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65章 制裁

第165章 制裁2017-11-9 13:2:55Ctrl+D 收藏本站

    第381节    第165章    制裁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张倩影悠悠醒来,她缓缓睁开眼睛,扭头望了望,见李青璇抱着王思宇的脖子,睡得正香,她头发凌乱,遮了半边脸颊,一条修长的右腿已经踢开了被子,斜跨在王思宇的身上,睡姿极其不雅,王思宇歪着脑袋,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咧着嘴巴,喉咙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张倩影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把胸前那只大手轻轻拨开,红着脸从被窝里钻出来,探过身子,帮李青璇把被子盖好,掖了被角,随后悄悄下了地,推开卧室的房门,溜到浴室里,重新穿上内衣,又把黑色的旗袍换上,洗漱一番后,化了淡妆,她站在镜子前转动下身体,伸出芊芊玉指,抚摸着水嫩柔滑的脸蛋,抿嘴一笑,便去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刚刚把早餐做好,就听卧室里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张倩影吓了一跳,忙把腰里的围裙解下来,快步走了出来,却见王思宇赤着身子,手捂右肩,狼狈不堪地从卧室里蹿出来,一只枕头从后面飞了出来,险些砸到他的后背,随后一条内裤也被丢了出来,张倩影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轻声道:“怎么了,大清早的怎么打起来了?”

    王思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地揉着胳膊,呲牙咧嘴地道:“她咬我!”

    张倩影嫣然一笑,转头望去,却见李青璇穿了吊带裙,倚在门边,潮红的脸上带着愠怒,正气鼓鼓地瞪着王思宇,李青璇嘴唇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她顿了顿足,抬手捂了脸,耸动着香肩,嘤嘤地哭了起来,张倩影叹了口气,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用手指了指他,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皱着眉头走过去,哄着李青璇进了屋子,随手把房门关上。

    王思宇嘿嘿地干笑几声,仰卧在沙发上,伸手从茶几上摸过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上后惬意地吸了一口,摸着肩膀上那道深深的牙印,摇头叹息道:“女人都是属小狗的,咬人这叫一个疼!”

    一根烟吸完,他把烟头丢在烟灰缸里,转身去了浴室,洗漱完毕后,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张倩影便推开房门,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悄声道:“小宇,你也真是的,玩得也太疯了点,璇妹子接受不了呢!”

    王思宇呵呵一笑,揽着她的小蛮腰,把张倩影抱到腿上,轻轻抚摸着她的身子,低声道:“小影,你能接受,她怎么就不行呢?”

    张倩影俏脸绯红,恨恨地乜了他一眼,拿手在王思宇的腿上掐了掐,柔声道:“我啊,就是太迁就你了,以后得管得严些,省得你得意忘形,胡作非为。”

    王思宇嘿嘿笑了起来,用嘴唇含住她的耳垂,悄声道:“就是觉得稀奇,所以想试试,体验一下,感觉确实很刺激。”

    张倩影哼了一声,恨恨地道:“你倒是刺激了,我们哪里受得了,要不是喝多了酒,昨晚肯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小影,我心里有数,无论怎么胡闹,你都会迁就我的。”

    张倩影抿嘴一笑,歪着脑袋,摆弄着纤细的手指,悄声道:“那可不见得,改天惹恼了我,再狠狠咬你一次。”

    王思宇咧着嘴巴苦笑起来,摇头道:“你们这些女人啊,就会咬人。”

    张倩影哼了一声,扭着身子站起来,来到卧室门口,轻声道:“璇妹子,别生气了,快点过来吃早饭吧。”

    李青璇抹了眼泪,气鼓鼓地推门出来,去浴室洗漱完毕,就坐在餐桌边,摸起碗筷,一声不吭地吃着稀饭,眼泪噼里啪啦地往碗里掉,倒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

    王思宇见状,脸上露出一丝怒容,啪地将筷子拍在桌子上,低声喝道:“青璇,大过年的,你还有完没完,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不像话!”

    李青璇愕然,望着王思宇那张眉头紧皱的脸孔,轻轻放下碗筷,哽咽道:“小影姐姐,你给评评理,他干坏事,居然还有理了!呜呜呜……”

    张倩影忙扯过纸巾,为李青璇擦了眼角的泪痕,悄声安慰道:“青璇妹子,他就是贪玩了些,你别和他计较。”

    王思宇重重地敲了敲桌子,低声喝道:“不许哭,好好的喜庆气氛,别给我搞砸了,否则下次再也不来了!”

    “不来就不来,谁稀罕呐!”李青璇抹了把眼泪,转身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气鼓鼓地摔上房门,里面传来砰砰几声响,接着又是一阵呜呜的哭声。

    张倩影叹了口气,抬手推了推王思宇,柔声道:“小宇,本来就是你的错,干嘛还冲人家吼,快过去哄哄!”

    王思宇嘘了一声,摸起筷子,轻声道:“青璇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小姐脾气,我得治治她,你别管,咱们先吃饭。”

    张倩影蹙着眉头,摸起筷子,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不时扭头望上一眼,脸上露出焦虑之色。

    王思宇却没事人一样,一边吃着稀粥,一边笑着道:“小影,别看了,快点吃,吃完了咱们好走,她心里还是忘不了老情人,在这呆着也没意思。”

    话音刚落,房门被一把撞开,李青璇掐腰站在门口,怒气冲冲地道:“王思宇,你别诬陷人,我什么时候忘不了老情人了?”

