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123章 小青很敏感

123章 小青很敏感2017-11-9 13:2:1Ctrl+D 收藏本站

    第339节      123章      小青很敏感

    李国勇虽然没有输光筹码,但还是让出了位置,离开了麻将桌,坐在沙发上品茶看报纸,过了几分钟后,又把电视机打开,自顾看着省台播放的一个访谈节目,节目看完后,就背着一双手,走到牌桌边,面色严肃地转来转去,看着桌上四人打牌。

    王思宇临危受命,作为替补队员登场,果然不负厚望,最后一圈麻将打下来后,点了钞票,倒是李国勇赢得最多。

    张明博的手气到后来变得很差,倒出了大头,他神色懊恼地把身前的麻将一推,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摸了摸油光锃亮的头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国勇书记,看来举报信里的内容不见得都是假的,你应该好好去查查王县长,他这麻将打得是好。”

    李国勇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还用得着你提醒?早就查过了,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少,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干部,经得起考验。”

    蔡文杰在旁边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瞄了王思宇一眼,转头道:“李书记,还是你厉害啊,手里有了人才,总会有翻盘的机会。”

    李国勇叹了口气,含糊其辞地道:“不好翻啊,群龙无首,怎么个翻法?还是韬光养晦吧,现在只能看老板那边的情况了。”

    肖勇拉开椅子站起来,将夹克衫披在身上,在旁边追问了一句:“李书记,老板那边近况如何?”

    李国勇淡淡一笑,轻声道:“前儿老板进京了,你们知道见到谁了吗?”

    除了王思宇心知肚明,不动声色外,其他三人都摇头,均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望着李国勇,希望他能带来好消息。

    李国勇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是于老,还有于春雷书记。”

    这消息很是振奋,三人听了,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激动,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方如镜的政治生命,与他们的仕途命运是紧密连接在一起的,这就是派系的共同特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思宇的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李国勇的脸上,却见他神色如常,单从表情上来看,吃不准他是否了解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过以方如镜那样城府极深的政坛老将来看,他是不太可能把事情传得尽人皆知的,那样反而适得其反,会给自己造成诸多不便。

    散局后,众人下了楼,到包间里点了酒菜,坐在桌边边吃边聊,李国勇在闲聊中,总是有意无意地点拨王思宇几句,让王思宇受益匪浅。

    通常做官到了李国勇那个层面,极少会把话点明了说,大都含糊其辞,让别人去猜测揣摩。但他此时却一反常态,用最简单直接的话破题,其用意不问自明,在酒桌上,其他三人都放下架子,与王思宇热络起来。

    出了酒店后,肖勇特地站在车边,与王思宇聊了半晌,而王思宇也借着机会,向他简单介绍了刘天成的一些情况,肖勇会意地一笑,含蓄地道:“知道了,请放心。”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见众人都开车离去,才轻轻叹了口气,拉开车门,坐进奥迪车里,驾驶着小车向城外驶去,经过李国勇的提示,他现在对华西官场的大势有了模糊的了解,尽管就现在的王思宇而言,这些认知对他来说意义不大,但他非常清楚,也许用不了几年,自己就会真正地卷入到派系争端里去。

    对于不可预测的未来,王思宇在满怀期待之余,也心存敬畏,隐隐生出些许的惶惑不安,在官场上,很多官员似乎都能决定别人的命运,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很少有人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即便是再强大的人,也常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华西省委书记文思远如此,远在京城的于春雷,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想到于春雷,王思宇的眉头紧皱,轻轻叹了口气,加大了油门,提起了速度,轿车风驰电骋般地在高速路上奔驰着。

    天擦黑以后,满口酒气的王思宇开车回到了西山县,把车子开进老西街的院子里里,下车后,径直去了西厢房,开门进了屋子,却没有发现白燕妮,他没有出声,直接溜到西墙根的菜窖旁,见菜窖果然是打开的,就扶着梯子,眉开眼笑地走了下去。

