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71章 女人花

第171章 女人花2017-11-9 13:3:3Ctrl+D 收藏本站

    第387节    第171章      女人花

    十几个漂亮的旋转之后,王思宇本能地把手掌移开,很自然地抚在叶小蕾的腰间,推着她向舞池中央跳去,他轻舒了口气,暗自庆幸,刚才的出格举动,并没有引起这位美人的警觉,她的身体一直都很放松,没有丝毫的紧张不安,只是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竟带着些许的恍惚,王思宇微微一笑,低声道:“小蕾阿姨,在想什么?”

    “什么?”叶小蕾的表情明显滞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丝惆怅之意,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抿嘴一笑,有些伤感地道:“哦,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

    王思宇捕捉到了她神情的变化,微微皱眉,用手在她的腰肢上轻轻摩挲着,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小蕾阿姨,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叶小蕾莞尔一笑,轻轻拂了拂秀发,摇头道:“没有,是一些很愉快的事情,很久没来这个舞厅了,当年,我跟显堂很喜欢这里,几乎每到周末都到这里,这里留下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

    王思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正想说话,音乐声却停了下来,他只好松了手,随着众人走回沙发边坐下,两人聊了一会,音乐再次响起,王思宇又走了过去,极为绅士地伸出右手,牵着叶小蕾递过的小手,走下舞池,在人丛中转来转去,翩翩起舞。

    在跳了几曲之后,两人的配合愈发默契起来,竟能在欢快的舞曲中,走出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交叉步,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轻松惬意,这使得王思宇有些兴奋起来,望着光彩照人的叶小蕾,心跳加速,身体渐渐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叶小蕾也进入了状态,舞步轻盈优雅,体态曼妙端庄,那张俏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意,眸中闪动着异彩,小巧秀挺的鼻梁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丰润的嘴唇轻轻歙合着,似乎在微微喘息,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如同擦了胭脂一般,愈发显得娇媚动人。

    不知不觉中,两人都沉浸在这份难言的愉悦之中,又过了一会,伴着一声惊呼,舞厅里的灯光一盏盏熄灭,大厅里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在轻柔舒缓的乐曲声中,一对对婆娑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在舞池中缓缓摇曳着。

    墙角的音响里,传出女歌手落寞的声音:“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

    在这种暧昧的氛围里,王思宇经不住心中的诱惑,渐渐拥紧了叶小蕾,两人的脸颊也极为自然地贴在一起,随着优美的旋律,亦步亦趋地踱着步子,身体在乍分还合间,有意无意地触碰着。

    王思宇的心情悸动起来,右手贴在她柔软的腰肢上,轻柔地摩挲着,呼吸变得有些局促不安,而似乎是作为一种隐晦的回应,搭在肩头的那只小手,竟也在微微颤动着,在两人身体交接处,仿佛过电一般,一种麻酥.酥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

    黑暗之中,叶小蕾的眸光似水,晶莹闪亮,不知过了多久,她忽地惊觉,愕然停下脚步,脸上闪过一丝羞愧之色,她轻轻推开了王思宇,转身奔出舞厅,过了许久都没有回来。

    王思宇微微一怔,茫然若失地站在舞池中央,直到一盏盏灯光再次亮起,意犹未尽的人们发出一声轻叹,纷纷走了过来,他才苦笑着走了回去,招手叫来张主任,轻声吩咐道:“老张,你和荣县长先带他们回去吧,我今天酒喝得有点多,就在黄龙镇休息一晚。”

    张主任心里又是‘咚’地一跳,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忙点头道:“好的,王书记,刚好家里来电话催了,那我和他们讲下,早点散了吧,不要耽误您休息。”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摸出一根烟来,点燃后吸了几口,就站了起来,缓缓走出舞厅,来到走廊的窗户前,停下脚步,向下望去,远远地瞥见,一个窈窕的身影正站在几十米外的一棵树下,轻轻踱着步子,夜色下,叶小蕾的倩影显得格外孤寂冷清,竟有种说不出的萧索意味。

    众人走光之后,王思宇才缓缓下了楼,站在台阶上,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就迈着轻快的步子,向大门口走去,出了亚钢的院子后,很快瞥到路边的那辆红色千里马,王思宇慢悠悠地行了过去,向四处望了几眼,见没人留意,他赶忙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叶小蕾神色如常地望了他一眼,淡淡一笑,略带歉意地道:“小宇,不好意思,刚才感觉胸口有些闷,就出去透透气。”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是啊,我也觉得有些闷,歇了一会,感觉好多了。”

