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浪漫之夜

第十二章 浪漫之夜2017-11-9 13:3:23Ctrl+D 收藏本站

    第403节    第十二章      浪漫之夜

    夜幕降临,天边升起一弯新月,在云层中忽隐忽现,松软的沙滩上燃着一堆篝火,四人围坐在篝火边,把干柴丢进去,在哔哔**的声音里,梁桂芝的脸色被映得通红,她扶了扶眼镜,笑着说:“很久没有开心了,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不知不觉中就变老了。”

    俞汉涛喝了口啤酒,把易拉罐捏扁,丢到一旁,抹了抹嘴道:“十年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本来玩得很开心的,可没想到,晚上有人找别扭,硬是和我吵了一架,她自己赌气开车回了城里,把我一个人丢沙滩上了。”

    梁桂芝笑笑,拿手推了他一下,皱眉道:“你个大男人,怎么小肚鸡肠的,每次喝多了酒都抱怨个不停。”

    俞汉涛点了一根烟,伸手拍了拍王思宇的后背,小声嘀咕道:“王书记,以后讨老婆,千万不能找太泼辣的,否则你这辈子就算毁了,不知要吃多少苦头。”

    王思宇呵呵地笑了起来,摆手道:“俞书记,你是真喝多了,马上就要吃苦头了。”

    话音刚落,梁桂芝已经抄起一根木棍,在他胳膊上戳了戳,冷笑着道:“来劲了是吧?我是母老虎,我泼辣,那你明儿赶紧回去,找个温柔点的婆娘伺候你。”

    俞汉涛嘿嘿地笑了起来,伸手抢过木棍,折断后丢进火堆里,悻悻地道:“瞧,又来了,还不让人说话了。”

    周媛双手捧腮,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轻声道:“梁姐,你们夫妻真有意思。”

    梁桂芝抿嘴一笑,搓手道:“两口子嘛,打打闹闹过到老,媛媛,你现在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要不梁姐为你牵线搭桥,帮你介绍个如意郎君?”

    周媛低下头去,淡淡地道:“不用了呢,一个人也蛮好的。”

    梁桂芝微微皱眉,就拿手抚着额头,轻声道:“哎,被这榆木疙瘩气得头疼,老俞啊,快扶我回去歇会。”

    俞汉涛却摆手道:“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再呆会吧。”

    梁桂芝竖眉瞪了他一眼,又用脚踢了踢他,低声道:“不开窍!”

    俞汉涛恍然大悟,忙起身道:“那你们先坐,我回去跪搓板。”

    梁桂芝哼了一声,跟着他向左侧的帐篷走去,轻声抱怨道:“你啊,什么时候能变得机灵起来。”

    俞汉涛嘿嘿笑着,走到帐篷边,回头望了一眼,低声道:“有戏吗?”

    梁桂芝‘扑哧’一笑,悄声道:“管那么多干嘛,成了是缘分,不成咱们也尽到心意了。”

    两人离开后,篝火边安静了下来,王思宇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摸起一根燃烧的木棍,点燃后吸了一口,把木棍丢回去,抬眼望去,见周媛抱着双膝,身子在微微发抖,就脱下外衣,为她披上,轻声道:“周老师,要是觉得冷,就先回去吧。”

    周媛摇了摇头,摸起一根木棒,拨拉着火堆,淡淡地道:“不急,再坐会吧。”

    王思宇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那冷艳的面容上,低声道:“周老师,要是我长得不像他,你怕是永远都不会注意我吧?”

    周媛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道:“其实,你们并不太像,他是沉默的石头,你是燃烧的炭火。”

    王思宇笑了笑,摸了一把细沙,揉.搓着洒了下去,轻声道:“再怎么燃烧都没有用,就算炭火熄灭了,也融化不开这座美丽的冰山。”

    周媛秀眉微蹙,淡淡地道:“为什么要融化?”

    “生命只有一次,当然要快乐些,不能总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王思宇坦诚地望着她,神色郑重地道。

    周媛叹了口气,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西服,仰头望着空中的一轮圆月,喃喃道:“你错了,我其实并不悲伤,这么久了,我已经有些忘记他了,只是每次见到你,才能想起他。”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怪不得你总是不肯接听我的电话,看起来,我不应该到闵江来。”

    周媛垂下头去,抱着双膝,淡淡地道:“没什么,我只是需要些时间。”

    王思宇沉默下来,过了半晌,才叹息道:“在你心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对吗?”