    进了地窖之后,眯着眼睛向前望去,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弯着腰东张西望,伸手摸着菜窖边的几个麻袋,王思宇未加思索,就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来到她身后,伸出双臂,一把将她抱住,闭了眼睛,双手在她饱满的胸脯上肆意揉捏起来。

    耳边忽地传来‘啊’的一声尖叫,王思宇倒吓了一跳,不禁暗叫糟糕,这声音分明是徐子琪的,一时间,王思宇有些不知所措,赶忙松了手,讪讪地道:“子琪姐,别叫,是我。”

    徐子琪早已吓得心惊肉跳,身子如同筛糠般地抖动不已,听了王思宇的声音,才稍稍缓过神来,向后退了两步,拿手拍了胸脯,脸色煞白地道:“王县长,是你啊,怎么脚步这样轻,都没听到啊,可吓死人了!”

    王思宇低声轻笑道:“子琪姐,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是来偷菜的贼呢!”

    徐子琪‘啐’了一口,把气息喘匀,咯咯笑着道:“王县长,你别做戏了,我又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哪有那么好骗,你肯定是把我当成燕妮了,你们两个啊,孤男寡女的,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王思宇哼了一声,厉声呵斥道:“徐子琪,你讲话要负责任,这种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徐子琪听了,登时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忙摆着双手,语无伦次地道:“王县长,对不起啦,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其实您是正人君子,这个我在衣柜里就已经知道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王思宇呵呵一笑,不再追究下去,而是压低声音,耐心解释道:“知道就好,子琪姐,以后别再乱讲话,这种玩笑可开不得,我倒是没什么,最多让人误会成风流县长,可不能让人家白警官的名誉受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徐子琪脸色微红,结结巴巴地道:“知道了,王县长,您说的对,我以后再也不敢开这种玩笑了。”

    王思宇满意地点点头,缓和了语气,有些不解地道:“子琪姐,燕妮呢,怎么就你在家里?”

    徐子琪很快镇定下来,笑了笑,轻声道:“燕妮出门买些东西,要晚点回来,她打电话给我,说菜窖里的蔬菜太多,吃不了,让我拿到宾馆一些,省得天气暖和起来,都烂掉,我下来看看,明儿找人来拉走些。”

    王思宇‘嗯’了一声,笑着问:“宾馆已经接手了?”

    徐子琪轻轻吁了一口气,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接过来了,餐厅部分的装修已经很好了,不用改了,只是楼上的酒吧要重新装修,得两个月后才能开放使用,到时还请王县长常过去玩,我给您留出专门的包厢。”

    王思宇‘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黑漆漆的菜窖里顿时安静下来,两人面对面站着,只有一阵轻微的喘息声,气氛变得有些暧昧。

    徐子琪的脸一阵阵地发烧,她抬起脚来,却不知该往前走,还是向后退,迟疑了下,就拿高跟鞋踢了踢旁边的麻袋,蹲下身子,假意弯腰提鞋子,她深吸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胸脯,只觉得心脏跳动得更厉害了些,那晚在衣柜里的一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心慌意乱间,手心里已经出了汗,湿漉漉的。

    她正患得患失间,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转头望去,却见王思宇已经悄悄离去,走到梯子边,摸着梯子爬了上去。

    徐子琪长出了一口气,庆幸之余,也隐隐有些失望,身子一歪,绵软地坐在地上,喘息半晌,就觉得这些天跟丢了魂似的,做梦都想着在衣柜里偷情,刚才的某个瞬间,她竟生出强烈的念头,盼着王思宇走过来抱住自己,实在是有些没羞没臊。

    呆呆地坐了半晌,徐子琪悄声骂了一句,拿手拍了拍膝盖,定了定神,有些恍惚地站了起来,迈着碎步走到梯子边,双手扶着梯子,摆动着浑圆的屁股,慢吞吞地爬了上去,回到地面上,抬头望去,却见王思宇已经坐在正房的客厅里,正拿着一本书,坐在窗边看得入神,她心里慌慌的,不敢过去,就转身进了西厢房,躺在床上,侧身望着黑色的衣柜,长吁短叹了半晌,又自言自语地道:“崔宸啊,崔宸,你要是再不碰我,我可真要偷汉子了。”

