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4章 一把火

第124章 一把火2017-11-9 13:2:2Ctrl+D 收藏本站

    第340节    第124章      一把火

    周一上午十点半,县委办公大楼的小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常委会,这次的会议气氛颇不寻常,只从*的脸色上,就能看出些端倪,县委书记焦南亭表情凝重,不苟言笑,目光里透着一股冷意,让人望去,有些不寒而栗,县长王思宇面沉似水,抱肩坐在他的下方,开会以后,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坚如磐石,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度,与往常亲切随和的态度大不相同。

    会议进行了十几分钟,在讨论了两个议题后,纪委书记沈啸川就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卷宗,递给了焦南亭,焦南亭皱着眉头翻了几页,就叹了口气,把卷宗递给王思宇,轻声道:“问题很严重啊,王县长,你看看。”

    王思宇接过卷宗,信手翻了翻,眉头一挑,语气冰冷地道:“是啊,焦书记,这样的干部,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能姑息养奸,大家都看看吧。”

    他说完后,就把卷宗传递下去,在一片喝茶声中,这份十几页的纪委调查报告便在常委们的手中传递着,材料中涉及到三名西山县的重量级官员,分别为县政协副主席县发展计划局局长罗金贵粮食局局长孙墨武乡党委书记黄明亮。

    其中罗金贵出事,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他原本很有官声,被认为是西山县极为清廉的干部,他身为局长,家里只住着六十几平方的房子,他非但生活俭朴,不吸烟不喝酒,不请客送礼,而且每天坚持骑自行车上班,为人谦和守礼,给外界极好的印象,甚至外界常有传言,西山县若是还有一个清官,那人一定是罗金贵。

    罗金贵的事情出得很突然,也很滑稽,在某天凌晨,罗家人睡得正香,却不料有小偷翻后阳台摸进厨房,接着到客厅里摸了一圈,结果一无所获,但小偷很迷信,严守‘贼不走空’的原则,在客厅里没找到值钱的东西,他不甘心,就悄悄溜进卧室,偷了罗金贵夫妇的衣服,从三楼溜出去后,小偷和同伙跑到县医院附近,把衣服里的现金取走,把一堆衣服都丢到县医院的后门。

    结果在第二天早上,衣服被几个上学的小学生发现,正好学校要求做好人好事,几个学生一商量,就把衣服带到学校,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将衣服送到了公安局,换了一张盖着公章的表扬信,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值班民警初时还没在意,只是在例行检查的时候,居然在一条西裤皮带的夹层里,搜出六张大额存单,分别是罗金贵父亲与儿子的名字,这六张存单上的金额总计七十八万元。

    几经周折,衣服虽然还回去了,可罗金贵是贪官的传闻也散播出了,纪委书记沈啸川在得知情况后,就督促下属,悄悄对罗金贵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办案人员经过仔细调查后发现,罗金贵贪污问题严重,他与承建工程的某包工头串通,以加大工程造价虚列开支的手法侵吞公款,再由该包工头将多付的钱返还给他,或者由他当会计的儿媳直接截流,最后转作账外支出予以侵吞。

    粮食局局长孙墨武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听过传闻,此人原本就品行不端,本是西山县的混混,曾因为流氓斗殴,强奸妇女被判过十几年的有期徒刑,出狱后到粮食局上班,经过七年时间,竟然摇身一变,坐上了局长的位置,前段时间纪委接到他的举报信,经秘密调查,现已经查实二十万元的赃款属实,其他问题,需进一步查证。

    而乡党委书记黄明亮的案子,众位常委早就熟知了,纪委书记沈啸川以前就是因为这个案子与钱雨农闹翻,外出疗养了半年,黄明亮是与外人合谋,以招商引资的名义,虚构工程项目,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后,便打着工程招标的名义,先后骗取十几家施工企业的工程保证金一百七十余万元,引发多次集体上访事件,影响极为恶劣,但当时的县委书记钱雨农力保黄明亮,使得沈啸川束手无策,现在,终于把案子再次抛了出来。

