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175章 调离 下

175章 调离 下2017-11-9 13:3:8Ctrl+D 收藏本站

    第391节    175章    调离    下

    周五下午,王思宇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办公室里见到了前任秘书钟嘉群,一年多未见,钟嘉群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他身材明显发福,小腹微微隆起,面膛红润,气质风度判若两人,现在的钟嘉群,才真正有了官员的派头,再不是以前那副弱不禁风的书生模样。

    下班后,两人在饭店的包间里喝了酒,醉得不省人事的钟嘉群被司机架回车上,看着白色的面包车消失在街道上,王思宇叹了口气,也坐进小车里,驾车返回省城,在路上,他脑海里回味着钟嘉群在醉倒前说的那句话:“王书记,其实是我让母亲到老西街找房子的。”

    虽然隐隐猜到了这句话中蕴含的深意,但王思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不愿去相信,上了高速之后,他打开奥迪车中的音响,将音量放到最大,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飙,风驰电掣般地驶回玉州,到了电视台家属楼,他心情才恢复了平静,关了车门走下来,慢悠悠地上了楼。

    进屋后,穿着一身碎花睡衣的柳媚儿就迎了过来,帮他挂了衣服,又沏了杯茶,笑嘻嘻地坐在王思宇的膝盖上,勾着他的脖子道:“哥,明天我们去隐湖玩吧,你还没陪我逛逛,又要离开了,人家很不甘心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捏了捏她光滑的脸蛋,轻声道:“媚儿,那明天你不去学院了?”

    “让菲儿她们带一天就好了。”柳媚儿轻声嘀咕一句,又捉了王思宇的手,放在腰间,悄声抱怨道:“哥,上学真没劲,干脆我退学算了,到闵江去陪你。”

    王思宇笑了笑,揽了她的小蛮腰,低头哄道:“那可不成,媚儿,你千万不要胡闹,小蕾阿姨要是知道,一定会发疯的。”

    柳媚儿嘻嘻一笑,起身回到卧室,取来一张银行卡来,交到王思宇的手里,抿嘴道:“哥,这是老妈让我给你的,里面有二百万,密码是你的生日,记得省着点花。”

    王思宇摸过银行卡,蹙眉道:“小蕾阿姨回来过?”

    柳媚儿‘嗯’了一声,点头道:“前天回来的,在家里住了一晚,她说最近公司那边太忙,你走时,她就不来送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明知这是借口,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笑着道:“公司的事情要紧,以后到省里开会,还是能经常回来看看的。”

    柳媚儿剥了一粒葡萄,送到王思宇的嘴里,吃吃笑道:“哥,老妈回来把你一通夸奖呢!”

    王思宇心中一动,抚摸着柳媚儿的一双美腿,似笑非笑地道:“小蕾阿姨是怎么说的?”

    柳媚儿歪着脑袋,一脸自豪地道:“老妈说了,我眼光还是很准的,她夸你人好,心地善良,还说上次你带了一群县领导到公司视察,前呼后拥的,可威风了呢!”

    王思宇眉头一挑,得意地笑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媚儿,小蕾阿姨还说什么了?”

    柳媚儿转过头来,用指尖点了点他的鼻梁,撇嘴道:“哥,瞧把你美的,还真是不经夸,难怪会在矿区摔了大跟头,哼!”

    王思宇面色一窘,嘿嘿笑道:“媚儿,岳母大人的夸奖,我当然高兴了,难到你不开心吗?”

    “当然开心啦……”柳媚儿红着脸,窃笑了半晌,才又忸怩地低下头,摆弄着纤细的手指,甜丝丝地道:“老妈还让我乖点,记得多讨你喜欢。”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头埋在她的香肩上,深吸了口气,笑着道:“我家媚儿一直都很乖的,哥会宠你一辈子的。”

    柳媚儿嘻嘻一笑,又满脸愁容地道:“哥,你要是不当官就好了,总这样跑来跑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安稳下来。”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不好的,趁着年轻,还是要多干点事业,总不能庸庸碌碌过一生吧。”

    柳媚儿点点头,笑着说:“你喜欢就好,哥,我一定支持你。”

    王思宇哑然失笑,拿嘴亲了亲她光洁的脸蛋,含糊不清地道:“媚儿,你怎么支持?”

