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五章 威胁

第十五章 威胁2017-11-9 13:3:27Ctrl+D 收藏本站

    第406节    第十五章    威胁

    没有想到鲍昌荣会有这么大的支持力度,王思宇有些意外,笑着说:“鲍书记,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一定把案子顺利办下来。”

    鲍昌荣端起茶杯,吹了吹泛起的茶叶,语气舒缓地道:“王书记,不要有顾虑,你尽管放心,在这件案子上,我绝对是支持你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那好,我这就给田书记打电话,先把刘恒控制起来。”

    鲍昌荣‘嗯’了一声,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笑眯眯地道:“王书记,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这几天有位外商来到闵江,她可是位很出色的民营企业家,要在咱们这里投资建厂,不出意外,会创办一家颇有规模的纺织厂。”

    王思宇眼睛一亮,抢过话题道:“鲍书记,这倒是个好消息,我正在发愁,闵江重机那一千名职工分流的问题不好解决,纺织厂如果能够尽快上马,倒是能解决一批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

    鲍昌荣摸起杯子,啜了口茶水,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表情,笑着说:“我们想到一起去了,王书记,这下大家心里就都踏实了,闵江重机的问题如果能顺利解决,可去了我老大一块心病,也省得总有人拿它来做文章,不过话说回来,还要感谢你这位高参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道:“鲍书记过奖了,高参可谈不上,最多是无知者无畏,敢说话罢了。”

    鲍昌荣放下茶杯,笑吟吟地道:“王书记,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王思宇却摆了摆手,谦逊地道:“鲍书记,我可没有骄傲的资本,刚刚进入市委班子,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摆正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鲍昌荣轻轻点头,抬起右手,舒缓地摩挲着头发,若有所思地道:“王书记,要是都能有你这样的想法,闵江的工作可就好干多了,可惜啊,有些人非但摆不正心态,也摆不正位置,不把心思放在正地方,却总是惦记着拉帮结伙搞派系,我们的事业,就是耽误在这种人身上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知道鲍昌荣又在借题发挥,再次把矛头指向市长李晨,他清楚这种事情牵涉太多,不好贸然表态,就含糊其辞地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以后,他马上又给田宏业打过去,将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让田宏业马上联系监察四室,对刘恒采取必要的措施,免得节外生枝。

    田宏业接到电话后,也觉得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就按照王思宇的要求,把任务传达下去,随后将手机丢到一边,冷笑着道:“这个刘恒,真是傻x一个,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当上的总经理,笨得和猪一样,居然干出这种糊涂事情。”

    他老婆丁贵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饭菜端上餐桌,洗了手坐在他身边,不咸不淡地问道:“怎么了?”

    田宏业擦了擦厚厚的镜片,把眼镜重新戴上,摸起筷子,冷嘲热讽地道:“这个刘恒啊,他是真被赵宝军逼急了,居然昏了头,想到去贿赂姓王的,你说他是不是长着一颗猪脑袋?姓王的初来乍到,在没摸清闵江的情况前,哪敢轻易收钱,这下可好,弄巧成拙了!”

    丁贵英白了他一眼,闷闷不乐地道:“那可不好说,现在当官的,哪个胆子都不小,也就你窝囊,怕这怕那的,送上门的钱都不敢要,一年少拿好几十万呢。”

    田宏业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努努嘴,一脸不悦地道:“瞎说什么,当心孩子听到!”

    丁贵英放下碗筷,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边,推开房门向里望了一眼,就把房门关上,走回饭桌旁,轻声道:“没事,还睡着呢,小武也真是不听话,都初二了,还成天惦记着玩电脑,昨晚上又玩了通宵,怕是要天黑才能醒。”

    田宏业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地道:“这孩子一点都不像我,就知道贪玩,你这当妈的也不管管,前些天骂了他两句,结果倒记仇了,到现在都不给我好脸色看,都是你给宠坏了。”

    丁贵英哼了一声,往嘴里扒拉几口饭,岔过话题道:“宏业,你在纪委怕是到头了,这么长时间都提不上去,干脆挪挪地方吧。”

    田宏业夹了口菜,不以为然地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的事情,你少跟着掺和!”

