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9章 荒淫无耻之徒

第119章 荒淫无耻之徒2017-11-9 13:1:56Ctrl+D 收藏本站

    第335节    第119章    荒淫无耻之徒

    车子开到半路,叶小蕾的手机忽地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低语几声,就挂断电话,将手机放进包里,面带微笑地打着方向盘,把车子停到路边,柔声道:“小宇,你先坐会,媚儿刚打来电话,要我买两瓶可乐带回去,这丫头真是不像话,在外面疯了一下午,现在渴得要命,却懒得下楼。”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望着叶小蕾推开车门,摇曳生姿地走了出去,此时外面的风有些大,她只走出几步远,下身的黑色筒裙便被吹得飘飘荡荡,秀发也在风中轻扬,看上去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王思宇侧过身子,目光追逐着她窈窕俏丽的背影,直到叶小蕾走进附近的一家超市,他才收回目光,嘴边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再次皱眉吸了一口烟,打开车门,把烟头掐灭,随手丢了出去。

    正这时,几个十几岁的小孩奔了过来,在车边嬉戏片刻,便呼啸着向前冲去,一个瘦高的大男孩跑得太急,一时收不住脚,竟将路边拾垃圾的老太太撞了个趔趄,她背上的塑料编织袋掉了下来,空瓶子散落一地,被风吹得到处乱跑。

    老太太回头望了一眼,见几个小孩已经大喊大叫着跑远,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忙追着捡了起来。

    王思宇犹豫了一下,就打开车门,走了过去,弯下腰来,一路捡着瓶子,和老太太忙了六七分钟,才将大半的瓶子拾了回来,当他拍了拍手,转身走回来时,却发现叶小蕾正倚在车边,手把车门,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王思宇耸耸肩,笑着道:“晚上风太大了。”

    叶小蕾莞尔一笑,没有说话,转身坐进驾驶室里,待王思宇坐了进来,她才再次发动车子,缓缓地向前驶去,王思宇打开音响,放了一首轻柔的乐曲,在轻柔的音乐之中,他眯着眼睛,陷入沉思之中。

    通过刚才在酒桌上的一番试探,王思宇已经得出了结论,叶小蕾的眼睛里是容不得沙子的,若是贸然踩过她的底线,她虽然不会轻易在公开场合和自己翻脸,但私下里,绝对是要兴师问罪的。

    王思宇可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对身边这位活色生香的美艳少妇,他虽然有染指之意,却不敢再鲁莽行事,只能顺其自然,徐徐图之,操之过急只会落得鸡飞蛋打的下场,一个搞不好,连柳媚儿都会伤心而去,这当然不是他希望见到的结果。

    叶小蕾此时正专心开车,已经把酒桌上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她也只当王思宇是童心未泯,与她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若是知道身边这位年轻县长的真实想法,只怕会立时打开车门,一脚把他踢到马路中央,再不会兴起半点报恩的念头。

    过了十几分钟,车子驶入小区,停在院子里,两人下了车,一前一后上了楼,房门打开后,柳媚儿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接过可乐瓶,就径直跑回沙发上,迫不及待地倒了杯可乐,嘴里叼了根吸管,一边低头喝着饮料,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手里的一本杂志。

    叶小蕾迈步走进屋里,弯腰去换拖鞋,她那圆润饱满的香.臀就很自然地翘了起来,黑色的筒裙裹出诱人的腰.臀曲线,腰间的白色的小衫也提了上去,露出一小片晶莹滑腻的肌肤,让人望之怦然心动。

    王思宇的心头一颤,目光立时变得火辣辣的,在她的腰.臀间扫了几眼,咽了口唾沫,脑海中竟生出许多旖念,小腹一阵阵地发热,下身经不起刺激,陡然起了变化,他赶忙把视线移开,压制住心头刚刚升起的那股邪火。

    他当然清楚,叶小蕾可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她的经验阅历非比寻常,若是没有掩饰好,被她察觉出异常,那可就大大不妙了,谎言被戳穿,后果将是极为严重的,王思宇可不想去冒那个风险。

    进了屋后,他脱了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转身时,下意识地向卧室里瞥了一眼,却微微一愣,目光再次变得灼热起来,只见叶小蕾背着身子,一条纤长的美腿放在门边的椅子上,正弓着身子褪下右腿上的黑色丝袜。

    叶小蕾的手指轻巧地捻动着,丝袜很快被褪了下去,露出晶莹玉润的腿部肌肤,她轻吁了一口气,随手把两条丝袜搭在椅背上,拢了拢秀发,便缓缓走到床边,转过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王思宇的心里‘忽悠’一下,那颗心房,仿佛也随着她的动作,跌落在绵软舒适的大床上,轻轻颤动了起来,而此时,叶小蕾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他吃惊的举动,她居然伸出双手,勾住小巧玲珑的脚踝,将双腿轻轻拉起,做出了一个令人充满遐思的撩人动作。

