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50章 网友

第150章 网友2017-11-9 13:2:36Ctrl+D 收藏本站

    第366节    第150章      网友

    下班前,接到了唐婉茹打来的电话,放下手机后,王思宇又看了几份文件,便下了楼,开车离开县委大院,到了约定的饭店。

    进了楼上包厢后,见酒菜已经摆好,唐婉茹正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信手翻着一本杂志,她抬头望了一眼,俏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漫不经心地:“来啦,书记大人。”

    王思宇点了点头,把西服脱下来,挂到衣架上,挽起袖子走到沙发边坐下,微笑道:“唐总有约,当然要过来了。”

    唐婉茹抿嘴一笑,继续把手中的杂志翻得哗哗响,却不说话,王思宇歪着脑袋,假意去看杂志,视线透过她白色的小衫,瞄着里面那道幽深的乳沟,不禁咽了口唾沫,嘴里含糊不清地道:“看什么呢,那么入迷。”

    “如何防范办公室色狼!”唐婉茹随口说了一句,就把杂志丢到旁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身子努力向前一挺。

    王思宇的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摸着下巴道:“你们办公室有色狼?”

    唐婉茹白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办公室里倒没有,身边倒是有一头。”

    王思宇哈哈一笑,伸出右手,扭动着手指道:“唐总真会开玩笑。”

    唐婉茹哼了一声,抬手指了指餐桌,懒洋洋地道:“书记大人,过去吃饭吧,一会菜就凉了。”

    王思宇微笑着点头,走到餐桌边坐下,转头道:“婉茹,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我还是喜欢你称呼小男生。”

    唐婉茹‘扑哧’一笑,摸起酒瓶,把杯子满上,递过来,摇头道:“那怎么成呢,尊卑有别,小女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对书记大人无礼了。”

    王思宇苦笑着摆了摆手,叹息道:“婉茹,你就别谦虚了,在我面前,你就从没讲过礼数。”

    唐婉茹摸起筷子,板着面孔夹了口菜,冷冰冰地道:“谁让咱们是冤家对头来着,我老公现在可还在监狱里关着呢。”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着眉头道:“婉茹,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翻出来做什么。”

    唐婉茹微微一笑,眉眼如风地望了他一眼,抿嘴道:“怕你忘了,所以特意提醒下。”

    王思宇喝了口酒,一脸无奈地道:“没忘,记着呢,还欠你一个大人情没还。”

    “知道就好。”唐婉茹低声嘀咕一句,起身摸起碗来,舀了汤送过去,微笑道:“这家饭店的牡蛎墨鱼汤做得不错,你尝尝鲜。”

    王思宇苦笑道:“婉茹,你心情一会好一会坏的,变化也太快了点,真让人琢磨不透。”

    唐婉茹拿筷子抵住薄唇,吃吃笑道:“离婚女人都这样,加上这两天来例假,所以有些喜怒无常。”

    王思宇张大了嘴巴,哭笑不得地望了她一眼,摇头道:“真是可惜,本来以为晚上能发生点什么,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唐婉茹摸着餐巾纸擦了擦嘴唇,打开一瓶饮料倒在杯子里,笑吟吟地道:“不要哄我开心了,以你现在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里会对我感兴趣。”

    王思宇微微一笑,夹了墨鱼丢到嘴里,边嚼边道:“那可未必,你这匹胭脂马与众不同,味道肯定很特别。”

    唐婉茹耸了耸肩,扬起俏脸,唇边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缓缓道:“是很特别,可惜啊,我这匹胭脂马,就是不让你骑。”

    王思宇低头笑了半晌,把勺子放下,抱着双肩道:“没关系,婉茹,我可以等的。”

    唐婉茹撇了撇嘴,摇头道:“等也没用,我是不会做你玩物的。”

    王思宇端起杯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皱眉道:“这话真难听。”

    唐婉茹抿嘴一笑,夹了口菜,轻声道:“这是大实话,当然难听了些。”

    王思宇喝了口酒,把杯子轻轻放下,转移话题道:“婉茹,天宇公司现在怎么样?还顺利吧。”

    唐婉茹笑了笑,点头道:“现在势头还不错,接了这几个大工程,虽然利润不高,但总归是让我底气足了些。”

    王思宇瞪了她一眼,低声道:“贪心!”

    唐婉茹咯咯地笑了起来,过了半晌,才歪着脑袋道:“明年开春要在市局后面起两栋高层,要不要给你留两套房子?”

    王思宇摆了摆手,摇头道:“免了,咱们之间不要搞那些。”

    说完之后,他顿了顿,又望着唐婉茹,神色郑重地道:“婉茹,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千万要走正路,你可别使手段,把我们西山的干部拉下水。”

    唐婉茹抿嘴一笑,轻声道:“哪能呢,都是按规矩走的,再说了,县里哪位领导敢从我这拿钱。”

    王思宇稍稍放下心来,点头道:“那就好,只要路不走错,凭你的本事,天宇公司以后错不了。”

    唐婉茹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轻声道:“你倒是瞧得起我。”

    王思宇呵呵一笑,放下筷子,半开玩笑地道:“咱们不光是冤家对头,也是知己。”

    唐婉茹抿嘴一笑,摸起一杯啤酒,轻声道:“来,知己,碰一杯。”

    王思宇笑着点了点头,和她碰了杯子,又倒了酒,温声道:“打算什么时候离开亚钢?”

