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01章 送往迎来

第101章 送往迎来2017-11-9 13:1:33Ctrl+D 收藏本站

    第317节    第101章    送往迎来

    三天后的上午十点钟,王思宇带着县委县政府的班子成员,来到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旁,迎接西山县新任县委书记焦南亭,送焦南亭赴任的官员里,除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段永祺外,还有玉州市专职副书记孙朝阳组织部长鲁育财,规格之高,实属罕见,可以说是给足了焦大秘的面子。

    西山方面自然不敢怠慢,王思宇早晨上班后,在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的陪同下,特意将接待程序梳理了一遍,在确保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才提前半个小时动身,带着众人赶过来,他在车上坐了约莫七八分钟的功夫,不见有车子过来,就下了奥迪车,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不时向远处眺望。

    望着空旷的山野,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王思宇此时心里也有些得意,在半年前,他还是作为挂职干部,来到西山这块土地,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了西山县迎接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世事无常,确实难以预料。

    这时常务副县长马君寒也下了车,捏着一根烟走过来,笑着说:“王县长,借个火。”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君寒县长,借火是假,想抢回你的打火机才是真格的吧?”

    马君寒拿着中华烟在鼻端嗅了嗅,笑着打趣道:“就这么点小阳谋,还被你识破了,不成,回头我得跟鲁部长提提,一定请组织上把我调走,可不能在你王县长手底下干了。”

    王思宇摸着打火机,玩了几个漂亮的花样,在‘啪’的一声脆响中,淡蓝色的火苗在指间升起,干净利落地为他点了烟,随后掂了掂,把打火机放进上衣口袋里,笑着道:“君寒县长,谁走你都不能走,哪个敢把你调走了,我一定跟他没完。”

    马君寒笑着吸了一口烟,摩挲着头发道:“成啊,有你这句话,我就专心在西山再干几年。”

    王思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轻声道:“君寒县长,当初老钱许你县长的职务,你为啥不跟他干?”

    马君寒皱了皱眉,苦笑着摇头道:“老钱那个人,跟我就是不对盘,在我眼里,他就是典型的‘三拍’干部,拍脑门做决策,拍胸脯做保证,把工作干得一团糟之后,拍屁股走人,他要是像你和老曹那样务实,不用封官许愿,我也照样听招呼,要是跟了他走,怎么上去的,还会怎么下来,都是空中楼阁,靠不住。”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君寒啊,现如今像你这样考虑问题的干部不多了。”

    马君寒笑了笑,轻声道:“王县长,咱俩就不要互相吹捧了,昨儿把你提的财政预算要严格控制,砍掉六项形象工程,缩减行政开支,县财政向教育口和农业倾斜,把孔夫子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把你我都快夸到天上去了。”

    王思宇微笑道:“孔夫子这个*长,别的都好,就是有点小家子气,把他的钱袋子看得比*都重,这回为他省钱了,他当然会高兴,不过焦书记来了以后,他孔圣贤估计睡觉都能笑醒,那可是真正的财神爷,保守估计,能带来这个数的项目。”

    王思宇伸出五根手指,在马君寒眼前晃了晃,又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马君寒登时一愣,满脸惊诧地道:“不得了,早就听说这个焦大秘不是一般人物,没想到会如此神通广大,居然能带来这么丰厚的嫁妆,乖乖,不得了,这回咱们可是赚大了,‘人才难得’不如‘人财两得’啊。”

    王思宇呵呵一笑,低声道:“君寒县长,项目还在运作阶段,这消息暂时还要保密,先别张扬出去,尤其不能传到夏广林的耳朵里,不然全西山的人都知道了。”

    马君寒笑着点点头,又意味深长地道:“还好王县长和焦书记是熟人,工作沟通起来方便,不然书记县长各唱各的调子,下面的工作可就被动了。”

    王思宇微笑道:“放心吧,焦书记和老钱不一样,见面了你就清楚了。”