    柳媚儿微微一笑,抿嘴道:“我催着老妈多给咱俩赚钱,让你安心当官。”

    王思宇点点头,摸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笑着说:“小蕾阿姨真是帮了我大忙,从天鹏乳业到芜菁画馆,再到西辰矿业,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帮我把事业搞得这样大,真不知该怎么感谢她。”

    柳媚儿神色娇羞地道:“哥,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说那些客气话。”

    王思宇笑了笑,目光落在她那纤美的玉足上,心中一动,就伸手拉了过来,摸过一瓶趾甲油,为她涂了粉红色的亮甲。

    柳媚儿晕红着脸,软软地倚在王思宇的怀里,一脸幸福状。

    两人在沙发上腻了一会,柳媚儿就把王思宇推进了浴室,随后趴在沙发上,给廖景卿打了电话,笑着道:“景卿姐姐,我哥回来了,明天咱们带上瑶瑶,一起去隐湖逛逛吧。”

    廖景卿莞尔一笑,点头道:“好吧,闵江离省城远,他这次去了,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瑶瑶又该闹了。”

    柳媚儿也叹了口气,轻声道:“景卿姐姐,我也舍不得他走呢,想要跟过去,他又不肯。”

    廖景卿笑了笑,柔声道:“媚儿,男人还是事业最重要,小宇现在是关键期,我们都应该支持他,你要懂事,别让他分心。”

    柳媚儿轻轻点头,望着脚丫上的粉红亮甲,眸中浮起一丝柔媚的笑意,笑着道:“景卿姐姐,我知道了呢,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拖他的后腿。”

    廖景卿‘嗯’了一声,挂断电话,笑着道:“瑶瑶,舅舅回来了,明儿带你去隐湖玩。”

    瑶瑶丢了玩具,从沙发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摇晃着她的大腿道:“妈妈,我要去看舅舅。”

    廖景卿抱起她,笑着道:“不行,太晚了,不能去打扰,舅舅会不高兴的。”

    瑶瑶噢了一声,撅起嘴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过了一会,她瞄着廖景卿没注意,就偷偷溜到客厅一角,摸起电话,给王思宇拨了过去,在电话里撒了会娇后,瑶瑶就挂断电话,笑着跑了过来,抱着廖景卿的大腿道:“妈妈,我们过去吧,舅舅已经答应了。”

    廖景卿无奈地叹了口气,拿手戳了戳她的脑门,低声道:“你啊,真是不懂事。”

    瑶瑶做了个可爱的鬼脸,急匆匆地跑进卧室,换了一身白裙子,牵着廖景卿的手,两人下了楼,来到王思宇家,进了屋子后,坐了几分钟,王思宇推开浴室的房门,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站在门边招了招手,瑶瑶就扑了过去,拉了她的胳膊,笑嘻嘻地道:“舅舅,我要学游泳。”

    王思宇抱起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拨了拨她的小鼻梁,笑着道:“好,小宝贝,明儿舅舅就教你游泳。”

    廖景卿却摇头道:“不成,天气太冷,现在不能下水,容易感冒。”

    王思宇呵呵一笑,低声道:“姐,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去游泳馆,不管小宝贝提出什么要求,我都要满足她。”

    廖景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小弟,瑶瑶是让你宠坏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王思宇笑了笑,低头剥了葡萄,一粒粒地送到瑶瑶的小嘴里,低声道:“瑶瑶,周末咱们好好玩,但上课时要用心,争取把成绩保持住,好不好啊?”

    瑶瑶吃了葡萄,又吮.了下他的手指,扬起小脸,乖巧地道:“好,舅舅,我要是肯努力学习,考到第一名,你给我什么奖励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在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许诺道:“瑶瑶,你要是真能拿了第一,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舅舅都会满足你。”

    瑶瑶伸出双手,扳着王思宇的脖子,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嘀咕了两句,随后摇着王思宇的肩膀,撒娇地道:“舅舅,好不好啊?”

    王思宇微微皱眉,但见瑶瑶一脸期待的表情,不忍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允诺道:“好,舅舅答应你。”

    “舅舅,你真好!”瑶瑶不禁喜出望外,在王思宇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咯咯地笑了起来。

    柳媚儿在旁边看了,伸手拍了拍瑶瑶的后背,撅嘴道:“景卿姐姐,哥对瑶瑶太好了,我都有点吃醋了。”

    廖景卿笑了笑,柔声道:“瑶瑶,媚儿阿姨吃醋了,你该怎么办啊?”

    瑶瑶呲牙一笑,吐出小舌头,做了个鬼脸,拿手指着面颊道:“媚儿阿姨吃小孩子的醋,真没羞!”

