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八章 池鱼

第九十八章 池鱼2017-11-9 13:1:29Ctrl+D 收藏本站

    第314节    第九十八章      池鱼

    在书房里坐了一会,王思宇抱着瑶瑶走出来,见三个美女正咯咯笑着包饺子,说些悄悄话,他也走过去凑热闹,只揪了几个面团,就被柳媚儿嘻嘻笑着赶走。

    王思宇不情不愿地离开,坐在沙发上,望着清丽脱俗的廖景卿,美艳端庄的叶小蕾,青春靓丽的柳媚儿,心中喜欢到了极点。

    眉开眼笑间,忽地心头一动,王思宇忙从衣兜里摸出一枚银白色的纪念币,交到瑶瑶手中,笑着说:“去给妈妈送去,包到饺子里,谁要是能吃出来,我就送给她一份特殊的礼物。”

    瑶瑶赶忙摇头晃脑地跑过去,奶声奶气地道:“妈妈,妈妈,快把它包到饺子里,有特殊的礼物拿啦。”

    柳媚儿伸手抢过硬币,站起身子,笑着说:“哥,你先说是什么礼物,不会又是衣服吧?”

    王思宇笑着说:“现在还不能说,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柳媚儿做了个鬼脸,气哼哼地道:“故弄玄虚,肯定是唬人的啦。”

    王思宇躺在沙发上,邪邪地一笑,轻声嘟囔道:“谁先吃到硬币,朕就先把谁吃掉。”

    饺子包好后,廖景卿又炒了几样菜,不大一会的功夫,就把热气腾腾的菜肴和饺子端了上来,现在还不到三点半,这么早吃饭,只是因为王思宇要赶回西山,怕他赶夜路不安全。

    众人洗了手,围坐在桌边,边吃边聊,餐桌上谈笑风生,柳媚儿惦记着吃到带硬币的饺子,就拿着一双筷子在饺子上捅来捅去,转眼间,十几个饺子就被她捅得稀烂,却没挑出那枚硬币来。

    叶小蕾见了,不禁有些恼火,忙在她手腕上拍了一下,低声呵斥道:“别贪玩,专心吃饭。”

    柳媚儿无奈地笑了笑,嘴里发出‘噢‘的一声,撅嘴抱怨道:“真讨厌,怎么会这样难找……”

    王思宇呵呵一笑,一边吃着饺子,一边悄悄拿眼瞄着三人娇艳欲滴的薄唇,等着有人中奖。

    十几分钟后,就听瑶瑶发出一声欢呼,把筷子丢掉,从小嘴里抠出硬币来,摇头晃脑地道:“我吃出来咯,我有特殊礼品咯……”

    柳媚儿登时俏脸一寒,把筷子放下,气哼哼地道:“哥,你太讨厌了,怎么就包了一个啊,太扫兴了。”

    王思宇也暗自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瑶瑶的小脑袋瓜子,愁眉苦脸地道:“媚儿,你自己包的都吃不出来,还能怪谁。”

    瑶瑶笑嘻嘻地把硬币交到王思宇的手里,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把白嫩的手指放到嘴边,好奇地道:“舅舅,舅舅,是什么特殊的礼物啊?”

    王思宇放下筷子,走到客厅里,把皮包打开,从里面摸出于晴晴送的那条象牙项链来,回到桌边,给瑶瑶挂在脖子上,笑着说:“怎么样,喜欢吗?”

    瑶瑶摆弄着项链,夸张地张开小嘴,发出‘哇’的一声,摇头晃脑地道:“舅舅,舅舅,太漂亮了,我好喜欢啊。”

    王思宇侧过脸去,拿手指了指左边的半边脸,瑶瑶会意,伸出油渍麻花的小嘴,‘吧嗒’一声亲了一口。

    廖景卿见了,忙扯了纸巾,在王思宇的脸上擦了擦,又伸手摸了摸象牙项链上的佛像,瞄见柳媚儿愁眉不展的样子,笑着说:“瑶瑶,这是象牙项链,还带着佛像呢,太珍贵了,咱们不能要,送给媚儿阿姨好吗?”

