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六章 突发事件

第十六章 突发事件2017-11-9 13:3:28Ctrl+D 收藏本站

    第407节    第十六章    突发事件

    吃过午饭,王思宇躺在床上睡了一觉,起来后,出门转了一圈,见美人老师没有回来,就又悻悻地返回房间,在跑步机上做了半个小时的运动,直到身体微微出汗,他才拿着毛巾擦了汗,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娱乐杂志。

    十几分钟后,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翻了个身,伸手从茶几上摸起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忙接通了电话,笑呵呵地道:“梁姐,还在沙滩上玩捉迷藏么,该不是乐不思蜀了吧?”

    梁桂芝却气喘吁吁地道:“王书记,别开玩笑了,突发事件,重机厂的工人闹事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忙翻身坐起,皱眉道:“梁姐,你别急,先把情况讲清楚。”

    梁桂芝在沙滩上踱了几步,平复下紊乱的情绪,轻声道:“不知为什么,重机厂十几个女工爬到水塔上,要轻生,引发了几百人围观,一些职工情绪失控,把围墙外的马路拦了,设了路障,不许车辆通行,现场的情况非常复杂,随时有失控的危险,我正准备回去处理。”

    王思宇霍地站起,吃惊地追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其他领导在吗?”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苦笑着说:“别人指望不上了,鲍书记把皮球踢给政府这边,李晨市长当即发火了,在电话里一通大骂,说我们瞒着他开小会,搞出麻烦才来找他,他是不会擦这个屁股的,以后闵江重机的事情,他一概不管了,其他几位副市长也都关了手机。”

    王思宇叹了口气,不禁微微皱眉,也有些挠头,李晨有意见也在情理之中,国企改制本来就是政府分管的事情,鲍昌荣作为市委书记,绕过他这位政府一把手来解决重机厂的问题,确实不妥,换做任何人,都会恼火的。

    只是这时候撂挑子,未免有些不顾大局了,当然,也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性,一想到李晨那张阴骘的脸孔,王思宇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他听梁桂芝急得声音打颤,赶忙轻声安慰道:“梁姐,你不要太担心,我这就赶往重机厂,和你一起处理问题。”

    梁桂芝转过身子,见俞汉涛已经领了船夫过来,忙上了小船,愁容满面地道:“王书记,我现在刚刚上船,要晚些时候才能过去,我已经给秘书打了电话,让她开车去宾馆接你,在我到达重机厂之前,一定要稳定住现场情况,千万不要搞出恶性.事件。”

    王思宇挂了电话,赶忙披上外衣,急匆匆地推门出去,坐电梯下了楼,几分钟后,刘彩霞就开着奥迪车来到宾馆门前,他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轻声道:“刘秘书,快开车。”

    刘彩霞点点头,熟练地把车子挑了头,转进主道,她手里握着方向盘,目光望向正前方,把车子开得飞快,嘴里也不闲着,不住地抱怨道:“王书记,重机厂那边也真是的,最近总是麻烦不断,大周末的也不肯让人消停。”

    王思宇皱起眉头,摇头道:“刘秘书,你的观点不正确,下面之所以事情不断,很可能说明我们市里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到重机厂,而是应该自我反省。”

    刘彩霞遭到了委婉的批评,表情有些不自然,小声嘀咕道:“王书记,这事来的蹊跷,要说没人捣鬼,哪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最可气的是他们两边扯皮,都不做事,把我们梁市长架在火堆上烤,每次都当救火队员,搞得她焦头烂额的,我看了心里生气,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慢悠悠地点了一根烟,吐着烟圈道:“情绪可以有,工作还得干,困难都是暂时的,一起都会好起来的。”

    刘彩霞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慢慢你就会清楚了,闵江就是一口大热锅,我们梁市长就是热锅上的那只大蚂蚁,脏活累活得罪人的活,全都推给她来做,这不公平。”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转头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刘秘书,你参加工作还不到三年吧?”

