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章 对弈

第九章 对弈2017-11-9 13:3:19Ctrl+D 收藏本站

    第400节    第九章      对弈

    闵江宾馆三楼的餐厅里,王思宇望了眼坐在窗边的冰雪美人,微微一笑,端着餐盘坐到对面,轻声道:“周老师,早晨怎么没有下来吃饭?”

    “起来晚了。”周媛放下筷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淡淡地道。

    王思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着道:“是啊,昨晚我也没休息好,失眠了。”

    周媛微微蹙眉,摸起餐桌上的果汁,把目光转向窗外,望着斜阳下波光粼粼的江面,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半晌,她才回头向身后望了一眼,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道:“以后不要在一起吃饭。”

    王思宇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见周围有几个人正探头探脑地望向这边,不禁笑了笑,夹了块红烧肉丢在嘴里,砸然道:“怕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经常在一起吃饭怎么了,他们要是喜欢传闲话,尽管传好了。”

    周媛轻轻摇头,把俏脸扭到一边,冷冰冰地道:“不关他们的事,是我不喜欢。”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了皱眉,郁闷地低下头,往嘴里扒拉着饭,低声道:“为什么?”

    “就是不喜欢。”周媛淡淡地回道,她把果汁放在桌上,摸起身边的挎包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王思宇抬起头来,目送着她袅娜娉婷的倩影出了餐厅,不禁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又碰了一鼻子灰,这个周老师,真是不讲情面。”

    吃过晚饭,王思宇回到房间,正坐在沙发上吸烟,看着闵江电视台播放的新闻节目。

    梁桂芝敲门走了进来,进屋就哼了一声,叉腰道:“你啊,真是过分,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就在会上乱放炮!”

    王思宇呵呵一笑,泡了杯茶递过去,微笑道:“梁姐,你先别发火,坐下慢慢说。”

    梁桂芝皱眉坐下,喝了口茶水,把杯子重重地往茶几上一鐓,低声道:“一千名职工啊,这么多的人,你让我往哪里分流,竟出馊点子。”

    王思宇笑了笑,皱眉吸了口烟,摆手道:“鲍书记不是都讲了嘛,可以慢慢来,分批次搞。”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铁青着脸道:“他说得倒是轻松,我下午拨了十几个电话,都被人搪塞了下来,现在哪个单位都不缺人,咱们总不能下行政命令,硬逼着人家接收吧?”

    王思宇摸着下巴道:“是啊,的确是很棘手的问题,不过没关系,梁姐,你也别着急,回头我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

    梁桂芝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苦笑道:“闵江重机这滩浑水,别人躲都来不及呢,你却主动跳进去,真不知该说你什么。”

    王思宇把身子向后一仰,抬头吐了几口烟圈,淡淡地道:“梁姐,你是知道我的,这种事情我一定要管的,不然晚上睡不着觉。”

    梁桂芝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皱眉道:“在闵江重机的事情上,鲍昌荣和李晨在博弈,一个急着拆除定时炸弹,一个盼着早日炸响,你没有把情况摸清,就冒然钻进去,别当了替死鬼。”

    王思宇沉思了一会,掸了掸烟灰,笑着道:“先不管那么多了,这样也好,作为交换,鲍昌荣应该会支持纪委的工作,有利于我站稳脚跟。”

    梁桂芝转动着茶杯,轻声道:“鲍书记想撇开李晨,单独解决闵江重机的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李晨不会让他轻易解套的,我担心过些日子,会出乱子。”

    王思宇微微皱眉,吸了口烟,把半截烟掐灭,丢到烟灰缸里,低声道:“梁姐,他会直接在闵江重机搞事?”

    梁桂芝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道:“有这个可能,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吴方舟是他的人,那个改制工作组现在就在闵江重机,他们在底下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要是搞出大乱子,惊动媒体,恐怕咱们都要承担责任。”

    王思宇想了想,也神色凝重地道:“梁姐,还真要提防些,这段时间,对闵江重机那边要盯紧点,不要放松警惕,一旦出现谣言,要尽快澄清,免得被有心人利用,横生枝节。”

    梁桂芝站了起来,走到梳妆镜边,理了理鬓角,懒洋洋地道:“早就安排了,我让市长助理刘延年也到重机厂去做工作,直到上市之前,都不能放松警惕,闵江重机是鲍昌荣走出的一招臭棋,省委主要领导对此也是耿耿于怀,一直都没有忘记,我要是李晨,也会惦记着把粪坑越扒越大,不会让他轻易遮掩过去。”

    王思宇皱了皱眉,起身在客厅里踱了几步,摸起两只沉甸甸的哑铃,一边悠荡着,一边轻声道:“梁姐,今天的会上,马副书记的态度很是暧昧,他两次否决了闵江重机的提议,是不是也意味着,他的立场在向李晨倾斜?”

