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七章 两只蚂蚁

第十七章 两只蚂蚁2017-11-9 13:3:30Ctrl+D 收藏本站

    第408节    第十七章      两只蚂蚁

    王思宇转过身子,继续大声喊道:“工人师傅们,我在接到电话赶来,在路上已经用掉将近二十五分钟,也就是说,重机厂水塔上的十几名职工,已经在上面站了很久,厂区里的情况应该很危险,无论如何,请大家相信市委市政府,绝对有能力解决你们的困难,现在,我给大家十分钟的时间,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我会做出解答,你们要是满意,请马上撤离,我去厂区做工作,如果不满意,你们可以再等等,市政府的梁市长正在用最快的速度赶来,相信她一定会给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现在开始提问。”

    这时有个工人大声喊道:“王书记,你们市里领导说话到底算不算数,上次答应退还集资款,可一直拖到现在不肯解决,到底什么时间能退回来,你们给个痛快话!”

    王思宇摸出手机,举过头顶,大声道:“集资款的问题,不超过一个月就可以解决,为了解决重机厂工资和集资款的问题,我们经过开会研究,已经向省财政厅打了报告,省里的相关领导也做出批示,要特事特办,尽快将款子拨付下来,你们哪位不相信,可以和财政厅的焦厅长通话,现场确认一下,另外,如果三十天内这笔款子退不回来,我这个纪委书记立即打辞职报告,离开闵江,绝不含糊。”

    提问的工人迟疑了下,就把身子缩到后面,不再吭声,他附近的一个矮个子向前挤了挤,大声喊了起来:“听说你们要搞改制,把我们全部推向社会,有没有这事?你们当官的怎么不改呢,就他.妈.的拿我们小老百姓开练!”

    他话音刚落,人群里传出一阵哄笑,王思宇板着面孔道:“改制有这回事,但不是把大家推向社会,而是争取彻底盘活重机厂,改制后的重机厂会留下两千名职工,至于剩下的一千人,市里也会妥善做好安排,根据最新的方案,这些人可能会到一家新建的外资纺织企业工作,工资待遇都很优厚,我可以在此保证,每位职工的利益都能得到保证,市里绝对不会撒手不管。”

    顿了顿,他又叹了口气,目光在每个人面上扫过,以低沉的语气道:“大家心里有怨气,我非常理解,但请你们再耐心一些,情况很快会好转起来。”

    很快,又有人站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喊道:“王书记,你没撒谎吧?我们可是听说,市里要让重机厂两千多名职工下岗。”

    王思宇摆了摆手,皱眉道:“请大家不要轻信谣言,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结果,假如我刚才讲的话不能够兑现,你们可以到闵江宾馆找我算账,就在十一楼右侧第六个房间,我会和宾馆方面打好招呼,只要是重机厂的工人来找我,不管多晚,我随时接待。”

    紧接着,又有几个职工提出了问题,王思宇都一一作了解答,他抬腕看了下时间,又观察了人群的表现,见众人都在窃窃私语,似乎大部分人的态度都有所松动,已经有人开始犹豫着离开,就用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微笑道:“这样吧,我急着到厂区里去,如果还有人要提问,就跟我一起到厂区去,等事情处理完毕后,咱们可以坐下细谈,现在,还请大家配合,先把路障撤掉,恢复正常的交通秩序,也请师傅们回去后,把我刚才讲的话和其他职工说下,请重机厂的职工们务必保持克制,不要再做出过激的举动。”

    说完后,王思宇拱了拱手,人群很快响应起来,前面的人开始和交警们一起清理路障,后面的人如潮水般散开,王思宇大步流星地向厂区门口走去,这时一个年轻职工凑了过来,憨厚地笑道:“王书记,你不用急,水塔上那些人没事,刚才已经有人往那边打电话了,她们马上就能下来。”

    王思宇皱了皱眉,清楚他所表达的意思,但还是微笑着道:“还是小心点好,不要出了意外。”

    那工人挑起拇指晃了晃,大声道:“王书记,你跟其他当官的不太一样,我信你。”

    王思宇笑着点了点头,这时他身边已经聚集了二十几人,一起走进重机厂的大门,却见远处十几米高的水塔下面,围着黑压压的人群,厂区里正回荡着高音喇叭的喊话声:“塔顶的姐妹们,我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刘彩霞,你们千万不要想不开,市委领导正在赶来,有什么困难完全可以当面提出来,领导一定会想办法解决,请你们务必注意安全,绝对不能做出傻事!”

    王思宇心中稍定,加快了脚步,而等他来到近前,挤过人群,发现已经有民警拉了警戒线,正在维持秩序,刘彩霞手里握着喇叭,站着一台废旧的机场边,正在喊话,她旁边的地上,铺着几个厚厚的充气垫,还有七八个工人手里拉着大网,仰头望着塔顶,高高的水塔上面,十几个女工倚在水箱边,不时有人沿着水泥台边走来走去。

    王思宇走近警戒线,一名中年民警忙走了过来,厉声喝道:“退回去,无关人员不许靠近!”

