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七章 添乱

第九十七章 添乱2017-11-9 13:1:28Ctrl+D 收藏本站

    第313节    第九十七章      添乱

    第二天上午,在向于家人辞别后,王思宇婉拒了财叔等人的相送,和张倩影一道坐车赶到了机场,两人在咖啡厅里坐了半个多小时,直到登机时间就要到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过了安检线后,王思宇下意识地回头望去,见张倩影仍旧站在原地,默默遥望,他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忙挥起右手,用力地摇晃几下,在张倩影璀璨的笑容里,他转过身来,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飞机上的时间过得枯燥乏味,海航的空姐虽然比南航的要漂亮一些,但那种职业性的微笑丝毫激不起王思宇的半点兴趣,不过当那位空姐推着饮料车走过来时,他还是举起杯子,有些恶作剧式地要了三分之一的可乐,三分之一的牛奶,三分之一的橙汁,再加上几粒冰块。

    海航空姐的服务态度很好,耐心地满足了王思宇的要求,然后站在原地,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打算看眼前这位有些帅气的年轻人如何喝下这杯混合饮料,王思宇却嘿嘿一笑,抱着膀子打起盹来,过了足足两分钟,空姐才失望地走开。

    右侧的座位上响起几声轻笑,王思宇扭头望去,却见相邻的座位上,坐着一对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女,正用玩味的目光瞄着他。

    王思宇笑了笑,冲两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刚想闭目养神,却听那位中年男人笑着说:“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轻声道:“你好。”

    中年男人侧过身子,从名片夹里摸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王思宇,笑着说:“我是京城万豪地产有限集团的副总经理黄岩,旁边的是我爱人陈晓笙,请多关照。”

    王思宇接过名片,瞄了一眼,不禁有些狐疑,万豪地产是京城极为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公司的高管也都拿着不菲的年薪,坐拥高额的股权,怎么会轻易放下身价,跟自己这位陌生人客气地搭讪?

    虽然有些疑惑,他还是笑着将名片放进皮包里,拿出纸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抱歉,黄先生,我的名片用光了,给您留个手机号码吧。”

    说完,在纸上写了名字和手机号码,单位填了西山县政府办公室,接着将纸条递过去,却见黄岩接过纸条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只快速扫了一眼,就郑重地放进名片夹里,而那位名叫陈晓笙的中年女人却是面露讶色,笑吟吟地瞥了王思宇一眼,目光中似乎隐含深意。

    黄岩讲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他似乎是第一次到华西来,对当地的风土人情都非常感兴趣,在飞机上,这对夫妇很有礼貌地向王思宇打听着一些当地的情况。

    王思宇自然是知无不言,把他所了解的信息都大致介绍了一遍,当然,在交谈当中,自然也夹带了些私货,王思宇特意将西山县的情况多讲了一些。

    三人聊了二十几分钟,渐渐熟络起来,王思宇有些好奇地问道:“二位既然是从没到过华西,怎么会在初七就过来,是访友还是出差?”

    黄岩笑着道:“是出差,集团公司有意在华西拓展业务,让我们过来转转,了解一下当地的市场。”

    王思宇微笑道:“那倒是好事情,华西的经济虽然相对落后,但开发潜力还是颇为可观的,贵公司实力雄厚,理应在华西提前布局。”

    黄岩笑呵呵地道:“王先生说的有道理,公司也意识到了这点,打算将未来几年的业务拓展到华西华东华中三个省份,其中以华西为重点。”

    王思宇饶有兴趣地望了他一眼,笑着说:“希望两位在方便的时候,到西山县转转,那里与省城只需一个小时的路程,地价却比市区低上三分之一,非常具备开发潜力。”

    黄岩笑着点头道:“好的,这次会在华西多转些地方,然后将市场调研报告提交总部讨论,西山县我们是一定要去的,到时候少不了要拜访王先生。”

    王思宇忙笑着摆手道:“不敢当,黄总言重了,二位要是能来西山做客,我一定会尽到地主之谊。”

    黄岩笑眯眯地道:“那实在是太好了,就等着王先生这句话哩。”

