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8章 心猿意马

第118章 心猿意马2017-11-9 13:1:55Ctrl+D 收藏本站

    第334节    第118章    心猿意马

    叶小蕾听了,心中微动,没来由地俏脸一红,转头望了他一眼,却没看出异常来,心里稍稍踏实了些,就笑着道:“小宇,那位当过特种兵的朋友联系到了吗?”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还没有,不清楚他人在哪里,我现在也很担心,他其实算是我半个师傅了,真不希望他有事。”

    叶小蕾莞尔一笑,柔声道:“不必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他应该没事的。”

    王思宇摸着下颌点点头,沉吟道:“但愿吧。”

    叶小蕾的目光望着前方,蹙眉道:“看来咱们的一些策划方案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了,半个月前,玉州的一家珠宝行被窃,最后查出来是保安公司内部人干的,现在保安公司从业人员良莠不齐,有些涉黑的人员也混在里面,经常发生监守自盗的事情,实在是不可靠,还是找些知根知底的人来店里照顾才好,否则正如你所讲,那幅字或许会惹出许多麻烦。”

    王思宇笑了笑,目光落在她漂亮的鹅蛋脸上,有些心不在焉地道:“小蕾阿姨,再等等吧,也不急于一时。”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闲聊着,不知不觉间,车子开到文化路附近,叶小蕾把小车停到路边,下车之后,两人进了一家商场,直接去了三楼的女包专卖店。

    叶小蕾对轿车的挑选上不是很在意,可对于坤包,却有种异乎寻常的喜爱,无论是对材质还是款式,都十分挑剔,两人转了二十几分钟,她才在一番精挑细选之下,最后确定了一款做工精美的白色坤包。

    王思宇长出了一口气,忙去窗口.交了款,刚刚拿着小票走回来,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一看,见是刘天成打来的,赶忙接通电话,笑着道:“天成,情况怎么样?”

    刘天成笑呵呵地道:“王大县长,运气不错,在莲花商场门口逮到了,人已经押到所里了,收缴的东西还不少,你让朋友过来取下?”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好吧,我们这就过去。”

    刘天成听了,忙笑着道:“你在玉州啊,那算了,不敢劳动你王县长,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吧。”

    王思宇笑着道:“那也好,等下,我让叶小姐和你讲话。”

    他把手机交给叶小蕾,让她把丢失的物品描述了一下,又在手机里约了见面地址,两人下了楼,直接去了商场旁边的一家茶馆,刚刚沏了一壶普洱茶,刘天成便开着警车赶了过来。

    叶小蕾找回了丢失的物品,心情大好,就将一对翡翠玉杯刷洗干净,泡了茶,原本发红透亮的茶色,在杯中竟变成了葱翠的绿色,而入口时,愈发觉得香气绵软悠长。

    刘天成在喝了几口茶水后,趁着叶小蕾到门外拨打电话的功夫,就在茶桌下面拿脚尖碰了碰王思宇的皮鞋,悄悄地道:“行啊,王大县长,看来西山之行收获颇丰啊,不但官运亨通,还抱得美人归了,你倒是官场情场两得意,事业爱情大丰收啊。”

    王思宇见他满脸的艳羡之色,也不禁暗自得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就笑着说:“天成,还要多多感谢你,包被割后,她这一下午都没有笑模样,现在东西找回来,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刘天成嘿嘿一笑,摘下警帽,掂了掂,笑着道:“感谢啥,咱们是啥关系,再说了,我就是吃这碗饭的,这是分内之事,职责所在嘛。”

    正说话间,叶小蕾笑盈盈地从外面走了回来,拉着椅子坐下,巧笑嫣然地道:“小宇,刘所,在说什么事情呢,这样开心。”

    刘天成望了她一眼,笑着道:“叶小姐,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把家里那口子也叫来。”

    叶小蕾莞尔一笑,点头道:“也好,刘所帮了我的大忙,晚上我请客。”

    刘天成忙摆手道:“叶小姐,千万不要客气,你们到了玉州,自然是我来请。”

    王思宇想了想,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笑着道:“天成,我把老俞一起叫来吧,人多热闹些。”