    她那曼妙的身姿随之变得极为惹火,充满了动人心弦的妖冶风情,随着那双**弯曲起来,蜷缩在胸前,王思宇心头狂跳,在瞬间张大了嘴巴,恍惚中,双手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推。

    叶小蕾口中发出‘唷’的一声,缓缓将两条美腿舒展开来,脚尖绷得笔直,双臂一撑,有些娇慵地坐了起来,摇了摇雪白修长的脖颈,便起身下了地,又恢复了她平素那端庄淑雅的气质。

    怕被她发觉,王思宇忙转过头来,把手伸进外套的上衣口袋里,装模作样地摸出烟和打火机,用眼角的余光瞄去,却见叶小蕾已经来到门边,照了照镜子,嫣然一笑间,伸手轻轻推上房门,显然,她要换装了。

    王思宇此时仍然有些意犹未尽,登时大感失望,脑海里反复回想着刚才春光乍现的瞬间,他挪动着双腿,失魂落魄地走到沙发边,摸出一支烟来,心不在焉地摆弄一番,便塞进嘴里,点着了火,用力地嘬了嘬,却觉得异常吃力,低头一看,竟是香烟插反了,他叹了口气,把烟丢到茶几上。

    柳媚儿闻到烧焦的气味,不禁皱起眉头,转过望了他一眼,把杂志放在膝盖上,伸手从茶几上摸起那根烟,在王思宇的眼前晃了晃,一字一句地道:“哥,在想哪个女人呢?怎么魂不守舍的,连烟都能点错!”

    王思宇嘿嘿一笑,很快恢复了镇定,摇头道:“媚儿,你想到哪去了,我只是在考虑工作上的问题,以前还没觉得怎样,现在当了一县之长,感觉肩上的担子太重了,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柳媚儿却有些不信,满脸狐疑地望了他一眼,把香烟折断,丢到废纸篓里,转过俏脸,气哼哼地道:“少来了,肯定是被哪个狐狸精把魂勾走了。”

    “怎么会呢,我可不是那种人!”王思宇轻声解释了一句,却觉得有些好笑,在心里暗自嘀咕道:“媚儿,这是你说的,可不关我事,小蕾阿姨要是狐狸精,那你就是一只小狐狸。”

    柳媚儿恨恨地乜了他一眼,撅起嘴巴,轻声奚落道:“哼,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你就是全天下最荒淫,最无耻之徒。”

    王思宇呵呵一笑,伸手托起她尖尖的下颌,低声道:“媚儿,既然你是这么认为的,今晚哥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荒淫无耻之徒!”

    柳媚儿俏脸微红,眉眼如风,轻轻地瞟了他一眼,低声喝道:“你敢!”

    王思宇眯着眼睛,做出一副色.情狂的模样,伸出舌头在嘴唇上抿了一下,抖动着眉头,色咪咪地道:“媚儿,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不敢的?”

    柳媚儿吃吃一笑,就伸出两根葱郁的手指,在他眼前轻轻一晃,接着猛然一夹,嘴里发出‘咔嚓’一声。

    王思宇愕然,盯着她那晕红的俏脸看了半晌,忙眉开眼笑地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媚儿,‘咔嚓’是什么意思?”

    柳媚儿满脸娇羞地啐了一口,低低地骂道:“去,去,流氓!”

    王思宇笑嘻嘻地把嘴巴凑到她耳边,悄声道:“媚儿,到底咱俩谁是流氓啊?”

    柳媚儿抿嘴一笑,抽出小手,在王思宇的头上打了个爆粟,娇嗔地道:“当然是我的好哥哥啦。”

    王思宇心中一荡,忙拉着她的手,撅着嘴巴凑过去,一脸坏笑地道:“媚儿,既然这样,就让好哥哥香一个。”

    柳媚儿嘻嘻一笑,再次拿手推开他的脸颊,向卧室的方向努努嘴,悄声道:“哥,不要闹了,小心被老妈瞧见,你安分着点,别给我找麻烦,省得她唠叨。”

    王思宇‘嗯’了一声,用力地点点头,不再缠着她,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不见叶小蕾出来,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口干舌燥间,再次回到茶几边,伸手摸过打开的可乐,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放下瓶子后,伸了个懒腰,便转身去了浴室。

    冲了热水澡后,他光着身子迈进浴缸,在里面躺了下去,身子浸在温水中,只觉得周身舒泰,每个毛孔都舒服无比,此时闭上眼睛,又想起叶小蕾刚才的妩媚风情,心情悸动之下,难以抑制,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在下面搓了几下,正想着叶小蕾那张漂亮的鹅蛋脸,准备擦枪走火时,‘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柳媚儿娇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哥,快出来接电话!”

    王思宇叹了口气,松了手,‘哗啦’一声从浴缸里站起来,双手掐腰,扯着脖子吼道:“这他.娘的是谁啊,怎么这么晚还来电话!”

    柳媚儿忙喊道:“来电显示是方如海!”

    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跳了出去,大声喊道:“这就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