    周媛的表情滞了一下,迟疑着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曾经有段时间,我把你当作了他,那是我的错,如果对你造成了困扰,我愿意道歉。”

    王思宇苦笑着摆了摆手,摇头道:“不需要道歉,只是想和你讲一个故事。”

    周媛凝视着风中晃动的火焰,淡淡地道:“什么?”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闭了眼睛,缓缓地道:“在很久以前,华西大学有个青涩的学生,非常倾慕她的漂亮老师,可是,和其他同学一样,他没有勇气表白,尽管叠了一万只纸鹤,却没有送到老师的手里,只能挂在她家楼下的一棵树上,希望她能够看到。”

    周媛淡淡一笑,伸手拂了拂秀发,怅然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提它做什么。”

    王思宇叹了口气,缓缓站起来,皱眉吸了口烟,苦笑道:“是啊,时过境迁,似乎一切都改变了,唯独没有变化的就是,那位老师还是那样的圣洁,也依然是那样的冷漠,如同一座亘古不变的冰山,让人望而怯步,不过,在那个学生的心目中,她永远都占据着极特殊的位置。”

    周媛转过头来,温柔地望了他一眼,也站了起来,低声道:“陪我走走。”

    王思宇轻轻点头,陪着她离开火堆,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径直来到江边。

    周媛停下脚步,沉默半晌,才柔声道:“那个学生很优秀,她时常引以为荣,也关注着他的发展,但她们之间,只有师生之谊,没有其他的情感。”

    王思宇默默地点点头,神色落寞地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周媛恍惚一笑,转过身子,悄声道:“有没有觉得很扫兴?”

    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叹息道:“还好,早有心理准备。”

    周媛微微蹙眉,失神地望着水面,沉思半晌,就转过身子,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王思宇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回到沙滩边的帐篷里,两人各自掀开被子,躺了下去,褥子下面垫的是海绵垫,再往下是厚厚的保温板,因此,躺下去很是舒服,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王思宇侧过身子,望着身边的周媛,笑着道:“周老师,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应该早点解决个人问题,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你现在的情形,确实很让他担心。”

    周媛拉了拉被子,轻吁了口气,淡淡地道:“再说吧,现在真的不想呢。”

    王思宇皱了皱眉,望着那张娇美的俏脸,声若蚊蝇地道:“那个,以后想的时候,能考虑我吗?”

    周媛微微一怔,蹙眉道:“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怎么出尔反尔?”

    王思宇‘嗯’了一声,无精打采地道:“刚才是刚才,现在又有点后悔了。”

    周媛莞尔一笑,牵着被角,淡淡地道:“快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王思宇翻了个身,趴在被窝里,轻声道:“你先回答问题,不然我睡不着。”

    周媛把身子转到另一侧,悄声道:“那你就失眠吧,只是别来吵我。”

    王思宇眯着眼睛,抖了抖眉头,阴测测地道:“身边躺着一头大色狼,你能睡得安稳吗?”

    周媛哼了一声,悄声道:“梁姐给我准备了两瓶‘防狼剂’,你要不要试试?”

    王思宇笑了笑,摸着下巴道:“拿东西对付不了我,除非你答应下来,否则我……我就趁着你睡熟了摸过去,把生米煮成熟饭。”

    周媛翻了个身,蹙眉瞪着王思宇,没好气地道:“你啊,站着的时候还一口一个老师,怎么躺下来就变样子了,别闹了,不然我可真生气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仰面躺了下去,拉起被子蒙住脸,低声道:“好吧,听老师的,睡觉。”

    周媛咬了嘴唇,安静地望着身前的蜷缩的身体,眼圈竟有些湿润,她暗自叹了口气,闭了眼睛,默默地想着心事,很快进入了梦乡。

    数了一万三千六百六十六只羊,王思宇猛然睁开眼睛,悄悄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披上衣服走到帐篷外面,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后恶狠狠地吸了一口,有些焦虑不安地踱着步子。

    半晌,他才停下脚步,抬头望着空中一轮明月,忿忿不平地道:“禽兽,真是禽兽,这样龌龊的事情,你怎么干得出来啊,想想都觉得罪恶……”

