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68章 兑现

第168章 兑现2017-11-9 13:2:59Ctrl+D 收藏本站

    第384节    第168章      兑现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去了省委组织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他夹包走到楼梯口,按了电梯,过了一会,电梯门打开,却见常务副部长段永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腋下夹着公文包,手里握着茶杯,看情形是刚刚开完会回来。

    王思宇侧过身子,笑着打招呼道:“段部长,你好。”

    段永祺停下脚步,看了王思宇一眼,把茶杯交到左手,伸出右手,微笑道:“王书记,怎么样,在新加坡培训收获不小吧?”

    王思宇和他轻轻握了手,深有感触地道:“出去以后,确实开阔了眼界,很受启发,也感觉肩头的压力很大,和那边的差距太大了,应该想办法赶上去。”

    段永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抬腕看了看表,就往前面指了指,笑着说:“还有时间,走吧,到我屋里去坐坐。”

    王思宇微微一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工作人员沏上茶,转身退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段永祺目送着工作人员走开,就面带微笑注视着王思宇,开门见山地道:“王书记,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经组织部提名,省委研究决定,调你到闽江市,任纪委书记,怎么样,有信心吗?”

    王思宇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故作吃惊地道:“段部长,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进市级班子倒是好事,只是怕能力不够,挑不起这副重担,辜负了组织上的信任。”

    段永祺摆了摆手,慢条斯理地道:“王书记,你不必自谦,单从能力上来讲,你完全具备这个资格,一方面你曾经在省纪委任职,对于纪检监察工作很是熟悉;另外一方面,西山县的发展速度极为喜人,各项工作都上了台阶,这和你的正确领导是分不开的。”

    顿了顿,他喝了口茶水,又望了王思宇一眼,意味深长地道:“当然了,从年龄上来讲,确实年轻了些,二十九岁进入市委班子,这在我们华西省还是很少见的,也有省委领导提出过这种担心,认为拔苗助长式的提拔,不利于年轻干部的顺利成长,不过经过审慎考虑,反复比较,组织上还是认为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王思宇微微一笑,段永祺透露出的信息再明显不过了,在这个位置的人选上,省里也经历了激烈的交锋,最终还是孟省长取得了胜利。

    段永祺现在的态度有些值得玩味,虽然不清楚他讲出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位常务副部长的眼里,自己头上已经被贴了‘孟’字的标签。

    王思宇也不便解释,坦然面对着段永祺的审视,斟酌字句道:“段部长请放心,我一定服从省委的安排,无论到哪里工作,不管担任什么职务,都会沉下心思,踏踏实实地把工作干好。”

    段永祺轻轻点头,笑着说:“那就好,最迟月底就会发文,你要提前做好准备,闵江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也不便多说,到时你自然会清楚。”

    王思宇微微一笑,和段永祺客套几句,便起身告辞,离开了省委组织部,他在省城玉州逗留了两天,分别去见了焦南亭与李国勇,通过和两人交流,他才得知,原来段永祺就是从闵江出来的干部,与闵江现在的班子成员,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段永祺曾经在闽江市当过三年的市长,后来因为与现任市委书记鲍昌荣关系紧张,两人各拉了一套人马打对台,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省委领导几次从中调解,都没有效果,后来研究决定,将他调离了闵江,到省委组织部任副部长,分管研究室和干部四处,方如镜调离组织部后,他又接了常务副部长的职务,重新回到重要岗位上,因此,对于闵江的人事问题,段永祺向来都是极为关心的。

    而闽江市的现任市长,是以前荆南市的市委副书记李晨,他也是前任华西省委书记的女婿,身后的政治资源也极为深厚,到了闽江市不到两年,就已经站稳了脚跟,与鲍昌荣之间的博弈也极为激烈,现在的闽江市,确实是风高水深,政情错综复杂。

    因为公告要过些日子才能下来,为了稳妥起见,王思宇还是决定保守秘密,因此,他没有打电话给梁桂芝,世事难料,就在去年,梁桂芝还想把王思宇调去做县长,而时隔一年,两人已经站到了同样的高度,梁桂芝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她若是得到了消息,想必心情会非常复杂。

    然而,王思宇并没有丝毫的沾沾自喜,他要追赶的目标,不是梁桂芝,而是那位已经在渭北省海通市担任市委书记的于佑民。

    周四的下午,王思宇回到了西山县,县长马君寒第一时间来到他的办公室,向王思宇汇报了近期的工作,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在应酬着前来探望的常委们,办公室里很快变得烟雾缭绕,笑声不断。

    下班后,一干常委又聚在一起,簇拥着王思宇去了饭店,一直喝到夜里十一点多钟,众人才出了包间,在饭店门口分手,万立非开着警车,将醉醺醺的王思宇送回了老西街,到了街口后,王思宇便下了车,步行走进巷子。

