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一章 江心岛

第十一章 江心岛2017-11-9 13:3:22Ctrl+D 收藏本站

    第402节      第十一章    江心岛

    周末的天气很好,微风习习,阳光明媚,碧波荡漾的闵江上,一条小船顺流而下,向宽阔的水面驶去,船夫站在船尾,安静地摇着橹,四人坐在船舱里打了会扑克,就来到船头,眺望着江面上的风景。

    王思宇的目光从远处的小岛上收回,落在衣袂飘飘的周媛身上,轻声道:“周老师,以前去过江心岛吗?”

    周媛轻轻摇头,淡淡地道:“没有,很少有兴致出来玩的。”

    梁桂芝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了二人一眼,轻声道:“媛媛,以后周末应该经常出来转转,总闷在房间里,对身体也不好。”

    周媛伸出右手,极为优雅地拂了拂秀发,微笑道:“习惯了,喜欢安静,一时半刻改不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也附和道:“我也一样,很少出来游玩,不过梁姐说的对,经常多出来走走,接近一下大自然的美景,会对生活多出一份体验,也有益于身心健康。”

    周媛看了他一眼,秀眉微蹙,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转身道:“梁市长,晚上要在岛上住宿吗?”

    梁桂芝抿嘴一笑,点头道:“是啊,不过岛上除了几户渔民外,只有一个水文监测站,没有宾馆,只能露营,今晚我们要住帐篷了,不过你放心,被褥都是全新的,刘秘书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现在就在岛上。”

    王思宇举目四望,笑着道:“梁姐,其实这边风景也是不错的,江心岛怎么没有开发起来?”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无奈地道:“市里倒有过设想,但小岛面积还是太小了,没有太大开发价值,而且也不安全,水位高时,全岛都会被淹没。”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道:“真是可惜了,现在旅游产业方兴未艾,闵江这边的风景还是不错的,应该想办法规划一下。”

    梁桂芝微微一笑,点头道:“是啊,咱们倒是想到一起去了,我这半年来,一直都在做这方面的调研,月亮湾这边其实是座古城,只可惜保护力度不够,使得很多珍贵遗址被破坏,如果能把旅游资源和民俗文化结合起来,打造成旅游热点城市,其实是最佳选择。”

    周媛也微笑道:“如果能够把旅游产业做起来,就能实现老城区和新港区的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你们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梁桂芝叹了口气,摆手道:“谈何容易啊,要想真正做起来,投入的资金会很大,在上面支持力度有限的情况下,光靠市里投入,根本无法实现。”

    王思宇皱眉道:“梁姐,需要多少资金,才能把旅游业拉动起来?”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神色凝重地道:“初步估计,至少要投入三十几个亿。”

    “要这么多?”王思宇微微一怔,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过了半晌,才轻声道:“这样大的投入,恐怕靠省里也不成,要到京城跑部委。”

    俞汉涛手里握着照相机,站在船头拍了几幅风景照,就转过身子,把相机塞到王思宇手里,笑着道:“你们啊,这又是何必呢,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再谈工作了,开心玩才是正经,王书记,辛苦下,帮我们两口子拍几张照片。”

    王思宇点点头,向后退了几步,举起相机,对准两人,按动快门,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就拍了十几张照片。

    梁桂芝招了招手,笑眯眯地道:“媛媛,别在旁边看着,你们两人也拍几张吧,好容易出来一趟,要玩得开心些。”

    俞汉涛就走了过来,一把抢过王思宇手中的相机,眨眼道:“王书记,还不快过去。”

    王思宇心领神会地笑了笑,慢悠悠地走到周媛身边,轻声道:“周老师,难得有机会一起合影。”

    周媛‘嗯’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却已消失,表情冷淡地站在镜头前,倒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

    俞汉涛微微一怔,就笑着道:“再近些,王书记,你的头往右,周市长,要面带微笑。”

    周媛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在快门按动的瞬间,却把俏脸转向另一侧,淡淡地道:“有些晕船,我先到船舱里歇会。”

    梁桂芝忙走了过去,关切地道:“媛媛,我这里带了药片。”

    周媛轻轻摇头,低声道:“不用了,梁市长,休息一会就好。”

    梁桂芝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转身和周媛进了船舱。

    俞汉涛吃出味来了,走到王思宇身前,压低声音道:“王书记,这次怕是难度不小啊。”

    王思宇苦笑着摆了摆手,轻声道:“你们多心了,我和周市长的确只是师生关系。”

    俞汉涛含蓄地一笑,用胳膊肘捅了捅他,挤眉弄眼地道:“王书记,我可是过来人,这种事情还是懂的,别灰心,她心里有你,否则不会表现得这样反常,你们两个还是有戏的,只是火候还不够,得再加把劲。”

    王思宇摆了摆手,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一口,笑着道:“俞书记,昨晚还好吧,**一刻值千金啊。”

    俞汉涛嘿嘿一笑,舒展着胳膊,有些自鸣得意地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当然了,毕竟年纪大了,和你们年轻人比不了。”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低声道:“俞书记,你太谦虚了,应该是老而弥坚才对。”

    俞汉涛立时警觉起来,斜眼瞄着王思宇,疑神疑鬼地道:“王书记,这宾馆房间可不太隔音,你该不是听到什么了吧?”

