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章 信访室

第四章 信访室2017-11-9 13:3:13Ctrl+D 收藏本站

    第395节    第四章    信访室

    王思宇回到办公室后,摸起座机,给梁桂芝打了过去,将鲍昌荣的最新表态讲了下。

    梁桂芝听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她扶了扶眼镜,笑眯眯地道:“王书记,还要多谢你做了工作,不然书记市长各执一词,我夹在中间,很难做人。”

    王思宇皱了皱眉,轻声道:“李晨市长是什么态度?”

    梁桂芝犹豫了下,压低声音道:“在闵江重机的问题上,两人分歧很大,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这样吧,我先安排人到省城谈判,争取早点做通上访群众的工作,把他们劝回来,下班后咱们再仔细谈。”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也好,梁市长,你先忙。”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略一沉吟,就站了起来,转身走出办公室,信步下了楼,来到三楼的信访室门前,推开虚掩的房门,却见屋子里只有一位科员,他穿着一身藏青色休闲装,正背对着门口,坐在办公桌前,神情专注地望着电脑,右手的鼠标不停地点击着,嘴里兀自嘟囔着:“砸下来,空军牛.逼,给我往死了砸!”

    王思宇没有打扰他,悄悄地走了过去,却发现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炒股软件,上面的股票一片惨绿,一笔笔卖单打了下来,股票价格逐波走低,那位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全神贯注地看着股票,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过来,王思宇背着手看了一会,就笑着道:“行情不太好啊,这大盘跌得可真厉害。”

    中年男人回头望了一眼,目光在王思宇的脸上扫过,却没有显现出半点异常,而是点点头,神色自若地道:“是不太好,这些天跌得挺狠的,不过快了,只要砸到两千六百点,肯定有一波反弹行情。”

    王思宇见他并不惊慌,说完话后,再次转过头去,仍死死盯着电脑屏幕,眯着眼睛望着股市行情,嘴里念念有词,不禁觉得有些好奇,就拉了把椅子坐下,指着电脑道:“现在砸得这么凶,你怎么知道一定有反弹行情?”

    中年男人咧嘴一笑,伸手从桌上摸出两根烟来,递给王思宇一根,他也点上,惬意地吸了一口,悠然自得地道:“这是技术,现在量能萎缩得厉害,向下杀伤的幅度却很大,套牢盘已经懒得动了,很快就会出现四百点的空间,足够完成一波快速反弹了,市场主力是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烟点着,也吸了一口,淡淡地道:“股票这玩意,上上下下的,倒是真不好说,我已经有两年没玩了。”

    中年男人掸了掸烟灰,摸着鼠标选了几只股票,丢到自选股里,笑着道:“那倒是可惜了,你错过了一波不错的行情,不过股市里就这样,涨涨跌跌的,真正赚钱的也不多,散户没有消息,懂技术的又少,也很难保持良好的心态,在市场里面就是炮灰的命,怎么赚的,回头还得怎么丢回去,就是图个刺激罢了。”

    王思宇笑了笑,皱眉吸了口烟,笑着道:“老兄,你上班时间炒股票,何主任不管吗?”

    中年男人哂然一笑,摇头道:“以前倒是管,后来见我炒股赚了点钱,老何头也眼馋了,丢了六万块钱进来,让我帮着他炒。”

    王思宇也笑了起来,不无讥讽地道:“那你倒是自在了,怕是这纪委办公大楼里,要数你最清闲了。”

    “嘘!”中年男人摆了摆手,皱起眉头,盯紧了盘口,只十几分钟的功夫,大盘竟陡然好转,各股纷纷翻红,他登时面色一沉,抬手重重地敲了几下桌子,把炒股软件关掉,骂骂咧咧地道:“这时候涨有屁用啊,不死不活的,白白耽误功夫,看情形,还得等几天。”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老兄,炒股风险还是很大的,可不要太沉迷了,不然容易把自己搭进去。”

    中年男人笑了笑,转头来,仔细打量了王思宇一番,满脸狐疑地道:“老弟,你是新来的,还是找何主任办事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我是新来的,今天刚刚上班。”

    中年男人有些警惕起来,忙坐直了身子,直勾勾地盯着王思宇,笑眯眯地道:“兄弟,你该不是……跟着新书记一起来的吧?”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不是,我是自己来的。”

    中年男人这才松了口气,摆了摆手,笑着道:“吓了我一跳,上午家里有事,没过来,听说新书记上班了,还以为你是他带来的亲兵呢,那可太操.蛋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可别烧到我头上!”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既然害怕,怎么还在办公室里炒股?”

    中年男人转了个身,倒了杯茶,端着手里,吹了吹气,摇头道:“放心吧,这里安全着呢,纪委书记那是何等人物,没事哪能到咱这来,人家坐在办公室里拨个电话,动动嘴巴,咱这边的领导就得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献殷勤,别看都在一栋楼里办公,几个月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要是能天天和书记见面,恭喜你,机会来了,抓紧了,再不济也能混个科长干干。”

    王思宇呵呵一笑,饶有兴趣地望着他,似笑非笑地道:“怎么抓紧呢?”