    二十分钟后,白燕妮从商场返了回来,她煮了面条,先给王思宇端了一碗过来,站在桌边向窗外望了一眼,就转过头,甜腻腻地道:“小宇,今晚安分点啊,子琪要在咱们家住,你别胡闹,搞出风言风语就不好了。”

    王思宇听了,微微一怔,登时情绪低落,把一本书丢到茶几上,没好气地道:“徐子琪真是不像话,她不在家里住,总跑咱们这来搅和什么,这不是添乱嘛。”

    白燕妮乜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啊,干嘛说得那么难听哟,是我叫她来作伴的,不这样,明儿又该手软脚软了,每次都那样,让外人看出来怎么办,那你让我哪有脸去见人啊,羞都羞死了?”

    王思宇呵呵一笑,无奈地摸起筷子,挑了挑面条,从里面翻出荷包蛋来,咬了一口,叹息道:“干脆啊,你也别当这个警察了,我给你安排个清闲点的工作好了。”

    白燕妮却哼了一声,摇头道:“那怎么行呢,我喜欢干警察哟。”

    王思宇望着她妩媚动人的俏脸,嘿嘿一笑,放下面碗,低声道:“那就不换了,说实话,我也喜欢干警察。”

    白燕妮俏脸绯红,走到王思宇面前,拿手点了点他的前额,恨恨地道:“你啊,就是这样,没个正经,小心哪天我把你的话录下来,交给上级领导,让他们来看看你的本来面目。”

    王思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轻声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改天我在床上,把你的声音录下来,我谁都不给,就自己听。”

    白燕妮羞愤交加,伸出手去,提着他的耳垂,轻轻一扭,吃吃笑道:“不许胡说,你个臭法海。”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摸了她的翘臀,轻轻捏了捏,闭了眼睛,满脸神往地道:“白娘子,晚上记得留门,既然小青不肯走,那就把她也收了,老衲试试一箭双雕的滋味。”

    “想什么呢!”白燕妮面红耳赤,无可奈何地啐了一口,把下巴搭在他的肩头,目光投向窗外,喃喃道:“真是受不了你了,小宇,你真是天下最荒淫无耻之徒。”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后哑然失笑,摇头感慨道:“看来这‘荒淫无耻’这顶帽子,我是注定摘不掉了。”

    白燕妮转到他身前,疑惑地望着王思宇,纳闷地道:“什么?”

    王思宇笑了笑,却不解释,专心把面吃光,放下筷子,抽出纸巾擦了嘴,点头赞道:“燕妮的手艺不错。”

    白燕妮盈盈一笑,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软语央求道:“小宇,以后每周‘那个’两次好不好?”

    王思宇故作不解地道:“哪个?”

    白燕妮哼了一声,在他背上轻轻擂了一拳,红着脸道:“别装糊涂,‘那个’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哟。”

    王思宇面色一沉,把头摇成拨浪鼓,连连摆手道:“不行,绝对不行,那样对我太残忍了。”

    白燕妮跺了跺脚,咬着嘴唇,恨恨地道:“那就三次,不能再多了。”

    王思宇扬起头来,哈哈大笑,依旧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

    白燕妮咬了嘴唇,探出手去,轻轻一捏,横眉道:“臭法海,你倒是说说,到底行不行?”

    王思宇鼻子一紧,已然受制于人,只好点头敷衍道:“好吧,就依了娘子。”

    白燕妮莞尔一笑,松了手,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收拾了碗筷,身姿曼妙地走了出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伸出摸起紫砂壶,倒了杯茶,却没有放下茶壶,而是把玩着壶盖上圆润的球钮,向窗外望了一眼,若有所思地道:“小青的胸脯也太敏感了,就碰了几下,居然反应那么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