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66章 低调结婚

第166章 低调结婚2017-11-9 13:2:56Ctrl+D 收藏本站

    第382节    第166章      低调结婚

    春节过后,众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上班以后,李青璇新接了一个重要栏目,压力很大,为了能够在节目中有出色的表现,力争获得好的收视率,她每天都在电视台工作得很晚,倒顾不上和王思宇卿卿我我。

    张倩影白天也极少回来,除了要打理国画院的生意外,她也看中了酒吧行业的暴利,因此与胡可儿打得火热,惦记着把哥哥张书明分给的红利投进去,最近一段时间,两个女人经常凑在一起,商量着发财大计。

    王思宇也没有闲着,财叔每天都要到他的房间里来坐坐,名为聊天,实为讲课,只是授课的内容却极为敏感,其中涉及诸多隐秘之事,高.官的起落在外人看来,总是如同雾里看花,不过经过财叔的一番解读,王思宇对于仕途又多了一份理解,也就更加多了一份无奈。

    权力无疑是这世间最大的珍宝,只要拥有了它,就可以完成许多抱负,也可以满足一切私欲,在它面前,几乎没有人能够拿得起,放得下,为了攥取权力,历史上甚至出现了许多父子反目,兄弟阋墙的典故,而到了现代,这种状况也没有改变,一些高.层之争,虽然隐秘,但经财叔娓娓道来,其中曲折凶险之处,足以令人闻之汗流浃背。

    这天上午,财叔离开后,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看书,信手翻开一页,见上面写着一段话,他凝视半晌,便摸出签字笔,在那行字下面画上波浪线:“在二战末的一次国际会议上,斯大林嘲笑已经在国内竞选中失败的丘吉尔:‘丘吉尔先生,你打赢了战争,人民却罢免了你,看看我,谁敢罢免我!’丘吉尔平静地回到道:‘我打仗就是为了保卫人民有罢免我的权力。’”

    王思宇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沉思半晌,才在这行字底下写到:“老丘不错,权力只有掌握在人民的手中,社会才会有真正的公平正义,而在当前的环境下,做一个有良心的政客是非常困难的,许多人都背叛了自己做官的初衷,迷失在争权夺利的游戏里,下一个伟人,必将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人,必将是真正赋予人民权力,捍卫人民权力的人……”

    飞速地写完这行字,王思宇把书合上,丢到旁边,摸出一根烟来,点了火,皱眉吸了几口,却听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他转头道:“进来吧。”

    房门被轻轻推开,小佳探头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运动服,手里摸着一个漂亮的包包,怯生生地站在门边,她歪着脑袋听了听,就笑着道:“哥,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烟掐灭,丢道烟灰缸中,轻声道:“小佳,过来坐吧。”

    小佳小心翼翼地摸了过来,坐在沙发上,微笑道:“哥,昨天佑江哥哥说了,他要拍一部苦情戏,想让我去客串演员。”

    王思宇皱了皱眉,摆手道:“不行,小佳,你过几天就要去盲校上学了,专心学习才是正经,拍什么戏啊。”

    小佳‘嗯’了一声,却拿小嘴咬了食指,呐呐地道:“可是我喜欢拍戏。”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小佳,你要听话,先把眼睛治好,再专心读书,你年纪还小,以后有机会做喜欢的事情。”

    小佳乖巧地点了点头,歪着脑袋道:“医生说过了,只要坚持针灸和按摩,最多三年,我就能感受到光线了。”

    王思宇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宽慰道:“放心吧,小佳,你的病会治好的。”

    小佳嘻嘻一笑,满脸幸福地道:“周爷爷昨天也是这样说的,昨天晴晴姐陪着我去看爷爷了,我把过年的压岁钱都塞到他枕头底下了,三千多块呢。”

    王思宇心里一酸,点头赞道:“小佳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周爷爷一定又要哭鼻子了。”

    小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抿嘴道:“爷爷要我听哥哥的话,做个好孩子。”