    叶小蕾抿嘴一笑,发动了车子,小车缓缓向前驶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子在街上驶了十几分钟,拐到一个僻静的小区里停下,叶小蕾下了车,领着他进了单元门,顺着楼梯来到三楼,她摸出钥匙打开房门,转头笑道:“小宇,这是以前被查封的家,我过来后,把它买了回来,前段时间媚儿回来住了两晚,她还哭了鼻子。”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进屋换了拖鞋,走过玄关,笑眯眯地打量着房间,屋子很大,是四室两厅的格局,装修也极为温馨,是淡淡的粉色,墙上挂了一些字画以及照片,其中一些是叶小蕾少女时代的艺术照,王思宇登时被这些美轮美奂的照片吸引住,一幅幅地望了过去。

    叶小蕾抿嘴一笑,进厨房洗了手,端出果盘来,笑着招呼道:“来,小宇,过来吃些水果。”

    王思宇嗯了一声,把西服脱下来,挂到衣架上,挽了袖子坐在沙发上,剥了一瓣桔子丢到嘴里,笑着搭讪道:“小蕾阿姨,一年没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叶小蕾嘴唇微抿,轻盈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似笑非笑地道:“你啊,油嘴滑舌的,倒一点都没有变,我就是个普通的女人,能漂亮到哪去。”

    王思宇呵呵一笑,目光从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落下,掠过她高耸的胸脯,曲美的腰身,以及一双优雅的**,最后落在那对白皙骨感的美足上,盯着涂成粉红色的趾甲,凝视良久,才收回目光,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上一口,笑着道:“小蕾阿姨,我说的都是实话,像你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单身实在是可惜了些,前天晚上我还在和媚儿商量,干脆找个好人家把你嫁出去算了。”

    叶小蕾微微一怔,瞧着王思宇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媚态横生,过了半晌,她才扭了扭身子,故作嗔怪地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没大没小的,居然跟我开这种玩笑,真是不像话!”

    王思宇笑着掸了掸烟灰,轻声试探道:“小蕾阿姨,我们两个是认真的,你现在正是珠圆玉润的好光景,应该考虑下以后的生活。”

    叶小蕾蹙起秀眉,轻轻叹了口气,摆手道:“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我根本没有那种心思。”

    王思宇心中窃喜,却露出一丝惋惜之色,点头道:“好吧,那就等真命天子出现再说。”

    叶小蕾俏脸微红,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别说那些疯话了,你啊,在外面还像个县委书记,回到家里就原形毕露了,连长辈都敢戏弄。”

    王思宇有些心虚,嘿嘿地干笑几声,皱眉吸了口烟,把烟蒂丢在烟灰缸中,又壮起胆子道:“小蕾阿姨,其实你心里也是想的,要不是春心荡漾,怎么会脸红?”

    叶小蕾有些惊慌,但很快镇定下来,她哼了一声,伸出芊芊玉指,在王思宇的额头打了个爆粟,羞恼地道:“小宇,少贫嘴,再敢开这种玩笑,小心阿姨真生气了。”

    见她生起气来,也是一副娇憨模样,别有一番妩媚风情,王思宇心中一荡,揉着脑门,悻悻地笑了起来,两人经过这一番调笑,倒把在舞厅里的那份尴尬冲淡了些。

    叶小蕾起身去了书房,将一份厚厚的材料放在桌上,笑着道:“小宇,阿姨先去洗澡,这些是公司的财务报告,你看下吧。”

    王思宇摆了摆手,把材料推到一边,摇头道:“不必了,小蕾阿姨,连你都信不过,我还能相信谁?”

    叶小蕾听了很是受用,嘴上却说:“你这张嘴巴啊,像抹了蜜一样,倒会哄人。”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这是真心话。”

    叶小蕾莞尔一笑,起身回到卧室,取了睡袍,婀娜多姿地走进浴室,她随手关上房门,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褪了下来,将衣裙裹在一起,塞进白色的塑料袋,丢到洗衣机上,这才轻轻吁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

    她赤着身子站在镜子前,挽起长发,伸手摸了摸白嫩光洁的脸蛋,转动身子,望着镜中娇嫩可人的美艳少妇,轻舒玉臂,挺起高耸的酥胸,痴痴地望了半晌,才‘扑哧’一笑,又羞又恼地道:“你啊,还真是敏感……”

    轻轻叹了口气,叶小蕾脸上浮过一抹淡淡的愁容,她伸手扭开旋钮,站在温热的水线之中,轻柔地搓动着娇躯,秀眉微蹙,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十分钟后,她关了水阀,将身子擦干净,用一条粉毛巾裹了潮湿的秀发,换上白色的睡袍,推开房门,娇慵地走了出来,却见王思宇正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翻着一本厚厚的相册,就摇曳生姿地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微笑道:“小宇,只是媚儿上小学时的照片,怎么样,很可爱吧?”

