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73章 调离 上

第173章 调离 上2017-11-9 13:3:5Ctrl+D 收藏本站

    第389节    第173章    调离    上

    在王思宇出国期间,西山县的班子经过了一年多的磨合,已经配合得非常默契,常委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各项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王思宇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归来,对马君寒等人的工作造成干扰,而是希望他们仍然保持原来的运作方式。

    因此,在上班之后,他并没有长时间呆在办公室里,而是带着秘书到开发区和几个重点乡镇进行调研,总结经验,之后又一头扎进信访办,进行现场办公,协调各部门,处理了一些棘手的信访案件,在他的直接干预下,西山县的公检法联合行动,又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打掉了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

    又过了几天,王思宇即将调离的消息通过一些渠道传播了出来,其实早在他出国培训时,下面就有所猜测,王书记归国后,应该很快就会升迁,因此当听到风声后,众人并不感到吃惊,只是觉得有些惋惜,这些日子,晚上到老西街探望的干部渐渐多了起来。

    其中一些人自然是真心前来祝贺的,还有些近期不太得志的干部,则是怀了其他心思,希望能在王书记留下好印象,在他离任前得到突击提拔,访客多了,王思宇每晚疲于应付,不胜其烦,索性带了白燕妮,躲到西山宾馆后院的贵宾楼里,并嘱咐前台的服务员,凡是来访的客人一律挡驾,他这才清静了几天。

    这天下午,王思宇从省城开会回来,坐在奥迪车里,还在想着和市委书记岳明松之间的谈话,心中多少有些不快,尽管王思宇几次建议,由县长马君寒来接任自己的职位,但上面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而是从团省委下派一位正处级干部,接任县委书记一职。

    那位李处长虽是单枪匹马到西山县,但此时前来,仍然有摘桃子的嫌疑,王思宇倒不怕他路过镀金,只担心他长期干下去,把西山现在的大好势头搞得一团糟。

    毕竟经过他的侧面了解,那位李处长曾经在和平区做过一段挂职副书记,因为喜欢整人,犯了众怒,这才被排挤出去,也不知他走通了哪位神仙的路子,竟然能够调到西山任职。

    虽然觉得心情烦闷,王思宇却也无可奈何,这是官场的常态,总有些事情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回到办公室里,摸起电话,犹豫了片刻,还是给马君寒拨了过去,十分钟后,马君寒笑呵呵地走了进来,拉了椅子坐下,微笑道:“王书记,有什么最新指示?”

    王思宇苦笑着摆了摆手,亲自为他泡了杯茶,又丢了根烟过去,叹息道:“指示倒没有,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君寒县长,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马君寒微微一怔,脸色倏地黯淡下来,点了烟,皱眉吸上一口,笑着道:“王书记,是上面要下来人了吧?”

    王思宇点了点头,低声道:“团省委的李处长,曾经在和平区挂职任过副书记。”

    马君寒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复了心情,故作轻松地道:“王书记,我早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了,您放心,我一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君寒县长,你能摆正心态,这很好,不管怎么说,工作还要抓起来,不能松懈。”

    马君寒笑了笑,满脸真诚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王书记,西山县现在的局面来之不易,无论谁过来,我都会把工作干好,不能前功尽弃。”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道:“那就好,只要班子不做太大调整,应该不会影响大局。”

    马君寒会意地一笑,掸了掸烟灰,点头道:“如果这样牢固的基础,还能出现差错,那我也不用再干下去了,那位李书记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能和所有的常委对着干。”

    王思宇摆了摆手,闭目沉思道:“君寒县长,不要大意,海洋书记和骆部长那里,你还要多去沟通下,他们两人没经过考验,能否靠得住,还是未知之数,你不要太乐观,要准备得充分一些,免得到时自乱阵脚。”

    马君寒吸了口烟,把烟蒂掐灭,丢在烟灰缸里,笑着道:“好的,抽空我再和他们聊聊,您提醒的对,外界环境变了,人的心态也容易发生变化,以前有您在西山坐镇,他们多少会有些顾忌,这才安分守己,要是来了强势书记,会不会旧病复发,还真是难说。”

    王思宇转身站起,背着手在屋子里踱了几步,终于下定决心,来到旁边的柜子前,用钥匙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黄色的牛皮纸袋,轻轻丢在办公桌上,低声道:“君寒县长,把这份材料拿去吧,或许会有帮助,但能不用尽量不用,他们两个的问题不是很严重,如果常委里换了其他人,可能情况会更糟。”

    马君寒的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摸起牛皮纸袋,神色不安地望着王思宇,迟疑道:“王书记,这是……”

    王思宇回到办公桌后,拉了椅子坐下,伸手捏着额头,轻声道:“这是处理钱雨农案时带出来的一些东西,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了,只要他们两个顾大局,能够站稳立场,那这些材料就没有必要使用了,如果有反复,或者开倒车,又实在沟通不了,你可以直接把这份材料交给市纪委的李书记,记住,一定要谨慎,他们两人其实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要尽量团结。”

    马君寒小心地把材料收起来,放到夹包里,苦笑道:“王书记,你这没有我的黑材料吧?”