    王思宇哈哈一笑,轻声道:“小佳本来就是个好孩子。”

    小佳摸了摸鼻梁,嘻嘻笑道:“爷爷总说我调皮呢。”

    王思宇摆摆手,摇头道:“你还是个孩子嘛,调皮点很正常,那是天性。”

    小佳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又歪着脑袋道:“哥,你和小影姐姐要结婚了啊?”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是啊,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喝到哥哥的喜酒了。”

    小佳愉悦地笑了起来,伸手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红色的剪纸来,嚅嗫地道:“哥,这是小佳送你们的礼物。”

    王思宇接过剪纸,见上面是‘百年好合’四个字,虽然剪得歪歪扭扭,但他还是一阵感动,低声道:“小佳,你的手真巧,哥很喜欢你的礼物。”

    小佳得意地一笑,缓缓站了起来,乖巧地道:“哥,那我走了,一会晴晴姐要带我出去玩。”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出去当心点,别玩得太疯,记得早点回来。”

    “知道啦!”小佳清脆地应了一声,伸手在身前摸了摸,小心翼翼地绕开茶几,缓缓向外走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走过去,牵着她的小手,把她送到晴晴那里,三人说了会话,于晴晴便拉着小佳的手,两人叽叽喳喳地向大门外走去。

    下午两点多钟,于佑江推门走了进来,进屋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架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道:“小宇,那个女孩你别惦记了,回头二哥给你找个好的。”

    王思宇微微一怔,蹙眉道:“哪个女孩?”

    于佑江摸起茶壶倒了茶水,端着杯子吹了吹气,漫不经心地道:“还有哪个,不就是中戏那个嘛!”

    王思宇恍然大悟,轻声道:“苏小茜?”

    于佑江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水,点头道:“对,就是她,现在人已经跑了。”

    “跑了?什么跑了?”王思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满脸狐疑地问道。

    于佑江笑了笑,摆手道:“那女孩是魔都的,她父亲是一家国营企业老总,前阵子那边有官员出了点事,和他好像有些关联,上面正在秘密调查期间,他提前得到了风声,趁着过年的功夫,全家人秘密出逃了,现在人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王思宇坐直身子,诧异地道:“佑江兄,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吗?”

    于佑江叹了口气,点头道:“绝对可靠,你那么在乎那女孩,我能不上心嘛,她们学校一开学,我就派人到那边去找,还打算给她安排个重要角色,谁知她一直都没有回到学校,我就给魔都那边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帮着找找,这才得到了确切消息。”

    王思宇皱了皱眉,沉思半晌,无奈地摆了摆手,叹息道:“算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吧。”

    于佑江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摩挲着油亮的头发,笑着道:“老四,你也不用泄气,过段时间有个模特大赛,回头我给你觅个好的来。”

    王思宇苦笑着摇头道:“佑江兄,你啊,就不要瞎操心了,我没那心思。”

    于佑江笑了笑,把身子向后一仰,很是理解道:“是啊,这就要结婚了,是该收心了,怎么样,婚礼的事情计划好了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商量好了,不打算大办,就是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再陪小影出国转转。”

    于佑江拍了拍腿,轻声调侃道:“也好,其实都是老夫老妻了,搞得太隆重也没必要。”

    王思宇笑了笑,转头望着他道:“佑江兄,你也要抓紧了。”

    于佑江叹了口气,从烟盒中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狠抽了几口,拍了拍大腿,愁眉苦脸地道:“我在感情上受过伤害,这辈子是不想再结婚了。”

    王思宇没有想到他说出这番话来,不禁愕然,随即笑道:“佑江兄,你开什么玩笑?”

