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5 章 没感觉

第125 章 没感觉2017-11-9 13:2:3Ctrl+D 收藏本站

    第341节    第125  章    没感觉

    唐婉茹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却没有抬头,而是缓缓合上手中的日记,轻轻掂了掂,低声嘟囔道:“小男生,把日记放在办公室里是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王思宇没有做声,而是快步来到办公桌前,伸手在那双裹着渔网丝袜的美腿上抚摸了一番,良久,才轻笑着道:“婉茹,把双腿放在办公桌上更危险。”

    唐婉茹莞尔一笑,扬起俏脸,盯着王思宇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怎么,怕了?”

    王思宇晃动着手指,变幻了几个刁钻的手型,缓缓伸了过去,轻声道:“害怕倒是没有,只是觉得这很刺激,你总是能轻易挑起我的**,这是为什么呢?”

    唐婉茹叹了口气,把日记丢下,一把捉住王思宇探入裙中的手腕,蹙眉道:“小男生,想看到你害怕的样子,真是很难,你好像从来不知道心存敬畏,这样下去,早晚会出问题。”

    王思宇挣脱了她的右手,用力挖了下去。

    唐婉茹呻吟了一声,猛地将双腿绞在一起,红着脸低声呵斥道:“小男生,你疯了吗?郑秘书在外面。”

    王思宇笑眯眯地望着她,再次弹了几下,低声威胁道:“他在外面,所以你一定不要叫得太大声。”

    唐婉茹双手撑着身体,身子猛然绷直,又战栗了起来,她忙咬住殷红的嘴唇,气喘吁吁地道:“好了,小男生,到此为止吧,把你的手拿开,我可不想你因为丑闻下马。”

    王思宇呵呵一笑,把手从黑色的皮裙中抽出来,伸进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熟练地弹出一根烟来,拿着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着,轻轻吸了一口,俯下身去,把淡淡的烟雾都喷到唐婉茹脸上,凑到她的耳畔,低声道:“怎么,你在担心我?”

    唐婉茹喘息了半晌,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她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在鼻端扇了扇,神色复杂地望着门口,俏脸上露出一丝迷惘之色,吞吞吐吐地道:“也许吧……大概是有一点……我也不太确定。”

    王思宇微微一怔,直起腰来,盯着她看了半晌,嘿嘿笑道:“婉茹,你可能需要个男人。”

    唐婉茹的嘴角轻扬,脸上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思宇,冷笑道:“被人玩弄?不必了,我更喜欢玩弄别人。”

    王思宇轻轻摇头,皱眉吸了一口烟,摆摆手,一脸认真地道:“婉茹,你还是太偏激了,不是玩弄,而是彼此需要。”

    唐婉茹有些娇慵地伸了个懒腰,把双腿从桌子上面移下,拉起椅子站起来,缓缓走到窗边,眺望着窗外的风景,叹息道:“这不过都是你们男人的借口罢了。”

    王思宇笑了笑,走回办公桌后,轻轻坐下,将抽屉拉开,把日记丢了进去,推上抽屉,摇着椅子转过身来,盯着她被黑色皮裙裹得圆润挺翘的美.臀,悠然道:“打击面不要太广,起码我不是你口中的那种男人。”

    “你?”

    唐婉茹耸动着双肩,有些放肆地笑了起来,过了半晌,才停住笑声,声音低沉地道:“小男生,不开玩笑了,说正经事,我这次过来是希望找你帮忙的。”

    王思宇收起笑容,仰头吐了口烟雾,轻声道:“说吧,什么事情。”

    唐婉茹缓缓道:“是这样,大富集团的老板出事以后,公司由赵大富的弟弟打理,在清偿了一部分债务后,他打算将公司出售,我正在和他谈判,如果成功拿下来,我会找人打理生意,希望县里给个方便,多给些工程来做做。”

    王思宇皱了皱眉,沉思半晌,才轻声道:“为什么要自己做?在隐湖集团干得不开心?”

    唐婉茹转过身来,淡淡一笑,低声解释道:“现在还可以,只是在隐湖集团是干不长久的,齐凡东生性多疑,从来不用人太久,一般的高管,每三年都会换掉,我要提前准备,免得到时被动。”

    王思宇怔了怔,诧异地道:“怎么会这样?”

