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章 初到闵江 上

第一章 初到闵江 上2017-11-9 13:3:9Ctrl+D 收藏本站

    第392节    第一章      初到闵江    上

    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在平稳行驶着,小车里,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段永祺正在侃侃而谈,介绍着两百公里外的那座城市,虽然他刻意回避了当年在闵江市的任职经历,但在提到闵江市委书记鲍昌荣时,段永祺的声音还是有些低沉,眉头也拧成了一个川字型,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王思宇的目光落在他握紧的右手上,望着上面暴露的青筋,心中更加肯定,这两位昔日搭档之间的矛盾很深,甚至超乎外人的想象,但这些毕竟与他无关,王思宇也不想被动地卷进去,就适时岔开话题,聊些垂钓狩猎的趣事,段永祺显然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在不紧不慢地敷衍了几句后,就把眼睛眯上,做出闭目养神状。

    四十分钟后,奥迪车开到一处收费站停下,王思宇把目光投向窗外,因为凌晨的一场大雨,湛蓝的天空显得格外洁净,几朵白云在远处飘荡,一轮红日在东方跃动着,而风景秀丽的闵江,恰似一条银色的绸带,在山野间逶迤缠绕。闵江的转弯处,就是一座狭长的城市,它保持了古城原貌,外形看起来,像极了一段弯曲的月牙,因此,在当地,它还曾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月亮湾。

    闵江市共有七百万人口,分别散布在老城区和新港区,下辖七个县城,这里土地肥沃,原本是华西省内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有华西粮仓的美誉,‘闵江牌’大米在省内是名优产品,曾经在国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只是后来随着各地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民纷纷涌进城市,农业渐渐没落,几家农垦企业也不太景气,只能靠不停输血维持生存。

    而在重工业房面,原来的大型企业闵江重机更是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五年前还曾发生过数百工人卧轨的恶性.事件,在国外媒体的大肆宣扬下,曾引起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省委高层震动,调整了闵江市的班子,派出侯副省长领导的工作组,到闵江重机驻厂三个月,才化解了一场矛盾。

    赶到闵江市后,市委书记鲍昌荣主持了常委会议,在常委会上,段永祺宣读了省委的决定,王思宇也做了简短的发言,接下来,一众常委们纷纷表态,拥护省委的决定,见面会上的气氛极为融洽,会后,鲍昌荣在市委招待所,闵江宾馆设宴款待了段永祺与王思宇。

    那两位老对手在酒桌上表现得都极有风度,彼此恭维,‘台前拥抱,幕后踢腿’,所谓同志式的友谊,大抵如此,在座常委们的笑容虽然灿烂,但只有梁桂芝的笑容最为真挚,让王思宇倍感亲切,也更加放心,而其他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带着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味,和这种层面的人物打交道,自然要小心谨慎,否则被卖了,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闵江市的常委班子共有十一人,除了王思宇以外,分别是市委书记鲍昌荣市长李晨副书记马尚峰,常务副市长梁桂芝组织部长陈重义政法委书记郭辉宣传部长殷道奇统.战部长刘秉江市委秘书长鲁高阳军分区政委尚海潮,除了尚海潮外,其他常委悉数到场。

    这种层次的接风宴会,饮酒大都点到为止,没有人刻意劝酒,众人只是坐在桌边闲聊,而市委书记鲍昌荣当仁不让地主导了局面,他虽然身材不高,可嗓音极为洪亮,说话时自有一股难以抗拒的威势,如果不是额头上清晰可见的一块老年斑,恐怕没有人会清楚,他已经年过五旬。

    市长李晨是常委中较为年轻的了,他与梁桂芝年龄相仿,都是四十几岁,只是从外表上看,他显得更为年轻些,李晨中等身材,眉毛极重,这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阴骘,即便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也会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非常安静地坐在段永祺的右侧,很是低调,极少发言,但仅从寥寥数语当中,王思宇就已经判断出,此人绵里藏针,道行很高,也是极为厉害的角色。

    宴会结束后,市委办公室主任接待处长赵连勇走了过来,他引着王思宇走进电梯,上了十一楼,走到左侧的一间房间,拿着房卡打开房门,笑着道:“王书记,这是您的房间,与梁市长是隔壁,站在窗前可以望见闵江,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尽快解决。”

    王思宇微微一笑,走进窗明几净的房间,见里面各式家具一应俱全,除了电脑电视外,客厅一角的喷水鱼缸旁,还摆着高档的健身器材,他缓缓走过到浴缸前,伸手捞出一尾活蹦乱跳的小金鱼,轻轻丢到水面上,望着金鱼摇头摆尾地钻到水底,他笑着点头道:“已经很好了,赵主任,给你们添麻烦了。”

    赵连勇忙赔笑道:“王书记,为市委领导服务是我的分内工作,鲍书记特意叮嘱过,一定要照顾好您的饮食起居,使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工作。”

    王思宇淡淡地道:“鲍书记有心了,不过我这个人对生活上要求不高,过得去就成,这里的环境很好,我很满意。”