    廖景卿苦笑着瞪了她一眼,摇头道:“这孩子,一见到舅舅,就开始调皮,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真没礼貌!”

    柳媚儿哼了一声,伸手把瑶瑶抱了过来,低声道:“瑶瑶,刚才提了什么要求,告诉媚儿阿姨?”

    瑶瑶把头摇成波浪鼓,翻了翻白眼道:“不行,媚儿阿姨,那是秘密,谁都不能告诉。”

    柳媚儿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气哼哼地道:“小没良心的,早知道你会这么说。”

    瑶瑶却不理她,兀自爬到王思宇的腿上,站在上面往下跳,着实疯了一会。

    三人坐在沙发上闲聊,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廖景卿缓缓站了起来,微笑道:“瑶瑶,咱们走吧,让舅舅和媚儿阿姨早点休息。”

    “不回去,就是不回去……”瑶瑶却又来了倔脾气,抱着王思宇的胳膊,死活不肯撒手。

    王思宇笑着道:“姐,晚上就在这边住吧,省得来回跑,周二就要走了,还真舍不得瑶瑶,让我和孩子多呆一会吧。”

    廖景卿无奈地坐了下来,点头道:“好吧,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众人又聊了一会,廖景卿便去洗了澡,出来后,哄着瑶瑶进了房间,瑶瑶钻进被子里,笑嘻嘻地道:“妈妈,妈妈,我要是考了第一,舅舅就穿上唐老鸭的衣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我跳‘嘎嘎舞’!”

    廖景卿‘扑哧’一笑,伸手掖了掖被角,摇头道:“你啊,真是太调皮了,舅舅现在可是大官,哪能做那种事情呢!”

    “反正舅舅答应了。”瑶瑶摇头晃脑地道,她翻了个身,却睡不着,眯着眼睛背起英语单词来。

    廖景卿微微一笑,却感觉有些心慌意乱,暗自揣测着,按照现在的势头,或许用不了五年,小弟怕是真会当上市委书记,若是那样,自己难道真要兑现承诺吗?

    王思宇躺在床上看了会书,就关了壁灯,过了没多久,柳媚儿就悄悄推开房门,笑嘻嘻地摸了过来,拉了被子躺在王思宇的身边,低声道:“哥,要是我和瑶瑶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

    王思宇翻了下眼皮,拉长声音道:“你说呢?”

    柳媚儿撇了撇嘴,轻声道:“我就知道呢,瑶瑶是你的心头肉,你啊,这是爱屋及乌,别以为我不知道。”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她拉在怀里,伸手刮了刮她秀挺的鼻梁,轻声道:“媚儿,你都多大了,还跟孩子比,瑶瑶说得没错,你啊,真没羞!”

    柳媚儿面色羞红,哼哼唧唧地道:“哥,人家开玩笑呢,知道你疼瑶瑶,放心吧,我也一样会心疼她的,瑶瑶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

    王思宇笑了笑,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口,低声道:“媚儿,你也是哥的心头肉,别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柳媚儿抿嘴一笑,拉了他的一条胳膊,枕在臂弯处,闭了眼睛,恬静地睡了过去。

    接下来两天,王思宇一直都泡在游泳馆里,教瑶瑶游泳,瑶瑶胆子极小,动作明明已经很熟练了,却始终不肯摘下腰间的救生圈。

    王思宇狠了心,把救生圈丢到岸上,让她呛了几口水,瑶瑶总算是能扭着小屁股在水面上扑腾起来,只是那眼泪汪汪的样子,让人看了一阵阵地心疼。

    从游泳馆出来后,瑶瑶板着小脸,不肯再理王思宇,足足哄了半个小时,她才钻进王思宇的怀里,勾着王思宇的脖子,委屈地哭了起来。

    周一回到西山后,省委组织部正式发了文,西山县委县政府组织了欢送大会,王思宇在会上发表了声情并茂的告别演说,只有八百字的发言稿,却几度被热烈的掌声打断,现场更有干部打出两条横幅,班子成员带领全体干部起立鼓掌,场面极为感人。

    欢送大会开完之后,王思宇回到西山宾馆,与前来送行的干部们共进午餐,他举着杯子,挨桌敬酒,又与干部们单独碰杯,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才被人抬进房间,当晚,他与白燕妮彻夜未眠,相拥在一起,在欢好中说了许多绵绵情话,上午八点半,他才坐进了小车,返回省城,开始了新的征程。

    -----------

    第五卷结束了,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圣诞节快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