    两人聊了一会,就见远处驶来两辆奔驰车,车上众人忙纷纷走下来,马君寒自觉地向后退出几步,给县委副书记林海洋让出位置。

    林海洋捧着肚子,笑吟吟地站在王思宇的身后,内心却满是苦涩,本来鹬蚌相争,他想坐享渔人之利,没想到辛苦一遭,却为别人做了嫁衣裳,这段时间反思下来,林海洋有些心灰意冷,已经兴不起争雄之心了。

    两辆奔驰车驶到跟前停下,王思宇快步走了过去,与段永祺孙朝阳鲁育财分别握了手,寒暄几句,最后走到焦南亭面前,两人来了个热烈的拥抱,然后再握着手用力摇了几下。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段永祺见了,就拿手指着二人,笑眯眯地道:“这回不错,他们两个是老熟人,老朋友,一起搭班子最合适不过。”

    市委副书记孙朝阳暧昧地一笑,也随声附和道:“不错,确实不错。”

    众人握了手,王思宇把班子成员向焦南亭介绍了一遍,焦南亭就笑着对段永祺道:“段部长,到了西山地面,我就坐王县长的车吧,这就要上了他的贼船了。”

    段永祺笑着打趣道:“众位好汉,我们把及时雨宋江送来了,这就完成任务了,马上就要打道回府,免得被你们打劫。”

    众人都是一阵哄笑,各迈步自走向轿车,发动车子,车队浩浩荡荡地向县城驶去。

    一路上,王思宇对着窗外指指点点,向焦南亭介绍着沿途的街道建筑,焦南亭微笑着倾听,过了七八分钟后,他就笑着说:“王县长,省委组织部的段部长是海量,在省里那是出了名的能喝,你今天中午的任务艰巨啊,我琢磨着,要想陪好段部长,一定要你亲自上阵。”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焦书记,放心吧,你能过来,我心里高兴,今儿本来就要多喝几杯,段部长就交给我,孙书记和鲁部长就由你来对付,实在不成,咱们就来个车轮战,主场作战,没有输的道理。”

    焦南亭微笑着点点头,低声叹息道:“今晚上恐怕又要让你嫂子骂了,前些日子刚刚下了戒酒令。”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到下面来工作,不喝酒怎么成,不符合国情嘛。”

    两人闲聊着,不知不觉中,车队就开进县委大院停下,众人簇拥着段永祺等人走进五楼的大会议室,刚刚步入会场,上百名乡镇局代表县直机关干部集体起立鼓掌。

    在主席台上,段永祺宣布了对焦南亭的任命,三位领导依次发言,对焦南亭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他理论水平高,工作经验丰富,年富力强,能够带领班子成员,将西山县的各项事业做好,出色地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

    市委副书记孙朝阳在讲话时还特意介绍了钱雨农案件的审理情况,希望西山县的广大干部能够引以为戒,吸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班子成员既要团结,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也要加强监督,形成班子合力,在县委焦书记的带领下,把县里的各项工作抓好。

    焦南亭的发言很简短,在主席台上的表现也很低调,只是说了几句套话,强调在省委市委领导的支持下,在县委常委班子的坚强领导下,广大干部群众齐心协力,共同奋斗,西山县一定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会议进行了一个半小时,散会后,班子成员便陪同三位领导去了西山宾馆,在二楼的大厅内用餐,段永祺不但酒量好,为人也风趣幽默,在酒桌上意气风发,挥洒自如,很能掌握局面,没过多久,他就挑起了高.潮,喝了半个小时之后,段永祺兴致正浓,在市委组织部长鲁育财的蛊惑下,就放下酒杯,讲了一个段子。

    段子说的是女市长中秋前夕进京跑项目,按照以往的惯例,要顺便看望退休的老领导,原计划是,领导如果不太热情就只送土特产,如果热情就加送一张购物卡,没想到老领导当天心情奇佳,表现的异常热情,女市长感动之余,决定加送卡,临走之前,悄悄把卡放茶几上就告辞,回到宾馆才发现,留下的是宾馆的房卡,当天晚上,她没睡好,老领导也没睡好。

    众人听了,不禁轰然大笑,市委副书记孙朝阳就借题发挥道:“焦书记,王县长,段部长可给你们暗示了,下次去省委组织部办事,一定别忘记让美女带上房卡。”

