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章 懒汉的做法

第七章 懒汉的做法2017-11-9 13:3:17Ctrl+D 收藏本站

    第398节    第七章      懒汉的做法

    看了关于闵江重机厂的信访材料,王思宇的心情变得异常糟糕,虽然绝大多数国企中都存在着一些管理问题,但对于闵江重机来讲,这样的现象格外严重,在企业最为困难的时期,现任厂领导却依旧巧立名目,大搞公款吃喝,还私设小金库,为管理层发放高额福利。

    而工人们反应较为强烈的六百万集资款,就有将近七十万元,被用作支付宾馆饭店的账单,其中大有猫腻,举报人显然是重机厂内部的财会人员,提供的证据极为详尽,完全可以据此展开立案调查,但不知为什么,举报信却被压了半年之久。

    王思宇略一沉吟,就摸起电话,给纪委副书记田宏业拨了过去,十分钟后,田宏业敲门走了进来,拉了椅子坐下,瞄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档案袋,微微一怔,随即笑道:“王书记,你在调查闵江重机?”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那几封举报信推了过去,点头道:“老田啊,这些举报材料上提供的线索很具体,应该让监察四室介入,假如情况属实,就要采取措施,有这样的领导在,重机厂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田宏业皱了皱眉,耐着性子把几封举报信看完,就信件轻飘飘地丢下,摸出眼镜布,擦着厚厚的镜片,慢条斯理地道:“王书记,您刚到闵江市,可能还不清楚,重机厂的情况错综复杂,先后几任厂领导都出了问题,现在这种情况下,再追究下去,只会起负面作用,稳妥起见,还是先放放吧,这也是鲍书记的意思。”

    王思宇倒没有想到,两人第一次谈工作,田宏业就把鲍昌荣抬出来当挡箭牌,这让他颇为不悦,望着对方嘴角挂着的一丝冷笑,王思宇慢悠悠地喝了口茶,不动声色地道:“田书记,我的意见恰恰相反,现在重机厂的职工群情激愤,已经有很多人到省城上访,给市里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采取些必要的措施,化被动为主动,先把一些不法干部拿下来,安抚职工的情绪,并下决心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拖延,重机厂的情况比较严重,越拖越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田宏业的火气也腾地上来,不冷不热地道:“田书记,这件事情,鲍书记是拍了板的,你在做决定前,是不是要提前向他请示下,免得出了乱子,影响到稳定大局。”

    王思宇收起笑容,淡淡地道:“纪委办案要注重事实,只要对方有违法乱纪的情况,在权限许可下,我们就要坚持调查,至于最后的调查结果出来后,如何处理,自然要和市委主要领导沟通。”

    田宏业板着面孔道:“王书记,既然你下了决心,我们照办就是,只是鲍书记那边,还请你提前打招呼,不然我不好交代。”

    王思宇微微一笑,提笔在一封举报信上写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王思宇。”

    随后把笔一丢,端起茶杯道:“好吧,田书记,那就这样,你们只管去查,放心吧,抓几个**分子,天塌不下来,出了问题我负责。”

    田宏业阴冷的目光透过厚厚的镜片,盯着王思宇的眼睛,在对视了一分钟之后,有些不甘地收了回去,低声道:“好吧,我这就去安排。”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望着田宏业转身出了门,不禁微微一笑,对方既然用鲍昌荣来施压,那就要坚决顶回去,否则一旦开了这个头,以后只能更加被动,官场上最忌讳用上级来压人,这个田宏业居然毫无顾忌,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那就必须好好敲打一番,要是连副手都摆不平,他这个市委常委就不要当下去了。

    十几分钟后,座机上的电话铃声响起,王思宇接起电话,里面传出一个恭敬的声音来:“王书记您好,我是杨光,鲍书记请您到一号楼来趟,有事情商议。”

    王思宇皱了皱眉,点头道:“好吧,我马上过去。”

    出了纪委大楼,他来到鲍昌荣的办公室,却见房间里已经坐了几个人,分别是副书记马尚峰,常务副市长梁桂芝市委秘书长鲁高阳,而鲍昌荣正站在窗前,举着手机和人轻声交谈。

    王思宇与三人打了招呼,就坐在梁桂芝下首的沙发上,秘书杨光沏了茶水后,又分别向四人发了一份材料,随后转身退了出去。

    摸起材料,王思宇翻了翻,见上面是解决重机厂问题的一份提案,他大致看了看,随后和梁桂芝交换下了眼神,两人都是轻轻摇头,而对面的副书记马尚峰眯着眼睛不说话,秘书长鲁高阳则点头道:“这个点子不错,要是能成功实施,倒是能缓解压力,起码也能再支撑几年。”

