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172章 有容奶大

172章 有容奶大2017-11-9 13:3:4Ctrl+D 收藏本站

    第388节    172章    有容奶大

    叶小蕾夜里睡得极为安稳,早晨起来后,精神很足,她先在客厅里做了一套健美运动,接着推开房门走进浴室,洗漱之后,站在镜子前精心地打扮了一番,更显得面色白皙红润,肌肤娇嫩可人,她正拿着唇膏,在唇上轻轻涂抹时,忽地微微一怔,转头望去,却见冰箱上面空空如也,那个装着换洗衣物的白色塑料袋竟然不翼而飞了。

    叶小蕾登时有些慌乱,忙在浴室里找了一遍,却一无所获,她急慌慌地出了浴室,来到客厅,四处寻找,仍旧没有找到,正狐疑间,目光透过厨房,却发现后阳台的窗子半开着,叶小蕾心中剧震,忙走了过去,果然在阳台的晒衣杆上,发现了那几件洗好的衣物,而那件黑色的蕾丝内裤,正挂在红色的衣架上,在晨风中轻轻飘荡。

    叶小蕾羞愤难当,俏脸绯红,当即扯下内裤,丢到地上,顿足踩了几下,又怒气冲冲地拿了剪刀,将内裤剪成碎布条,裹在报纸中,丢进纸篓,她气哼哼地把剪刀丢在阳台上,站在窗前沉思良久,渐渐恢复了平静,轻轻吁了口气,一言不发地走回厨房,系上围裙,将早餐做好,随后来到王思宇的卧室门口,轻轻叩响了房门,柔声道:“小宇,早餐做好了,快起来吧。”

    “知道了,这就来!”王思宇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掀开被子坐起来,呆呆地坐了半晌,又仰头重重地躺了下去,眯了十几分钟,直到叶小蕾再次敲门,他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穿了衣服走出去,洗漱完毕后,把毛巾挂好,对着镜子呲了呲牙,又挥了挥拳头,精神奕奕地推门走了出去,来到餐桌旁坐下,伸手抓了白面馒头,微笑道:“小蕾阿姨,周末不用起这么早吧?”

    叶小蕾面沉似水,板着脸孔喝了口汤,蹙眉道:“不是要去矿区吗?那里路太远,要想当天返回来,就要早点出发。”

    王思宇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微微一笑,伸手拨了个咸鸭蛋,轻声道:“其实没必要的,我们可以在那住上一晚,明儿起早再回来。”

    叶小蕾微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不行,明天工厂这边还有事情。”

    王思宇哦了一声,微笑道:“可惜了,本来还想陪你到罗敷水库转转,从照片上看,那里的风景确实很是秀美。”

    叶小蕾只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唇,面容变得冷峻起来,盯着王思宇,单刀直入地道:“小宇,外面挂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不好意思,小蕾阿姨,我见有要换洗的衣服,就丢到洗衣机里了,洗过才知道,里面还包着贴身衣物,真是抱歉啊。”

    叶小蕾俏脸粉红,霍地站起,她转过身子,沉默半晌,才轻轻吁了口气,语气平静地道:“小宇,无论你在外面怎么威风,可在家里,你和媚儿一样,都是不太懂事的孩子,偶尔做错些事情,阿姨也不怪你,但是,你务必要记住,我是长辈,需要尊重,有些玩笑,是决计不能开的,比如昨晚那些疯话,以后再也不准提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虽然情知叶小蕾是在借题发挥,用来掩饰尴尬,但他还是讪讪地笑了笑,一脸真诚地道歉道:“小蕾阿姨,你说的对,昨晚那些话,确实轻佻了些,而且在舞厅里,可能是喝多了酒,我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头脑发热,鬼迷心窍,竟然……”

    叶小蕾娇躯一颤,忙抬手打断他的话,期期艾艾地道:“小宇,其实也不能全怪你,昨晚阿姨也喝醉了,想起和显堂跳舞时的情景,注意力有些不集中,倒像是纵容了你。”

