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148章 偷种子

148章 偷种子2017-11-9 13:2:33Ctrl+D 收藏本站

    第364节    148章      偷种子

    周三的上午十点半,西山县委在小礼堂里召开了全县干部大会,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段永祺亲自抵达西山,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鲁育财陪同前来,其实按照原定计划,市委书记岳松林也应该到场,只因顺义区出现意外突发事件,接到省委文书记的电话后,他赶忙到现场解决问题,避免出现严重的**,这才临时取消了行程。

    段部长在会上宣布了省委对西山县委班子做出的任命:

    王思宇同志任西山县委书记。

    焦南亭同志不再担任西山县县委书记,调任省财政厅副厅长。

    虽然焦南亭还没有到省财政厅报道,但他的工作分工已经传了出来,具体分管企业处会计处经济建设处综合规划处省非税收入征收管理局投资评审中心,并负责联系华西省信托投资公司华西省发展投资集团华西省铁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工作,可谓实权在握,虽然排名只在第三位,但实际上,除了厅长之外,他手中掌握的权力,倒是财政厅里最大的了。

    这样的任命,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在全县绝大多数机关干部的眼里,焦南亭原本就是从省委办公厅下来镀金的干部,他到西山来担任县委书记,无非是过渡缓冲,在这里干上一年半载再调回省里,这原本就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焦南亭从不在西山留宿,平时也几乎很少离开办公室,并且,他有意识地与西山众常委保持了很大的距离,种种迹象表明,这位县委书记并不会在西山干满一届,而当省委专职副书记孟超担任省长之后,很多干部便预测到他会离开,关于焦南亭要调走的小道消息早已在私下传得沸沸扬扬。

    而对于王思宇的任命,可以说是众望所归,早在钱雨农倒掉之时,就有传闻王副书记会借机上.位,但后来焦南亭空降西山,使得许多干部不禁觉得惋惜,有些人甚至认为焦南亭是从山上跑下来的猴子,抢了王副书记的胜利果实,因此,一些亲近王思宇的干部,最初对焦南亭还是很有看法的。

    不过幸好焦南亭手眼通天,利用自身的人脉资源,为西山县拉来了不少大项目,再加上他与王思宇的关系甚密,配合极好,也使得很多干部渐渐扭转了对焦南亭的看法,对他有了很大程度的认同。

    只不过,他们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理想的县委书记,却一直是那位朝气蓬勃的年轻县长,正是他的到来,才为昏昏沉沉,日暮西山的西山官场注入了一种鲜活的力量,而王思宇务实的态度,扎实的作风,更获得了绝大多数基层干部的认可。

    自从王思宇到西山任职以来,他做出的许多事情,都令人津津乐道,在扳倒钱雨农前夜的那次聚会,被戏称为‘西山会议’,而他的飞刀绝技,更在西山民间广为流传,这让他在许多人眼中,充满了神秘色彩。

    而在前不久进行的大规模干部调整后,有几十名基层干部,都是由王思宇亲自提拔起来的,这些人自然唯他马首是瞻,再加上他在常委会中的绝对优势,使得王思宇当之无愧地成为西山县最有威信的县委领导,现在的西山其实只有一个派系,那就是王系,而王思宇则是西山真正的王者。

    主席台上,段永祺的话音刚落,会场里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掌声过后,市委组织部部长鲁育财也发表了讲话,他的发言风格四平八稳,先是对焦南亭来到西山所作的贡献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又对王思宇进行了一番表扬,并希望西山的县委班子能够在王书记的坚强领导下,再创佳绩,不辜负省委市委领导的殷切期望。

    因为讨论干部的市委常委会要在下周一召开,所以对于很多干部们所关心的,由谁来接任县长一职,鲁有财并没有提及,这也将悬念推到了几天之后,不过西山县的常委们大半都是清楚的,有了王思宇态度鲜明的支持,马君寒扶正的希望其实是最大的。

    鲁有财讲过话后,礼堂里再次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掌声落后,焦南亭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咙,便微笑着站了起来,他端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情绪饱满地道:“同志们,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是西山县的县委书记了,但是请大家相信,无论今后到了哪里,我都会关注西山县的发展,更加坚信,西山能够在以王书记为班长的县委班子领导下,在与会诸位的共同努力下,拥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他的话讲完之后,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王思宇鼓了掌后,把带来的发言稿推到旁边,缓缓地站了起来,而此时,雷鸣般的掌声在礼堂中响起,众人的眼中闪动着兴奋的目光,而他们此时鼓掌时的神态动作,也落入省委组织部的段部长眼里,令他暗自吃了一惊,段永祺忍不住皱起眉头,转过头来,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

