚上到金柜夜总会k歌,你要提前准备一下。”

    王思宇苦笑道:“小影,你最清楚了,我这人别的还好些,就是不会唱歌,去那里只能丢丑。”

    张倩影把手指放在唇边,怯怯地笑了半晌,才摇头道:“没关系的,我可以教你嘛,其实你的嗓音还是不错的,就是没有专心学过,咱们只练好几首曲子,以后再有这种场合,也就不怕了。”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那就听夫人的,咱这就开练。”

    张倩影吃吃笑道:“这才是我的好相公。”

    接下来,张倩影就打着节拍,开始一句句地教,王思宇懒洋洋地学,直到一个小时后,张倩影终于失去了耐心,无奈地道:“算了,小宇,我们还是放弃吧,晚上只跳舞就好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仰身躺在沙发上,摇头道:“早就和你说了,我这人是唱不了歌的,你就是不信嘛。”

    张倩影气鼓鼓地白了他一眼,撅着嘴巴抱怨道:“讨厌,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笨的,连歌都唱不好,还当县长呢!”

    王思宇不禁莞尔,歪着脑袋道:“两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

    张倩影抿嘴笑道:“当然有,我说有就有。”

    王思宇见她笑得可爱,就坐了起来,抱着她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亲了又亲,一时间心情大好,浮在心头上的那层阴霾,也变得烟消云散。

    吃过晚饭后,手机铃声忽地响起,王思宇看了号码,见是李青璇打来的,忙走到院子里,接通了电话,低声道:“青璇,吃过饭了吗?”

    李青璇‘嗯’了一声,柔声道:“明天回去吗?”

    王思宇笑着说:“是啊,十一点钟的飞机。”

    李青璇沉默了半晌,幽幽地道:“最近不喜欢出门,明天就不去送你了。”

    王思宇笑着说了声好,顿了顿,又压低嗓音道:“青璇,准备一下,我有种预感,过了年,你可能会重新回到主持人的位置上。”

    李青璇笑了笑,摇头道:“不可能的,至少要三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王思宇莞尔一笑,仰头望着夜空,轻声道:“青璇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听我的,没错。”

    李青璇好奇地道:“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预感。”

    王思宇笑呵呵地道:“男人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

    李青璇哑笑半晌,啐了一口,期期艾艾地道:“好吧,姑且信你一回。”

    王思宇点头道:“这就对了,最迟一个月,准有好消息。”

    李青璇嫣然一笑,抬手拂了下秀发,轻声道:“谢谢!”

    王思宇皱眉道:“什么?”

    李青璇抿嘴笑道:“谢谢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也是。”

    李青璇羞涩地笑了笑,柔声道:“一路顺风。”

    说完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走到窗边,推开窗子,仰头向夜空望去,久久无言。

    王思宇听着听筒里传来嘟嘟的盲音,无声地笑了笑,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转过身时,却见张倩影站在身后不远处,正捏着下颌,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他顿时一窘,笑着解释道:“小影,她知道我明儿要走了,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不能去机场相送。”

    张倩影莞尔一笑,摇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王思宇点点头,走到她的面前,一脸认真地道:“何止是失望,还很痛心,少了一次左拥右抱的机会。”

    张倩影乜了他一眼,笑魇如花地道:“去死,哪里会让你那么逍遥自在。”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就伸手揽住她的纤纤细腰,两人依偎着向房间走去。

    邵银芳从屋子里走出来,望见两人的背影,就轻轻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要是老三和霜丫头能有这样好,我就知足喽!”

    于佑江从她身后走过来,拿着折扇敲了敲回廊的立柱,摇头道:“那怎么可能,强扭的瓜不甜,你看大哥和大嫂,那就是典型的例子,政治婚姻,没几对是幸福的。”

    邵银芳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低声道:“别胡说八道,小心被老大媳妇听到,再跟你使脸色。”

    于佑江叹息道:“无所谓了,现在老于家还能有谁给我好脸子看。”

    邵银芳抬手捏着他的耳朵道:“老二啊,这么大岁数了不结婚,成天和那些女人胡搅在一起,搞得香港的小报三天两头地爆出花边新闻,你还有脸怪别人?”

    于佑江瞪大了眼珠子,摊手道:“冤枉啊,我可真没有报上说的那么不堪,那可都是他们瞎写的,别人信也就算了,老娘你怎么也相信啊。”

    邵银芳气哼哼地瞥了他一眼,拿手指戳着他的脑门道:“少在我这油嘴滑舌不认账,你在外面干得那些好事,有几件我不清楚,不过是懒得说你罢了。”

    说完之后,她扭头走了出去,于佑江嘿嘿地干笑几声,也背着手跟了过去。

    回到房间,张倩影就打开衣柜,翻出一堆衣服来,挑挑选选,在王思宇的建议下,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裙,雪白的胸前佩了一条纤细的白金项链,耳畔戴了精致的饰品,脚下穿着白色的高跟鞋,整个人显得高贵典雅,妩媚俏丽。

    王思宇也换上了新买的西服,戴了一副墨镜,和张倩影抢了一会镜子,就听外面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张倩影忙喊了声:“进来吧。”

    话音刚落,于晴晴笑着推门进来,急声催促道:“四哥,小影嫂子,快点,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财叔晚上也去凑热闹,咱们一定要让他唱几句,他唱歌总跑调,可好玩了。”

    张倩影幽怨地瞥了王思宇一眼,叹了口气,挽住他的胳膊,抿嘴笑道:“这就去,小妹,你放心吧,今晚出风头的决计不是财叔。”

    于晴晴抬眼望去,却见王思宇摸着鼻子讪讪地笑,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忙笑嘻嘻地跑开。

    上了车以后,几台车缓缓驶出于家大院,张倩影坐在车里,把嘴唇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悄声道:“老公,把你那位小情人也带上吧,我们两个比比,看谁唱歌好听。”

    王思宇见她竟然调笑自己,不禁微笑着摇头道:“不必比了,不管怎么唱,都是我的小影唱得最好听。”

    张倩影嘻嘻一笑,摇头道:“人家以前是电视台主持人,肯定才华横溢的,我可比不了。”

    王思宇轻轻拥着她,低声哄道:“就算是央视的主持人,也比不了我家小影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张倩影心里美滋滋的,却轻轻推了他一下,笑嘻嘻地道:“你啊,就是嘴巴甜,会哄人。”

    王思宇笑笑,没有吭声,而是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张倩影温柔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叹了口气,幽幽道:“我是比不上霜姑娘的,她们姐三个都是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到底是高干家庭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呢。”

    王思宇轻轻拥着她,微笑道:“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