    顿了顿,她叹了口气,又斩钉截铁地道:“好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只要你不再犯糊涂,阿姨肯定不会计较的,你还是我的好女婿,阿姨会尽心尽力为你把企业干好,不求别的,只希望你以后对媚儿好些,千万别伤了她的心,媚儿这孩子,委实可怜了些,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女儿能有个好归宿。”

    王思宇本想以退为进,巧妙地捅破这层窗户纸,但听她这样一讲,就知道再坚持下去,只能弄巧成拙,于是微微一笑,顺着她的话道:“小蕾阿姨,你尽管放心,我会珍惜媚儿的。”

    “那就好。”叶小蕾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回到卧室,关了房门,坐在床沿上,伸手摸了摸火辣辣的俏脸,咬着嘴唇沉默半晌,才羞涩地笑了笑,满脸娇嗔地道:“丢死人了,万一传出去,真是不用活了……”

    饭后,叶小蕾收拾了桌子,又换了衣服,两人锁了门,说说笑笑地下了楼,似乎把刚才的尴尬忘得一干二净,坐进小车里,叶小蕾戴上墨镜,缓缓发动车子,将红色的千里马开出小区,驶出黄龙镇,向位于北辰乡的矿区行去。

    此时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外面的天气很好,车子行驶在乡间公路上,两边的树木飞速地向后退去,望着远处的风景,王思宇心情格外舒畅,和叶小蕾聊了许久,才眯着眼睛,仰坐在副驾驶位上,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状,然而目光却始终盯着倒视镜,镜子里的叶小蕾,一身白衫黑裙,漂亮的鹅蛋脸上,浮荡着浅浅的笑意,更显得端庄秀美,淡雅脱俗。

    不知不觉间,车子在路上行驶了几个小时,终于进了北辰乡地界,向西边拐了过去,恰巧见两台运矿大车驶了过来,叶小蕾忙把小车靠在道边,卡车司机探出头来,按了几声喇叭,向她打了招呼,便将笨重的卡车开走,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笑着道:“这些铜矿石是外卖的吗?”

    叶小蕾微微一笑,打着方向盘,柔声道:“是啊,铜矿石的供应合同要到年底才能到期,届时就不再续签了,我们只专心把阴极铜项目做好,足以保证高额利润了。”

    王思宇笑了笑,把头探出车窗,极目远眺,见远处的山坳中,错落着一座座青灰色的选矿房,犹如参差不齐的村落,而几台大型机器正在矿床上轰鸣作业着,一群穿着崭新工作服的工人们在不停地穿梭忙碌着,而他们的身后的不远处,是堆成小山一样的高品位铜矿石,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叶小蕾转头瞥了一眼,笑着道:“那是一号矿洞,小宇,为了解决矿区的水电问题,钟书记可是没少奔走忙碌,出了不少力气,你在调离之前,一定要把他提上来,他可是你的前任秘书,比其他人更可靠些。”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嘉群一直都很不错,能干点实事,北辰乡现在的发展速度,已经是全县第一了,只要保持这个势头,他进县委班子是必然的,暂时不要动,否则得不偿失。”

    叶小蕾抿嘴轻笑,大有深意地望了他一眼,柔声道:“小宇,钟书记的前妻,好像叫白燕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在检察院工作,如今住在老西街,是吧?”

    王思宇登时无语,皱着眉头道:“小蕾阿姨,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我们虽然是邻居,但平时极少往来,根本没什么的。”

    叶小蕾白了他一眼,咯咯地笑了起来,轻声道:“你啊,做贼心虚!”

