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二章 交锋 四

第二十二章 交锋 四2017-11-9 13:3:36Ctrl+D 收藏本站

    第413节    第二十二章    交锋      四

    周四晚上六点钟,闵江宾馆的一间包房里,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王思宇举起酒杯,望着两位从省城里赶来的旧部,一时间也感慨万千,轻声道:“老黄程刚,办了这件案子,干脆把你们两个调过来吧,我现在可是光杆司令,没有信任的帮手,干不成事啊。”

    黄瘸子笑了笑,端起杯子站起来,摇头道:“王书记,我岁数大了,拖家带口的,不愿意再折腾了,让程刚过来吧。”

    程刚站在一边,挠了挠脑壳,嘿嘿笑道:“王书记,您放心,只要您一句话,我风里来,雨里去,绝不含糊。”

    王思宇微微一笑,与两人碰了杯,点头道:“好,那这样,过段时间,就把程刚调过来,老黄留在省纪委更有利些。”

    黄瘸子喝了酒,笑着道:“是这个理儿,王书记,一些棘手的案子,完全可以绕过市里,由省纪委来办,这样能化解很多压力,您放心,就算是在省里,我也一样能发挥作用。”

    三人笑着坐了下来,各自夹了口菜,黄瘸子放下筷子,悠然道:“王书记,这些日子,机关里都在议论,说是夏厅长要回来了。”

    “夏余姚?”王思宇眉头一挑,微笑道:“那倒是好消息,由他来坐镇省纪委,下面的工作可就好干多了,他是出了名的能打硬仗。”

    程刚也笑着道:“王书记,消息很可能是真的,前天下午,夏厅长还回来过,到各个处室里转了一圈,人虽然瘦了些,但看起来还很硬朗,比以前更有精神了。”

    王思宇笑了笑,沉吟道:“那十有**是要重新启用了,夏厅长也算是三起三落了,他是省纪委的一面旗帜,关键时刻,还是他能镇得住局面。”

    黄瘸子敬了杯酒,放下杯子,轻声道:“王书记,根据举报信上的线索判断,可能会是**窝案,这样动静是不是太大了些,您可要想好了,别像上次张阳案一样,搞了个费力不讨好。”

    王思宇摆了摆手,敲着桌子,语气坚定地道:“不怕动静大,越大越好,只是你们要注意安全,而且要格外小心,不能打草惊蛇。”

    程刚坐直了身子,胸有成竹地道:“王书记,您尽管放心,三周的时间足够了,肯定能查他个底掉。”

    黄瘸子也点头道:“时间是绝对够用了,不过孙福泉有些担心,怕上面警觉,毕竟咱们在西山已经搞过一次了,这次故技重施,很容易被识破,万一省里追究下来,也是件麻烦事。”

    王思宇把玩着酒杯,微笑道:“省委既然能派我下来,估计也是对闵江官场有些想法,就先用这个案子做探风球吧,试试各方反应,你们先从外围调查,把证据搞到手,必要的时候,我会去省里跑跑,争取到省委领导支持,务必把这一炮打响了。”

    黄瘸子夹了口菜,把筷子放下,拍了拍程刚的肩膀,轻声道:“程刚,这次看你的了,师傅给你打下手,一定把案子办得漂亮点,别辜负了王书记的信任。”

    程刚感激地点点头,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嘿嘿笑道:“王书记,又要跟着您干了,我心里高兴,敬您一杯。”

    王思宇哈哈一笑,也举起杯子,和两人碰了杯,三人在包间里随意地攀谈起来,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各自分开,回到了客房。

    洗了澡后,王思宇正躺在浴缸里,舒服得呲牙咧嘴,外面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他忙走了出来,拿毛巾擦了身子,穿上睡衣,打开了房门,一位穿着铅灰色套裙的少妇出现在门口,她手里拎着水果篮,笑盈盈地道:“王书记,您好,我是宾馆的经理苏小红。”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是连勇同志的爱人吧,听他提起过,进来坐吧。”

    苏小红没有关门,落落大方地走了进来,坐到沙发上,把果篮放下,有些矜持地道:“王书记,前些日子回了老家,今天刚刚回来,您在这里还住得惯吗?”

    王思宇泡了茶,递过去,笑着说:“苏经理,宾馆这边服务得很周到,一切都好,感谢你们的关心。”

    “应该的。”苏小红抿嘴一笑,端起杯子,轻轻啜了口茶水,就放下茶杯,取出一张名片,用双手递了过来,微笑道:“王书记,我的办公室在十六楼,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

    王思宇接过名片,低头看了一眼,就把这张熏过香水的名片放了起来,客套道:“苏经理,既然住在闵江宾馆,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你。”

    苏小红端庄地一笑,柔声道:“王书记客气了,能为市委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

    两人闲聊了几句,苏小红就起身告辞道:“王书记,不打扰您的休息了,改天再和连勇一起来拜访您。”

    王思宇送她到了门口,笑着道:“苏经理慢走。”

    苏小红回眸一笑,颔首道:“王书记,请留步。”

    王思宇眼尖,见楼道里有个服务员,手里拎着果篮,知道苏小红要去斜对面的房间,就会意地点点头,把房门轻轻掩上,吁了口气,叹息道:“女人再多也没用,总是满世界跑,远水解不了尽渴啊,这个苏小红,相貌虽然一般,气质倒还不错……”

    王思宇回到沙发边,做了几个俯卧撑,就听门口有人轻声说笑,其中一人正是梁桂芝的声音,他忙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又泡了杯热茶,刚刚把茶壶放下,梁桂芝就推门进了屋子,她来到沙发边,把几封举报信的复印件丢在茶几上,皱眉道:“王书记,举报信我看过了,丁贵锦的嫌疑确实很大,但要调查他,一定要通过市委,鲍书记肯定不会同意的。”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我考虑过了,因此准备了两套方案,实在不行,就绕过市委来解决问题。”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有些担心地道:“王书记,你初到闵江,刚刚双规了重机厂的老总,马上就又要调查临山县的县长,是不是快了点?”