    瑶瑶翻了下眼皮,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满地道:“凭什么啊,这是舅舅送我的,我才不会给外人呢。”

    廖景卿轻轻瞪了她一眼,低声劝道:“瑶瑶,媚儿阿姨怎么能是外人呢,她对你多好啊。”

    瑶瑶支吾了半天,终于可怜兮兮地点点头,撅着嘴巴道:“那就送给媚儿阿姨好了。”

    说完,她把项链摘下来,递给柳媚儿,自己却下了椅子,一声不吭地往卧室的方向走,没走上几步,就委屈地哭出声来。

    柳媚儿见了,不禁莞尔一笑,忙跑过去抱起她,把项链再次戴在她的脖子上,笑嘻嘻地道:“瑶瑶,妈妈是跟你开玩笑的,媚儿阿姨哪会和你抢好东西呢,这是瑶瑶应得的礼物。”

    瑶瑶这才破涕为笑,抹着眼泪哽咽道:“媚儿阿姨,妈妈不好,我不喜欢妈妈啦……”

    柳媚儿有些心疼,忙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着说:“傻孩子,妈妈刚刚是在逗你玩呢,怎么真生气了,太幼稚了,一点都不成熟。”

    瑶瑶哼了一声,撅嘴嘟囔道:“不是不成熟,我好喜欢这条项链呢。”

    王思宇忙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哄了一会,瑶瑶就又开心起来,坐在王思宇的腿上扭来扭去,摸着鸡腿吃得香甜,众人见她样子可爱之极,无不莞尔。

    瑶瑶又吃了几个饺子,就下了地,跑到客厅去玩。

    过了一会,廖景卿回头一望,却笑魇如花地道:“小弟,你快看,瑶瑶在做什么?”

    王思宇转头望去,却见瑶瑶坐在沙发上,抱着他的一双鳄鱼皮鞋,正用丝袜擦得起劲。

    众人登时轰然大笑,均夸瑶瑶懂事,这么小就懂得做事。

    廖景卿叹了口气,笑吟吟地道:“这孩子向来懒得要命,连被子都不肯叠,今儿可算出息了一回。”

    王思宇莞尔笑道:“瑶瑶表现这么好,是催着舅舅给买大轮船呢,她好和小明一起去大海上玩过家家。”

    瑶瑶听了,却撅着嘴巴抗议道:“才不是呢,我不喜欢小明。”

    柳媚儿忙逗道:“那瑶瑶喜欢谁啊?”

    瑶瑶嘻嘻一笑,摇头晃脑地道:“那是秘密,媚儿阿姨,我不能告诉你,我只告诉大笨猫一个人。”

    叶小蕾已经笑得花枝乱颤,摆手道:“现在的孩子可真是不得了,这么小就有秘密了,小嘴巴还把得这样严,一点话都套不出来,真是个小人精。”

    廖景卿也微笑道:“不怕你们笑话,这孩子就是爱臭美,每天放学后,都换了校服,穿上裙子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的,我是拿她没办法,以后可不要早恋啊,那可太操心了。”

    王思宇笑着摇头道:“姐,你操心的也太早了点,她才多大啊,哪里会知道早恋是什么。”

    话音刚落,瑶瑶却扬着脖子喊道:“早恋就是亲嘴呗,谁不知道呢!”

    王思宇刚刚喝了一口汤,险些喷了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去,就仰头大笑起来。

    热热闹闹地吃过饭后,王思宇稍事休息,便开车返回西山,当他驾车回到县城,拐进老西街的大院后,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院子里一片狼藉,正房和西厢房的外面,玻璃碎了一地,而两个穿着天蓝色工作服的陌生人,正站在椅子上,紧张地忙碌着,将崭新的玻璃安到窗框上。

    “自己家竟被别人给砸了?”

    王思宇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个念头,在惊愕之余,他不禁火冒三丈,在西山县,居然还有人敢做这种事情,谁会那么嚣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人该不会是疯了吧!

    他铁青着脸,将车停好,推开车门跳下来,快步向正房门口走去,刚刚走出几步,就见徐子琪推门走了出来,她身上套着一件白色高领条纹毛衫,上面缀着花边,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皮裤,皮裤紧箍在修长的双腿上,显得很是诱人。

    王思宇见她手里还拿着把扫帚,知道她刚才是在房里清扫,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急着打听状况。

    徐子琪迈着碎步,迎到王思宇的面前,停下脚步,脸色尴尬地道:“王县长,您回来啦?”

    王思宇‘嗯’了一声,拿手指着一地的碎玻璃,皱眉道:“子琪姐,这是怎么回事?”