    刘天成自然是求之不得,笑着道:“俞书记要是能来,那是最好不过了。”

    叶小蕾转过头来,望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小宇,那我和她们两个打个招呼,免得她们在店里等。”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燃了一根烟,就和刘天成轻声攀谈起来。

    没过多久,俞汉涛先开车赶了过来,娜娜倒是迟来了十几分钟,几个人寒暄了几句,就进了附近的一家餐厅,坐进包间里,点了酒菜,边吃边聊。

    俞汉涛最近明显发福了,不但小腹更加隆起,脑门上也变得油光可鉴,梁桂芝调离玉州的这些日子,他倒落得了逍遥自在,心情大好,在酒桌上表现得极为豪爽,频频举杯,开怀畅饮,虽然只有三人饮酒,可‘干杯’之声仍然不绝于耳。

    为了调动气氛,叶小蕾和娜娜也都赞助了小半杯,两人脸色红艳艳的,坐在一边吃着菜,悄声闲聊了起来,她们两人都是搞财务出身的,自然有许多共同语言。

    过了一会,刘天成已经喝得有些多了,就拉着王思宇的手,望着他和叶小蕾,笑吟吟地道:“王大县长,我和娜娜决定了,年底前就要个孩子,你们两位也要抓紧啊,争取早点培养下一代。”

    叶小蕾听了,登时愣住了,俏脸上已是一片绯红,她此时方才忆起,王思宇在把她介绍给几人时,一直称呼她为‘叶小姐’,而不是平时常讲的小蕾阿姨。

    她起初倒没有在意,反觉得很是受用,可没想到现在却闹出了误会,就觉得有些难为情,但此时此刻,偏偏又不好开口解释,就只好拿眼去望王思宇,希望他能站出来澄清一下。

    王思宇却避开她的目光,假装没看见,他伸出筷子,夹了一片鱼肉丢在嘴里,细嚼慢咽之后,放下筷子,笑着摆手道:“我们不急,还是再等等吧。”

    叶小蕾微微蹙眉,心中有些不快,就抬起高跟鞋,在王思宇的脚上轻轻踢了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

    王思宇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极亲昵地为她夹了鸡腿,体贴备至地道:“小蕾,多吃菜,别光看着,他们都不是外人,你不用太拘谨。”

    其他人听了,也都连声附和,纷纷让道:“叶小姐,多吃菜,不要客气。”

    叶小蕾又羞又怒,但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她不好当场发作,就只能低着头,夹起鸡腿,细细咀嚼起来,口中砸然有声,耳根却已红透,羞怯怯的样子,倒让她媚态十足,模样更加娇俏起来。

    俞汉涛在旁边看了,不由得也是一阵心旌涤荡,呵呵一笑,轻声道:“王县长,你可要抓紧啊,叶小姐这样年轻漂亮,追求她的人一定很多,该办的就要早点办,不要大意失荆州啊。”

    王思宇笑了笑,瞥了叶小蕾一眼,大大咧咧地道:“俞书记,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们之间的感情基础极好,不会被外人钻空子的。”

    桌上的几人哈哈一笑,叶小蕾却是满脸的不自在,她还是头一次遭遇这种情况,就有些手足无措,在尴尬地笑了笑之后,忙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补了淡妆,过了好一会,才摇曳生姿地走了回来。

    她刚刚坐好,摸着筷子夹了口菜,就见俞汉涛举着杯子站起,笑着道:“弟妹,咱们是第一次喝酒,我老俞喝把这杯酒干了,你少喝点。”

    叶小蕾登时无语,俏脸一寒,用责备的目光望了王思宇一眼,天晓得这家伙刚才又说了些什么,怎么俞汉涛连‘弟妹’都叫出来了。

    王思宇见状,情知不妙,忙含糊地解释道:“俞书记,你可别乱讲话,小蕾面皮薄,开不得玩笑的。”