    王思宇哼了一声,半开玩笑地道:“有,但是现在不能给你,要是把西山这边搞糟了,回头有你苦头吃。”

    马君寒呵呵地笑了起来,叹息道:“这县长还真不好当,不好当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君寒县长,只要能把握住大方向,其他的倒都好处理,太敏感的问题,就先放一放,拖一拖,时间久了,自然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马君寒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低声道:“书记,什么时候走?”

    王思宇淡淡一笑,拉了椅子站起,走到窗前,轻声道:“下周二就离开,我要先去闵江市赴任,新书记要过些日子才能来。”

    马君寒放下茶杯,诚挚地道:“王书记,真希望以后还能在一起,在你底下干工作,舒心。”

    王思宇摆了摆手,轻声道:“以后应该会有机会的,不过西山这边的工作,你一定要抓牢,千万不能出问题。”

    马君寒默然半晌,点头道:“请放心。”

    王思宇做了两个扩胸运动,继续叮嘱道:“林震是个闯将,很有魄力,要重用,钟嘉群那边势头正好,先不要动,以后时机成熟了,可以让他去开发区,再捶打捶打,就可以接老荣的位子了。”

    马君寒笑着道:“我最欣赏的就是钟大秘,他鬼点子多,抓经济很有一套。”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可惜啊,嘉群性子还是太软了,他们这两个同学倒是优势互补,要是能综合一下就好了。”

    马君寒笑了笑,也惋惜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再优秀的人才也有缺点,总是不能十全十美的,要做到知人善用,真是不大容易,不过您从基层选拔的那些干部,已经有不少人能独当一面了。”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能干实事的人还是很容易发现的,只要和那些溜须拍马,跑官要官的人区分开就好,当然,现在的干部,质朴的少了,越往上越少。”

    两人又聊了十几分钟,马君寒抬腕看了看时间,见已经快到下班时间,忙起身告辞,他转身走了出去,一直出了县委办公大楼,脸色才又黯淡下来,他站在台阶上,仰头叹息道:“大好机会,就这么错过去了,没办法,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啊……”

    马君寒离开后,王思宇正在收拾着桌面,秘书郑辉敲门走了进来,极为殷勤地倒了茶水,又为他点了烟,站在桌前讪讪地笑了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上下打量着他,微笑道:“怎么样,考虑好了?”

    郑辉嘿嘿一笑,挠着后脑勺,嚅嗫地道:“王书记,我想跟您一起走,只是家里人不同意,我母亲强烈反对,她倒不希望我当多大的官,就是盼着我能留在西山,闵江那边离家太远,老人家不放心。”

    王思宇摸起杯子,轻轻吹了口气,点头道:“也好,不过你也别在委办干下去了,秘书当太久就油了,总在上面飘着,对你将来的发展也不太好,这样吧,过段时间,你就去镇里工作吧,到黄龙镇做副镇长,怎么样?”

    郑辉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低声道:“谢谢你了,师兄。”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莞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好好干!”

    “我会的,绝不会给您丢脸,王书记。”郑辉用力点了点头,把头扭到一边,悄悄抹了抹潮湿的眼角,转身退了出去。

    下班后,王思宇开车回到西山宾馆后院,他把车子停稳,慢悠悠地上了楼,来到房门口,却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咯咯的笑声。

    王思宇停下脚步,悄悄推开虚掩的房门,顺着门缝向里望去,只见白燕妮正坐在沙发上,笑着道:“子琪,你啊,就会在嘴巴上逞能,见天喊着借种,可也没见你下过手。”

    徐子琪撇了撇嘴,满脸不服气地道:“燕妮,要不是怕你吃醋,我早就把种子借到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白燕妮又咯咯地笑了半晌,才歪着脑袋,故意逗她道:“子琪,你倒是说说,打算怎么个借法?”

    徐子琪嘻嘻一笑,来了疯劲,用手比划道:“我啊,就把他请到办公室,然后把三十万现金撂在桌子上,接着就这么撩起裙子躺下去,分开大腿,直接告诉他,抓紧时间开工,完事以后拿钱走人,这种财色兼收的好事上哪找去啊,他肯定同意。”

    王思宇皱了皱眉,咳嗽一声,推门走了进去,徐子琪吓了一跳,忙把镶着蕾丝花边的黑色裙摆放下,双腿并拢,讪讪地道:“王书记,你回来啦。”

    王思宇点点头,把西服脱下来,挂到衣架上,挽起袖口,明知故问地道:“子琪姐,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怎么那样开心,在楼道里都能听到笑声。”

    徐子琪臊得满脸通红,支吾道:“没什么,我们在谈春耕生产的事情。”

    话音过后,她娇憨地跺了跺脚,转身冲到沙发上,和白燕妮搂抱在一起,两人再次纵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