    唐婉茹抿嘴一笑,轻轻拂了拂秀发,低声道:“他的公司背景复杂,有很多内幕,怕是不大希望被别人知道吧,隐湖集团有很多影子股东,都是见不得光的神仙,并且,齐凡东的骨子里很傲气,他不会真正欣赏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王思宇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沉思良久,才摸着下颌感叹道:“这样的企业,就像是挂满了炸药的火车,不管它现在有多么出色,早晚会出事的。”

    唐婉茹赞同地点点头,轻笑道:“这是中国特色,没有官方背景的企业,是无法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要想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取胜,太过艰难了,很多人都乐于走捷径,每个县里都会有一个赵大富,每个省里都会有一个齐凡东,只要能够与官员拉上关系,他们的成功其实是可以复制的。”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婉茹,你不要光想着复制别人的成功,也要看到失败的例子,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赵大富已经在监狱里了。”

    唐婉茹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语气轻柔而坚定地道:“赵大富的失败是必然的,真正的官商是不会把自己与官员置于危险境地的,更加不会涸泽而渔,赵大富起点太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只是个不懂得游戏规则的混混而已,并非一个商人。”

    王思宇有些伤脑筋,虽然明知唐婉茹心意已决,还是耐心劝道:“婉茹,你不能走这条路,其实打工也很好的,做实业费神费力,很容易让人变老的,不适合你们漂亮女人来做。”

    唐婉茹转过身来,双手扶住皮椅,低下头来,在王思宇的耳边低声道:“小男生,你知道为什么孙悟空能把玉帝手下的各路神仙打得落花流水,却打不过神仙坐骑变化成的妖怪吗?”

    王思宇饶有兴趣地瞥了她一眼,低声道:“为什么?”

    唐婉茹拍了拍椅背,走到办公桌的对面,拉了椅子坐下,表情淡漠地道:“因为那些神仙都是给玉皇大帝打工的,没人会当真和孙悟空作对,只是敷衍了事,而那些坐骑都是自己创业的,为了保住家业,当然要跟孙猴子拼命。”

    王思宇呵呵一笑,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放到烟灰缸里,轻轻戳了戳,点头道:“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呢,野心太大的女人很难得到幸福,创业还是很辛苦的,你何必把自己搞得太累?”

    唐婉茹伸出右手,摸过王思宇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摇摆着椅子,怡然自得地道:“在我眼里,这个世界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只有绵羊和狮子,我只是不想当绵羊罢了。”

    王思宇凝视着她坚定的面容,过了半晌才收回目光,有些无奈地摆手道:“既然那样,我就只能祝你成功了,资金上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缺口,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拆借一些。”

    唐婉茹笑了笑,摇头道:“资金的问题我自己能解决,只是公司接手之后,就要有生意做,这方面还要请你帮忙,要不咱们合伙干吧,我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王思宇不为所动,摆手道:“婉茹,股份就免了吧,我不想当第二个钱雨农,也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沈丹丹。”

    唐婉茹眉毛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嘴角撇了撇,低声道:“那就意味着,你不肯帮忙了?”

    王思宇摸起茶杯,望着上面粉红色的唇印,沉吟半晌,皱眉喝了口茶,轻声道:“婉茹,你做生意,我一定支持,但不是这样的支持法,你要遵守西山县的规矩,不能重蹈大富集团的覆辙,为了降低工程造价,明确工程责任,杜绝暗箱操作,我专门开会制定了一系列规定,明确了政府投资的工程,无论规模大小,投资多少,都要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实行透明化管理,这是我定下来的铁律,谁都不能碰这条红线,就算县委书记也不例外。”

    唐婉茹微微一笑,扬起下颌,低声道:“那你准备怎么帮我?”

    王思宇斜眼瞄着她,苦笑道:“婉茹,你没事常往我办公室里跑跑,不就是最大的帮助吗?”

