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43章 借什么?

第143章 借什么?2017-11-9 13:2:27Ctrl+D 收藏本站

    第359节    第143章    借什么?

    跳了舞后,众人又回到座位上,玩起摇骰子喝啤酒的游戏来,王思宇见这几个小丫头玩得太疯,赶忙低声制止,可这些女孩子非但不听话,反倒连哄带劝地灌了他几杯啤酒,她们也都跟着夏小玉学,一口一个王叔叔,叫得王思宇不住地皱眉。

    而更让他感到尴尬的是,夏小玉就坐在他的身边,不时把玉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做出异常亲昵的样子,小嘴咯咯地笑个不停,引得邻桌的人纷纷回头张望,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王思宇坐了一会,就借口有事要办,起身离开。

    离开酒吧,王思宇下了楼,找到徐子琪的房间,轻轻叩响房门,过了一会,房门被轻轻打开,徐子琪穿着睡衣出现在门后,她望了王思宇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讶然之色,窃窃地笑道:“王大县长,你怎么来了?”

    王思宇哼了一声,低声喝道:“明知故问!”

    徐子琪把身子闪到一边,抿嘴笑道:“进来吧,燕妮在洗澡。”

    王思宇点点头,背着双手走进房间,来到沙发边坐下,板着面孔道:“子琪姐,你把燕妮勾引过来,害得我每天晚上吃不了夜宵,这笔账咱们怎么算?”

    徐子琪嘻嘻一笑,泡了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送过来,坐在王思宇的对面,似笑非笑地道:“王大县长,您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王思宇端起杯子,拿银勺在咖啡中搅动几下,目光落在她那双交叉的**上,微微点头,有些含糊地道:“就算是吧。”

    徐子琪换了下交叉腿,挺直了胸脯,抿嘴笑道:“民女冤枉啊,是燕妮非要过来陪我的,赶都赶不走呢,要不您也搬过来住吧,后楼的贵宾间给您留着呢,至于‘夜宵’,那就更简单了,我派最好的服务员为您提供特殊服务,随叫随到。”

    王思宇喝了口咖啡,摇了摇头,环视着房间的布置,笑着道:“免了,还是老西街住的舒服,在你这住可没有半点安全感可言,说不定房间里还装着摄像头呢。”

    徐子琪撇了撇嘴,盯着王思宇看了半晌,才站起身子,走到窗口,抱着双肩幽幽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道:“王县长,你就那么不信任我?”

    王思宇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杯子,略含歉意地道:“子琪姐,刚才说的不过是玩笑话,你别当真,这里出入的人太多了,我还是喜欢清静些的地方。”

    徐子琪展颜一笑,信手摆弄下头发,轻声问道:“王县长,听燕妮说,你要出国学习一年,是真的吗?”

    王思宇点了点头,低声道:“不要讲出去,知道的人不多。”

    徐子琪‘嗯’了一声,又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她才笑了笑,转身倚在窗边,悄声道:“放心吧,我会保密的。”

    王思宇笑着点头,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香烟来,点上后吸了一口,轻声道:“子琪姐,崔宸这阵子还没回来过吗?”

    徐子琪叹了口气,从窗边走过来,再次坐到王思宇的对面,跷起双腿,悠荡着道:“上个月回来过一次,不过当晚就走了,那个没良心的,现在也忙得很,根本顾不上我。”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笑着道:“听燕妮说你最近很闷,其实啊,要是有个孩子,就会好些,你们两个结婚这么久了,也该要小孩了,又不是没条件。”

    徐子琪却涨红了脸,低下头去,双手轻轻揉.搓着睡衣下摆,摇了摇头,很小声地道:“试过,只是一直没怀上。”

    王思宇愕然,皱着眉头道:“没检查过吗?”

    徐子琪咬着嘴唇,嗫嚅道:“我去过医院,医生说我的那个……没问题,他是不肯去的,老崔那个人,大男子主义,觉得化验那个太丢人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低声道:“还是应该看看好,如果有问题,早点治疗,其实没什么的,我都去做过化验,看过单子,要真是没问题,不也就放心了嘛。”

    徐子琪‘扑哧’一笑,抬头道:“你还没结婚,这么早去化验那个做什么?”

    王思宇愁眉苦脸地吸了口烟,吐了淡淡的烟圈出来,摆手道:“不提了,总之是放心了,一切正常。”

    徐子琪起身倒了杯水,转动着手中的杯子,目光有些呆滞,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道:“不怕你嘲笑,到了我这个年纪,是真想要个孩子了,有时候甚至想过借种。”

    王思宇微微一怔,满脸惊愕地道:“真有那么严重?”