    刘彩霞眼尖,一眼瞄到王思宇,忙跑了过来,轻声道:“王书记,你可算来了,这些女工就是不肯下来,急死我了。”

    “王书记?”那名民警吓了一跳,忙侧过身子,敬了个标准的警礼,向后退了几步,让出路来。

    王思宇抬头望了望,轻声道:“告诉她们,我想上去谈,如果她们同意,就让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挥挥手。”

    刘彩霞又来了精神,向前走了几步,举着喇叭喊道:“姐妹们,市委常委,纪委王书记要上去了解情况,你们要是同意,就让那位穿红衣服的妹妹挥挥手。”

    那十几个女工凑到一起,嘀咕了几句,就做了决定,同意让王思宇上去,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挥起双手,用力地摆动起来。

    王思宇走到水塔边,沿着侧壁的梯子攀了上去,几分钟后,他爬到塔顶,站到水泥台上,向前走了两步,微笑着道:“你们好,我是纪委书记王思宇,受梁市长委托,特意来看望大家,你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当面提出来,只要合情合理,市里一定想办法解决,大家要冷静,千万不要做出极端的事情。”

    这时一位女工探出头来,迟疑着问道:“王书记,我刚才接到了电话,你说一个月内退回集资款,这事是真的吗?”

    王思宇点头道:“千真万确,因为是我亲自联系的,所以完全可以向大家保证,集资款会及时返还,另外,市里也做了其他的安排,能够保证重机厂的工资发放。”

    那位穿着红衣服的年轻女孩站了出来,指着水塔下面的警车,忧心忡忡地道:“王书记,下去以后,那些警察不会抓走我们吧?”

    王思宇微笑道:“不会,绝对不会抓你们,是我们市里的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受委屈了,我在这里向你们道歉,重机厂的问题正在解决,请大家放心。”

    这时一个穿着灰色工作服的中年女工迈出一步,皱眉道:“你们这些领导总拿话骗我们,一拖就是两三年,问题总是不解决,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王思宇叹了口气,向下指了指,微笑道:“再解决不了,跳下去的应该是我们这些市委领导,而不是你们,我知道大家都很不容易,但无论如何,都不能用这种极端的办法解决问题,你们万一出了事情,家里那些人怎么办,谁来照顾?”

    那些女工沉默下来,过了半晌,都拿眼睛望着那位穿着灰色工作服的中年妇女,一个女工忍不住,低头嘟囔道:“凤姨,主意是你出的,现在怎么办,你倒是说个话啊?”

    那中年妇女犹豫了下,就挥了挥手道:“再信他们一次吧,要是再忽悠咱们,就拿把火把重机厂点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苦笑着道:“凤姨是吧,以后可别出这馊点子,万一把事情闹大,最后受害的还是你们自己。”

    “还不是你们当官的给逼的?”那位叫凤姨的中年妇女撇了撇嘴,先走到梯子边,小心翼翼地扶住锈迹斑斑的铁梯,慢吞吞地向下爬去。

    王思宇如释重负,轻吁了口气,点了一根烟,微笑着道:“大家小心着点,看稳脚下。”

    他在上面站了好一会,一直等所有人都平安下地,才最后一个下了水塔,这时围观的人已经大半散去,只剩几十个工人,三五成群地站在附近,低声议论着,两辆警车也缓缓离开厂区,向大门外驶去。

    刘彩霞走了过来,有些不满地道:“王书记,这些人太过分了,还要您亲自上去请。”

    王思宇摆了摆手,微笑道:“给梁市长打过电话了吗?”

    刘彩霞抿嘴一笑,轻声道:“已经打过了,梁市长正在半路上,很快就到。”

    王思宇点点头,赞许地道:“刘秘书,刚才表现得不错。”

    刘彩霞红了脸,忸怩道:“王书记,经您刚才那么一点拨,我好像有点成熟了。”

    “哪有那么快!”王思宇摆了摆手,笑呵呵地道。

    刘彩霞吐了下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梁桂芝带着几位政府办的工作人员赶了过来,她将重机厂的高层管理人员召集起来,开会商讨了善后事宜,重新布置了维稳任务,又与十几位职工代表进行了座谈,直到黄昏时分,才驾车离开重机厂。

    回到梁桂芝的房间后,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笑着问道:“梁姐,怎么不见俞书记?”

    梁桂芝微微一笑,脱掉白色的风衣,挂在衣架上,打了个哈欠,有些无奈地道:“心情太糟糕,把一肚子火都撒在他身上了,上岸就把他赶走了。”

    王思宇愕然,随后摸着鼻子笑了起来,摇头道:“这可是您的不对,不能总把俞书记当成出气筒。”

    “没关系,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梁桂芝叹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沏了茶水,递到王思宇的手里,感激地道:“王书记,下午辛苦了,要不是你肯帮忙,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

    王思宇接过杯子,抿了口茶水,笑着道:“还算顺利,其实工人们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否则现场早就失控了,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梁桂芝坐在沙发上,用手指轻柔地碾压着太阳穴,叹了口气,愁眉不展地道:“一时疏忽,险些酿成大祸,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吴方舟阳奉阴违,没有按照我的要求,把解决重机厂问题的文件下发下去,市长助理刘延年也耍了滑头,在这个要紧当口,居然也请假回避了。”

    王思宇摆弄着茶杯,沉吟道:“梁姐,两边都在逼你站队,所以现阶段,你肯定是要被动些的。”

    梁桂芝点了点头,摘下眼镜,取出眼镜布,慢慢地擦拭起来,叹息道:“和省厅相比,下面的矛盾更加尖锐些,一时还真有些不习惯。”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不用急,总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梁桂芝戴上眼镜,笑眯眯地道:“用不了多久,你也会遇到相同的麻烦了,该怎么选择,想好了吗?”

    王思宇站起身子,端着茶杯走到窗前,望着黄昏中的闵江,微笑道:“早就想好了,和你一起做热锅上的蚂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