    俞汉涛恍然大悟,暧昧地笑道:“是啊,是我的错,叶小姐,你别千万别介意,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叶小蕾不禁哭笑不得,王思宇这般解释,倒有些弄巧成拙的意味了,不过被众人误以为是待字闺中的女孩,她心中也有几分得意,就不再计较,而是大大方方地端起杯子站起来,笑着道:“俞书记,见到你很高兴,我在市图书馆附近开了一家芜菁国画馆,以后还少不了您的支持。”

    俞汉涛点了点头,笑着说:“叶小姐,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有事情尽管打电话。”

    叶小蕾喝了酒,双颊红晕,愈发显得娇艳欲滴,顾盼生辉,一颦一笑间,都自然地流露出迷人的风韵。

    王思宇见了,不禁怦然心动,他心中高兴,就笑着道:“俞书记,赶紧满上,咱们两个再喝一杯。”

    叶小蕾看了看表,拿脚在桌子底下踢了踢王思宇,望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提醒道:“小宇,少喝点酒,可千万别贪杯误事。”

    俞汉涛见了,就笑着调侃道:“王县长,叶小姐管得还真严啊。”

    王思宇夹了口菜,含糊其辞地道:“严点好,小蕾说的对,酒喝得太多总是不好的。”

    叶小蕾听他一口一个小蕾,叫得异常亲昵暧昧,心中恼怒,恨恨地乜了他一眼,转头拉过娜娜的手,两人拉了椅子坐到旁边,窃窃私语起来。

    王思宇也不想闹得太过,就赶忙见好就收,转移话题道:“俞书记,最近工作上怎么样,还顺利吧?”

    俞汉涛打了个哈哈,摸过纸巾擦了嘴,笑着道:“还可以,只要不太较真,也还能过得去。”

    王思宇呵呵一笑,拍了拍俞汉涛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俞书记啊,你现在的思想不太对头,有点消极啊。”

    俞汉涛笑了笑,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感慨地说:“王县长,不是我消极,而是没法积极起来,区里的情况一向都很复杂,庙小阴风大,水浅王八多,认真起来,那是在跟自己过不去,难得糊涂啊。”

    王思宇微微皱眉,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沉吟道:“怎么,俞书记,现在过得不太如意?”

    俞汉涛笑了笑,摩挲着头发道:“也不是,只是现在想开了,反正年纪大了,少管些事情,有空的时候练练字,钓钓鱼,过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可以了。”

    王思宇点了点头,和他碰了一杯,笑着说:“那样也好,其实说起来,在官场里的隐士也不少。”

    俞汉涛微微一笑,放下杯子,不无感慨地道:“王县长,前段时间,区里也组织学习你的材料了,桂芝和我都很高兴,你年轻有为,敢打敢拼,魄力十足,绝非池中之物,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思宇摇了摇头,一脸郑重地道:“俞书记,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好了些,要论工作能力和经验,都远远不足,还要多向你们夫妻学习。”

    俞汉涛叹了口气,笑着说:“那我可真是不敢当了,不过如果遇到难以决断的事情,你倒是可以多和桂芝商量下,她的脑子还是很活泛的,在省厅里呆久了,对上面的情况也熟悉,或许能帮到你。”

    王思宇点了点头,把目光移向刘天成,笑着道:“天成,你怎么样,这个副所什么时候能转正?”

    刘天成喝了口茶,摇头道:“不好说,还要请俞书记帮忙打打招呼。”

    俞汉涛夹了口菜,含糊地道:“好说,好说,天成干得不错,不过年轻人嘛,其实不用着急,慢慢来吧,只要专心做事,领导们都看在眼里呢,条件成熟的时候,自然会得到重用。”

    王思宇见他打起了官腔,心里就明镜似的,很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俞汉涛有些底气不足,他忙端起杯子,笑着道:“天成,要不到西山来帮我吧,老邓在青州,隔着千山万水不好运作,你过去倒没什么问题。”

    刘天成听了,自然是心花怒放,笑着举杯道:“王大县长,我可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娜娜却皱了皱眉,一脸不高兴地道:“王县长,千万别调他过去,天成在玉州都不老实,经常借着加班的机会夜不归宿,到了西山,恐怕更能找到借口了,他回头要是变坏了,我可跟你没完。”

