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三章 交锋 五

第二十三章 交锋 五2017-11-9 13:3:37Ctrl+D 收藏本站

    第414节    第二十三章      交锋    五

    这一刻,时间似乎已经静止了,优美的背部曲线,完全展露在灯光之下,嫩若凝脂,白皙炫目,更如绸缎般光滑,充满了含蓄的美感,以及神秘性感的气息,在一阵阵无边的战栗中,似乎能够感受到周媛此时的无奈与窘迫,王思宇微微一笑,俯下身去,闭了眼睛,轻轻吻了下去。

    约莫两三分钟后,周媛的双肩轻轻耸动起来,她双手抚胸,缓缓转过身子,脸上带着斑斑泪痕,注视着王思宇的眼睛,淡淡地道:“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吗?”

    王思宇微微一怔,望着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底仿佛刺入了一根钢针,竟不由自主地疼痛起来,他忙摸出纸巾,小心翼翼地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轻声道:“别怕,周老师,我不会伤害你的。”

    周媛却不为所动,而是拉上睡袍,咬着薄唇,低垂着头,望着一双莹白的小脚,有些伤感地道:“在哪里?卧室还是浴室?或者就在钢琴边?在你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把讲台上那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抱在怀里,侵犯她,占有她,是这样的吗?”

    王思宇沉默下来,良久,他伸出双手,抱起这具柔软香滑的身子,大步流星地向卧室走去。

    周媛幽幽地叹了口气,睫毛颤动间,豆大的泪滴滑落,她伸手擦了擦眼角,有些委屈地望着王思宇,撅着嘴巴道:“喜欢我用什么姿势迎合你,躺着还是跪着?跪着更有征服感,是吗?我没有试过,不太懂的。”

    “嘘!”王思宇把手指放到她的唇边,轻轻点了点,随即弯下腰,把她平放到床上,拉了被子,细心地掖好被角,接着关了灯,缓缓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一眼,悄声道:“睡吧,别担心,下次我一定会多做几个深呼吸。”

    周媛破涕为笑,抹了一把眼泪,把头缩进被子里,直到脚步声走远,外面传来轻微的关门声,她才探出头来,深吸了一口气,捧着滚烫的双腮,蹙眉道:“刚才都说了什么呀……”

    王思宇回到房间里,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想起周媛刚才所讲的话,心里很是郁闷,索性换了衣服,穿着一身运动装,戴上墨镜,推门走了出去,乘坐电梯下了楼,开着奥迪车缓缓驶出宾馆,漫无目的地向前方开去。

    此时,正是夜生活最丰富的时间,道路两旁的霓虹灯如焰火般绚丽多姿,迪吧酒吧ktv包房的门口,不时有青年男女进进出出,王思宇在路上开了半个小时,就把车子停在一家迪吧门口,下车之后,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而附近的一家高档会所里,靠近窗口的位置,正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手里夹着一根烟,慢悠悠地吸着,几分钟后,门口出现一个端庄明媚的少妇,她穿着一件黑色高领毛线衫,下身是绷紧的浅灰色牛仔裤,包裹着纤腰翘臀,以及一双修长的美腿,显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目光落在少妇的光洁的脸上,望着她的杏眼桃腮,年轻人叹了口气,把手里的香烟掐灭,丢在脚下,用力踩了踩,随即起身迎了过去,微笑着伸出右手,轻声道:“程琳,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那少妇淡淡一笑,没有去握手,而是侧过身子,迈着优雅的脚步,有些慵懒地走到窗边,拉开椅子坐下,打开挎包,从里面取出一支香烟,点上后吸了一口,扬起俏脸,檀口微微撑开,徐徐吹出一缕烟雾,带着嘲讽的语气,似笑非笑地道:“杨大秘书,很久没见了,你这花花公子,不出去风流快活,怎么想起来约我了?”

    杨光微微皱眉,招手叫来服务生,低语几句,就望着少妇那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声道:“程大记者,别开玩笑了,我每天正经事还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出去风流快活。”

    少妇轻蔑地一笑,吸了口烟,把目光转向窗外,若有所思地道:“是啊,差点忘记了,杨秘书只羡权势,不恋美色,否则哪里会把自己心爱的女人,硬推到别人怀里。”

    杨光神色黯然,接过服务生递过的酒杯,轻轻摇了摇,有些无奈地道:“程琳,过去的事情,咱们别再提了,好吗?”

    程琳转头一笑,斜睨着他,挖苦道:“怎么,许你做得,就不许我说得?”

    杨光蹙起眉头,伸手抢过她指间的香烟,折断后丢在地下,冷冷地道:“程琳,你再这样自暴自弃,以后的生活就全毁了。”

    程琳忽地咯咯笑了起来,半晌,才轻吁了口气,转过头去,敲打着桌面道:“这话真让人感动,要是放在几年前,我肯定会扑到你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但现在这种场合下,只觉得滑稽,你就表演吧,尽情的表演,你个伪君子!”

    话音过后,她摸起桌上的酒杯,猛地向前一扬,将酒水都泼到杨光的脸上。

    杨光闭了眼睛,伸出舌尖,舔了舔,随后笑着道:“程琳,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和这酒一样烈,知道吗?这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也是最怕你的地方!”

    程琳咯咯一笑,伸出右手,理了理秀发,淡淡地道:“说吧,说说你的正事。”

    杨光摸出纸巾,把脸擦干净,喊来服务生,又为程琳上了酒水,等服务生离开之后,他才仰坐在椅子上,轻声道:“大记者,最近又在准备怎么针砭时弊呢?”