    “人言可畏啊!”王思宇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心里却有些担心,暗自琢磨着,既然绯闻都传到了叶小蕾的耳朵里,想必钟嘉群也会有所耳闻吧,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二十分钟后,小车驶过一段蜿蜒的山路,拐进矿区的大门,王思宇下了车之后,跟着叶小蕾到各处转了转,又戴着安全帽,在矿区管理人员的陪同下,先后到3号5号窿道里面巡查了一番,他对作业现场的安全管理还是非常满意的,回到地面之后,就竖起大拇指,对着叶小蕾晃了晃,叶小蕾抿嘴轻笑了起来,眸子里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在矿区转了一圈,王思宇很敏感地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矿区后面堆积如山的矿渣,随着一阵阵山风拂过,白茫茫的粉尘弥漫在半空之中,四处飘荡,王思宇皱紧了眉头,低声道:“环境污染的问题要解决啊,小蕾阿姨,这矿渣可不能这样堆放,时间久了,容易破坏周边的环境,应该想办法及时解决。”

    叶小蕾莞尔一笑,抬手拂了拂秀发,抿嘴道:“放心吧,书记大人,我为了尾矿处理的事情,已经多次去了市环保局,昨儿就是到那边听取专家的意见,他们建议公司上一套最新的矿渣处理设备,可以把尾矿加工利用成为建材制品,比如墙面砖铺路砖,墙体砌砖,只需要投入二百万元,就能把麻烦彻底解决掉,既无环境污染,又能创造可观的附加经济效益。”

    王思宇微微点头,笑着道:“这个办法不错,小蕾阿姨,项目让给乡里来做吧,你们不要吃独食,要利用自身优势,促进乡里的经济发展。”

    叶小蕾蹙眉望了他一眼,微笑道:“你是公司的后台老板,既然你舍得,我没有意见。”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道:“我是舍得的,另外,还有件事情要安排下,过段时间我离开西山,原来负责帮扶的十户困难家庭,你想办法接过去吧,具体情况委办张主任了解,如果公司财力允许,你在西山这边可以多做些公益项目,争取拿出一部分利润来回馈社会,做企业嘛,还是要大气些,不能当守财奴,那样的企业,就算做大了也没意思……”

    叶小蕾收起笑容,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她叹了口气,颇有感触地道:“你啊,真是看不透,有时像个没长大的毛头小子,有时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有胆识,有担当,有气魄,也很有远见,更加难得的是,还有一颗菩萨心肠,很让人钦佩。”

    王思宇在官场上打拼,掌权日久,自然是听惯了马屁的,本来对这类奉承已经绝对免疫了,可这番话从这样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口中说出,仍不免让他有些得意忘形,飘飘然间,一时不察,竟然脚下拌蒜,以极为夸张的姿势跌了个跟头,险些扭伤脚踝,他在地上坐了半晌,才在叶小蕾清脆的笑声中,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有些自嘲地道:“小蕾阿姨,我这人确实不经夸。”

    十几分钟后,两人开车离开矿区,在回去的路上,叶小蕾想起他跌倒时的滑稽场景,忍俊不禁,再次咯咯笑了起来,王思宇见她笑得可爱,不禁怦然心动,就故意讲了两个有趣的小笑话,叶小蕾把车子停在路边,仰坐在座位上,直笑得花枝乱颤,娇媚动人,那绷紧的前襟上,酥胸起伏不定,极为诱人。

    王思宇正借机大饱眼福时,却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一粒白色的纽扣竟然飞了出去,打在车窗上,不知落到何处。他立时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地望着叶小蕾,结结巴巴地道:“小蕾阿姨,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小蕾涨红了脸,又羞又恼,抬手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满脸娇憨地道:“浑小子,衬衫质量不好呗,还能是怎么回事!”

    “衬衫是小了点,嗯……弹力十足……”王思宇茫然地点点头,只觉得小腹着火,嗓子冒烟,一时间口干舌燥,忙打开一瓶矿泉水,咕噜噜地喝了起来,一口气喝了半瓶水,这才浇灭了心头的邪火,点了一根烟,默不作声地吸了起来。

    叶小蕾叹了口气,咬了一绺秀发,专心开着车子,一路上脸罩严霜,再也没有露出笑模样,晚上九点多钟,她把车子开回到西山县城,在饮食一条街上,就连哄带劝,把王思宇推了下去,随后轻轻关上车门,驾驶着车子,仓皇遁去。

    王思宇站在昏黄的街灯之下,望着红色的千里马消失在视线里,喃喃地道:“肤白貌美,有容奶大,这样的准岳母,唔,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