    丁贵英却瞪大了眼睛,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怒不可遏地道:“我什么都不懂,就你懂,你懂什么啊?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个副职,我弟弟不比你强?他当县长才几年啊,就在省城买了四套房子,去年小妹结婚,人家两口子出了十万礼金,瞧瞧咱们家,才出了五千块,多寒碜啊,想起来我这心口都堵得慌!”

    田宏业皱了皱眉,拿筷子指了指老婆,压低声音道:“他那是傻!我可告诉你,丁贵英,你弟弟现在太贪心了,还忒张狂,再不收敛点,早晚要犯事,到时你可别哭天抹泪地来求我。”

    丁贵英面色一沉,伸手往田宏业的脸上划拉了几下,就把他的眼镜抢了过来,叉腰道:“咋?你还想大义灭亲咋地,我弟弟要是出了事,你要是敢不帮忙,我跟你田瞎子没完!”

    田宏业见老婆撒泼,气得脸色发青,却也无可奈何,只好低声哀求道:“贵英,你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快把眼镜还我!”

    丁贵英却不肯罢休,拿手指戳着田宏业的脑门,不依不饶地道:“我告诉你,田瞎子,我弟弟家要是败了,你也别想过半天消停日子!到时候,我非把你那点破事都抖落出来,让外面看看你田瞎子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我呸!”

    田宏业伸手在四处摸了摸,阴沉着脸低吼道:“姑奶奶,你小声点,好日子过够了是不是?”

    丁贵英哼了一声,把眼镜塞到他的手里,摸起筷子,气鼓鼓地道:“说吧,你到底帮还是不帮?”

    田宏业戴了眼镜,叹了口气道:“帮,怎么会不帮呢,我一直都在帮他遮着事,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不过抽时间,你得劝劝他,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能太张扬了,一定要收敛着点。”

    丁贵英点了点头,笑着道:“这还像是人说的话。”

    田宏业摸起筷子,又再丢下,愁眉不展地道:“被你这么一闹,什么胃口都没了。”

    丁贵英夹了一块鸭肉,送到他嘴里,眉开眼笑地道:“老田,你别再犯傻了,纪委是清水衙门,没啥太大油水,趁着鲍书记还在位,赶紧去跑跑,要个县委书记当当,把钱赚够了,咱们也办移民,就去澳大利亚。”

    田宏业抽出纸巾,擦了嘴角,冷哼道:“妇人之见,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能跑出去吗?那都要经过多年的准备,再说了,出去之后语言不通,生活也不习惯,钱更加不好赚,哪有在国内呆得舒坦,只要不太贪了,细水长流,退休的时候也能捞个几百万,够全家人用的了,你别总出馊主意,免得招灾惹祸。”

    丁贵英夹了菜,板着面孔道:“反正在纪委呆着没意思,我是希望你挪窝的,到下面当个县委书记,那可是土皇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你现在这样强多了。”

    田宏业皱了皱眉,低声道:“再等等吧,这边暂时离不开我,鲍书记还指望着我为他看家护院呢,没见公安口都丢了吗?局长黄海滨当了副市长之后,翅膀硬了,现在和姓李的穿一条裤子,把老鲍恨得牙根直咬,杨光一再嘱咐我,纪委这条线要抓牢了,不能被姓王的掌握了。”

    丁贵英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道:“你就跟着鲍昌荣一条道跑到黑吧,把人都得罪光了,等他倒台的时候,你不也得跟着一块倒霉?”

    田宏业挽起袖口,摸着银勺舀了汤,低声道:“不用怕,鲍书记还能再干上一届,在闵江这一亩三分地上,谁都斗不过老鲍,当初段永祺干得那么红火,不也夹着屁股回省城了?”

    丁贵英又郁闷起来,皱眉道:“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把姓段的得罪狠了,你能落到现在的地步吗?那时候就劝你悠着点,可你就是耳根子太硬,不听劝,不然现在也当上常委了。”

    田宏业喝了口汤,眯着眼睛砸吧嘴道:“你以为我愿意啊,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时要不全力把段永祺搞下去,我们这批人都得沉下去!”

