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初到闵江 中

第二章 初到闵江 中2017-11-9 13:3:10Ctrl+D 收藏本站

    第393节    第二章    初到闵江    中

    早晨起来,王思宇先在跑步机上做了会运动,又练了会哑铃,直到胳膊有些发酸,身体微微出汗,他才满意地把哑铃丢下,取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汗,转身进了浴室,洗漱一番,出来后,刚刚穿好衣服,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已经响起,他快步走了出去,与梁桂芝一起进了电梯,到三楼就餐。

    三楼的餐厅很宽敞,能同时容纳上百人就餐,中间几个台面上,摆着各式精致的点心和菜肴,光粥品就有十几道,而此时前来吃饭的人不多,只有十几人散坐在各处,诺大的餐厅里显得有些冷清,王思宇拿着盘子捡了些可口的食物,端到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下,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过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梁桂芝也走了过来,拉了椅子,坐在王思宇的对面,她捏着三明治吃了一口,转头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就收回目光,低声提醒道:“王书记,到了纪委之后,要注意一个人。”

    “谁?”王思宇也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两人此时的情形,像极了正在接头的地下党员,而不是两位身居高位的市委常委。

    梁桂芝似乎也发觉到这种状况,忍不住‘扑哧’一笑,伸手扶了扶眼镜,悄声道:“你的副手,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田宏业,他是鲍书记点名提拔上来的干部,据说当初在挤走段永祺的时候,他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王思宇心中一动,手里捏了油条,压低声音道:“梁市长,你仔细讲讲。”

    梁桂芝微微一笑,轻声道:“在鲍书记与段永祺矛盾公开化的时候,田宏业利用一起行贿案,突破了段永祺的一位得力助手,鲍书记带着材料到省委告状,省委领导决定一查到底,所以把段永祺调走,将段永祺的爱人双规了两个月,最后调查结果显示,段永祺夫妇并没有涉案,可为时已晚,段永祺还是出局了。”

    王思宇轻轻点头,吃了几口油条,又低头喝了汤,笑着道:“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两位积怨会那么深,在来闵江的路上,只要一提到鲍书记,段部长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梁桂芝点点头,将三明治吃掉,用纸巾细细地擦了手指,又扶了扶眼镜,继续道:“案子水落石出后,省委很快也给了段永祺补偿,段永祺当上了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这下田宏业就吃亏了,鲍书记两次提名他任纪委书记,都被省委组织部拦了下来,众人都猜测,一定是段部长从中作梗。”

    顿了顿,她望了王思宇一眼,压低声音道:“田宏业虽然没有当上纪委书记,但由于鲍书记的偏爱,他一直掌握着纪委的实权,你要想在纪委打开局面,此人是绕不过的一道坎,一定要小心应付。”

    王思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情凝重地道:“纪检监察是把利剑,鲍书记想把剑柄抓在手里,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老领导,我这位空降的纪委书记,大概不太受欢迎啊。”

    梁桂芝抿嘴一笑,摇头道:“也不见得,肯定还是有人希望你过来的,更何况,你是孟省长亲自点的将,鲍书记肯定还是要重视的,相信他会约束田宏业,否则将你推到李晨市长那边,倒是得不偿失了,在你没有触及到鲍书记的核心利益之前,相信日子不会太难过。”

    王思宇笑了笑,把碗里的粥吃完,拿出纸巾抹了抹嘴,摆弄着两根筷子,低声道:“梁市长,闵江当家这两位,你倾向哪个?”

    梁桂芝摇摇头,蹙眉道:“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倾向性,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很被动,不站队的结果,就是两方都把皮球踢到我怀里,搞得我疲于应付,要不是他们忌惮我是省厅干部背景,恐怕也已经被搞出局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上次省委大调整,省厅倒是占了很大的优势,出了两位省委常委,这是很久以来没有的事情了,说起来,我也是有省厅背景的。”

    梁桂芝喝了口茶,笑眯眯地道:“那是自然,据说上次常委会上讨论很激烈,后来.经过反复讨论,各方又都觉得你是唯一可以接受的人选,这才最后敲定你过来,消息传到闵江后,李晨市长主动和我沟通了工作,这些天的压力才小了些。”

    王思宇轻轻点头,把目光投向窗外,望着一轮火红的日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淡然道:“压力大些也不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梁桂芝微微一笑,望着他被日光晃得有些发光的前额,点头道:“王书记,你身上这股子乐观劲,我最是欣赏了,不过到了闵江之后,还要谨慎从事,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王思宇轻轻点头,神色从容地道:“放心吧,梁市长,闵江水再深,我们也能成功渡过去。”

    梁桂芝摸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两人聊了一会,就各自回到房间,二十分钟之后,接到市委办公室主任赵连勇打来的电话,王思宇乘着电梯下了楼,来到宾馆外面,他站在车边,和赵连勇握了手,寒暄几句后,就坐进一辆崭新的奥迪车,司机发动车子,小车挑过头来,缓缓驶出辅道,向市委大院方向行去。

    在车上,赵连勇简单介绍了市纪委的一些情况,这边的岗位设置与省纪委大体相似,分为办公室监察综合室纠风室调研法规室党风廉政建设室执法监察室第一二三四纪检监察室案件审理室信访室干部室,这些部门分别由两位纪委副书记在内的六位纪委常委负责管理。

