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三章 三分钟

第十三章 三分钟2017-11-9 13:3:24Ctrl+D 收藏本站

    第404节    第十三章    三分钟

    “不许喊!”周媛微微蹙眉,松开檀口,没好气地道。

    王思宇登时闭了嘴,用力点了点头,一脸诚挚地解释道:“周老师,我睡着时,双手的确都在裙子外面,什么时候溜到里面的,我真的不清楚,这绝对是意外…...”

    周媛涨红了脸,瞪着王思宇,顿足道:“别狡辩!”

    王思宇耷拉着脑袋,满脸无辜地望着她,轻声道:“下次不敢了,周老师,呜!”

    周媛蹙着秀眉,拉过王思宇的手臂,很用心地在上面咬了五个牙印,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手,淡淡地道:“好吧,我相信你是一时糊涂,这次就原谅你了。”

    王思宇如遭大赦,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般,伸手抚摸着胳膊上的牙印,呲牙咧嘴地道:“周老师,你放心好了,下不为例。”

    “知道就好,你也没有下次的机会了。”周媛冷哼了一声,恨恨地瞟了他一眼,转过身子,把帘子挑开,袅娜地走了出去。

    王思宇也钻出帐篷,见她曼妙的身姿,向晨雾缭绕的江边走去,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态,心中一荡,伸出胳膊,低头盯着上面淡淡的五环图案,皱眉道:“周老师,你这是在暗示什么呢?”

    几分钟后,俞汉涛鬼鬼祟祟地溜了过来,悄声道:“怎么样,顺利吗?”

    王思宇摆了摆手,愁眉不展地道:“别提了,碰了一鼻子灰。”

    俞汉涛有些同情地望着他,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宽慰道:“别灰心,慢慢来,女人如茶,泡开了才好喝。”

    王思宇呵呵一笑,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皱眉吸了一口,笑着问道:“俞书记,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啊,搞得怪吓人的。”

    俞汉涛尴尬地笑了几声,拿手搔着头发道:“买到假药了,好像出了副作用。”

    王思宇咧了咧嘴,低声道:“老俞,适可而止,别玩命啊。”

    俞汉涛叹了口气,悻悻地道:“真是老了啊,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要想重振雄风,只能想点别的办法。”

    王思宇微微一笑,掸了掸烟灰,望着江边亭亭玉立的婀娜倩影,悠然道:“俞书记,闵江的早晨真美啊。”

    俞汉涛转过身子,顺着王思宇的视线望去,哑然失笑道:“是啊,江美人更美。”

    王思宇负手而立,望着雾中香娇玉嫩的窈窕佳人,陷入沉思之中,久久没有说话。

    早饭过后,江面上的雾气渐渐散去,四人漫步在江边的沙滩上,一轮火红的旭日自东方升起,照得水面上流光溢彩,瑰丽旖旎。

    周媛停下脚步,眺望着远处的风景,转过身子,拂了拂风中飘扬的秀发,淡淡地道:“梁姐,咱们几时回去?”

    梁桂芝笑了笑,轻声道:“下午吧,吃过午饭再走。”

    周媛微微蹙眉,踌躇道:“要不我先回去吧,那边还有些事情要打理。”

    梁桂芝犹豫了下,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就笑着道:“媛媛,让王书记陪你一起回去吧,我和老俞要在岛上多呆会。”

    王思宇‘嗯’了一声,点头道:“也好,我刚巧也要去趟诊所,包扎一下。”

    梁桂芝怔了怔,皱眉道:“王书记,你怎么了?”

    王思宇笑了笑,敷衍道:“昨晚不小心,好像被蛇咬了胳膊,不过幸好没出血。”

    周媛俏脸绯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别胡说,岛上哪里有蛇。”

    俞汉涛凑了过来,一脸关切地道:“怎么刚才没有讲,伤得重不重,快让我看看。”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手背到身后,摇头道:“没关系,不用看了。”

    梁桂芝品出味来了,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她伸手拎着俞汉涛的耳朵,把他拉到远处,轻声道:“看什么看,你又不是大夫,别乱掺和。”

    俞汉涛这才缓过神来,望着前面的两人,迟疑地道:“美女蛇?”

    梁桂芝哼了一声,拿手指在他额头上戳了戳,悄声道:“你这榆木疙瘩,总算开窍了一回。”

    俞汉涛揉了揉额头,忿忿不平地道:“这也叫碰了一鼻子灰?王书记口风可真紧,连我都瞒着。”

    梁桂芝睨了他一眼,恨恨地道:“哪个像你,竟干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昨晚的糗事都被人发现了,让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俞汉涛呐呐地道:“不用担心,王书记不会讲出去的。”

    梁桂芝叹了口气,想起昨晚的情形,犹自感到羞愤难当,抬脚就在俞汉涛的屁股上蹬了一下,低声道:“你这死鬼,老婆的丑态都被外人瞧见了,你倒是满不在乎,等会再和你算账。”

    俞汉涛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尘,自知理亏,也不敢争辩,只好讪讪地笑了笑,无可奈何地道:“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想的。”

    梁桂芝竖起眉头,满面怒容地道:“要是你不吃药,哪里会搞出事端来,还在嘴硬。”