    赵连勇犹豫了下,还是笑着道:“王书记,宾馆的总经理苏小红是我的爱人,她这些日子生病住院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您有什么需要,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和这边值班经理协调。”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说:“赵主任,不必客气。”

    赵连勇笑了笑,又喊来一位当班的女服务员,当着王思宇的面叮嘱一番,便把房卡放在茶几上,微笑着退了出去。

    王思宇在房间里转了转,就把西服脱下来,挂在衣架上,解下领带,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两粒,挽起袖口,信步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辽阔的水面,心情大好,他本来打算在外面租套房子,可见了此处风景怡人,又与梁桂芝是邻居,也方便两人经常沟通,便打消了念头。

    过了一会,敲门声响起,王思宇走过去,伸手打开房门,见梁桂芝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王思宇忙将她让进来,微笑道:“老领导,咱们这回可做了邻居。”

    梁桂芝微微一笑,走到沙发边坐下,抿嘴道:“不光是和我住邻居,你的老师周媛也住在斜对面,只是有些不凑巧,她昨天出差去了外地,现在还没回来。”

    王思宇听了,意外之余,也喜得心花怒放,能与周老师做邻居,这倒是难得的好消息,他眉开眼笑地沏了一杯茶水,递到梁桂芝面前,随后摸出一根烟来,丢到嘴里,点上之后,惬意地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老领导,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大略看了下,闵江市的城市建设很有成绩嘛,很多地方的繁华程度,甚至比省城还要好,似乎这边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

    梁桂芝瞥了他一眼,摆摆手,苦笑着道:“你啊,看到的只是一部分,闵江市的发展很不均衡,新港区这边的建设的确很快,但老城区那边就落后太多了,东边很多地方都没有开发起来,外面有民谣,说闵江的发展,西边看像欧洲,东边看像非洲,要是在中间修筑一堵墙,就是统一前的柏林。”

    王思宇皱了皱眉,好奇地道:“怎么差距会这么大?”

    梁桂芝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江面上行驶的两条渔船,声音低沉道:“闵江市发展最快的时候,是在十年前,那时候靠着走私与渔业开发,让许多家庭富裕起来,后来因为国家大力打击走私违法活动,当时的市委市政府班子倒了一批人,后来再上台的干部,行动就比较谨慎,宁可发展得慢些,也不敢踩线,直到市委鲍书记上来,提出了港口经济概念,融资六十八亿,打造新港区,所有的优惠政策都向新港区倾斜,这使得新港区快速发展起来,而相隔几十里外的老城区,则变得毫无竞争力,被远远甩开,连鲍书记本人有时也自嘲,称自己为‘跛脚书记’。”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想办法弥补呢?”

    梁桂芝抿了一口茶水,摇头道:“谈何容易,老城区积弱难返,新港区这边的问题也不少,只是盖子一直被捂着,很多问题没有曝光,现在市里财政状况不佳,为了偿还贷款,已经疲于应付,根本没有财力去搞老城区,加上班子成员之间的矛盾很难调和,总之,情况非常复杂,闵江这条大船,不好开啊。”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慢慢来吧,总会有办法的。”

    梁桂芝转过身子,走到沙发边坐下,笑着道:“前些日子,工作不顺,让我很是头痛,晚上只能靠服用安眠药才能睡眠,你来了,我是最高兴的,以后很多事情都可以商量着来。”

    王思宇微微一笑,忽地想起什么来,忙把手中的半截烟掐灭,丢到烟灰缸中,走到墙角,打开旅行包,从里面取出一件崭新的皮衣来,笑着道:“老领导,这是俞书记托我带来的,您家里那位可真上心,这款皮衣在省城刚上市,他就买了。”

    梁桂芝抿嘴一笑,伸手扶了扶眼镜,笑眯眯地走过去,穿了皮衣,站在镜子前照了照,轻笑道:“大了一号,不过那块榆木疙瘩总算有良心,知道惦记我了,他啊,就该吃点单身的苦头,不然总是嫌我管得严,巴不得我早点离开。”

    王思宇呵呵地笑了起来,半开玩笑地道:“老领导,你就不怕老俞在外面摘野花啊,照我说,还是应该调过来。”

    梁桂芝微微一笑,把大衣脱下来,放在臂弯之中,摇头道:“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这点信任还是有的,老俞这个人啊,我是知道根底的,他就是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本事。”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半晌,又和梁桂芝聊了一会,直到天色黑下来,梁桂芝才笑着告辞,回到隔壁的房间,王思宇关上房门,就脱下衣服,去了浴室,冲过热水澡后,他躺在浴缸里,拿着大脚丫子蹭着粗壮的大腿,摸着手机,给周媛拨了过去,可和以往一样,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挂断,王思宇皱了皱眉,把手机丢到一边,往身上撩着水,咬牙切齿地道:“真不给面子啊,老师了不起吗?惹火了我一样收了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