    中年男人喝了口茶水,有些自嘲地道:“还能怎么抓紧,腿脚勤快点,嘴巴甜点,溜须拍马的技术都使出来,领导哪痒你就帮着挠哪,肯定错不了,我这些年就是没机会接近大领导啊,不然早干起来了,哪能窝在这里坐冷板凳。”

    王思宇忍住笑意,走到他身边,把手里的烟掐灭,丢到烟灰缸里,抬手看了看表,见已经快到下班时间,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老兄,怎么称呼?”

    中年男人侧了侧身,笑眯眯地道:“我叫孙宝钛,以前是监察四室的,老弟,你贵姓?”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免贵姓王,好了,宝钛兄,快下班了,我得回去了,有空咱们再聊。”

    孙宝钛摆了摆手,笑着道:“有空常过来坐坐,这里清静,平时没谁过来。”

    王思宇点点头,转身出了信访室,向前走了几步,就见何主任走了过来,他停下脚步,表情严肃地道:“何主任,正巧找你有事。”

    何主任忙快步迎过来,满脸堆笑地道:“王书记,有什么指示?”

    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皱眉道:“是这样,过几天,我打算到闵江重机厂去转转,了解下那边的一些情况,你准备一下,把所有涉及到闵江重机的材料,都整理出来,明天上午送到我办公室里。”

    何主任忙点头道:“好的,王书记,明天一早,我就把材料送过去。”

    王思宇淡淡一笑,摆手道:“不必了,让孙宝钛来吧。”

    何主任微微一愣,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目送着王思宇转身走远,他皱了皱眉,忙快步向回走去,推门走进办公室,来到孙宝钛身边,笑着道:“宝钛,刚才王书记来过?”

    孙宝钛嘴里嚼着口香糖,慢悠悠地道:“没有,哪个书记能上咱这来。”

    何主任皱了皱眉,迟疑道:“不会吧,我刚在外面碰到王书记,他还点名让你明儿去送文件呢。”

    孙宝钛脸色一变,浑身打了个激灵,忙转过身来,愣愣地望着何主任,抓着后脑勺道:“主任,刚才是来个年轻人,看起来就二十七八岁,他不可能是新来的书记吧?”

    何主任点头道:“对,对,他就是王书记!”

    “啊?”孙宝钛瞠目结舌地站了起来,呆了半晌,才颓然坐了下去,抓耳挠腮地道:“坏了,这下坏了,谁能想到他是纪委书记,我刚才都胡说八道什么了,怎么一句都想不起来了?懵了,懵了……”

    何主任也紧张起来,忙凑到他面前,试探着问道:“宝钛啊,你刚才没在炒股吧?”

    孙宝钛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道:“是啊,刚才要是不看股票就好了!”

    何主任心里一凉,想起王思宇刚才冷淡的表情,登时火气就冒了起来,抄起烟灰缸往桌子上重重一摔,低声喝道:“孙宝钛,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在办公时间炒股,你怎么总是不听呢!这下可好,闯祸了吧?你把咱们信访室的脸都丢尽了,王书记一定以为咱们信访室自由散漫,毫无纪律!”

    孙宝钛脸上落满了烟灰,他摸出纸巾,在脸上擦了擦,有些无奈地道:“主任,咱们信访室的情况你最清楚,确实有点自由散漫,她们两个下午非要去逛街,这才打电话给我,死乞白赖地把我叫来上班,要不就没这事了嘛,这两丫头片子,回来我非得收拾她们……”

    何主任脸色铁青,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咬牙切齿地道:“全都给我写检查!”

    孙宝钛连连点头,摸起烟递过去,为何主任点了火,陪着笑脸道:“主任,您息怒,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王书记那人很随和,一点架子都没有,刚才在屋子里,我们聊得还很投机。”

    何主任哼了一声,皱眉吸了口烟,叹息道:“那是王书记懒得和你一般见识,不行,咱们室里要整顿风气,都是我把你们惯坏了,这样下去容易出大问题,我会被你们三个连累的!”

    孙宝钛倒了茶水,递到何主任手中,点头道:“主任英明,咱们信访室是该整顿一下工作作风了,我这就把她们两个叫回来,咱们先开个民主生活会。”

    何主任抬腕看了下表,摇头道:“算了,改天再说吧,宝钛,你辛苦下,加个夜班吧,王书记要把所有关于闵江重机的材料都整理出来,明天上午送到他办公室里,要记住,这是你将功补过的唯一机会,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能有半点差错,要是出了问题,咱们老账新帐一起算。”

    孙宝钛抬起手来,敬了个庄严的军礼,嬉皮笑脸地道:“主任放心,我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何主任满意地点了点头,夹包走向门外,一只脚已经迈出门口,却又停下来,转头道:“宝钛,我那六万块钱什么时候才能解套啊,家里过段时间可要用钱了,要说炒股亏了,你婶子肯定不信……”

    孙宝钛额头冒汗,干笑了几声,有些底气不足地道:“主任,放心吧,大盘很快就要跌到两千六百点了,到时我再补点仓,吃一波反弹就回来了。”

    何主任‘唔’了一声,又叹了口气,铁青着脸,闷闷不乐地转身离去。

    孙宝钛擦了把汗,端着茶杯走到窗前,向下望去,恰巧见王思宇坐进奥迪车中,小车缓缓驶出大院,他不禁叹了口气,喃喃道:“王书记,我这算撞枪口上了,还是要时来运转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