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149章 隐藏的宝藏

149章 隐藏的宝藏2017-11-9 13:2:35Ctrl+D 收藏本站

    第365节    149章    隐藏的宝藏

    徐子琪进了屋子后,心情变得更加忐忑不安起来,她将房门轻轻关好,上了暗锁,就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做贼心虚地向外瞄了几眼,就伸出手来,缓缓拉上淡蓝色的窗帘,接着转过身子,倚在窗边,望着王思宇露在被子外的一条粗壮大腿,怔怔地发呆。

    半晌,徐子琪拖着灌了铅的双腿,一步步地挪了过去,伸出右手,在那条大腿上摸了几下,便触电般地收回手,抚在微微颤动的前胸上,剧烈地喘息起来,只觉得心脏跳动得异常厉害,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徐子琪咬了咬牙,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坐在床边,缓缓脱掉高跟鞋,褪去一双长筒丝袜,随后将衬衣纽扣一粒粒地解开,脱了下去,又解下腰带,将下身那条黑色中裤剥了下去,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呆,便掀开被角,蜷缩着身子钻了进去,她在被窝里轻轻捣鼓一番,抬眼望去,见王思宇没有醒来,就大着胆子伏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准备褪下红色的蕾丝内裤,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取精华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忽地从身侧响起,她吓了一跳,赶忙翻身坐起,看了下手机号码,面色陡然一变,急慌慌地跳下床,飞快地进入浴室,把房门关上,倚在门板上,喘息半晌,让心情平复下来,徐子琪这才恢复了往日的镇定,面无表情地举起手机,接通了电话:“喂,老崔,啥事啊?”

    电话里传来崔宸浓重的鼻音:“老婆,我明天要去淮南进货,顺便看看你家老三,你把他的手机号码说下。”

    徐子琪忙念了号码,接着迟疑地道:“老崔,怎么鼻音这么重,是不是感冒了?”

    崔宸叹了口气,揉着鼻子道:“昨天下班前,跟着库工卸了两车货,累出一身汗,被风一吹,当时就觉得不太舒服,结果晚上果然发烧了,上午去医院挂了吊瓶,现在已经好多了,只是头还有点疼。”

    徐子琪有些心疼,忍不住轻声埋怨道:“老崔,干嘛啊你这是,不是有库工嘛,为啥要自己过去干。”

    崔宸咳嗽了几声,摇头道:“工人少了点,还是一起干比较好。”

    徐子琪嗯了一声,悄声道:“老崔,注意着点,可别累坏了。”

    崔宸憨厚地一笑,就挂断了电话。

    徐子琪摸着手机愣了半晌,忽地鼻子一酸,流行两行眼泪来,身子也软绵绵地滑了下来,坐在乳白色的瓷砖上,轻轻啜泣起来,此刻竟又想起崔宸的千般好处来,心中满是悔意,良久,她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转身站了起来,开门回到床边,飞快地穿好衣服,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关上门后,徐子琪抬起头来,望着棚顶漂亮的吊灯,神情沮丧地道:“崔大师果然能掐会算,这电话打得倒是时候,取经失败,真是太失败了……”

    王思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他睁开眼睛后,就看到了穿着一身警服的白燕妮,她正躺在自己的对面,歪着脑袋望着自己,一根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划来划去,王思宇微微一笑,张嘴就咬,白燕妮却吃吃笑着抽回手指,柔声道:“醒啦,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王思宇笑着转动下脖子,伸了个懒腰,有些无奈地叹息道:“没办法,在那种场合下,只能硬着头皮多喝点。”

    说完之后,他忽地感觉到异常,掀开被子一看,见浑身上下赤身裸.体,不禁微微一怔,而举目四望,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

    白燕妮笑着问道:“怎么了?”

    王思宇呵呵一笑,摇头道:“没什么,衣服脏了,估计是服务员拿去洗了。”

    白燕妮莞尔一笑,悄声道:“恭喜了,王书记。”

    王思宇摸着下颌点点头,一脸坏笑地道:“娘子,晚上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白燕妮满脸娇羞地啐了一口,低声道:“你啊,真不知羞,每天晚上都想着干那事?”

    “干哪事啊?”王思宇眉头一挑,色咪咪地望着她,明知故问地道。

    白燕妮恨恨地乜了他一眼,撇嘴道:“神经!”

