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2章 出局

第122章 出局2017-11-9 13:2:0Ctrl+D 收藏本站

    第338节    第122章      出局

    在身穿旗袍的女服务员引领下,王思宇乘着电梯上了十三楼,来到约定的房间门口,按了门铃,房门很快被打开,一个胖墩墩的身子出现在面前,他见到王思宇之后,微微一愣,板着面孔,冷冷地道:“你找谁?”

    王思宇却已经认出他来,是原来省交通厅的一位副厅长,忙微笑着解释道:“张厅长,你好,李书记打电话让我过来的。”

    张副厅长愣了愣,把狐疑的目光落在王思宇的脸上,拿手摸了摸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头发,好像想起什么,嘴角一扬,那张原本充满威仪的脸上,很快现出和蔼的笑意,点头道:“我记起来了,咱们以前见过面,你是省委办公厅的王处长吧,请进。”

    王思宇走进房间,见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还坐着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那人留着短发,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他只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就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道:“这不是王主任吗,快过来坐。”

    王思宇加快了脚步,微笑道:“蔡检察长,好久不见了。”

    张副厅长晃悠悠地坐到沙发上,抬手摸了摸头发,摇头道:“王主任,老蔡已经不是检察长了,他已经调到外市去了。”

    王思宇的表情有些尴尬,走到两人对面的沙发边坐下,歉然道:“方书记调走以后,我一直没有和各位领导联系,对现在的情况不大了解。”

    蔡文杰呵呵一笑,理解地点点头,把身子向后一仰,轻声道:“是啊,是啊,前段时间省里市里都发生了一些人事调整,大家都很忙,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自顾不暇,倒没有时间关注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只看这两个家伙倚老卖老的态度,就把先前打算整合方系的念头抛到脑后,在没有身居高位之前,那种想法无疑是极为可笑的,他摸起茶壶,给两人斟满茶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却没有喝茶,而是把名片掏出来,分别递给两人。

    张副厅长笑着接过名片,只望了一眼,就微微皱眉,诧异地盯着王思宇道:“王县长?进步很快嘛?”

    蔡文杰也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名片,若有所思地道:“果然不得了,这么年轻的县长,在全省范围内怕也没几个,王县长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

    王思宇心中得意,却巧妙地掩饰下来,只是谦虚地笑了笑,表情真挚地道:“哪里,我还年轻,经验不足,以后还请各位长辈多关照。”

    张副厅长把名片放好,也摸出一张烫金名片递过去,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和蔼起来,有些感慨地道:“小王,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啊,当初我在澧丰县,熬到三十八岁才当上县长,那还是澧丰县最年轻的县长哩,现在都在讲干部年轻化,没想到会年轻到这种程度,不可想象啊。”

    王思宇微微皱眉,听出张副厅长话中泛起的酸意,但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淡淡一笑,看了张副厅长递来的名片,这才知道,张副厅长的大名叫张明博,现任文化厅的副厅长,不过他以前依稀记得,张明博好像是在交通厅做副厅长,这回应该是被调整了,华西省的文化厅向来都是清水衙门,自然无法与交通厅相比。

    蔡文杰也把名片递了过来,王思宇接了名片一看,心中却突地一跳,这倒巧了,蔡文杰居然也调到闽江市去了,只是他的调动更加不理想,现在是闽江市的纪委书记。

    本来以蔡文杰的资历,再干上几年,按照以往华西官场的惯例,很可能会调到省高检任常务副检察长,而现在离开了玉州,表面上看,是外放做了市委常委,属于平级调动,但实际上,无论是从手中所掌握的权力,还是按发展前景来看,蔡文杰都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王思宇收起名片,不动声色地望了蔡文杰一眼,端起茶杯,吹了口气,沉吟道:“蔡书记,闽江市的班子变化很大啊,我原来的老上级,省委办公厅的梁副厅长也调了过去,现在是常务副市长。”

    蔡文杰‘唔’了一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上后吸了几口,就吐着烟雾笑道:“王县长,闵江的班子没有问题,只是正常的工作调整,梁市长是省委办公厅出了名的女强人,我们以前就打过交道,她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这次到闵江市来,应该能够很好地贯彻省委意图,把当地经济抓起来。”

    话音过后,他掸了掸指间的烟,摸着杯子喝了口茶,就眯了眼睛,仰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不再开口说话。

    张明博却侧了侧身子,饶有兴致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笑眯眯地道:“王县长,你今年多大?”

    王思宇抿了口茶,放下杯子,笑着道:“周岁二十八。”

    张明博‘噢’了一声,抬手摸了摸头发,微笑道:“我家胖丫二十九,你们只相差一岁,王县长,你有女朋友了吗?”