    众人看了以后,都把目光投向组织部长骆智卓,大家心里了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三名干部都是骆智卓的人,焦书记上任之后,把第一把火烧到了这位组织部长的身上,其用意绝不仅仅是处理这三位贪污腐化的干部,而是在常委会上释放出明确信号,县委要集中精力解决干部问题,这也意味着,用不了多久,西山的乡科级干部就要来次大换血了,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官场上亘古不变的道理。

    骆智卓自然也清楚焦南亭的用意,并且他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县委书记与县长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否则焦南亭空降西山,绝不可能在立足未稳之际,就在干部问题上做文章,在看过材料后,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眉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就如同用刻刀雕出来的一般,骆智卓心里有些烦乱,拿着笔不停地在本子上做着记录,过了许久,他才把签字笔丢下,目光盯着身前的茶杯,微微点头,心情却是沮丧到了极点。

    七八分钟后,卷宗在会议桌边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焦南亭的手中,焦南亭把手里的卷宗轻轻放下,低头喝了口茶水,接着一脸严肃地望向一众常委,在和王思宇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他咳嗽了几声,清清嗓子,便打破了会场上的沉默,嗓音洪亮地道:“大家怎么看,谁来谈谈。”

    王思宇微微点头,抬眼望了宣传部长郑岚一眼,接着低下头去,拿笔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字,接着把笔轻轻丢在一旁,端着茶杯轻轻吹了吹,慢悠悠地呷着茶水。

    郑岚心领神会,率先发难,鼓着腮帮子,如同连珠炮般地道:“同志们,这三人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应该进行双规彻查,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按规矩办,应该一查到底,罗金贵的问题很有很大的欺骗性,在他出事之前,我也一直认为这是位好同志,因此,他的问题先抛开不讲,我们着重谈谈后两人,粮食局局长孙墨武,他是有前科的劳改释放人员,他在出狱之后入的党,我想问问,哪个是他的入党介绍人?而对于他的提拔,明显不符合组织程序嘛,我们的组织部门是怎么把关的?”

    她讲道这里,就不再说话,而是扭了扭肥胖的身子,坐在座位上冷笑,众人就齐刷刷地把目光对准骆智卓,统.战部长史法宪皱了皱眉,把面前的茶杯往桌子上重重地一鐓,在旁边帮腔道:“郑部长说的对,组织部门要把好关嘛,孙墨武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当上局长呢,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骆智卓本来打算抱着蒙混过关的态度扛一扛,但此时被胖头陀瘦头陀一顿棍棒逼到死角,避无可避,只能出来解释,他抬起双手,搓了搓有些发麻的脸孔,声音嘶哑地道:“郑部长批评的对,组织部的工作没做好,我会后马上召开会议,把事情再查查,整顿内部作风,对于组织部内那些不负责任的干部,一定要严肃处理。”

    纪委书记沈啸川见他避重就轻,神色变得有些不耐烦,推了推面前的黑皮本子,皮笑肉不笑地道:“骆部长,是该好好查一查,包括黄明亮,多明显的问题,居然拖了那么久的时间,这是不可想象的,我调阅过他的档案,上面组织部出具的报告都是成绩,几乎全无缺点,要是按照考察材料上面写的,似乎他黄书记当乡党委书记都屈才了,应该当市委书记,这样的组织考察,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说完之后,沈啸川点了一根烟,慢吞吞地吸了起来,他等着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都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王思宇会前通气时定了调子,要注意尺度,不要上纲上线,恐怕他早把一顶顶帽子给骆智卓扣上了。

    焦南亭笑了笑,会议开得顺风顺水,他很满意,便微笑着接过话题,意味深长地道:“沈书记讲的很好,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做工作,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而不能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要抓到问题的根子上,否则一个黄明亮下去了,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纪委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抓不完啊,是吧,大家都说说吧,发扬民主,畅所欲言。”

    副书记林海洋欠了欠身,转头望了焦南亭一眼,微笑道:“焦书记,我来说两句吧。”