    徐子琪伸手捂住脸,轻轻点头,叹息道:“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我是不想领养的。”

    王思宇皱眉吸了一口烟,低声道:“崔宸怎么说?”

    徐子琪淡淡地道:“开玩笑时提起过,他当时说同意的。”

    王思宇摆了摆手,摇头道:“那肯定是谎话,没有哪个男人会同意的。”

    徐子琪点了点头,叹息道:“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所以后来就一直没提,不过老崔倒是建议过,他想领养孩子,我没有同意。”

    王思宇轻吁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道:“其实那也是个办法,子琪姐,你不妨考虑下。”

    徐子琪却摇了摇头,语气坚定地道:“不行,我不能拼命地工作,却把创下的家业交给别人的孩子,那种事情,打死我也不会做的。”

    王思宇一时找不出太好的话来安慰她,只好苦笑道:“再想想办法吧,其实现在医学很发达的,可以考虑做试管婴儿什么的。”

    徐子琪哭笑不得地道:“算了,别乱出主意了,生孩子那种事情,你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就仰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一口口地抽烟,不再吭声。

    过了一会,徐子琪忽地抬起头来,拂了下秀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王县长,要是向你借,你肯吗?”

    王思宇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道:“借什么?”

    徐子琪咬着嘴唇,吞吞吐吐地道:“借米青子。”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哈哈一笑,忙摆手道:“子琪姐,别开玩笑了。”

    徐子琪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喝了口水,目光落在茶几上,思索良久,低声道:“要是认真的呢!”

    王思宇收起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望着那双白皙的**,咽了口唾沫,摇头道:“子琪姐,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徐子琪摇了摇头,扶着椅子站起来,神色落寞地道:“不用想了,我是开玩笑的。”

    王思宇叹了口气,低声道:“子琪姐,想开点吧,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

    徐子琪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你不会当真了吧?”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没有,怎么会呢,早知道你是在开玩笑。”

    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都有些不自然地躲开,便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这时浴室的房门轻轻推开,白燕妮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望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王思宇,俏脸微红,支支吾吾地道:“王县长,你怎么来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低声道:“很久没见到子琪姐了,过来看看。”

    徐子琪蹙起眉头,嘴唇翕动,微不可闻地道:“借口!”

    白燕妮妩媚地一笑,摇曳生姿地走到床边坐下,恨恨地乜了王思宇一眼,转头道:“子琪,你不是总喊着打麻将嘛,现在王县长来了,再找个服务员来,咱们就可以打上一会了。”

    徐子琪却叹了口气,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我到外面转转,你们两人慢慢聊。”

    说完后,她从衣柜里取了吊带裙,进了浴室换上,转身走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白燕妮撅起嘴巴,伸手一指,气哼哼地道:“小宇,你真是太过分了,子琪肯定看出来了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起身走到床边,揽了她的腰肢,低声道:“怕啥,看出来就看出来,男未婚女未嫁,还不许人家瓜田李下?”

    白燕妮却双手捧脸,娇憨地道:“那多难为情哟,都怪你。”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燕妮,给我生个孩子吧。”

    白燕妮却慌忙摇头,吃吃笑道:“不行,那是绝对不行地哟。”

    王思宇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仰头倒在床上,愁眉苦脸地道:“为什么绝对不行呢?”

    白燕妮转身伏在他的身上,拿手指拨弄着他的鼻梁,抿嘴笑道:“小宇,想开点吧,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好啊,原来你一直在偷听!”

    白燕妮叹了口气,转身躺在床上,喃喃地道:“子琪怪可怜的,女人没有孩子,那种滋味我能体会到,一定很难过的。”

    王思宇点了点头,轻声道:“男人也一样啊,老崔何尝不是如此呢!”

    白燕妮侧过身子,晕红着脸,悄声道:“小宇,要不,你就借给她吧。”

    王思宇嘿嘿一笑,连连摇头,轻声道:“那怎么能随便借呢,不行,那是绝对不行地哟!”

    白燕妮嘻嘻一笑,抬手揪了一下他的鼻子,眼波流转间,恨恨地道:“讨厌,不要学人家说话哟。”

    王思宇伸出手去,将她抱在怀里,脑海里却还在想着徐子琪失落的样子,心中暗自叹息道:“要不,借她一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