    王思宇愕然,忙笑着道:“有了,我们感情很好,她现在京城读书。”

    张明博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跷起二郎腿,眯上眼睛,轻轻拍着沙发扶手,似笑非笑地道:“是啊,二十八了,肯定是有女朋友了,我当年结婚早,二十五岁就结婚了,可现在的孩子啊,总是眼光太高,二丫朋友处了好几个,就是不肯结婚。”

    王思宇假装没有听到,微微一笑,就低头喝茶,过了半晌,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小熊猫,放在茶几上,抽出一根放在嘴里,拿着打火机耍了几个花样,点着后轻轻吸了一口,把打火机放在烟盒上,就慢吞吞地吐着烟雾,也不再说话。

    蔡文杰此时却睁开眼睛,看了王思宇一眼,转过头去,把嘴巴凑到张明博的耳边,悄声低语了几句,张明博盯着王思宇,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微微点头,低声道:“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啊,是啊……那孩子我见过,很漂亮的小家伙,方书记很宠着她。”

    从两人的表情上,王思宇完全能够猜得出,蔡文杰肯定是知道他与方晶之间的事情,果然,蔡文杰把话讲完后,张明博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他的目光从王思宇身上移开,先是摸了摸头发,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抬手看了看表,皱眉嘟囔道:“国勇书记怎么还没到,他平时可都是早来的,老蔡啊,要不你打个电话催催?”

    话音刚落,门铃声响起,王思宇忙站起,快步走过去开门,房门打开后,见李国勇与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了,那人虽然穿着便装,但王思宇还是辨认出,此人是玉州市局的副局长肖勇,只是两人之前不熟,彼此都搭不上话,所以只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在这些人里,李国勇的威望无疑是最高的,他进来后,脱了皮衣挂在衣架上,来到沙发边坐下,蔡文杰与张明博两人都不自觉地欠了欠身,张明博倒了杯茶递过去,笑着道:“国勇书记,上次那事怎么样了?”

    李国勇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哼了一声,摇头道:“老板让我转告你,先稳定一段时间吧,暂时不考虑往华中调人。”

    张明博听了,眼中露出失望之色,笑了笑,便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李国勇看了,皱了皱眉,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语气温和地道:“都熟悉了吧?”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轻声道:“已经聊过好一会了。”

    李国勇收起笑容,点了一根烟,沉吟道:“还有几位,这段时间过不来,以后慢慢你都能见到,要尽快熟悉。”

    王思宇心中微动,诧异地望向李国勇一眼,点了点头,郑重地道:“好的。”

    肖勇在旁边笑着道:“李书记,还是老规矩吧?”

    李国勇哼了一声,摆手道:“还是八圈,上次手气太差,这回我要翻本。”

    蔡文杰听了,呵呵一笑,把手中的烟蒂丢到烟灰缸里,笑着道:“李书记,依我看,晚上这顿饭还是要我请。”

    李国勇翻了下眼皮,哼了一声:“不见得,我有外援。”

    蔡文杰笑了笑,指着王思宇道:“李书记,你说的外援不是王县长吧?”

    李国勇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道:“我看过他的举报信,说王思宇这个县长,工作能力一般,就是麻将打得好,是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

    几人听了,都是哈哈一笑,王思宇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摸着鼻子笑道:“李书记,这个玩笑可开得有点大。”

    李国勇哼了一声,挽起袖子,低声道:“是不是玩笑,你心里有数,不过好在赢来的钱,你没放在兜里,不然,咱们就不会坐在这里说话了。”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无奈地笑了笑。

    此时肖勇已经叫来了服务员,在客厅里摆了麻将桌,四个人坐在桌边‘稀里哗啦’地洗牌,王思宇把烟蒂丢到烟灰缸里,拉了椅子坐在李国勇的身后,看他打牌。

    果然不出所料,这位李书记的牌技奇烂,打法奇臭无比,两圈牌下来,就输了三百多,但他牌品极好,除了掏钱的时候多哼了几声外,倒没有其他异常的表现,不像张明博,赢了几把就自鸣得意,夸夸其谈,稍微输了一局,就将牌摔得叮当直响,在牌桌上原形毕露,全无半点副厅级领导的不凡气度,牌品之差,令人为之侧目。

    前面几圈牌,肖勇的手气极旺,他的兴头也就很足,在打牌的同时,就讲了几个段子,惹得牌桌上笑声不断,笑声过后,张明博失手大错一张牌,心情登时沮丧起来,抬头瞄了他一眼,有些不忿地道:“肖局,最近是不是没被范敏哲修理啊,怎么这样开心,看你高兴的,已经合不拢嘴了。”

    肖勇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轻声道:“他啊,最近已经请病假了,去外地疗养。”

    蔡文杰的眼睛一亮,忙敲出一张牌去,低声问道:“肖局,怎么回事,他被规起来了?”

    肖勇摇头道:“那倒不是,不然李书记早就打电话给你了,上次查大富豪,你蔡书记可是专案组的头,没把他查下来,你心里一直都别扭,这个大家心里都清楚。”

    蔡文杰无奈地笑了笑,摇头道:“功亏一篑啊,也就是老板能和老猴子过招,咱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本来已经见到亮光了,说断就断了,干净利落,实在是让人佩服,老猴子就算不当副省长,去公检法干,也是一把好手,上次案子没办好,我就知道会被调走,果不其然,他老猴子的心胸还是狭窄啊,没有容人之量。”

    李国勇哼了一声,摸出一张牌,看也不看就打了出去,摇头道:“再能干有什么用,屁股始终擦不干净。”

    蔡文杰皱了皱眉,望了李国勇一眼,好奇地道:“什么意思?”