    王思宇嘿嘿一笑,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低声道:“燕妮,你现在真是不像话,好久都不让我碰了。”

    白燕妮红着脸,吃吃笑道:“就是要让你想,不然,你很容易厌倦哟。”

    “不可能,那怎么可能呢……”王思宇摇了摇头,声音含糊地说着,与此同时,他趁机掀开白燕妮的警服,把手探进去,轻抚在她丰挺柔嫩的酥.胸上,轻轻揉捏起来。

    白燕妮俏脸绯红,摇着身子道:“别,别,现在别弄。”

    王思宇低声哄道:“没关系的,我先摸摸。”

    白燕妮一边躲闪,一边哼哼唧唧地道:“讨厌,把手拿走哟。”

    王思宇却低头噙了她娇艳欲滴的薄唇,白燕妮闭了眼睛,眨动着睫毛迎了上去,两人喘息着吻在一起。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白燕妮心中一慌,忙伸手推开王思宇,急惶惶地站起来,走到镜子前,理了理秀发,就走过去开了门,却见徐子琪拎着一包衣服走了进来,她忙笑着道:“子琪,衣服洗好了?”

    徐子琪摇了摇头,展颜笑道:“衣服还没干透,我特意到外面买了一套回来。”

    王思宇心中有些恼火,但还是笑呵呵地道:“子琪姐,何必那么麻烦?”

    徐子琪不太自然地笑了笑,走到床前,把衣服放下,抿嘴道:“书记大人,穿上试试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接过衣服,打开之后换了起来,徐子琪转过身子,与白燕妮站在沙发边闲聊,等王思宇穿着一身西服下了地,三人才一同下了楼。

    吃过晚餐,徐子琪安排了一番,便领着二人去了多功能小舞厅,也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了十几位演员,竟表演了一台很像样的节目,王思宇也极为高兴,看了表演之后,一时兴起,便分别邀请了两位女士跳了交谊舞,三人随后又说说笑笑地去了酒吧,一直玩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兴尽而归。

    白燕妮先去了徐子琪的房间,在那聊了二十几分钟,才悄悄地折了回来,敲开王思宇的房门,两人便拥在一起,摇摇晃晃地向回走,气喘吁吁地倒在床上,这一夜,自然又是巫山**,在白燕妮媚到骨子里的娇呼声中,王思宇愈战愈强,梅开几度,直到凌晨一点多钟,两人才各自脱了力,纠缠在一起,香甜地睡了过去。

    清晨,白燕妮最先醒来,她睁开眼睛,默默地望着仍在酣睡中的王思宇,唇角微微扬起,梨涡中现出一抹羞涩的笑意,注视良久之后,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拉开被子,走下大床,赤着脚走到窗边,轻轻拉开淡蓝色的窗帘,打开窗子,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远处天空绚丽的霞光,俏脸上妩媚地一笑,便转过身子,缓缓进了浴室。

    人逢喜事精神爽,接下来的日子,王思宇主持召开了几项重要会议,又到一些重要的施工现场视察,召开现场会议,落实安全生产工作,一周之后,市里在经过常委会讨论之后,终于确定了西山县代县长的人选,马君寒顺利地接任西山县代县长的职务。

    而副县长荣凯,接替了马君寒的位置,成为常务副县长,至于政府办张主任,则接替了庄俊勇之前的位置,成为新的县委办公室主任,这不禁让老张喜极而泣,他在西山县工作时间已久,虽然一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每每遇到干部提拔,都与他无缘,已经原地踏步许多年。

    老张虽然表面上没有丝毫怨言,暗地里却有些不服气,时常独自感慨‘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当天晚上,他约了马君寒等人,打算在饭店单独邀请王思宇。

    王思宇在接到电话后,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只是他又打了一通电话,结果晚上成了县委常委们的大聚餐,席间,除了组织部长骆智卓稍稍有些拘谨之外,其他人大都是谈笑风生,晚饭吃得很是热闹。

    宴席散后,王思宇特意单独邀请骆智卓到家里作客,骆智卓有些受宠若惊,赶忙答应下来,两人在王思宇的书房里聊了许久,虽不算推心置腹,但也都各自表明了心迹,在一番坦诚交流之后,王思宇微笑着挥了挥手:“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老骆,一切向前看。”

    骆智卓眼睛一亮,心中有些激动起来,就又说出许多肝胆相照的话来。

    王思宇微笑地听着,不时轻轻点头。

    骆智卓笑容满面地离开后,王思宇坐在沙发上轻轻点头,惬意地点了一根烟,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确信,即便是自己离开西山县一年,县里的工作也能够正常运转下去,而一些重大事项,常委们自然还是要及时汇报的,届时遥控指挥即可。