    王思宇低头喝了口汤,抹了抹嘴,神色自若地道:“昨儿你自己说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李青璇跺了跺脚,气哼哼地道:“没错,江涛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我偶尔也会想起他,可昨儿晚上,你不是说不在乎吗?”

    王思宇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道:“本来想不在乎的,可今儿你不听话,我决定开始在乎了,非常在乎!”

    李青璇倚在门边,低头望着一双小脚,极为委屈地道:“王思宇,你不讲道理!”

    王思宇嘿嘿一笑,抬头望了她一眼,皱着眉头道:“青璇,自从当了主持人后,你这脾气可见长,已经和我耍过几次小性子了,这样可不成,做我的女人,得听话,守规矩,不然……”

    “不然怎么样?”李青璇扬起俏脸,不甘示弱地道。

    王思宇叹了口气,淡然一笑,摆手道:“不怎么样,你这么漂亮,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我给你自由好了。”

    李青璇呆了一呆,霎时间泪如雨下,顿足道:“王思宇,你就是个大坏蛋!”

    王思宇却低头喝汤,不再理她,张倩影却坐不住了,忙放下碗筷,转身走了过去,又拉了李青璇进了屋子,两人在里面也不知在聊些什么,许久都没有出来。

    王思宇也不着急,嘴里叼着一根烟,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两位美人才咯咯笑着走了出来。

    张倩影拉着李青璇走过来,坐在沙发边,轻声道:“好啦,你们两人,都这么大的人了,还都是那种有身份的人,却像小孩子一样吵个没完,传出去多难听啊。”

    王思宇哈哈一笑,摇头道:“无所谓,我是不怕的。”

    李青璇红了脸,倚在沙发上,伸出左手,在王思宇的大腿.根上捏了捏,撅着嘴巴道:“讨厌,总是欺负人家。”

    王思宇瞧她眼睛哭得有些红肿,也不禁心中一软,坐了起来,伸手扶住李青璇的纤腰,轻声道:“你啊,就是孩子气,大过年的,哭个什么劲啊。”

    “还不是被你气的!”李青璇回了一句,又低下头,咬着嘴唇嚅嗫道:“昨天晚上,也太荒唐了点,想想就觉得难为情。”

    王思宇哈哈一笑,低声开导道:“那有什么,你要和小影学,她都没有在乎,你何必这样……”

    话音未落,张倩影把遥控器丢下,转过身子,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柔声道:“臭小宇,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

    王思宇有些心虚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张倩影却假装没有看见,而是伸手拧着他的耳朵,笑嘻嘻地道:“臭小宇,以后再敢欺负璇妹子,惹她伤心流泪,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思宇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只见到她哭,没见我这肩膀被咬成什么样了,刚刚还在疼。”

    李青璇撅着嘴巴哼了一声,伸出白皙的手指,点了点王思宇的额头,气呼呼地道:“这是轻的,下次再敢这样,我决不轻饶你呢。”

    王思宇嘿嘿地干笑几声,点头敷衍道:“青璇,既然你不喜欢,那就下不为例好了。”

    张倩影微微一笑,在旁边插话道:“臭小宇,别以为就这样算了,我们姐俩儿可商量好了,要联合起来制裁你,给你点颜色看看,治治你这大男子主义的毛病。”

    王思宇怔了怔,满脸狐疑地道:“制裁我?怎么制裁?”

    张倩影眨了眨眼睛,笑吟吟地道:“保密!”

    王思宇呵呵一笑,不以为然地道:“故弄玄虚,你们两个女人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乖乖听话才是正经。”

    李青璇做了个鬼脸,拉了张倩影站起来,笑着说:“小影姐姐,咱们不理她,回屋聊天去,让他自己陪着电视机过年吧!”

    张倩影笑嘻嘻地点了点头,两人袅娜地回了屋子,把房门轻轻关上。

    王思宇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闭着眼睛回味着昨晚的旖旎风情,嘿嘿地笑个不停。

    直到傍晚,李青璇将一床被子铺在沙发上,王思宇才发觉情况不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当机立断,立时开始深刻检讨,但任他如何软磨硬泡,两位美人却不为所动,始终不肯打开房门,只许他在沙发上过夜。

    一连几天下来,王思宇是真吃到了制裁的苦头,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躺在沙发上唉声叹气,他这时才有些追悔莫及,不该让这两人见面,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得现在都挨不到床边,但此时后悔,已然晚了,她们两人如今倒好得如同姐妹一般,却把王思宇打入冷宫。

    初五的深夜,他正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地折腾时,房门突然被轻轻打开,李青璇穿着粉红色的睡裙,哈欠连天地推门出来,眯着眼睛摸进浴室,王思宇立时兴奋起来,悄悄地下了床,尾随着她走了进去。

    几分钟后,浴室里就传来若有若无的娇呼声,张倩影从床上坐起,竖着耳朵听了听,就笑嘻嘻地躺了下去,拉起被子捂住了脸,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角被轻轻掀开,一个光溜溜的身子钻了进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