    推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王思宇压抑住激动的心情,迈步走了进去,关上大门后,他转头向西厢房望去,见窗帘后面,俏立着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正在缓缓地梳理秀发。

    这场景似曾相识,勾起了他许多美好的回忆,王思宇微微一笑,缓缓走了过去,伸手叩响了房门,几分钟后,房门被轻轻推开,身披粉色真丝睡袍的白燕妮倚在门口,静静地望着王思宇,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白娘子,想我了吗?”王思宇伸出右手,托起了她秀美的下颌,轻声问道。

    白燕妮吃吃笑着,不肯做声,却把脸转到一边,望着院中的一颗杨树,眸中浮上一层淡淡的水雾,过了半晌,她才叹了口气,柔声道:“进来吧,听说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打电话哟。”

    王思宇进了屋子,把西服脱掉,挂在衣架上,坐在床边,笑着问道:“怎么样,在检察院干得还开心吗?”

    白燕妮点点头,缓缓走到他身边坐下,悠荡着双腿道:“在检察院清闲,平时事情不多,只是我业务不熟,闹出不少笑话来,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好意思呢。”

    王思宇呵呵一笑,伸手捞起她纤细秀美的双腿,轻轻抚摸着道:“慢慢来,不要急,时间久了,自然会熟悉起来的,不管怎么说,那边比在刑警大队要安全,刑警是高危职业,随时可能要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我可不想你受到半点损伤。”

    白燕妮妩媚地一笑,歪着脑袋,甜腻腻地道:“你的心思我懂哟,不过你放心好了,寻常的歹徒,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王思宇微微一笑,拉过她的手,握着她滑腻的手掌,轻声道:“别太大意了,还是小心些好。”

    白燕妮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声若蚊蝇地道:“放心吧,我听你的。”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燕妮,我很快就要调走了,你暂时就先留在西山,等过段时间,那边的工作捋顺了,我再把你调过去。”

    白燕妮叹了口气,柔声道:“不急的,其实我是不太想过去的,真是舍不得小乐乐呢。”

    王思宇嗯了一声,把手探进她的浴袍之中,摸着饱满柔腻的双峰,轻柔地揉捏起来。

    白燕妮晕红着脸推开他,娇嗔地道:“讨厌,别这样猴急,先去洗澡哟。”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衣服脱得干净,光着身子冲进浴室,不大一会的功夫,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白燕妮红着脸钻进被窝里,伸手拉上被子,把头盖住,怯怯地笑了起来,良久,她才把头探出来,羞惭惭地喊道:“臭法海,我想你了哟!”

    王思宇往身上涂了浴液,笑着问道:“什么?”

    白燕妮咯咯笑了半晌,才把手放在嘴边,呐呐地道:“臭法海,我想你了哟!”

    王思宇哑笑了半晌,仰起脖子喊道:“燕妮,你在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

    白燕妮哼了一声,摸起身边的枕头,丢到床边,撅嘴喊道:“臭法海,我恨你哟!”

    王思宇哈哈一笑,关了水龙头,摸过毛巾,把身子擦拭干净,就转身走了出来,掀开被角,钻了进去,笑着道:“白娘子,刚才你说的是什么?再说一遍吧。”

    白燕妮绞紧双腿,在被窝里扭着身子,咯咯笑道:“不说,就是不说……”

    王思宇压了过去,把手探进睡袍里,掠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向下摸去。

    白燕妮哼了一声,拼命地摆动着身子,脸颊红得如同熟透的苹果一样,在一番挣扎之后,她的娇.躯终于酥软下来,挺着腰身,闭着眼睛呦哟地叫了起来,一张美艳如花的俏脸已经因极度的兴奋,变得有些扭曲。

    王思宇松了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轻声道:“燕妮,出国前答应过我的事情,现在应该兑现了吧?”

    白燕妮轻轻吐了口兰气,绷紧的双腿舒展开来,她有些娇慵地伸出双臂,勾了王思宇的脖子,羞惭惭地笑了起来,把头摇成拨浪鼓,撒娇般地道:“不行,那样太难为情了哟。”

    王思宇一脸坏笑地伏下身子,温柔地剥掉她的睡袍,抚摸着她滑腻的娇躯,转身躺在床上,悄声道:“燕妮,不许抵赖,赶快过来。”

    白燕妮恨恨地乜了他一眼,抬手关了壁灯,红着脸爬起来,牵着王思宇的双手,慢吞吞地坐了上去,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之中,她甩动着秀发,媚媚地叫了起来。

    ——————

    前三个群都满了,要进就进四群吧,126973068。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