    “嗯,陈总,那就说好了,过些日子一定要过来转转。”鲍昌荣笑容满面地打完电话,转过身来,把手机轻轻丢在办公桌上,拉了椅子坐好后,喝了口茶水,就笑着道:“李市长到下面县里视察,要晚上才能回来,咱们就不等他了,在开始前,我先解释一下,王书记分管纪委,本来是不需要参加讨论的,但他虽然年轻,在搞经济方面却是把好手,并且,他到了咱们闵江后,也很关注重机厂的事情,所以,我特地邀请王书记参加这次会议,给大家当参谋。”

    其他三人都微笑着点头,示意认可他的决定,鲍昌荣顿了顿,又微笑道:“材料大家想必都看了,省城的华龙地产集团想来我们闵江市发展,他们在考察了市场之后,对重机厂的一百三十八亩地很感兴趣,打算出价收购下来,那边总共有三块地,总建筑面积二十八万平方米,如果按照现在的土地估值,出让价格要高于三个亿,我昨晚和他们的老总通过电话,经过慎重考虑,提出这份预案,计划对重机厂进行整体搬迁,从新港区迁移到东城区的郊外,有了这笔资金,可以暂时缓解重机厂的压力,大家先讨论下吧。”

    说完后,鲍昌荣端起茶杯,望着屋里的四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秘书长鲁高阳笑着道:“鲍书记,这个办法好,重机厂一直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吃,他们那块地段其实很不错,如果开发成商品房,对市里的财政收入也有很大的帮助,也能解了重机厂的燃眉之急,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主意,我支持这个方案。”

    副书记马尚峰皱了皱眉,沉吟道:“方案是不错,但治标治不了本,而且要完成搬迁,难度恐怕也不小,三千人的大厂搬到东城区那边,交通很不方便,要是工人们意见太大,很容易起来闹事。”

    鲍昌荣叹了口气,把杯子放下,皱眉道:“不能由着他们的性子胡来,重机厂搞到现在这个样子,那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如今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拿着手电筒照着走,看见一米走一米,尽量维持下去,至于闹事的职工,总是会有的,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我鲍昌荣再多背些骂名。”

    梁桂芝迟疑了下,还是轻声道:“鲍书记,是不是先和改制工作组先通通气,让他们在重机厂开个会,争求下各方面的意见,如果重机厂内部反对声音不大,我们再下决定也不迟,毕竟这么大的工厂,搬迁总需要时间,也不必急于一时。”

    鲍昌荣的脸色阴沉下来,摆手道:“不必了,吴方舟搞得那个工作组,在下面没起什么好作用,正事没干多少,竟添乱子,在重机厂的事情上,你们政府这边的工作一直都很被动,牵着不走,打着还倒退,既然你们怕担责任,不肯搞,那就按着我的方案来,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梁桂芝被当面呵斥了一通,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涨红着脸,低头翻开黑皮本子,拿笔在上面唰唰地写了起来,也不知在写着什么。

    王思宇注意到,她的右手抖得厉害,恐怕是气愤到了极点,他不禁大为挠头,鲍昌荣的家长作风实在是太严重了,确实有些独断专行,根本不顾忌他人的感受。

    鲍昌荣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望着王思宇道:“王书记,你也说说吧,这个办法怎么样?”

    王思宇眯了眼睛想了一会,就摇头道:“我不同意这样搞,拆房子卖地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这样一折腾,容易把重机厂的人心搞散了,表面看是度过了难关,但实际是把问题推到了两三年后,到时重机厂的困难会更加严重,这是懒汉的做法,得过且过,不科学。”

    鲍昌荣刚刚喝了茶水,听到他说到最后一句,险些喷了出来,在咳嗽了几声后,他瞪大了眼睛望着王思宇,愕然道:“王书记,你说什么?”

    王思宇神色自若地道:“鲍书记,我说这是懒汉的做法,不科学。”

    鲍昌荣火冒三丈,把杯子重重地镦在桌子上,盯着王思宇,一字一句地道:“王书记,你说得没错,这是懒汉的办法,那你给出个勤快人的好主意吧,让我们大伙都听听。”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王思宇的脸上,梁桂芝的手心里更是捏了一把汗,暗自为王思宇担心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