    王思宇转头望了一眼,瞥见她胸前一片晶莹细腻的肌肤,不禁觉得有些眩晕,忙挪开视线,向后侧了侧身子,跷起二郎腿,指着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的小女孩,笑着道:“小蕾阿姨,这张照片最可爱了,你瞧她哭得多伤心?”

    叶小蕾俯过身子,望了一眼,也咯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是啊,那是去郊游的时候,她太淘气了,在草地上乱跑乱跳,结果绊倒在地,无论怎么哄劝,媚儿都不肯起来,只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显堂抓住机会,抢拍了这张照片。”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相册向右前方移了移,翻了一页,又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道:“这张照片里的风景真漂亮,是在咱们华西拍的吗?”

    叶小蕾身子前倾,探头凑了过去,望着照片上秀丽的山光水色,抿嘴道:“这张是在罗敷水库拍的,那里风景的确很美,其实和隐湖相比,我更加喜欢那里,去隐湖游玩的人太多了,就少了一种恬淡的美感。”

    王思宇嗯嗯地敷衍着,眼角的余光却透过领口,直勾勾地盯着那对饱满丰挺的玉.峰,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咽了口唾沫后,他用手指随意地指了指,心不在焉地道:“小蕾阿姨,这张也不错啊,也是在罗敷水库拍的吗?”

    叶小蕾看了一眼,抬手在头上打了个爆粟,哭笑不得地道:“臭小子,你在想些什么,仔细瞧瞧这是哪里?”

    王思宇微微一怔,忙凝视望去,却见照片上是柳显堂抱着女儿站在亚钢正门口,他赶忙咳咳地咳嗽几声,掩饰了尴尬,随口问道:“小蕾阿姨,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啊?”

    叶小蕾幽幽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把这张照片从相册中抽出,凝神望了半晌,唇角掠过一丝凄苦的笑意,闭了眼睛,缓缓道:“那时我还小,只有十六岁,他是父亲的大徒弟,常到家里走动,时间久了,就被他的性格吸引,渐渐喜欢了他,他那个人啊,很霸气的,性子执拗得很,喜欢钻牛角尖,他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当初他只是一个钳工,就拉着我爬到高炉的最顶端,大声喊着,他要当亚钢的头,要把亚钢搞好,让亚钢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王思宇愣愣地听着,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他深深地望了叶小蕾一眼,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分外惹人怜惜,禁不住拉过她冰冷的一只小手,轻轻拍了拍,低声道:“小蕾阿姨,时候不早了,快去休息吧,都是我不好,惹你伤心了。”

    叶小蕾沉默良久,凄然一笑,摆手道:“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想了,小宇,你晚上就在媚儿的房间休息吧。”

    王思宇点了点头,目送着她袅娜地穿过客厅,走进卧室,轻轻关上房门,不禁皱眉叹了口气,拾起茶几上的相册,又翻了几页,便缓缓合上,丢在一旁,转身进了浴室,脱光衣服,冲了个热水澡,便躺在白瓷浴缸之中,回味着舞厅里发生的一幕,不禁轻声感慨道:“真是一朵诱人的女人花,可惜啊,只能看,不能碰。”

    正长吁短叹时,王思宇的目光忽地落在洗衣机上,那上面放着一个鼓鼓的白色塑料袋,里面露出衣裙一角,他心中微动,‘哗啦’一声坐起,探过身子,伸手摸过塑料袋,信手翻了翻,从裙子里面摸出一条黑色蕾丝内裤来,他盯着这件性感内裤,眼睛忽地一亮,在内裤正面镂空的花纹下方,分明现出一圈淡淡的水印,王思宇愣了半晌,伸手摸了摸,嘴角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

    色戒四群满了,要进的加五群吧,别重复加,群号:74152331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