    西山县这边的工作顺风顺水,叶小蕾那边的进展也极为顺利,张书明在得知王思宇打算借用资金后,二话不说,很痛快地拨过七千万元的资金。

    解决了勘探资金之后,叶小蕾先取得了独家采矿权,接着又独自去了京城,与一家专业勘测公司签订了协议,两周之后,一支由十八名专业人员构成的勘探小组便赶赴西山,对叶小蕾划定的区域进行秘密勘测。

    王思宇在得到消息后,特意在电话中提醒了叶小蕾,在那片十五公里的区域内,对北辰乡西北角的山区,要进行重点勘测。

    叶小蕾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也按照他的要求,与勘测小组进行了沟通,双方商定,将勘测的起始位置,定在北辰乡的山区。

    在许多人眼中,勘测矿藏无疑是一场豪赌,但王思宇并没有太过担心,他甚至隐隐有种感觉,地下的宝藏正在默默地呼唤着他,只要找到它们,不但能够给自己带来难以想象的财富,更加能让西山重振雄风,甚至在自己的任期内,就能够快速发展起来,王思宇在乎的倒不是政绩,而是希望在离开西山之前,留下人生中浓重的一笔色彩。

    勘探小组的工作效率极高,仅仅经过不到一个月的辛勤劳作,就已经采集到十八处区域的样本,而通过取样分析,竟发现了一处中型铜矿,而那家公司通过对成矿背景及成矿规律进行分析,已经初步断定在这个区域内,还存在着一处储量极大的高品位铜矿。

    当然,这只是在浅层钻孔分析得出的结论,若要确定其实际规模与矿产品位,以及开采难度,还要再进行深层钻探取样,通过一系列复杂而专业的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即便如此,在得到消息后,叶小蕾已是激动万分,在打给王思宇的电话中,她竟然喜极而泣,王思宇也不禁欣喜若狂,但他还是控制住悸动的情绪,低声劝着她,“小蕾阿姨,这是高兴的事情,不要哭嘛!”

    过了半晌,叶小蕾终于止住啜泣,哽咽道:“小宇,你为什么这样相信我,难道不怕几千万的资金打水漂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着手机走向窗边,坦率地道:“小蕾阿姨,其实自从得知你在查找铜矿之后,我也留意了起来,不但翻阅了西山地方志,也专门去过那区域附近的一些乡镇,进行实地考察,并且发现了一些线索。”

    叶小蕾微微一怔,忙抹了把眼泪,好奇地追问道:“什么线索?”

    王思宇微笑着抚摸着窗棂,缓缓道:“根据西山地方志记载,那个地域附近的一个山村,曾经得过一种怪病,村民们大都面黄肌瘦,体弱多病,贫血症非常明显,无论大人小孩都被怪病折磨,苦不堪言,但始终发现不了原因,直到后来,这种疾病又神秘地消失了。”

    说到这里,王思宇面露得意之色,顿了顿,又轻声道:“我当时就很好奇,正好借着下去调研的机会,在乡党委书记的陪同下,到那个乡村去做实地考察,通过询问,据村子里的老人讲,以前村子经常饮用一条河里的水,所以才得了怪病,自从那条河干涸之后,病症就已经消失了,而那条干涸的河流上游的位置,就在你划定的区域之内。”

    叶小蕾略一思索,便笑着道:“小宇,你真聪明,往往山区中村民的一些地方病,都是与饮水有关,要么是水中严重缺乏某种微量元素,要么就是某种元素过分集中。”

    王思宇呵呵一笑,转过身来,低声道:“小蕾阿姨,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只是线索还不止这些。”

    叶小蕾拂了拂秀发,摸着手机站起来,饶有兴趣地问道:“还有哪些?”

    王思宇轻声道:“我在对山区考察的时候,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植物,长得很像海州香薷。”

    叶小蕾不禁惊呼道:“铜草?”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低声道:“只是数量比较稀少,据说当地的羊群特别喜欢吃那种植物,那天站在山坡上,看到一片羊群在远处吃着大片的铜草,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竟然仰头长啸了起来,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铜矿找出来。”

    叶小蕾抿嘴笑道:“小宇,你果然厉害,我研究这么久的时间,都是捧着以前勘测留下来的资料,对着书本一点点地研究,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到现场去观察,只是可惜,要是有人能够早些发现这些线索,说不定显堂也不会走上绝路。”

    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轻声安慰道:“小蕾阿姨,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达成心愿的。”

    “谢谢你,小宇。”叶小蕾粉唇微动,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便随手挂断电话,默默地走回房间,坐在床头怔怔地发呆,过了许久,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喃喃道:“既然这样,就不要管了,媚儿跟了小宇这孩子,也算是福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