    唐婉茹抬起手来,放在嘴边,咯咯笑了半晌,点头道:“你说的对,这个办法真好,只是怕给你造成绯闻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手道:“你啊,不要假惺惺的,你跑来几趟了,每次都是大咧咧地把腿放在办公桌上,也没见你怕过。”

    唐婉茹收起笑容,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从桌上摸起签字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了过去,轻声道:“大富集团这个名字不大好,应该改一个了,你看这个名字怎么样?”

    王思宇摸起纸条,却见上面写着‘大宇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伸手取了一支笔来,在‘大’字上添了一横,摇头道:“这个名字不好,听着别扭,这样吧,就叫天宇吧,再大也大不过去天,还是‘天宇’好。”

    唐婉茹抿嘴一笑,点头道:“这个名字确实不错。”

    王思宇把笔纸丢下,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出两张烫金名片来,递了过去,轻声道:“婉茹,这两人是我在飞机上偶然遇到的,他们集团公司可能要到华西搞开发,你们可以联络一下,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机会。”

    唐婉茹接过名片,只看了一眼,就惊讶地抬起头来,笑着道:“不简单啊,居然是京城万豪集团的高管,改天联系看看。”

    王思宇喝了口水,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站到墙边的地图上看了半晌,拿着签字笔在地图上划出一段来,自言自语地道:“不管想什么办法,这条路也要修下来,找时间,得催催焦书记,这可是件大事。”

    说完后,他背着手,转身出了门,来到楼道里,慢悠悠地向卫生间走去。

    唐婉茹站起身子,走到地图前望了几眼,会心一笑,摸起茶几上的挎包,也推门走了出去,见到秘书郑辉正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地打字,她探头过去,轻声道:“郑秘书,问你一句话。”

    郑辉忙停了下来,恭敬地站起来,笑着问道:“唐总,有什么您尽管问。”

    唐婉茹似笑非笑地道:“你说我像不像王县长的情妇?”

    郑辉登时瞠目结舌,完全愣住了,嘴巴动了几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紧张得有些冒汗,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无论是说‘像’还是‘不像’,都容易掉进对方的文字陷阱里,落下对领导不敬的话把儿,因此,他只好闭了嘴,不肯吭声。

    唐婉茹见他一脸窘迫,就不想再为难他,摆了摆手,咯咯笑着出了屋子,迈着碎步向楼下走去。

    郑辉颓然坐下,皱着眉头道:“不得了,这女人太野了,除了王县长,估计没人能降住她。”

    王思宇进了洗手间,把门关上,解了裤子,坐在马桶上,正酝酿着情绪,忽听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两人走到外间,其中一人轻声道:“知道吗?上午常委会上,王系人马发力,把组织部的骆部长给收拾了。”

    另一人颇不以为然地道:“早晚的事,骆部长是钱雨农的人,组织部又是要害部门,不收拾他收拾谁啊,不过这样搞那说明上面还算看重他,只要他识相,肯低头,应该没啥事,剩下的人可就不好说了。”

    先前那人又道:“你说的有道理,可笑骆部长还没看明白,居然当场拍桌子走掉了,要不是王县长亲自拉他回来,可不知要闹得有多僵。”

    另一人却摇头道:“他们那种人,哪会轻易动怒,那不过是在做戏罢了,骆部长里子保不住了,只能保面子,要台阶下嘛。”

    先前那人压低声音道:“你说新来的焦书记能坐得住吗,王县长现在可是如日中天啊。”

    另一人神秘地一笑,放低声音道:“这还用问吗?焦书记为啥不在西山住,那就是明确的信号,他这位空军司令,只占着名分,不会跟王县长抢地盘。”

    先前那人忙低声道:“老兄果然目光如炬,佩服佩服。”

    王思宇咳嗽了一声,冲了水,推开门走出来,转头向两人望了一眼,认出是政府办管后勤的两人。

    两人转头瞄了一眼,登时面面相觑,而那位目光如炬的老兄,已经吓得尿不出来,直到王思宇洗了手,转身走了出去,他才回过神来,将一股尿液淋到裤子上。

    王思宇进了办公室,见唐婉茹已经离开,就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却见红色的跑车已经驶出大院,消失在视线里,他叹了口气,转身来到休息间,摸起梳子,对着一面镜子理了理头发,喃喃道:“王系人马也就罢了,如日中天?简直是胡说八道,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