    在之前不久,在得知庄俊勇最终被调到玉州市委做副秘书长时,段永祺对这位年轻的县长还是有些看法的,深谙官场之道的段永祺,很轻易地推断出,极有可能是王思宇从中作梗,这才使得岳松林临时改变了主意,没有对庄俊勇委以重任,对此,他心中颇有些不快。

    而此时此刻,在礼堂里经久不衰的掌声里,段永祺面露讶色,摸着茶杯沉吟半晌,轻轻叹了口气,从众多干部激动的表情里,他似乎读懂了一些东西,对王思宇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不禁有些刮目相看,无论如何,在他的印象当中,这样得人心的县委书记,近些年间还是很少见到的,更不要说,此人还这样年轻。

    花团锦簇的主席台上,王思宇缓缓站起,表情严肃地环顾会场,望着下面一张张熟悉的面容,也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心中不禁有些激动起来,他赶忙低下头去,望着紫红色的台面,平复了下有些激动的心情,过了半晌,他才抬起头来,沉声道:“感谢省市领导的信任,感谢西山县广大干部群众的信赖…….”

    话音未落,如潮的掌声再次响起,王思宇等了好一会,待掌声过后,他才微笑着道:“谢谢大家,组织上的任命,对我来说,既是一种信任,一种褒奖,也是一种鞭策和鼓励,除了振奋鼓舞之外,我也感到了肩头沉甸甸的压力,但是有了大家的支持,我相信,西山县的各项事业一定会健康地发展……最后,让我们把掌声送给焦书记,感谢他为西山县做出的贡献,更预祝他在新的岗位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说完之后,王思宇放下麦克风,转过头来,面带微笑地望着焦南亭,轻轻鼓掌,而在几位常委的带动下,全场干部纷纷起立鼓掌,会场内的气氛在瞬间达到了高.潮,即便是段永祺鲁有财也被这气氛所感染,两人对视一眼,缓缓地站了起来,也和众人一起鼓起掌来。

    会议开得很成功,在离开礼堂时,仍然能够感受到那份独特的热情,段永祺走到外面的台阶上,忍不住转头道:“有财,你们前些日子竖的这位典型果然不错,很得人心嘛!”

    鲁有财点了点头,悄声道:“段部长,这位王书记确实年轻有为,他的事迹很感人,可以说,在西山的干部群众当中,他的威望无人能及。”

    段永祺微微一愣,若有所思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点头道:“不错,只是太年轻了,就怕……”

    想了想,他没有讲下去,而是微微一笑,与鲁有财聊起其他的话题。

    中午,在西山宾馆二楼的宴会厅里,县委县政府的一众领导济济一堂,在王思宇的鼓动下,分别向段鲁两位部长,以及前任县委书记焦南亭敬酒,酒县长夏广林当然是最积极的,只要王思宇发话,他总是第一个站起来,端着酒杯,千方百计地劝酒。

    段永祺开始还有些矜持,没有放开量,当王思宇端起杯子敬酒时,他甚至稍微迟疑了下,焦南亭很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忙找了机会,在段永祺耳边轻声耳语几句,段永祺登时面露讶色,再次与王思宇目光相接时,脸上便多出一些耐人寻味的笑意。

    没过多久,他就主动放下姿态,与西山县的干部们开怀痛饮,在一番狂轰乱炸之下,三人均喝得酩酊大醉,被众人抬到车上,司机发动了车子,缓缓驶出西山宾馆,返回省城。

    接下来,王思宇便成了众矢之的,送行酒转眼间变成了庆祝大会,他虽然酒量极大,但也架不住众人围攻,最终还是醉得一塌糊涂,也被女服务员抬到了楼上房间休息,他躺到床上之后,只三五分钟的功夫,就觉得一阵地动天摇,忙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奔进洗手间,双手扶着马桶,哇哇地吐了起来。

    过了一会,徐子琪悄悄走了进来,做了手势,让女服务员到外面候着,在为王思宇敲了背后,她见王思宇的衣服上也已经粘了污秽的东西,此刻的样子着实有些狼狈,赶忙连哄带劝,帮王思宇剥了衣服,将他扶到放了温水的浴缸里,取过毛巾,为他细心地擦拭身体,随后又坐在浴缸旁,把王思宇的头枕在她的腿上,或轻或重地做起了头部按摩。