    焦南亭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点头道:“好,海洋书记也谈谈。”

    林海洋用低沉有力的声音道:“沈书记刚才讲的,我都听了,卷宗也都看过了,问题确实非常严重,我要说的是,反腐倡廉工作刻不容缓,对这样的害群之马,绝对不能姑息,要从严从重处理,以正党纪国法,另外,组织部门应该抓紧对干部进行甄别,让真正德才兼备的干部走到工作岗位上,而把那些只知道中饱私囊,违法乱纪的干部拿下去,这项工作关系重大,应该抓紧部署,妥善落实……”

    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好一会,才结束了发言,冷冷地看了骆智卓一眼,就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不再吭声。

    接下来,几位常委纷纷发言,都把矛头指向组织部,最后又把目光集中在骆智卓脸上,骆智卓阴沉着脸坐直身子,他摸起杯子,默默地喝了口茶水,便把杯子轻轻放下,叹了口气,用低沉的语气道:“焦书记,我同意大家的看法,当初在干部任用的问题上,钱雨农乾纲独断,听不得别人的反对意见,带病提拔了一批干部,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作为组织部长,我当时没有顶住压力,做了很多违心的妥协,在这方面,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思宇端着茶杯,面带微笑地望着骆智卓蠕动的嘴唇,心里不禁暗自感慨,钱雨农大概不会想到,他这位已经下台的县委书记,即便是身陷囹圄,也仍在西山县默默地发挥着作用,他就像是一个发着恶臭的垃圾桶,无论谁有处理不掉的垃圾,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塞进去,他刚想到这,一向很少说话的关磊就摆了摆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骆智卓的发言:“老骆,钱雨农的事情在座的都很清楚,不用背书了吧,你还是谈谈自己部门的问题,你骆部长这种态度,会议要开到什么时候啊?”

    “你们这是在搞秋后算账,在搞清算!”

    骆智卓的脸色变得涨红,霍地站了起来,吼了一嗓子后,转身就离开座位,摔门而出,王思宇忙做了个手势,笑眯眯地追了出去,在走廊里拦住骆智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劝了他半晌,骆智卓才耷拉着脑袋走了回来,关磊极为痛苦地捧住脸,用力摩挲了一把,暗自叹了口气,王县长有时很讲义气,有时就不那么厚道了,比如这次,他鼓动大家当恶人,炮打组织部,骆智卓摔脸子后,他反倒出来做和事老,委实卑鄙无耻了些,不过这也没办法,好人总得让领导来做嘛。

    接下来,会议进行的很顺利,骆智卓迫于压力,在会上做了检讨,并主动承担了责任,那三名干部的双规决定也获得了全票通过,王思宇在会上没有做过多的发言,而是将会议的主导权完全交给了焦南亭,自己甘做绿叶,他心中有数,这次会议开完,三位有分量的乡科级干部落马,再趁热打铁,调整一批干部,焦南亭这位新任县委书记的威信很快就会树立起来,这对于焦南亭今后的工作,绝对是有帮助的,无论是于公于私,王思宇都是真心想将他扶上马,再送一程。

    焦南亭的心里也非常清楚,几乎大半的常委在发言时,都要用眼角的余光先望一下王县长,这段时间里,他明显地感觉到,王思宇在西山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只要王思宇愿意,完全可以与自己分庭抗礼,不过焦南亭并不在意,他来西山,只是过渡,最终的目标还是省里,这样一来,两人就都没有猜忌,配合起来就没有太大的障碍。

    会议结束时,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众人纷纷走出会议室,王思宇去机关食堂吃了饭,返回办公室,推开房门,忽地愣了,只见唐婉茹坐在宽大的皮椅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搭在办公桌上,正惬意地摇来摇去,而她的手里捧着一本日记,正看得入神,王思宇盯着她腿上裹着的渔网黑丝,暗自吞了口水,忙轻轻关了房门,撸起袖子,伸出右手五根指头,抓挠着走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