    王思宇忙摆了摆手,正色道:“没有,绝对没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个规矩我还是懂的。”

    俞汉涛呵呵一笑,也点了烟,蹲在船头,愁眉不展地道:“王书记,桂芝现在的工作压力很大,你既然过来了,就要多帮帮她。”

    王思宇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点了点头,抱膝坐在船头,轻声道:“闵江这边的情况确实有些复杂,不过放心好了,困难都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过去。”

    俞汉涛叹了口气,神色黯然地道:“昨晚上,桂芝委屈得哭了,虽然她没有明讲,但我心里有数,她在这边肯定干得不顺心,女人啊,太要强了不好,现在的官场,终归还是男人的天下。”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吸了口烟,沉吟道:“俞书记,你也调过来好了,现在看来,梁市长可能要在闵江干上几年,你们夫妻总是两地分居,也不是办法。”

    俞汉涛掸了掸烟灰,拿手向后指了指,苦笑道:“不同意,怕给她添麻烦,桂芝算是把我看扁了,在她眼里,我只会添乱,帮不上忙的。”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道:“这样吧,改天我去做做工作。”

    俞汉涛摇头道:“不必了,分开之后还想,在一起住久了,恐怕又要拌嘴了,先这样吧,也挺好。”

    王思宇微笑着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而是默默地望着远方,船夫也放下了手中的橹,坐在船尾静静地吸烟,水天之间,变得一片寂静。

    半个小时后,小船停在了江心岛,秘书刘彩霞带着两个面色黝黑的人迎了过来,那两人都是住在岛上的渔民,他们只知道有旅客过来游玩,倒不清楚王思宇一行人的真实身份。

    这座江心岛面积很小,一眼就能窥其全貌,岛上除了几座简单的砖瓦房外,就是一座废弃的水文监测站,而几十米外的沙滩上,已经坐着三五对情侣,正懒洋洋地躺在竹椅上,享受着和煦的阳光,两个穿着泳装的女孩子,则抱着救生圈,在浅水中嬉戏着。

    中午,吃过农家饭后,秘书刘彩霞家里有事,就先坐船返了回去。

    王思宇和俞汉涛来到一处礁石边,坐在折叠椅上,将鱼竿架好,一边闲聊,一边垂钓。

    而穿着一身洁白连衣裙的周媛,手里提着一双高跟鞋,赤着一双白嫩的小脚丫,与梁桂芝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两人兴致极好,不时轻声说笑着。

    王思宇转头望去,见微风中,周媛秀发轻扬,衣袂飘飘,仿佛姣姣仙子,明艳绝俗,他不禁为之惊艳,呆呆地望了半晌。

    俞汉涛撸起袖子,指着钓竿,笑着道:“王书记,咬钩了。”

    王思宇‘哦’了一声,转过头来,收起鱼竿,却见钓饵完好无损,就苦笑着道:“俞书记,你看错了。”

    俞汉涛摆了摆手,笑呵呵地道:“哪有看错,你啊,魂都被人家勾走了,还说没咬钩。”

    王思宇摸着下巴哑笑半晌,叹息道:“俞书记,也不瞒你了,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

    俞汉涛微微一笑,收起鱼竿,重新上了饵,将鱼线远远地抛了出去,笑着道:“终于肯承认了吧,桂芝昨晚就提了,周市长的人品相貌都是第一流的,你们两人的确般配。”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这事说起来有点复杂,她心里装着一个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放不下。”

    俞汉涛摆摆手,不假思索地道:“这倒不重要,女人嘛,好对付,你要是真心喜欢她,就别管她心里惦记得是谁,拿出敢打敢拼的劲头来,只要肯豁出去,就算再坚固的堡垒,也有被攻破的时候。”

    王思宇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行啊,俞书记,你这番话倒是让人刮目相看,老实交代,趁着梁姐不在身边,在省城攻克几个堡垒了?”

    俞汉涛暧昧地笑了起来,低声道:“我只是嘴上逞能罢了,逢场作戏倒是有,假戏真做可不敢。

    王思宇笑着道:“你啊,不肯讲实话罢了。”

    俞汉涛嘿嘿地一笑,摸出烟来点上,摇头道:“王书记,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就清楚了,家庭比什么都重要。”

    王思宇微微一笑,见浮标动了动,忙伸手握住鱼竿,做出收竿动作,手下陡然一沉,在一片水花翻腾中,一条半尺长的鲤鱼被提出水面,他笑着摘了钩子,将鲤鱼丢进鱼篓里,轻声道:“俞书记,以后有时间,我带你出去打猎,其实和钓鱼相比,打猎更刺激。”

    俞汉涛却摆了摆手,皱眉道:“不成,那个太残忍了,还是钓鱼好,修身养性嘛。”

    王思宇洗了手,把鱼线再次甩了出去,转身望去,却见梁桂芝和周媛已经在沙滩上搭起了帐篷,就笑着道:“晚上一定很凉,还真在这睡啊?”

    俞汉涛点点头,微笑道:“女人都喜欢玩浪漫,其实就是找罪受,我还是更喜欢宾馆的房间。”

    王思宇深以为然,点头道:“晚上可别涨水,这要是漫过沙滩,睡觉的时候再来个生死大逃亡,那可热闹了,到时看她们还玩什么浪漫。”

    俞汉涛神秘地一笑,轻声道:“王书记,只带了两顶帐篷,这可是大好机会,当然了,你可得规矩点,不能把我们家桂芝给牵连了。”

    王思宇愕然,拿手指了指俞汉涛,连连摇头道:“俞书记,你们两口子太坏了,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真是不像话。”

    俞汉涛嘿嘿笑道:“怎么,不喜欢?那也成,晚上她们两人一顶帐篷,咱们两人住在一起。”

    王思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那样啊,是不是不太浪漫?”

    四目相对间,两人奸诈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