    王思宇哈哈一笑,摇头道:“好嘛,阻力不小,看来有难度,你们两口子得先协调好了,我可不能帮了倒忙。”

    刘天成心中不悦,把酒杯往桌子上重重地一鐓,叹了口气,苦着脸道:“娜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疑神疑鬼的。”

    娜娜却瞪了他一眼,气哼哼地道:“刘天成,少装无辜,你们单位都有人给我打过电话,上次那笔帐,咱们还没算完呢。”

    刘天成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冷笑道:“娜娜,人家那是专门设套骗你呢,你倒是会上当,沾火就着,居然到所里闹了一通,让我在单位抬不起头来。”

    叶小蕾在旁边听了,怕两人当场吵起来,忙抿嘴一笑,柔声劝道:“刘所,那表示娜娜在乎你,不然,她哪里会那么冲动,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刘天成转头望去,见娜娜一脸怒容,心中有些底气不足,忙赔笑道:“叶小姐说的对,工作可以慢慢来,家庭最重要,那我还是在东湖区稳定稳定再说吧,好在有俞书记照顾,现在还是很不错的。”

    俞汉涛见他会说话,照顾了自己的面子,也就笑着道:“天成啊,在区里也好,其实机会比县里多,说不定哪天就被省里市里的领导看中了,那可就平步青云了,你也别着急,以后得了空闲,我再和你们分局领导聊聊,让他多关照你一下。”

    刘天成听了,自然很高兴,忙举着杯子敬了酒。

    几人说说笑笑,倒也热闹,这顿饭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结束,众人出了包间,便抢着买单,结果发现已经被人提前结了,仔细一打听,服务员说是有位老板为刘所结的帐。

    俞汉涛打了个饱嗝,把腰带松了松,笑着打趣道:“王县长,看见没,天成在东湖区混得不错,咱们一个县长,一个区委副书记,加起来都没他的面子大。”

    刘天成听了有些吃味,却一脸谦逊地道:“俞书记说笑了,平时吃饭都没遇到这种好事,肯定是两位领导过来,给带来的运气。”

    几人在门口聊了一会,便各自离开,叶小蕾发动了车子,载着王思宇驶出几十米远,在十字路口停了车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前方的红灯,柔声道:“小宇,刚才在酒桌上是怎么回事。”

    王思宇一脸茫然,抬手搔了搔头发,诧异地道:“小蕾阿姨,你指的是什么?”

    叶小蕾哼了一声,脸色一沉,厉声质问道:“小宇,你别装糊涂,他们怎么会把咱们当成情侣?”

    王思宇淡淡一笑,神色自若地道:“小蕾阿姨,这倒怪不得别人,谁叫你这样年轻漂亮,带你出来吃饭,被人误会也是正常的事情。”

    叶小蕾感觉脸上有些发烧,转头望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缓和了语气,嗔怪地道:“那你为什么不解释一下,还在酒桌上叫得那样亲热。”

    王思宇不慌不忙,理直气壮地道:“小蕾阿姨,您是知道的,这种事情,总是越描越黑的,即便我们解释了,人家也未必相信,只不过是在心里怀疑,不讲出来罢了。”

    叶小蕾将信将疑地望了他一眼,觉得王思宇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踌躇间,便抬手拢了拢秀发,蹙着秀眉道:“小宇,就算你说的对,那也不能默认啊,这样一来,误会岂不是越来越深?”

    王思宇呵呵一笑,望着那张漂亮的鹅蛋脸,轻声道:“小蕾阿姨,这件事情也确实怪我,当时只是一时兴起,想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没想到您会这样介意,不过请您放心,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到您的身上,我虽然不是什么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可那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

    叶小蕾听他说得太过露骨,就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忙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不要再讲了,总之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再叫小蕾,这种玩笑开不得。”

    王思宇诚挚地点了点头,笑着道:“知道啦,叶小姐!”

    叶小蕾抿嘴一笑,啐了一口,摇头道:“你啊,还跟个孩子似的,没个正经。”

    王思宇笑了笑,点了一根烟,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向窗外,望着街边闪烁的霓虹灯,张开嘴唇,徐徐吹出一口淡淡的轻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