    徐子琪见他脸色异常难看,似乎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忙使了个眼色,悄声道:“王县长,去屋里说,外面不方便。”

    王思宇心中一动,知道有隐情,转头望去,却见两个工人正在向这边张望,他强压住心头怒火,跟着徐子琪走进正房,坐在沙发上,摸出烟来,点上后吸了一口,沉声道:“子琪姐,说吧,究竟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到这里捣乱。”

    徐子琪叹了口气,先倒了杯茶递过来,轻声道:“王县长,你先别生气,喝杯茶消消火。”

    王思宇没有去碰茶杯,而是目光凌厉地盯着徐子琪,猛地一怕茶几,大声吼道:“快说事情,别跟我这卖关子!”

    徐子琪娇躯一颤,吓得俏脸煞白,赶忙惴惴不安地道:“王县长,是燕妮的老公做错了事,钟嘉群在外面风流快活,把一个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他上午领那女孩回到西山县城,打算在诊所做人流,谁知女孩当场变卦了,寻死觅活的,就是不肯做手术,还给家里人打了电话,人家哥哥在得到消息后,当时就不干了,叫了一伙人在诊所门口把他堵住了,先打了一顿,又带着那些人追到家里,把这边也给砸了,燕妮怕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不好收场,就没敢声张。”

    王思宇恍然大悟,原来还是钟嘉群与冯晓珊那档子事情,只不过情况非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向更坏的方向发展了,了解到实际情况后,他的火气倒消了一半,这件事情,肯定是钟嘉群有错在先,站不住理,要是硬来,确实容易把问题搞得更加复杂,他沉吟半晌,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缓和了下语气,轻声道:“人没有受伤吧?”

    徐子琪被刚才的狮子吼吓得心惊肉跳,到现在还有些心神不宁,她拿手拍了拍怦怦直跳的胸脯,才盯着王思宇那双锃光瓦亮的皮鞋,呐呐地道:“钟嘉群受了点皮外伤,眼眶子给打青了,燕妮没事,他们过来后,只砸了玻璃,没有打人。”

    王思宇轻轻吁了口气,低声道:“嘉群他们呢,怎么就你自己在?”

    徐子琪苦笑道:“他们一家子已经去了饭店,在和那些人谈判,我不放心,让崔宸跟着一起去了,钟嘉群是打算赔钱,让那女孩把孩子打掉,可女孩不肯,寻死觅活的,非逼着他离婚。”

    王思宇摸出手机,打算给钟嘉群打过去,问问情况,如果必要的话,他出面把问题解决了。

    可没等他拨号,徐子琪忙抬手阻止道:“王县长,您千万别给局领导打电话,燕妮走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她特意交代了,说这件事您别管,她自己能处理好。”

    王思宇想了想,便把手机丢在茶几上,点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我确实也不方便干预,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只是那些人胆子也太大了点,居然连我这都敢砸,不给点颜色看看哪成。”

    徐子琪赶忙解释道:“王县长,那女孩的哥哥就是一个工人,哪里会知道您住在这里,因为这点事情抓了人,传出去容易变样,您千万得压着点火。”

    王思宇哼了一声,寒声道:“钟嘉群这人,我是看错了,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根本没有能力干好工作,这就是典型的酸秀才,只会纸上谈兵,处理事情,一塌糊涂。”

    徐子琪笑了笑,无可奈何地道:“谁说不是呢,燕妮也是的,挑花了眼,竟然跟了那么个窝囊废。”

    王思宇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端起茶杯沉吟不语。

    徐子琪心中一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王县长在气头上,骂下属几句,实属平常,自己这样说,那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她赶忙笑着道:“王县长,您先坐着,我出去帮忙。”

    王思宇低头喝茶,没有吭声,过了半晌,摸过手机,给公安局长万立非打了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直到一股邪火发泄完,才把电话挂断,将手机丢到一边。

    万立非本来喝多了酒,正躺在沙发上打盹,这一通电话下来,却被骂懵了,吓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却不知到底哪里出了差错,竟惹得王县长龙颜大怒,他仔细回忆起来,似乎王县长是对西山县的治安状况不满,忙拨了电话,把副局长一阵臭骂,让他马上带人出去检查。

    一时间西山县的公安干警集体出动,一辆辆警车分赴大街小巷,不到四十分钟的功夫,就把平时爱闹事的二十几个痞子从街上抓了回去,连夜讯问,到底是哪个混蛋没长眼睛,惹王县长不高兴了。

    ----------------

    第二更要晚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