    段永祺听了呵呵一笑,摆手道:“我是不成了,老了,要送就送孙书记,要是送了他,美女和领导就都能睡个好觉了。”

    众人一听都是哈哈大笑,孙朝阳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段永祺只大他三岁,却故意在众人面前卖弄老资格,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在酒桌上,自然是不能发作的,就笑着道:“段部长这个段子讲的好,我提议大家共同喝一杯,祝段部长宝刀不老,老当益壮。”

    在一番热闹中,众人都把杯中酒喝下,再次倒了酒后,王思宇又端着酒杯站起,单独敬了段永祺一杯,放下杯子后,焦南亭向他使了个眼色,歪过脑袋,悄声道:“段部长今天心情很好,他平时最喜欢跳舞,一会酒席散了,别忘记安排一下,找几个漂亮女孩过来伴舞。”

    王思宇微微皱眉,他倒没想到这一层,但焦南亭既然已经提出了要求,也就不好回绝,他起身离开座位,把县委办主任庄俊勇叫到身边,低声嘱咐一番,让他找些会跳舞的服务员来应付一下。

    庄俊勇对这套业务倒是熟悉,没有完全按照王思宇的吩咐去做,而是找了僻静的角落,给教育局领导打了电话,临时找了十几个能歌善舞的女老师过来,其中包括他的小姨子张菲菲。

    等庄俊勇回来时,酒桌上更热闹了起来,孙朝阳和鲁育财也分别讲了段子,既然省市领导带了头,下面的干部更加活跃起来,都把酒桌上的荤段子讲出来凑趣,其中夏广林最是积极,一口气讲了两个段子,讲完后又起身敬了三杯酒,他这酒县长倒是名副其实。

    这顿酒一直喝到下午二点多钟,王思宇这次倒遇到了对手,段永祺的酒量和他相差无几,而且久经战阵,竟是越喝越清醒,孙朝阳和鲁育财虽然有些过量,但二人都停了杯子,不再喝酒,下面的人也不敢用强。

    酒席散后,众人直接上了五楼,那里已经放了音乐,十几位女老师走了过来,纷纷热情地上前邀请,舞厅里顿时热闹起来,一对对身影开始翩翩起舞,段永祺果然很喜欢跳舞,抱着一个高个子的长发女孩,在场地中央转来转去,极有风度。

    王思宇只跳了一曲,就觉得意兴阑珊,坐在沙发上,吃了几粒葡萄,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悄悄走到外面,打开一扇窗户,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过了一会,常务副县长马君寒走了出来,站到他的旁边,轻声道:“怎么不跳了?”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说:“我的舞伴不在西山,在京城,她没来,我跳得没意思。”

    马君寒微笑道:“那就接来嘛,你自己在西山多孤单,还是有伴好。”

    王思宇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苦笑道:“她要照顾老人,过不来。”

    马君寒笑了笑,怅然道:“王县长,庄俊勇这个人,你要提防着点,他挺不简单的。”

    王思宇笑着转过头来,轻声道:“怎么说?”

    马君寒回头望了一眼,就冷笑着道:“陪段副部长跳舞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小姨子,在二幼上班,我刚才瞧了,那个殷勤劲,别提了。”

    王思宇皱着眉头沉思半晌,笑着摆手道:“不用去管,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咱们只管去走自己的路,至于别人,随意好了。”

    马君寒哂然一笑,点头道:“也是这个道理。”

    舞会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才结束,众人将三位省市领导送上车,就各自散去,王思宇陪着焦南亭聊了半个小时,就打电话给庄俊勇,叫他派了司机过来,又把焦南亭送了回去,望着焦南亭坐车离开西山,王思宇竟觉得有些好笑。

    他开车回到老西街后,吃了饭,就拿了跳棋来到西厢房,陪白燕妮和徐子琪下了会跳棋,白燕妮这些天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始终没有调整过来,王思宇看在眼里,也很焦急,只是他知道,只有时间才是平复伤痕最好的药,舍此之外,再无别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