    唐婉茹犹豫了一下,就皱着眉头道:“等等再说吧,现在隐湖集团那边有些乱,情势明朗了再说吧。”

    王思宇轻轻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是啊,报纸上也已经登出来了,齐凡东判了十五年,他的儿女为了争夺财产,打得不亦乐乎。”

    唐婉茹叹了口气,轻声道:“家族企业就这样,很麻烦的,齐凡东为了怕被公司高管控制董事会,把他的几个子女都安排到重要的岗位上,这下可好,公司在紧要关头,这些人非但没有团结一致,共度难关,反而斗得你死我活,很快就要对簿公堂了,还不知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二级市场上的股票已经被腰斩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地道:“前段时间派了一位副县长过去,打算了解下情况,结果碰了软钉子,我很担心他们在西山的这两个投资项目会出问题。”

    唐婉茹蹙着眉头道:“锂电这个项目你倒不用担心,就算有了变化,只要外方不撤资,还是很容易找到合作伙伴的,亚钢这边倒是谣言四起,搞得下面人心惶惶的,为了辟谣,我特意召开了两次中层会议,让他们安抚了工人情绪,现在总算好些了。”

    王思宇赞许地点了点头,笑着说:“婉茹,做得好,无论隐湖集团出现什么状况,亚钢都不能乱。”

    唐婉茹微微一笑,歪着脑袋望着王思宇,轻声道:“想不乱很简单啊,书记大人牵线搭桥,帮我们从银行贷笔款子吧。”

    王思宇想了想,轻轻点头,低声道:“需要多少?”

    唐婉茹莞尔一笑,摆手道:“开玩笑的,公司回笼了几笔资金,现金流很充裕,暂时没有资金上的压力。”

    王思宇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拿手指着唐婉茹,笑着道:“你啊……”

    “我怎么了?”唐婉茹扬起俏脸,似笑非笑地问道。

    王思宇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没好气地道:“调皮!”

    唐婉茹微微一怔,随即吃吃地笑了起来,过了半晌,她才抬手拂了下秀发,漫不经心地道:“前阵子,听小姨说你要出国,有这事吗?”

    王思宇点了点头,摸起筷子夹了口肉段,轻声道:“去新加坡培训一年。”

    唐婉茹哦了一声,继续道:“什么时候走?”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还有半个月。”

    唐婉茹不再吭声,而是站起来,向王思宇面前的碟子里拨了些可口的菜,过了半晌,才叹息道:“一年啊,够久的了。”

    王思宇呵呵一笑,抬起头来,好奇地望着她,轻声调侃道:“怎么,舍不得我?”

    唐婉茹轻轻点头,信手拨弄着桌上的筷子,淡漠地道:“是有点,你走了,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不知该找谁聊天了。”

    王思宇怔了怔,望着神情冷淡的唐婉茹,端起杯子,喝了口酒,笑着道:“婉茹,没什么的,还可以打电话嘛。”

    唐婉茹也微微一笑,把杯子里的啤酒喝掉,目光里流露出淡淡的忧郁。

    两人坐在桌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直到王思宇喝了一瓶五粮液,唐婉茹才笑了笑,起身道:“我先走了,你在包间里多坐一会吧,免得被人看到,传出闲话来。”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道:“没关系,我从来都不怕流言蜚语。”

    唐婉茹却走到他身后,双手抚摩着王思宇的双肩,低头道:“小男生,听话!”

    王思宇微微一笑,闭了眼睛,嗅着身后淡淡的一缕幽香,陷入沉思之中。

    唐婉茹笑了笑,便拿着坤包,转身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站了起来,走到衣架旁取了西服,穿上后摸出墨镜戴上,也走出包厢,沿着楼梯来到一楼,这时来饭店里就餐的人很多,门口人来人往,大厅里传出一阵嗡嗡声。

    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地停下脚步,转头向靠近窗边的一个餐桌望去,那边坐着一对高中生模样的男女,而从背影望去,那女孩分明是夏小玉。

    王思宇迟疑了一下,就缓缓地走过去,坐在她身后的座位,拿报纸挡了脸,竖着耳朵听两人对话。

    只听那个男生抱怨道:“怎么来这里,太吵了,饭菜也做得一般。”

    夏小玉却笑着说:“谁让你没打招呼就过来了,这家饭店在西山还算好的呢。”

    那男孩笑了笑,拉长声音道:“要是打了招呼,你还能让我过来吗?”

    夏小玉就摇了摇头,轻声道:“当然不能,我以前从来都不见网友的。”

    那男孩叼了一支烟,点着火后抽了一口,痞气十足地道:“夏花妹子,你比视频里漂亮多了。”

    夏小玉美滋滋地道:“真的吗?”