    很快,脑海中闪过另一个声音:“什么龌龊不龌龊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复杂着呢,她其实对你很有好感,只是不肯承认罢了,这可是一条捷径,机会错过了,只能便宜了旁人,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王思宇捏了捏拳头,点头道:“也有道理。”

    正在外面来回徘徊时,二十几米外的帐篷里传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帘子一挑,梁桂芝披着蓝格子睡衣奔了出来,她现在的样子很是狼狈,不但披头散发,衣裳不整,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还都露在外面,她望见王思宇,下意识地拿手挡了下面,仓惶喊道:“王书记,快过来,老俞出事了。”

    王思宇吃了一惊,忙把手中的烟头丢掉,快步奔了过去,钻进帐篷,却见俞汉涛光着下身,直挺挺地躺在被子上,双眼紧闭,嘴唇发青,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模样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怕。

    王思宇赶忙把手凑到他的鼻端,试了试,又在他的前胸上摸了摸,就托起她的脖子,用指尖抵住他的人中,用力挤压着,低声道:“梁姐,怎么回事?”

    梁桂芝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此时抱着双肩,浑身哆嗦着道:“他好像吃过什么药了,晚上疯得厉害,一连要了几次,刚才忽然就停下来,不省人事了,吓死我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用力按了按俞汉涛的胸口,低声道:“梁姐,别慌,快做人工呼吸。”

    梁桂芝‘嗯’了一声,忙奔了过去,跪在地上,把俞汉涛抱在怀里,嘴对嘴做起了人工呼吸,两人手忙脚乱间,足足忙了一刻钟的功夫,俞汉涛才‘哎唷’一声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茫然地望着王思宇,怔怔地道:“王书记,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桂芝长出了一口气,抱紧了他,关切地道:“老俞,别说那么多,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俞汉涛用手指了指脑壳,有气无力地道:“已经没事了,就是头有些晕,胸口发闷,刚才做过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梁桂芝面色微红,扶着俞汉涛坐了起来,轻轻转过身子,从地上摸起内裤,急慌慌地穿了上去,低声啐了一口,恨恨地道:“你这榆木疙瘩,下次再也别做那种蠢事了,险些被你吓死。”

    王思宇摸了两瓶矿泉水,打开盖子后递过去,低声道:“俞书记,你多喝点水,然后起来到外面走走。”

    俞汉涛喝了水,又穿了裤子,在王思宇的搀扶下,在外面转了一圈,精神好转许多,有些尴尬地道:“王书记,没事了,你回去吧。”

    王思宇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后背,望着他猫腰钻进帐篷,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帐篷。

    周媛似是被惊动,轻轻翻了个身,含糊不清地咕嘟道:“外面怎么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躺了下去,轻声道:“没什么,放心睡吧。”

    周媛没有再说话,而是将一条白嫩的胳膊丢了出来,粉唇微微翕动几下,就又香甜地睡了过去。

    王思宇握了她的手腕,将她的玉臂放回被子里,静静地注视着她恬静的睡姿,哑然失笑,过了许久,他悄悄伸出手去,掀开对面的被子,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侧过身子,将那具温软的身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摩着。

    周媛睡得正香,身子只是无意识地扭动了两下,就安静下来。

    王思宇的胆子大了些,就把右臂绕过她的脖颈,将周媛紧紧拥在怀中,右手悄悄抚上了她的香.臀,闭着眼睛思讨道:“美人老师莫怪,就抱上半个小时。”

    二十分钟后,王思宇的脖子一歪,沉沉地睡了过去。

    天刚刚放亮,帐篷里忽地传出一声痛呼,帐篷晃了晃,王思宇狼狈不堪地奔了出来,只跑出七八米远,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就从他耳畔飞了过去,他转过身子,却见周媛面色绯红地站在帐篷前,双手掐腰,蹙眉瞪着自己。

    王思宇耸耸肩,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周老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周媛咬着嘴唇,冲他勾了勾手指,随后气哼哼地掀开帘子,转身进了帐篷。

    王思宇撸起袖子,望着胳膊上一圈整齐的牙印,叹了口气,走了几步,弯腰拾起那只黑色的高跟鞋,硬着头皮返了回去。

    几分钟后,帐篷里再次传出一声痛呼:“别再咬了,我可是常委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