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03章 上桥了

第103章 上桥了2017-11-9 13:1:35Ctrl+D 收藏本站

    第319节    第103章    上桥了

    幽暗的ktv包房里,王思宇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根烟,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着白燕妮坐在转椅上歌唱。

    她的背影是那样的落寞孤单,声音又是如此甜美忧伤,如梦幻般在耳边飘渺缠绕,竟也勾起了王思宇的愁绪,他皱着眉头,一口气喝下大半瓶啤酒,把空空如也的酒瓶丢在脚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嘴里吐出淡淡的烟圈,在缭绕的烟雾中,他侧过身子,平躺在沙发上,温柔地注视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内心深处充满了怜惜之情。

    白燕妮握着麦克风,已经完全投入到哀怨缠绵的情绪中,浑然忘我地唱道:“这个城市太会说谎,爱情只是昂贵的橱窗,沿路华丽灿烂,陈列甜美幻象,谁当真谁就上当,竟然以为你会不一样,但凭什么你要不一样,因为寂寞太冷虚构出的温暖,没理由能撑到天亮,这个城市太会伪装,爱情就像霓虹灯一样,谁离开之后却把灯忘了关,让梦作得太辉煌,别说你对我感到愧疚别说你会永远想念我,我很知道孤单这条路怎么走,请你不要安慰我,mylove,晚安别放在心上,我只受了点伤,只是受了点伤……”

    一曲终了,幽暗的角落里,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包间里很快安静下来,白燕妮放下手中的麦克风,低下头去,双手掩面,香肩微微耸动,无声地啜泣着,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缓缓走过来,从身后拥住她柔软的身子,将下颌放在她的肩头,轻声劝道:“燕妮,坚强点。”

    白燕妮‘嗯’了一声,停止了啜泣,摸出纸巾,擦了擦眼角,柔声问道:“我是不是很傻?”

    王思宇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温柔地抚摩着,摇头道:“每个人都有很傻的时候。”

    白燕妮沉默半晌,似在自言自语地道:“我本以为一切都会过去,没想到,该发生的注定要发生。”

    王思宇皱着眉头,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没有吭声,只是将手轻轻抬起,落在她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抚摸着那柔软滑腻的肌肤,替她擦去残余的泪痕。

    白燕妮轻吁了一口气,握住他的手掌,轻轻地摩擦着脸颊,失神地呆坐半晌,终于恍惚一笑,拂了拂胸前的长发,淡然道:“唱完歌,心情好多了。”

    王思宇微笑道:“那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陪你来这里唱歌。”

    白燕妮咬着薄唇点点头,怅然道:“还是你说的对,要坚强些,梦醒了,生活还要继续。”

    王思宇帮她拿过皮衣,披在她的身上,帮她穿好,轻声道:“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了,其实坚持走下去,你就会发现,很多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白燕妮穿上皮衣,莞尔一笑,甜腻腻地道:“没想到,你还挺体贴的,真会哄人开心。”

    王思宇笑着摸摸鼻子,抱了抱她,微笑道:“你才知道啊,我一直都很体贴。”

    白燕妮摇头道:“只是偶尔罢了,绝大多数的时候,你都是大男子主义。”

    王思宇呵呵一笑,握着她的手,轻声道:“白娘子同志,请你不要乱扣帽子了。”

    白燕妮莞尔一笑,伸手从王思宇的上衣口袋里摸出墨镜,为他戴好,歪着脖子看了一会,抿嘴笑道:“法海同志还是满帅气的。”

    王思宇笑了笑,牵着她的手,走出歌厅,下了楼,坐进奥迪车里,发动车子,缓缓向回开去,白燕妮坐在副驾驶位上,目光透过车窗,向外望去,此时大街上很是冷清,行人极少,但一些店铺仍旧开着门,霓虹灯在夜色中孤寂地闪烁着。

    车子就要拐过一个街口时,她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好久没看电影了。”

    王思宇瞥了一眼路边,望见报亭前面那个小影吧,心中微微一动,就打着方向盘,把车子靠过去,停在路边,笑着说:“那我们就再过去看场电影,只要你开心,我们看一夜都成。”

    白燕妮笑着转过头来,眨着眼睛道:“你说的,可不许反悔,明天白天作报告要是没精神,可不许怪我。”

    王思宇呵呵笑道:“怎么会怪你呢,疼你还来不及呢。”

    白燕妮有些娇嗔地道:“红颜祸水,你要小心,别掉进温柔乡里出不来。”

    王思宇莞尔笑道:“最好不要出来,温柔乡里有玉.蕊蚌珠,感觉是再好不过了。”

    白燕妮俏脸绯红,低声啐了一口,说了句‘下流’,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站在道边等王思宇,两人依偎着走进影吧,买了票后,上了二楼,服务员放了影碟就退了出去。

    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部古装武打片,白燕妮看得倒也津津有味,过了不到十分钟后,镜头忽地切换到一个香艳的画面上,一对**的男女正在床上翻滚着,女人嘴里发出一阵阵浪.叫,白燕妮忙闭上眼睛,拿手推了推王思宇,满脸狐疑地道:“怎么回事哟,好像不是刚才的片子了。”

    王思宇笑了笑,知道她没经验,但也不便解释,就若无其事地道:“燕妮,这部片子也挺好看的,先看这个吧。”

    白燕妮涨红了脸,摇头道:“你去喊服务员来换片,我不看这种片子。”

    王思宇伸手抱她过来,将她揽在怀里,低头道:“夜里放的都是这种片子,不然哪里有人来看。”

    白燕妮哼了一声,悄声道:“我们回去吧,不要再看了。”

    王思宇摇头道:“既来之则安之,看完了再走也不迟。”

    白燕妮乜了他一眼,低声道:“坏蛋!”