    张明博此时也按住一张牌,转头望着李国勇,试探着问道:“李书记,怎么,又有新情况了?”

    李国勇低头看着面前的麻将,信手摆弄了一番,只觉得头痛无比,拿手指了指肖勇,有些不耐烦地道:“去问肖勇,他知道。”

    肖勇笑了笑,轻声道:“他们这次玩得有点大,前些天,范敏哲派了三十名警察,到京城抓了四十五位上访群众,影响非常恶劣,已经上了内参,上面很不高兴,老猴子估计没什么大碍,拍拍屁股就能把责任推掉,范敏哲这次黑锅是背定了,搞不好要挪地方。”

    蔡文杰听了,倒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淡淡一笑,点头道:“那样最好,他这次是玩得有些过火。”

    张明博却张大了嘴巴,有些吃惊地道:“天子脚下,未经允许,外省巡捕过去抓人,也真够胆大包天的了,这可是大忌啊,范敏哲怎么会这样不小心?”

    肖勇抬头望了对面一眼,支吾道:“我怎么知道,他平时做事一向谨慎,这次的事情,确实有些蹊跷。”

    李国勇哼了一声,向身后伸出两根手指,摇了摇,很不客气地道:“烟!”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递给他一根小熊猫。

    李国勇摸过打火机,点了烟抽上一口,吧嗒吧嗒嘴,觉得味道不错,低头看了下牌子,哼了一声,回头道:“怎么总抽好烟,**了啊,等会跟你算账。”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县委焦书记送的,一共才两条,您就别惦记了。”

    李国勇皱眉吸了几口烟,话锋一转,接着刚才的话题道:“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老猴子当初离开玉州,把范敏哲留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就是为他看家护院,谁要想过来摸地沟油,都要先过了范敏哲这道关,抓上访群众这件事情本来不会搞大,很多地方也都偷偷摸摸地抓,但听说在抓人的时候出了误会,把京城的便衣给打了,这才把事情闹大了,不过肖勇你也别开心得太早,就算范敏哲调走了,你也没机会扶正。”

    肖勇无所谓地笑了笑,摆手道:“这点我清楚,不过他能走了,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到时我做东,请大家聚聚,好好庆祝一下。”

    蔡文杰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感慨道:“没有意义了,那盘棋已经下完了,咱们现在是看客,谁输谁赢对我们来讲,都不重要了。”

    王思宇坐在旁边,一直没有插话,只是安静地听着,这时忍不住插话道:“他们这么在乎这批上访群众,里面估计有猫腻,应该查一查。”

    李国勇回头望了他一眼,表情冷淡地解释道:“有没有猫腻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华西这边需要老猴子,文书记要保他,是想用他的力量来牵制狙击‘孟’和‘李’,‘孟’是吴系的人,‘李’是何系的人,这两家的人背后都有雄厚的政治资源,无论谁得了势,都会威胁到文书记的位置,也会影响到更高的层面,这里面牵涉到很多复杂的博弈。”

    王思宇轻轻点了点头,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皱眉吸了一口,却不说话,听着李国勇继续道:“华西本地的派系里,以省会玉州的几个派系最为强大,其中老猴子和老板是两面旗帜,都是省委文书记想借助的力量,本来文书记对老板的一些动作是默许的,包括在公检法这些强力部门的重要人事安排,如果没有文书记的点头,那肯定是做不到的,但可惜的是,老板没有按照他的步调走,而是跟了李红军,这才被彻底激怒了文书记,几番试探后,他没有办法说服老板,就只好将他调走。”

    王思宇轻吁了一口气,接着李国勇的话道:“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老猴子都不会有事,道理很简单,如果文书记连老猴子也保不住,那他就太被动了,很容易被孟和李联手制衡,要想掌控住华西的局面,就不太容易了。”

    李国勇点点头,又摇头道:“也不尽然,他们那个层次的领导,具有高度的政治智慧,心如大海,很难揣摩,不过基本道理就是这样,官场博弈有时就像在打麻将,只有赢的人,才能留在赌桌上继续玩下去,如果哪个输光了筹码,他就必须出局,让出位置来,而哪个派系的重要人物出局多了,那这个派系也就将失去参加游戏的资格,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打麻将,道理是一样的,吃上家,卡下家,死盯对家,捞足了政治资本,才不至于被扫地出局。”

    王思宇神情专注地点点头,忽地提醒道:“李书记,你要出局了。”

    李国勇哼了一声,打出一条三条来,诧异地道:“你乱说什么?”

    话音刚落,只见张明博与蔡文杰同时将牌推倒,齐声道:“胡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