    王思宇微微点头,把目光投向窗外,望着道路两旁的街边景致,脑海里却在复述着刚才赵连勇讲过的人名,他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叫出这些人的名字,这是王思宇在这些年养成的一个良好习惯,每次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这种习惯都会帮他迅速打开局面,在第一时间,博得许多人的好感。

    小车在路上行驶了二十几分钟,就拐进市委大院,市纪委办公楼是六号办公楼,位于大院西侧,是一栋六层高的青灰色大楼,纪委机关与监察局合署办公,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履行党的纪律检查和政府行政监察两种职能,纪委对市委全面负责,监察局仍属于市政府机构序列,受市政府领导。

    小车停在市委大楼门口,台阶上几位市纪委的常委就迎了过来,其中一位身材消瘦的中年男人走在前面,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戴着一副深度眼镜,表情很是严肃,他身后的人约莫五十岁上下,身材不高,胖墩墩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赵连勇轻声道:“王书记,这位是田书记,身后那位是孙书记。”

    王思宇点点头,向前迎出两步,就站定了,伸出手来,微笑着道:“田书记,你好。”

    田宏业走了过来,有些机械地伸出胳膊,握了王思宇的手,皮笑肉不笑地道:“王书记,你好,昨天就知道你到了,哈哈,你来了,我就轻松多了。”

    王思宇眉头微微一挑,听出了对方酸溜溜的语气,就笑着道:“老田,以后要在一起工作了,还请同志们多关照。”

    田宏业抽回手掌,将双手背到身后,抬眼望天,表情冷淡地道:“王书记不必客气,早就听说您年轻有为,深受省委领导器重,以后是你多关照我们才对。”

    王思宇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向前迈出一步,伸手握了孙副书记的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亲切地交流了几句,就与每位纪委常委都打了招呼,随后在众人的陪同下,器宇轩昂地向大楼里走去。

    田宏业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却又不想慢下来,被众人落下,就只能双腿紧捯饬着,多少显得有些狼狈。

    王思宇的办公室在五楼,里面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他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和一众纪委常委们闲聊了几句,笃笃的敲门声响起,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轻声道:“王书记田书记,会议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领导参加。”

    田宏业有些不耐烦地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王书记,既然同志们都到齐了,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开完见面会,好赶紧忙手头的活,这边有两个案子,鲍书记催得很久了,要抓紧办下来,迟了他又该发脾气了。”

    王思宇微微点头,起身上了六楼,坐到主席台上,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面色沉静地扫视着下面的几十名纪委工作人员,当赵连勇做了介绍之后,会议室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王思宇微微一笑,摸过麦克风,轻声道:“掌声不够热烈,看来大家不太欢迎我。”

    众人轰然一笑,会议室里再次响起一阵掌声,这次的声音明显要整齐许多,只是仍不太响亮,很多人都在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道:“我知道,就算大家的掌声再热烈,也肯定有人不欢迎我。”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把目光投向田宏业,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他们没有想到,新来的书记会在见面会上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是在针对田副书记。

    田宏业也是微微一怔,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之色,他低头摆弄着茶杯,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大疙瘩,这时就听王思宇敲着桌子讲道:“那些贪赃枉法的贪官污吏,他们当然不会希望看到,一个铁心和他们斗一辈子的人出现,他们是绝对不会希望我到来的。”

    众人愕然,又都把目光从田宏业的身上收回,盯在王思宇的脸上,好奇地望着这位年轻的纪委书记。

    田宏业绷紧的心忽地松弛下来,他轻轻舒了口气,带头拍了几下巴掌,屋子里再次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

    王思宇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水,又用抑扬顿挫的声音道:“刚才的一席话,肯定会有人会认为我在唱高调,其实不是的,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现在官场的一些不良习气,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现在的形势很严峻,不要说咱们闵江,就是在全国任何一座城市,都有很多贪官污吏,他们伪装成道貌岸然的模样,开口闭口为人民服务,却利用手中掌握的公权力,窃取本应属于全社会的财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这里需要我们反思的是,为什么这种现象会出现,还要持续多久?”

    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一下,环视会场,锐利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扫过,继续慷慨激昂地道:“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身为纪委工作人员,别人可以沉默,我们不成,就算其他所有人都已经选择了放弃,我也希望,并恳请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拔出你们心中的反腐之剑,和我并肩战斗,直到最后一分钟!”

    话音落后,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王思宇微笑着推开麦克风,和大家一起鼓起掌来,田宏业也拍了几下巴掌,随后摘下厚厚的眼镜,摸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再次戴上眼镜,神情肃穆地摆了摆手,摸过麦克风,以低沉的声音道:“王书记刚才的讲话,大家都已经听到了,在这里我就不多讲了,只希望同志们牢记肩头的责任,把反腐倡廉工作做好,抓到位……”

    接下来,几位纪委常委先后发言,不到十点半钟,会议就已结束,王思宇回到办公室,坐在靠背椅上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几口,回味着刚才的即兴演讲,情绪仍有些高昂,他伸手摸出一管黑色签字笔来,在手中上下纷飞,做了十几个托马斯全旋后,他翻开崭新的黑皮本子,俯下身子,在上面认真地写下一行字:“哪怕注定失败,也要勇敢地战斗下去,别人放弃我坚持——王思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