    王思宇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忍不住轻轻呻.吟了起来,十几分钟之后,徐子琪将赤身裸.体的王思宇从浴缸中扶起,为他擦了身子,裹了浴巾之后,扭头叫回站在外面的女服务员,两人将醉得一塌糊涂的王思宇扶回床上,盖了被子后,直到鼾声响起,徐子琪才轻轻吐了口气,将王思宇的衣服装好,带着服务员离开宾馆房间。

    她回到了经理室,就摸起桌上的座机,给白燕妮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徐子琪笑吟吟地道:“燕妮,你们家那位可喝多了,刚才在洗手间折腾得厉害,现在才好了点,正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呢,还不赶紧回来慰问一下?”

    白燕妮莞尔一笑,摸着手机走到窗口,悄声道:“去你的,该死的,不要乱讲话哟,王县长什么时候成我们家那位了?”

    徐子琪却抓到了马脚,咄咄逼人地道:“哟,这可露馅了,我还没提他是谁,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王县长?”

    白燕妮一时失言,不禁臊得俏脸绯红,嗫嚅地道:“除了他,还能有谁总喝那么多酒,子琪,你不要总拿我们开玩笑哟!”

    徐子琪抿嘴一笑,转身坐到办公桌上,摆弄着上面的娃娃笔筒,压低声音道:“燕妮,不开玩笑了,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王县长又升官了,现在已经是县委书记了。”

    白燕妮其实早就知道消息了,但为了不让徐子琪起疑心,还是故作吃惊地道:“真的啊,那还真是件大好事,王县长这样的好领导,是应该升官。”

    徐子琪撇了撇嘴,悄声道:“燕妮,你就和我演戏吧,其实这事你一定很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白燕妮伸手捂了嘴唇,窃窃地笑了半晌,摇头道:“哪有,你别乱猜哟。”

    徐子琪哼了一声,拉长声音道:“怪不得啊,这几天一直高兴得合不拢嘴,我还以为你路上捡到金子了呢,没想到是这件事情。”

    白燕妮嘻嘻一笑,悄声道:“子琪,你再敢乱造谣,我就去告状,吹吹枕边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哟。”

    徐子琪抿嘴笑道:“终于肯承认啦?”

    白燕妮一脸娇羞地道:“承认又怎么样,男未婚女未嫁,就算发生点什么事情,那也是……”

    徐子琪似笑非笑地问道:“也是什么?”

    白燕妮顿了顿足,娇嗔地道:“子琪,你啊,就不用开我的玩笑了,还是正经事要紧,既然他现在醉得厉害,那不正好出了机会,你尽可以去偷嘛。”

    徐子琪微微一怔,蹙眉道:“偷什么?”

    白燕妮低头窃笑了半晌,才悄声道:“种子!”

    徐子琪心里一慌,忙啐了一口,低声骂道:“好啊,燕妮,你居然敢拿这种事情来取笑我,小心晚上回来收拾你。”

    白燕妮拂了拂秀发,抿嘴笑道:“我可没有那意思,只是善意地提醒你罢了。”

    徐子琪却撅着嘴巴道:“不和你闲扯了,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咱们也庆祝一下,我去安排一台晚会出来,给书记大人一个意外的惊喜。”

    白燕妮‘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后,脸上泛起一抹潮.红,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喃喃地道:“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这些日子,倒冷落他了,想必已经急坏了哟。”

    而西山宾馆那边,徐子琪却叹了口气,神色落寞地坐回椅子上,将下颌抵在办公桌面上,手里摇着娃娃笔筒,听着哗啦啦的响声,想起刚才白燕妮所讲的话,心里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她脑海里又闪过为王思宇擦拭身子的那一幕,不禁面上一红,又是一阵眼热心跳,过了许久,她才拍了拍高耸的胸脯,轻吁了一口气,低声道:“偷就偷,哼,死燕妮,以为我真不敢吗?”

    遐思良久,徐子琪把娃娃笔筒放到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闭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过了半晌,抬手向空中一抛,落下来后,字向上,徐子琪不太甘心,又抛了一次,这回恰好是国徽,她嘻嘻一笑,对着硬币轻轻吹了口气,便将它小心地投进了娃娃笔筒,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来到一面镜子前,精心打扮一番,便扭着身子向外走去。

    出了办公室后,徐子琪径直上了楼,在楼上若无其事地转了一圈,她便趁人不备,拿了钥匙打开王思宇的房间,鬼鬼祟祟地溜了进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