    王思宇心中一动,觉得他语带机锋,似乎另有玄机,就皱起眉头,沉吟不语。

    黄岩见了,忙岔过话题,开始讲些京城里的趣事,王思宇听得如神,两人聊了许久,才各自眯着眼睛打起瞌睡来。

    下了飞机后,王思宇提了包走在前面,刚刚出了候机大厅,就听到轿车喇叭声,寻着声音望去,却见一辆银白色锐志车停在对面,三个气质各异的大美女都戴了墨镜,正站在车边闲聊,而小美女瑶瑶则拼命地按着小车喇叭,直到王思宇笑呵呵地走过去,瑶瑶才推开车门跳下来,一路飞奔着钻进他的怀里。

    王思宇抱着瑶瑶,在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又亲,和叶小蕾母女,廖景卿打过招呼,觉得外面有些寒冷,瑶瑶在怀里一阵阵地发抖,他忙打开车门,坐到后座上,三人也都钻进小车,廖景卿发动车子,银白色的锐志车缓缓离开机场,向市区驶去。

    柳媚儿坐在副驾驶位上,转过头来,笑嘻嘻地道:“哥,怎么样,在京城这些天玩得很开心吧?”

    王思宇知道她的脾气,此时是决计不能讲实话的,不然万一打破了醋坛子,她定然使小性子,就苦笑着摇头道:“那地方车多人多,出门很不方便,没什么好玩的。”

    柳媚儿听了,不禁眉头微皱,眯着眼睛道:“那一直都在家里呆着,没有出门?”

    王思宇清楚,这又是一个不能跳的坑,忙摆手道:“没有,天天忙着拜访亲戚,都累得要死。”

    柳媚儿笑魇如花地道:“我才不信呢,你们两个那么久没有见面,肯定是缠在一起,哥,你没有讲实话吧?”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罕见地露出憨厚的笑容,摆手道:“媚儿,哥讲的都是实情,没有半点的隐瞒。”

    柳媚儿哼了一声,撅着嘴巴道:“不对,你就是在骗人,我感觉出来了。”

    叶小蕾在旁边看了,忙出来解围道:“媚儿,不要胡闹,你小宇哥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肯定又累又困,你别太缠人,让他眯会。”

    王思宇赶忙打了个哈欠,点头道:“是啊,小蕾阿姨,飞机上遇到一对两口子,特别能聊,别说,这会还真困了。”

    柳媚儿蹙着眉头撇了撇嘴,向王思宇做了个鬼脸,有些不甘心地转过头去,把音响打开,放出轻柔的音乐来。

    廖景卿虽然在开着车子,可一直在听着两人的对话,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笑意。

    瑶瑶手里摸着半袋薯片,吃完后,就拿着白嫩嫩的小手,在王思宇的鼻子上摸来摸去,一刻也不肯停下来。

    王思宇眯着眼睛,张大嘴巴,叼了她的手指,佯装咬了几口,瑶瑶咯咯笑着抽出手指,把小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抱着他的脖子,悄声道:“舅舅,舅舅,前天小明给我打电话了,说他喜欢我。”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那你喜不喜欢他啊。”

    瑶瑶皱着眉头道:“我才不喜欢他呢,小明太幼稚了,一点都不成熟呢。”

    众人听了,无不莞尔。

    回到廖景卿的家里后,王思宇先是给众人分发了礼物,接着把叶小蕾和廖景卿叫进书房里,拿出了那张价值连城的领袖真迹,二人看了以后,俏脸上的表情各异,但都大为惊讶。

    两位美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目光非比常人,自然轻易看出,这幅字绝非赝品,在惊愕之余,二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把狐疑的目光转向王思宇,幸好他早有准备,就把在飞机上编造的离奇故事讲了一遍。

    虽然将信将疑,叶小蕾还是满面春风地笑道:“小宇,这可真是捡到聚宝盆了,单凭这幅字,芜菁国画馆的金字招牌就能打出去,这下我们的底气更足了。”

    廖景卿小心地把卷轴收藏好,坐回椅子上,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对于这幅字的来历,她仍然有些怀疑,但既然王思宇有意掩饰,她就没有深究,而是皱着眉头道:“这倒是一件大好事,只是有了这幅字,在安保上的考虑就要周全些,毕竟太过招摇,很容易让人生出歹意,小宇在西山,咱们几人未见得能照顾得好,万一丢了,就太可惜了。”