    那男孩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要是在我们学校,你能当上校花。”

    夏小玉登时笑成了一朵花,摇头道:“你这人嘴巴真甜,一定哄过很多女孩子吧?”

    那男孩不以为意地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哄女孩子,合得来就处,合不拢就分手。”

    夏小玉抿嘴一笑,转头向旁边扫了一眼,轻声道:“那么说,你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喽?”

    那男孩很老练地吐着烟圈,笑着道:“还成吧,怎么样,晚上咱们去哪里玩?”

    夏小玉忙摆手道:“不行的,我家里管的严,晚上从来都不出去。”

    那男孩撇了撇嘴,摇头道:“那多没劲啊,我都已经来了,你怎么也要陪我玩两天啊。”

    夏小玉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轻声道:“你还是回去吧,我真的陪不了你,再说西山也没什么好玩的。”

    那男孩掸了掸烟灰,继续纠缠道:“那晚上咱们去夜市逛逛吧,你不是说西山的夜市很好玩吗?”

    夏小玉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道:“你还是快回去吧,晚了就没车了。”

    那男孩笑了笑,指着桌上的一瓶饮料道:“夏花,你怎么不喝果汁啊?”

    夏小玉转过头来,向四处张望,心不在焉地道:“我现在不渴。”

    那男孩敲了敲桌子,满脸不悦地道:“夏花,怎么来到这里,你总是在东张西望的,是怕遇到熟人吗?”

    夏小玉摇头道:“不是,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干爹的车子停在门口,可一直没见他出来。”

    那男孩好奇地道:“是那个会耍飞刀的吗?”

    夏小玉连连点头道:“是啊,我干爹的飞刀可厉害了,他是西山黑社会的老大。”

    那男孩皱了皱眉,一脸狐疑地道:“上次你也没说他是混黑道的啊?”

    夏小玉却撇了撇嘴,颇不以为然地道:“你也没问啊。”

    王思宇听了一会,不禁觉得有些可笑,怪不得这段时间夏小玉没有再缠着自己,原来是有了网友,他不禁叹了口气,不知怎的,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此时见有人走过来,他便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刚刚走到门边,就听后面有人喊:“干爹!”

    王思宇忙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却见夏小玉已经追了过来,他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小玉,在和同学吃饭啊?”

    夏小玉嘻嘻一笑,轻声道:“干爹,你等等,我马上就过来。”

    王思宇嘴角含笑,望着夏小玉转身跑了回去,站在桌边和那男孩说了几句话,就拿着饮料跑了回来。

    男孩有些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向前追了几步,但在王思宇的目光逼视下,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嗫嚅地道:“夏花,把饮料还我!”

    夏小玉皱了下眉头,假装没听到,撇嘴说了声小气鬼,就拉着王思宇的胳膊,扭着小腰走了出去。

    两人坐进了车子,王思宇转头笑道:“小玉,现在回家吗?”

    夏小玉却回头望了一眼,摇头道:“不了,干爹,我去你家里玩吧,还从来没去过呢。”

    王思宇迟疑了下,点头道:“好吧,不过干爹那可没什么好玩的。”

    夏小玉嘻嘻一笑,摇头晃脑地道:“干爹,我要去你那边避难,酒鬼老爸今天肯定又要喝酒耍脾气,知道了你住的地方,以后我就多个避难所了。”

    王思宇把车子挑过头,开进主道,笑着问:“他现在还敢打你?”

    “怎么不敢,比以前更狠了。”夏小玉撅着嘴巴道。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你啊,有时候就是欠打。”

    夏小玉嘻嘻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歪着脑袋道:“干爹,其实刚才那个男孩不是我们学校的,他是我的网友。”

    王思宇点了点头,轻声呵斥道:“小玉,以后还应该在学习上多下点功夫,网友见了又能怎么样,你还没到谈情说爱的年龄嘛”

    夏小玉撅着嘴巴辩解道:“干爹,我没想到他会过来,真的!”

    王思宇转头望了她一眼,笑着道:“那男孩子挺帅的。”

    夏小玉小脸一红,却低声道:“帅有什么用,我们吃饭的时候,我特意问了他几道高中的题,可他一点都不懂,感觉不像是高中生,像是混社会的,而且刚才他点烟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腕上烫了几个伤疤,搞不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王思宇呵呵一笑,拿手在头上摸了一下,轻声道:“怎么,怕了?”

    夏小玉用力地点了点头,嘻嘻笑道:“刚才真是有点害怕了,不过我早就看到干爹的车停在饭店门口了,要是再看不到你,我就打电话求救。”

    王思宇叹了口气,摇头道:“你要总是这么不听话,干爹也救不了你。”

    夏小玉吐了下小舌头,俏皮地道:“干爹,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见网友了。”

    王思宇却摆了摆手,笑着道:“那是你的自由,干爹可不干涉。”

    夏小玉嘻嘻一笑,把小脸转向窗外,嘴唇微动道:“口是心非的小干爹,不干涉还来偷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