    俞汉涛低下头去,在沙滩上用脚写了一行字,轻声道:“你总是有理的,无论我怎么对,都不和你心意。”

    梁桂芝走过去,看了那几个字,脸色一红,嗔怒道:“老不正经的,别开这种玩笑,谁稀罕那玩意。”

    俞汉涛嘿嘿一笑,抬起脚来,将那几个字轻轻抹去,笑着道:“那你就让我过来吧,到哪个局里当副职也成。”

    梁桂芝脸上露出一抹愁容,摇头道:“别想了,我这常务副市长都不见得能长远,当初到闵江来,也许是个错误,我其实更适合在省厅发展,做个管家婆。”

    俞汉涛笑了笑,轻声道:“桂芝,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别人在这个位置上,也不见得比你做得更好。”

    梁桂芝弯下腰去,拾起一粒石子,远远地向江面上抛去,微笑道:“他们不能,我能!”

    俞汉涛挽起裤管,坐在松软的沙滩上,望着梁桂芝坚定的面容,叹息道:“还是那样争强好胜,总跟自己较劲,这又是何苦呢?”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喊来船夫,跟着周媛登上一条小船,船夫解了绳子,站在船尾,摇着橹,小船慢悠悠地离开江心岛,向回驶去。

    王思宇站在船头,撸开袖子,揉着胳膊,低声嘀咕道:“女人啊,都是一个招数,蛮不讲理的时候,只会咬人。”

    周媛坐在船舱里,咬着牙忍耐半晌,竟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思宇转过身来,望着那张艳若桃李的笑脸,登时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喃喃道:“周老师,你笑起来的样子,要比平时好看十倍。”

    周媛甩了甩秀发,抬手抵住下颌,笑容渐渐消失,俏脸上又恢复了往昔的淡漠,她伸了个懒腰,微微蹙眉道:“你啊,还真是变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沉默寡言的,哪像现在这样油嘴滑舌。”

    王思宇微微一笑,弯腰进了船舱,坐在周媛的对面,低声道:“是啊,周老师,那时候的我好像更像他。”

    周媛默默摇头,淡淡地道:“你们其实一点都不像,无论现在还是过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有时候,还真希望你把我当成他,哪怕只是三分钟。”

    周媛微微一怔,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走到船头,望着江心岛上两个在沙滩上追逐的身影,微笑道:“梁姐夫妇蛮有趣的,女人精明能干,男人木讷鲁钝,两人在一起总是拌嘴,却又感觉特别和谐,好像他们天生就是一对。”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只要你愿意,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周媛微微蹙眉,淡淡地道:“不必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不需要做出任何改变。”

    王思宇呵呵一笑,懒洋洋地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后,望着江心岛的方向,低声道:“周老师,在沙滩上嬉戏的那两个人,要是换做我们,就完美了。”

    周媛莞尔一笑,摇头道:“不可能的,除非……”

    王思宇心中一荡,低声问道:“除非什么?”

    周媛拂了拂被风吹乱的秀发,转过身子,淡淡地道:“闭上眼睛,三分钟后再睁开。”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把眼睛缓缓闭上,低声道:“好了。”

    周媛也闭了眼睛,伸出手去,颤抖着摸了王思宇的眉毛,眼睛,鼻梁,下颌……

    良久,她眨动着睫毛,睁开眼睛,温柔地注视着王思宇,幽幽叹了口气,怅然道:“好了。”

    王思宇睁开眼睛,望着那张冰清玉洁的俏脸,低声道:“周老师,你果然在撒谎,其实,在你的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他,也一直都把我当成他的替身,从青州到玉州,甚至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改变,也正因为这样,你才不肯接我的电话,也不愿直接面对我,更不想接受其他任何人,你只是希望站在远处,默默地关注着我。”

    周媛摇了摇头,侧过身子,望着白茫茫的江水,冷漠地道:“那只是你的错觉,你刚才说过,想扮作他,哪怕只有三分钟,我只是一时心软,满足了你的愿望而已,请你不要误会。”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这其实不是我的愿望,而是你的,我只是替你说出来而已。”

    周媛娇躯一颤,双肩绷紧了,表情也有些僵硬,过了半晌,她轻吁了口气,语气平静地道:“别胡思乱想了,哪有那样荒唐的事情。”

    王思宇伸出胳膊,缓缓地道:“早晨我很惊讶,你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但后来,我想通了,在那瞬间,你其实是把我当成了他,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压抑多年的情绪,这几个牙印就是证明。”

    周媛转过身来,吃惊地望着王思宇,伸出一根纤纤玉指,点了点王思宇的胸口,蹙眉道:“你啊,要珍视我们之间的师生情分,别再纠缠下去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颓然道:“好吧,也许是我弄错了,但无论怎么样,你都应该给我一个机会。”

    周媛伸手把他推开,向船舱走去,没好气地道:“王书记,我是你的老师,不是你猎艳的对象。”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转身跟了过去,坐在周媛的对面,闭了眼睛,笑眯眯地道:“周老师,刚才那三分钟还没到呢,还有三十六秒,你要给我补齐了。”

    周媛歪着脑袋想了想,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拉过他的右手,狠狠地咬了下去,在一声痛呼声中,小船晃了一晃,继续向前驶去,船舱里响起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