    叶小蕾也点头道:“景卿说的对,我也在琢磨这件事情,确实很棘手,光靠保安公司可解决不了问题,必须得有可靠的人。”

    王思宇皱眉道:“你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倒不怕字丢了,只怕有人会对你们不利,瑶瑶在上小学,媚儿在大学,都是容易被盯上的对象,这样吧,开业初期先不要把字拿出来,等过些日子,我联系到一个可靠的朋友再说吧,有他在,我才能放下心来。”

    廖景卿嫣然一笑,柔声道:“小宇说的对,那就先保密,等考虑周详了再拿出来,有了这幅字,我们可以做很多文章,比如在全国各地巡展,在媒体上宣传,只是不知法律是否允许,这样珍贵的藏品,国家相关部门肯定是要收回的。”

    王思宇含糊地解释道:“这点你们就不必担心了,我在京城时询问过专业人士,这幅字的来历特殊,国家不会强制收回的。”

    叶小蕾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摇头道:“小宇倒是有福气的人,到京城去看女朋友,也能捡到宝贝,真是好运气。”

    王思宇嘿嘿一笑,知道叶小蕾也有所怀疑,她以为自己是沾了女友的光,可仔细一想,要不是小影在于家表现得好,讨了于老的喜欢,这幅字倒不见得能落在自己的手里,从这个意义上讲,她猜得也有几分道理。

    三人正说笑间,柳媚儿抱着瑶瑶走进来,笑嘻嘻地道:“怎么躲在书房里说悄悄话,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和瑶瑶啊。”

    叶小蕾听了,啐了一口,无奈地摇头道:“媚儿这丫头真是不像话,哪有这样开玩笑的,我们是在商量生意上的事情,你不懂,别跟着掺和。”

    柳媚儿哼了一声,歪着脑袋道:“谁说我不懂了,你们不要光卖字画,顺便搞个培训机构,教学生画画,那样能多出一笔收入哩。”

    廖景卿莞尔一笑,点头道:“媚儿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确实是培训热,倒可以考虑下。”

    柳媚儿得意地瞥了叶小蕾一眼,笑着说:“怎么样,景卿姐都同意呢,您别小瞧人。”

    叶小蕾笑了笑,叹息道:“你啊,就是爱耍小聪明,却用不到正地方,等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只怕哭都来不及。”

    柳媚儿撅嘴道:“这就不用您操心了,我哥能养我,是吧,哥?”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歪过脸来,冲她使个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讲话,免得让叶小蕾不开心。

    叶小蕾却已经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暗自叹了口气,起身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包饺子。”

    廖景卿也跟了出去,柳媚儿笑了笑,拿手捅了捅瑶瑶的腋窝,瑶瑶就拿眼望天,呐呐地道:“舅舅,舅舅,我不喜欢京城的舅妈,我喜欢媚儿阿姨当舅妈。”

    王思宇呵呵一笑,拿手在柳媚儿的头上弹了个爆粟,皱眉道:“你啊,别乱说话,小心惹小蕾阿姨伤心。”

    柳媚儿揉了揉前额,瘪着小嘴,可怜兮兮地道:“哥,你只怕她伤心,就不怕我伤心嘛,其实我倒不是非要争,只是二奶的名声太难听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出门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低声道:“要不以后给你弄个外国国籍吧,我用别的身份和你结婚。”

    柳媚儿羞怯怯地道:“什么身份?”

    王思宇皱眉道:“王田宇,王心宇,你喜欢哪个?”

    柳媚儿气哼哼地道:“不行,我才不要山寨货呢。”

    王思宇面色一寒,低声喝道:“不行也得行,再吵山寨货都没了,就这样定了。”

    柳媚儿吓了一跳,怕他真生气,只好放下瑶瑶,做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悄声道:“那就王田宇好了,我去外面帮忙了。”

    她刚刚走出房门,瑶瑶就摇头晃脑地扑过来,摇晃着王思宇的大腿,奶声奶气地道:“舅舅,舅舅,我要王心宇。”

    王思宇险些气乐了,抱起她,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低声道:“小宝贝,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