    刘彩霞抿嘴一笑,轻声道:“王书记好眼力,我是前年毕业的。”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吸了口烟,微笑道:“难怪这么稚嫩,一点都不成熟。”

    刘彩霞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地道:“王书记,什么样子才算是成熟呢?”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把目光投向窗外,若有所思地道:“一个成熟的人在面对困难时,应该想着怎么去解决,而不是选择逃避,更不是喋喋不休地抱怨。”

    刘彩霞翻了下白眼,猛地一打方向盘,小车拐过十字路口,风驰电掣地向北侧行去,她抬手在鼻端挥了挥,咳嗽几声,有些焦急地道:“王书记,重机厂那些女工不会真的跳下去吧?要是出了十几条人命,搞不好会惊动全国的,万一再引发恶性**,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王思宇摆了摆手,轻声道:“应该不会,十几人一起爬上去,轻生的可能性很小,她们的目的,应该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制造压力,逼迫市里出来解决问题。”

    刘彩霞嘴里咦的一声,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笑着道:“王书记,您分析得很有道理,本来很浅显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刚才来的路上,我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当然了,也不排除意外情况发生,在引起几百人围观的情况下,水塔上的人很容易情绪激动,大脑处于极度亢奋状态,那时一旦受到外界的强烈刺激,就有可能会发生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所以,既不要慌乱,也不要掉以轻心,要尽快赶到现场,安抚她们的情绪,把危机及时化解,不能让这种负面情绪长时间发酵。”

    刘彩霞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由衷地道:“王书记,您分析得很到位,真是奇怪呢,您毕业也没多久吧,怎么会这样成熟?”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道:“脏活累活得罪人的活干多了,人就会很快成熟起来。”

    刘彩霞抿嘴窃笑,过了半晌,才眨着眼睛道:“王书记,我以前常听梁市长念叨您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转头看了她一眼,饶有兴致地道:“说来听听?”

    “先听好的还是坏的?”刘彩霞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按了几下喇叭,把车速减了下来,停在一辆工程车的后面。

    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焦虑不安地吸了口烟,皱眉道:“先苦后甜吧。”

    刘彩霞会意地一笑,又按了几下喇叭,掰着指头道:“她说你冲动莽撞胆大妄为,喜欢标新立异……”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轻声道:“那好话呢?”

    “等等!”刘彩霞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跑到前面的工程车边,掐腰喊了几句,又摸出证件在对方司机眼前一晃,那司机赶忙把车子拐到路边,她这才跑回来,重新开着车子向前驶去,过了半晌,才笑着道:“好话太肉麻了,我说不出口。”

    王思宇展颜一笑,把手中的烟掐灭,丢出窗外,轻声道:“刘秘书,为什么只捡坏话说,该不是刚才批评了你几句,记仇了吧?”

    刘彩霞嘻嘻笑了几声,咬着嘴唇道:“哪敢呢,您可是市委常委,我哪有胆子记仇呢。”

    王思宇拿手指了指她,笑着道:“你啊,‘心眼小,胆子大。’”

    刘彩霞俏皮地吐了下舌头,又向前努努嘴,皱着眉头道:“王书记,前面路上好像堵得厉害,拐过这条街后,我们要步行了。”

    王思宇点点头,收起笑容,面色变得冷峻起来,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街边,两人下了车子,沿着路口向西侧拐去,却见一路上塞了许多车辆,马路上变得拥挤非常,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很多司机都把头探出车窗外,焦急地向前方观望。

    而几十米外的路面上,黑压压地站了上百人,他们身前堆着乱七八糟的杂物,将道路彻底封堵了下来,路边停着两辆警车,几个交警正站在车边,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王思宇赶忙加快了脚步,在刘彩霞的陪同下,来到了人群前面,刘彩霞停下脚步,挺起胸脯。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工人师傅们,大家请安静一下,市委常委纪委王书记过来了解情况,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由王书记解答,但请快些拆除路障,撤离现场,不要扰乱正常的公共秩序。”

    她话音刚落,人群里就传出一阵起哄声:“纪委书记来有个屁用,让市长来市委书记来!”

    又有人喊道:“市委书记来了也不顶用,重机厂就是被鲍昌荣搞坏的,闵江市没有一个当官的是好东西,让省委书记来!”

    王思宇微微皱眉,向前迈出一步,做了个手势,威严地道:“起哄的继续喊,想解决问题的马上安静下来。”

    “不把钱退回来,哪个书记来了都没用!”这时还有两个年轻人在喊,很快被旁边的人阻止住,原本躁动不安的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都以审视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王思宇看了下表,把刘彩霞叫了过来,低声道:“你马上去厂区,了解下那边的情况,争取稳定住女工们的情绪,我十分钟后肯定赶过去,记得机灵点,随机应变。”

    “知道了,王书记。”刘彩霞忙点点头,转身向工厂大门方向奔去,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