    丁贵英耸了耸肩,无精打采地道:“就怕你把人都得罪光了,却没捞到实惠,老田啊,你可别死心眼,给自己留条退路吧,外面可都传,李晨市长的脑子鬼精明,很可能把鲍书记拱下去。”

    田宏业摆了摆手,拿筷子指着自己的额头,苦笑着道:“怎么留退路?上船容易下船难啊,闵江市所有干部都知道,我田宏业是老鲍的忠心属下,就差在脑门上刻个‘鲍’字了,我的仕途已经和老鲍捆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都是注定的事,改不了的。”

    丁贵英面带忧色,咬着筷子道:“你啊,还是不够圆滑,以后李晨要是当上书记,肯定不会轻饶你。”

    田宏业轻轻摇头,沉吟道:“李晨当不上,他水平不够,那点精明都写在脸上了,要不是他岳父还健在,能发挥点作用,他哪会像现在这样风光,听说那位老爷子身体不太好,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到时谁还买他的帐?依我看,他这个市长当不了多久,就得和段永祺一样,灰溜溜地离开闵江。”

    丁贵英闻言一笑,为田宏业添了米饭,递过碗后,又忧心忡忡地道:“老田,上次杨秘书来家里作客,我好像听过一句,王书记的后台好像是孟省长,你可别小事聪明,大事糊涂,要是把他得罪惨了,惹得上面不快,你这官可就真当到头了。”

    田宏业轻蔑地笑了几声,摆手道:“贵英,官场上的事你不懂,省委大佬就算手再长,也不会隔着鲍书记来插手闵江的事情,只要老鲍还当一天的市委书记,我就是纪委真正的当家人,谁来都没用,我不点头,他姓王的什么事都干不成。”

    丁贵英终于开心地笑了起来,撇嘴道:“瞧把你神气的。”

    田宏业夹了口菜,笑着道:“贵英,你放心好了,鲍书记是重情义的人,咱们只要专心给他干事,以后肯定错不了,现在跑过去要官,人家反而会认为咱们不讲大局,没水平,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要提了。”

    丁贵英用力地点了点头,眉开眼笑地道:“好,听你的。”

    正说话间,卧室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面皮白净的半大小子走了出来,去了趟洗手间后,就睡眼惺忪地走到丁贵英的面前,伸手道:“妈,给我三千块钱。”

    丁贵英微微一怔,皱眉道:“小武,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上个月不刚给了你一千五吗?”

    小武揉了揉眼睛,嘟嘟囔囔地道:“要钱当然有用了,你别问那么多了!”

    田宏业脸色一沉,砰地一声把碗放下,怒声道:“败家仔,是不是又要买游戏装备?”

    小武不甘示弱地扬起脖子,瞪着他道:“别瞎掺和行吗?我跟我妈说话呢,你管不着!”

    田宏业火冒三丈,上去就扇了儿子一个耳光,低吼道:“滚一边去,瞧你这样,跟吸大烟似的,看见你就来气!”

    小武愣了一下,倒像是被打醒了一般,张牙舞爪地冲了过去,大声吼道:“你敢打我?你这大贪污犯,我去网上发帖揭发你,把你的事情都抖落出来……你再打我下试试?”

    田宏业气得浑身直哆嗦,挥起右手,又抽了儿子响亮的一巴掌,也大吼道:“你去发,去发吧,让你爹妈都去坐牢,看谁来养活你。”

    “发就发,你就等着蹲监狱吧!”小武吼了一声,发疯一样地冲进卧室,砰地一声把门摔上。

    “都是你给惯的!”田宏业气得脸色铁青,冲着丁贵英吼了一句,穿上衣服,转身出了门,蹬蹬地下了楼梯,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丁贵英也慌了神,赶忙敲开儿子的房门,低声软语地哄道:“小武,你可千万别犯傻,在网上发帖,把你爸名声搞臭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小武捂着腮帮子,伸手道:“那你拿五千块钱来,不然我到各大论坛去发。”

    丁贵英叹了口气,到外面取了一沓钱丢在电脑桌上,没好气地道:“拿去吧,以后别再这样了,哪有威胁自己爹妈的,那不是傻子吗?”

    小武把钱放好,嬉皮笑脸地道:“妈,你放心好了,我哪会真发,就是吓唬吓唬你们罢了。”

    丁贵英哭笑不得,拍着小武的后背道:“傻儿子,哪有吓唬爹妈的,以后别说这种混账话。”

    小武很认真地点点头,又躺到床上,笑嘻嘻地道:“妈,你放心好了,就算发帖,我也不提咱家的事,就说感谢党,感谢政府,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这样总成了吧?”

    “说什么屁话!”丁贵英嘟囔一句,又叹了口气,灰头土脸地走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