    王思宇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要想破局,就必须搞出点声势,鲍书记要是配合,手法可以温柔点,如果横加阻挠,那就直接把盖子砸烂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梁桂芝苦笑着道:“你啊,实在是太冲动了,这样硬打硬拼,容易把老鲍激怒了。”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淡淡地道:“除非把田宏业调走,否则,冲突不可避免。”

    梁桂芝叹了口气,摸起玻璃杯,望着里面飘忽打旋的茶叶,点头道:“也好,需要我配合吗?”

    王思宇轻轻摇头,笑着道:“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梁桂芝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沉吟道:“这下李晨要高兴了,你和老鲍要是斗起来,最终便宜的是他。”

    王思宇揉着太阳穴,缓缓道:“在真正掌握纪委之前,情况肯定是这样的,不过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以后会出现什么局面,很难预料。”

    梁桂芝微微蹙眉,想了想,就转头提议道:“这样吧,抽时间,我到老鲍那边坐坐,试探下他的口风,假如他同意把田宏业调走,那就慢慢来,免得矛盾激化。”

    王思宇点点头,沉吟道:“可能性很小,不过试试吧,我也不想和他发生冲突。”

    梁桂芝摘下眼镜,轻轻擦拭了一番,重新戴上,冷笑道:“两个常委的分量要是比不上一个田宏业,他也真不用再做市委书记了。”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田宏业这张牌,他确实舍不得放弃,除非咱们明确表态,无原则支持他,否则老鲍不会轻易妥协。”

    梁桂芝淡淡一笑,转头望着王思宇,蹙眉道:“就算要斗,也要适度,你是市委常委,他虽然无权处理你,但要调整你的分工,还是能够做到的。”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梁姐,你多虑了,就算他有这个心思,也不会在一年内进行调整,那样对上面没法交代。”

    梁桂芝点点头,微笑道:“像你这样横行无忌的干部,现在越来越少了,不过少点也好,不然肯定会乱成一锅粥。”

    王思宇摸着下巴笑了起来,有些自嘲地道:“梁姐,你这是在批评我呢!”

    梁桂芝莞尔一笑,起身走到镜子边,理了理发髻,轻声道:“谈不上批评,不过年轻真好,做事情有股血气方刚的冲劲,不像我们,瞻前顾后的,有时自缚手脚,还不如放手一搏。”

    王思宇哑然失笑,一脸色相地道:“梁姐,瞧你这身材,保养得跟邻家少妇似的,就别再扮老太婆了。”

    梁桂芝蹙起眉头,横了他一眼,拿手指了指王思宇,无可奈何地道:“你啊,又来了,改天非得好好治治你这贫嘴的毛病!”

    话音过后,她脸上浮起一抹妩媚的笑意,摆动着腰肢走了出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拿手揉了揉眼睛,颓然道:“你啊,真是不可一日无女人,这才几天啊,心里就闷得发慌,看谁都像美女了,幻觉,一定是幻觉……”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听着外面走廊里安静下来,王思宇悄悄出了屋子,敲开了斜对面的房门,进屋后,他走到沙发边坐下,跷起二郎腿,似笑非笑地望着俏立在门边的美人老师,轻声道:“周老师,怎么样,三天时间到了,想好了吗?”

    周媛明显有些紧张,迟疑着走到茶几对面,坐在椅子上,双手捧腮,蹙眉道:“你是认真的?”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当然了,虽然不想强迫你,但我的确不想放弃。”

    周媛叹了口气,把俏脸转到旁边,淡淡地道:“那好吧,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不过是有条件的。”

    王思宇微微一怔,讶然道:“什么条件?”

    周媛低了头,望着一双莹白的小脚,沉吟半晌,才悄声道:“你不要乱来,我们只维持柏拉图式的恋情。”

    王思宇心里凉了半截,摸着下巴,明知故问地道:“周老师,什么是柏拉图式的恋情?”

    周媛缓缓站了起来,走到钢琴边,轻轻敲了几个按键,轻声道:“就是只限于精神层面的,纯粹的情感。”

    王思宇皱了皱眉,摆手道:“那是不完整的,也是自欺欺人的,根本不符合人性。”

    周媛抬手拂了拂秀发,怅然道:“如果你渴求的是肉.欲,那就不是人性了,而是兽性的表现。”

    王思宇起身走了过去,伸出双手,把那具娇美的身体拥在怀中,摇头道:“换个条件吧,我不想对你撒谎,那种形式的恋情,我做不到。”

    周媛没有挣扎,而是闭了眼睛,眨动着弯弯的睫毛,悄声道:“深呼吸,让你的心境平和下来,别那样冲动,相信我,你能做到的。”

    王思宇做了几个深呼吸,双手抚上她的香肩,向下轻轻一拉,粉红色的睡袍便滑到腰间,露出一段雪白晶莹的肌肤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