    梁桂芝轻轻摇头,蹙眉道:“马尚峰在走中间路线,坐山观虎斗,这两人无论谁倒下去,对他都是有利的,不过总体上来讲,他对鲍昌荣的意见还是很大的,省里原本有意调鲍昌荣去省委任秘书长,可被鲍昌荣婉言拒绝了,他还想在闵江干一届,这样就成拦路虎了,班子成员肯定都有些不满。”

    王思宇加快了速度,又挥动了几十下,直到身子微微出汗,才将哑铃放下,笑着道:“这件事情鲍昌荣讲过,其实这样的干部很难得的,只要他有这份决心,闵江的发展应该错不了。”

    梁桂芝摸起一条毛巾丢了过去,皱眉道:“你啊,可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了,鲍昌荣可是头老狐狸,别看他外表粗犷,其实城府极深,尤其擅长反败为胜,当初段永祺就是被他蒙蔽,吃了大亏,你可不要被利用了,当做人家捉鬼的钟馗。”

    王思宇摸着毛巾,擦了擦前胸后背,也凑到镜子前,眉飞色舞地道:“梁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有这么帅的钟馗吗?”

    梁桂芝抿嘴一笑,摇头道:“你才来几天啊,哪里知道闵江的深浅,总之以后要小心些,别再轻易出头了。”

    王思宇收起笑容,一脸凝重地道:“知道了,我也是想丢块石头下去,试试各方的反应,看看这闵江水到底有多深。”

    梁桂芝轻轻点头,转身走到门边,回头道:“老俞周末要过来,到时租条船,咱们几个到江心岛上呆两天。”

    王思宇嘿嘿笑道:“梁姐,那不好吧,你们两口子小别胜新婚,我们就不凑那热闹了。”

    梁桂芝啐了一口,拿手指着王思宇,佯装生气地道:“你啊,再敢拿我这老太婆开涮,小心梁姐翻脸。”

    王思宇忙拱手道:“梁姐,我可是一番好心,真不是拿你开涮,再说了,哪有这样年轻的老太婆啊,看起来跟三十出头差不多,改天俞书记过来滋润一下,可能就回到二十七八了。”

    “你啊,油嘴滑舌的,没一句正经话!”梁桂芝嘴里虽然唠叨着,脸上却笑成了一朵花,推开房门后,就径直去了斜对面,敲响了周媛的房间。

    王思宇进了浴室,冲过澡后,躺在白瓷浴缸里,闭了眼睛,回想着梁桂芝的提醒,也觉得不无道理,自己刚到闵江这边来,在立足未稳之际,的确应该韬光养晦,不宜锋芒外露。

    毕竟市委领导班子中,哪个都不是无能之辈,很多问题,大家早已心中有数,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会做事不等于会做官,要想不被这些家伙算计了,只能谨慎从事,否则一旦出了事情,很容易沦为替罪羊。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从浴室里走出来,穿了件蓝色睡衣,走到写字台边,拿笔写了一篇稿子,随后转身出了门,敲开斜对面的房间。

    周媛打开房门后,望了王思宇一眼,就转身坐回椅子上,伸手摸出一枚黑色的棋子,放在棋盘上,轻声道:“梁市长,我要打劫了。”

    梁桂芝脸上带着一丝愁容,手里捏着白色的棋子,望着棋盘发呆,过了半晌,才向西南角落下一子,叹息道:“媛媛啊,你也不知让着我点,每次都输棋,搞得我心情很不好。”

    周媛淡淡一笑,摇头道:“不能让,让了就没意思了。”

    王思宇走了过去,站在周媛身后,目光落在她雪白滑腻的颈项上,摸着下巴沉吟道:“局势不妙啊,梁姐,唯今之计,只有置于死地而后生,才有机会反败为胜。”

    梁桂芝抬头望了一眼,夹了一枚棋子,疑惑地道:“应该下到哪里?”

    王思宇心里一虚,赶忙把头摇成拨浪鼓,摆手道:“梁姐,观棋不语真君子,我点到为止,这个还要你来做决定。”

    周媛抬手拂了拂秀发,淡然道:“梁市长,你也毋须怕打劫,尽可一路粘下去,还有机会的。”

    梁桂芝却举棋不定,沉思半晌,把棋子丢了下去,轻声叹息道:“算了,终究是下不过你的,不伤这个脑筋了。”

    周媛淡淡一笑,把围棋收起来,沏了两杯茶水,轻声道:“梁市长,你进步还是很快的,刚刚学习围棋,就下得这样好,真是很难得呢!”

    梁桂芝笑了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指着王思宇,似笑非笑地道:“媛媛,他在学校时表现怎么样?”

    周媛转头瞥了一眼,冷冷地道:“上课从来都不专心,成绩一般,只是绘画不错。”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转身坐到对面的沙发上,跷着二郎腿道:“周老师,哪有你说得那么不堪,我当时成绩还算不错的,也算名列前茅了。”

    周媛淡淡一笑,低头喝了几口茶水,就拉了椅子站起来,轻声道:“你们先聊,我去洗澡。”

    梁桂芝轻轻点头,见周媛进了浴室,就用手捅了捅王思宇,眨眼道:“原来还会作画,改天别忘了为我画一幅。”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摇头道:“不成,我怕到时俞书记揍我哩。”

    梁桂芝微微一怔,好奇地道:“好端端的,他揍你做什么?”

    王思宇探过头去,故作神秘地道:“我最擅长的是美人出浴图。”

    梁桂芝立时红了脸,啐了一口,拿手在王思宇的额头上戳了戳,忿忿道:“你啊,倒是和梁姐混熟了,什么疯话都敢讲!”

    王思宇哑然失笑,找了纸笔,笑着道:“梁姐,现在就画吧,你这含羞带怯的模样,倒是少见。”

    梁桂芝‘扑哧’一笑,却站了起来,走到房间门口,向浴室方向努努嘴,意味深长地道:“你啊,还是等着画美人出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