    于佑江却转过头来,神色黯然地望了他一眼,轻声道:“不相信吧?我也不会相信,就凭咱这家世,会有女人拒绝我?可人家就是拒绝了,宁可嫁给普通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也不肯和我风风光光地在一起。”

    王思宇皱了皱眉,低声道:“佑江兄,想开点吧,好女人有很多。”

    于佑江微微一笑,摆手道:“想开了,早就想开了,我也不结婚,只是享受女人,享受生活。”

    王思宇笑了笑,把话题转向别处,和他聊了会片子的事情,于佑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个电话,就忙站起来,笑着道:“成了,我先走了,有事需要帮忙,记得喊我,咱们家这些个人,我就瞧你顺眼。”

    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目送着于佑江走出门口,便眯上眼睛,想着苏小茜的事情,不禁觉得有些惋惜,本来还想给廖姐姐带来意外的惊喜,没想到节外生枝,竟出了这档子事情,既然线索断了,寻亲的想法就只能先放一放了。

    晚上,张倩影回来之后,王思宇把小佳送的剪纸递给她,张倩影看了不禁乍舌,啧啧称奇地道:“小佳还真是心灵手巧,双目失明,还能做出这样的剪纸来,很了不起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点头道:“这孩子很懂事,想必是动过一番心思的。”

    张倩影小心地将剪纸收拾起来,红着脸道:“小宇,结婚的事情是不是再商量下?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小影,定好的事情,就不要再改了。”

    张倩影低下头来,双手摆弄着衣襟,柔声道:“其实,青璇比我更加适合。”

    王思宇默然半晌,叹息道:“你就不要再让来让去了,青璇那边,以后我会想办法补偿的。”

    张倩影轻轻点头,拂了拂秀发,默默地望着王思宇,良久,才笑着走过去,将一脸忧郁的他从沙发上拉起,推向浴室,娇声道:“走,去洗澡,老婆帮你擦背。”

    王思宇咧了咧嘴,抬手打了个响指,笑着喊道:“go!go!go!”

    “神经!”张倩影咕嘟了一句,撅着嘴巴拉上了房门,浴室里传来一阵轻快的笑声。

    四月份,王思宇和张倩影开始忙着筹备婚事,张倩影给家里打了电话,她的父母兄嫂都来到京城,由于张倩影早就把一些情况讲给家里,张倩影的父母也很清楚,女儿做了一位官员的情妇,他们本没想到两人能够结婚,在得到讯息后,当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在一番商议之后,定下日子,王思宇带着张倩影去做了登记,虽然用的是化名于于佑宇,但在领了结婚证件之后,张倩影还是激动得哭了几天,以至于拍婚纱照时,眼睛还是肿的,可她脸上的笑容,却极为甜美动人。

    婚礼是秘密举行的,除了两家人外,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参加,于老在婚宴上极为高兴,破例喝了一杯白酒,在听了张倩影唱的京韵大鼓之后,笑眯眯地睡了过去,财叔忙将他推回正房休息。

    而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在多喝了几杯酒后,竟然当场落泪,宴席过后,众人一起去了于佑民夫妇新开的酒吧,在豪华包房里玩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兴尽而归。

    到了于家大院后,于春雷又将两人叫到书房里,聊了许久,能够看得出来,他一直都非常努力,希望化解与王思宇之间的鸿沟,而望着于春雷斑白的双鬓,细密的皱纹,王思宇的心中也有些百感交集。

    回到房间,张倩影卸了妆后,羞惭惭地去浴室洗了澡,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忽地听到咯咯的笑声传来,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醒悟,皱着眉头下了地,拉开床帘,将躲在床下的于晴晴与小佳拉了出来,轰到外面,两个淘气的家伙在门外闹了半晌,才各自离开。

    几天之后,把事情打理妥当,王思宇带着张倩影离开了国内,到欧洲蜜月旅游,欣赏了异国风光,从意大利的威尼斯到希腊的爱琴海,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在国外呆了一个月,两人才有些疲倦地返回京城。

    到家后,张倩影忙着分发礼物,以及那些漂亮的风景照片,王思宇则躺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翻.弄着手机相册,望着里面一张张穿着暴露的异国美女照片,长吁短叹,脸上露出很不爽的表情。

    “一定还有机会的……”把手机丢到一边,王思宇瞪圆了眼睛,用力挥了下拳头,恶狠狠地想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