    王思宇呵呵一笑,伸手在她浑圆的翘臀上捏了一把,微笑道:“是你要来的,现在却埋怨我,那哪成,该打。”

    白燕妮抿嘴笑道:“只怕你舍不得打哟。”

    王思宇‘嗯’了一声,低下头去,望着那张温婉俏丽的面容,撅嘴凑了过去,在她那娇艳欲滴的薄唇上亲了一口,接着又拿牙齿撬开她的薄唇,贪婪地吸吮起来。

    白燕妮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轻轻哼了几声,就伸出双手,抱着他的后背,轻轻拉扯着,热烈地回应起来。

    王思宇的手在她身上缓缓移动,不由自主地按在她高耸的前胸上,温柔地揉捏着,在一阵娇羞的吟哦声中,悄悄向下探去,刚刚滑入腰间,手腕却被一只滑腻的手掌轻轻拉住。

    白燕妮摇了摇头,喘息道:“不行,在这里不行……”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那我们这就走。”

    白燕妮幽幽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亲密地下了楼。

    开车回到家里,王思宇没有回到正房,而是跟在白燕妮的身后,进了西厢房,坐在床上,似笑非笑地望着美艳俏丽的白娘子。

    白燕妮恨恨地瞥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道:“快去洗澡吧。”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轻声道:“一起?”

    “休想!”

    白燕妮气哼哼地回了一声,走到他身边,拉起他的身子,将他推搡到浴室里,关上门,喘息良久,便缓缓走到窗前,把厚厚的窗帘拉上,接着换了睡衣,坐在床边怔怔地发呆,直到王思宇披着浴巾出来,她才默默地站起来,摇曳生姿地走进浴室。

    王思宇扯下浴巾,光着身子上了床,钻进被窝里,随手从床头柜上摸起一本杂志,心不在焉地翻看着,二十分钟以后,白燕妮推开浴室的门,袅娜地走了出来,站在镜子前,拿起梳子,轻柔地梳理着湿漉漉的长发,王思宇忽地又想起,以前在客厅里窥视她的情形,不禁笑出声来。

    白燕妮停下动作,却没有回头,对着镜子妩媚地一笑,柔声道:“我知道你在笑什么。”

    王思宇哦了一声,望着镜中那张羞红的俏脸,低声道:“什么?”

    白燕妮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地梳着秀发,过了半晌,才放下梳子,摸了摸厚实的窗帘,一脸娇羞地道:“以前的窗帘太薄,借着灯光,你能看到我洗过澡的样子。”

    王思宇微微一愣,皱着眉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燕妮莞尔一笑,继续梳理着乌黑柔顺的长发,柔声道:“你啊,有次喝醉了酒,都跑到我窗沿下面来看了,还是我帮你扶回去的呢。”

    王思宇尴尬地笑了笑,拿手拍了拍脑门,轻声道:“酒后误事啊,其实也没看过几次。”

    白燕妮咯咯笑了几声,声若游丝地道:“想看吗?”

    王思宇脑海中忽地闪过一道亮光,忙一骨碌坐起,把头点头如捣蒜一般,眉开眼笑地道:“想,当然想。”

    白燕妮嫣然一笑,放下手中的梳子,甩了甩秀发,伸出双手,将睡衣的纽扣一粒粒解开,脱下后,随手放在梳妆台上,她此刻身上只剩下黑色的绣花抹胸和粉红色的蕾丝内裤,滑腻如脂的肌肤都露在外面。

    王思宇望着那完美的腰身曲线,心头狂跳不已,一时间口干舌燥,五内如焚,只觉得眼前这美艳少妇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正欣喜若狂时,白燕妮已缓缓转过身子,一脸娇羞地走了过来,上了床后,缓缓地躺了下去,下一刻,她将身子缓缓向上弓起,那高挑纤细的身段便拉出一道异常优美的弧度,如白玉拱桥一般架在床上。

    王思宇的小腹顿时升起一股热流,眼热心跳间,忙凑了过去,双手扶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温柔地吻着那晶莹细嫩的肌肤,在一阵轻柔的颤栗中,他伸手扯下那条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丢在一旁。

    白燕妮羞涩地一笑,战栗着抬起修长秀美的右腿,玉趾在墙上轻轻一点,在‘啪’的一声脆响后,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悄然无息中,那条右腿已经从墙上缓缓收回,轻盈地落在他的肩头,而她的娇躯虽在半空中微微颤动,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诱人姿态。

    “这可是真功夫啊!”

    王思宇由衷地赞叹道,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伸手撩拨着那媚人的胴.体,含糊不清地喊了声‘上桥了。’便耸身刺入,在一声婉转纤细的娇.啼中,舒缓地摇动起来……

    ------------------

    就一章吧,事情开始多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