    程琳伸出白皙的手指,捏起酒杯,晃了晃,轻轻品上一口,就淡淡地道:“要写一份揭露闵江黑恶势力的专题报道,怎么,杨大秘书有兴趣提供素材?”

    杨光叹了口气,摆手道:“程琳,别再折腾了,你让鲍书记非常被动,他老人家的儿媳妇,总在华西晨报上写文章,披露闵江的所谓黑幕,你这样做,也太不近人情了!”

    程琳抿嘴一笑,凑过脸去,一字一句地道:“比起你杨大秘书来,还要差上很多,无论我怎么做,都没有你那么无耻!”

    杨光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程琳,过去是有些误会,我也不奢求你能谅解,但希望你能够理智起来,不要再做那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那太愚蠢了!”

    程琳淡淡一笑,摇着手中的杯子,轻声道:“我要是不愚蠢,哪里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这还要拜你杨大秘书所赐。”

    杨光皱起眉头,起身踱了几步,抱着双肩走到窗口,叹息道:“程琳,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恨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但是,你不清楚,那天的婚礼上,我心如刀绞,那种心情,不会有人理解的。”

    程琳伸出双手,优雅地拍了几下巴掌,竖起白皙的拇指,啧啧道:“杨大秘书,你的演技真是高超,比以前又进步了许多,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在我眼里,你当时笑的比新郎官还要开心十倍呢?”

    杨光沉默许久,才回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程琳,鲍鞠是真心喜欢你的,他能给你带来幸福,也许你说的对,我其实就是个骗子,不光骗了别人,甚至还欺骗了自己。”

    程琳夹起酒杯,轻轻抿上一口,微笑道:“终于说了半句实话,杨大秘书,请问,后半句我能刊登在报纸上吗?”

    “你随意!”杨光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皱眉坐了回来,低声道:“上次重机厂的那篇报道,连省委书记都看到了,搞得老爷子灰头土脸的,你也该醒悟了,别再任性下去了,你这样折腾,只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看笑话。”

    程琳端起杯子,轻轻摇了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淡淡地道:“找我来,就是说这些吗?”

    杨光凝视着她葱削玉指,轻声道:“还有,你结婚收到的礼物里,是不是有一座小金佛?”

    程琳理了理秀发,趴在桌面上,摇头道:“不清楚,礼物都锁在一楼仓库里,根本没有动。”

    杨光沉思了一会,就微笑道:“这样吧,抽时间,你去整理一下,如果发现有类似的贵重物品,就整理出来,给我打个电话,我去取走。”

    程琳秀眉一挑,淡淡地道:“怎么,出事情了?”

    杨光点点头,皱眉道:“你是知道的,李晨那些人,一直处心积虑地想对付鲍书记,婚礼上收到的贵重礼物,应该挑出来,及时处理掉,免得被人诬陷,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程琳抿嘴一笑,抬手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向杯子里指了指,服务生倒上酒后,她坐直了身子,懒洋洋地道:“好吧,改天要是有心情,我会去找找看的。”

    杨光叹了口气,又点了一根烟,皱眉抽了一口,轻声道:“程琳,鲍鞠什么时候回国?”

    程琳沉默了一会,摇头道:“不清楚,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吧,他是伤心了呢。”

    杨光苦笑着道:“程琳,你这又是何苦呢?”

    程琳喝了口烈酒,淡然道:“这杯苦酒,其实是你亲手酿成的,就别再惺惺作态了。”

    杨光意兴阑珊,站了起来,轻声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程琳摆了摆手,颓然道:“你先走吧,我想再安静一会。”

    杨光皱了皱眉,转身走到服务生身边,低声耳语几句,就转过身去,径直向外走去,很快下了楼。

    程琳端起酒杯,舒缓着摇动着,过了半晌,一饮而尽,她转头探向窗外,望着杨光开着车子驶远,低声咕嘟一句,就抬手招来服务生,指了指空空如也的杯子,微醺地道:“酒!”

    服务生走了过来,望着面前微醺的明艳少妇,躬身道:“对不起,刚才那位贵宾吩咐过,您不能再喝了。”

    程琳嗔怒地瞪了他一眼,从包里取出一叠厚厚的钞票,递了过去,轻声道:“他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无权干涉我,去拿酒!”

    服务生退了一步,礼貌地道:“抱歉,那位贵宾的话,我们一定要听。”

    程琳脸上浮现出一丝怒容,又从包里取出记者证,抛了过去,指着杯子道:“满上!”

    服务生有些为难,只好走到值班经理面前,低语几句,便又走了回来,将记者证还了回去,重新为她添了酒。

    而这时,旁边的迪吧里,在震耳欲聋的摇滚声中,王思宇正站在舞池里,与一群青年男女奋力摇摆着身子,半个小时后,他才回到座位上,摸起啤酒,‘啵’的一声打开后,仰头喝了进去。

    午夜,意犹未尽的王思宇才走出迪吧,上了奥迪车,发动车子,缓缓向前方开去,刚刚行了十几米,路边跌跌撞撞地走过一个身材苗条的少妇,她用手拍了拍车窗,醉醺醺地喊道:“停车!停车……”

    王思宇微微一怔,踩了脚刹车,打开车门,皱眉道:“你好,有什么事情?”

    少妇踉跄着坐进车子,随手关上车门,醉眼迷离地道:“师傅,光华路一百三十四号,谢谢。”

    王思宇愕然,有些哭笑不得地道:“对不起,我这可不是出租车。”

    少妇拂了拂黑长柔顺的披肩秀发,侧过脸来,斜睨着王思宇,含混不清地嘟囔道:“光华路一百三十四号,谢谢!”

    王思宇皱眉望去,借着昏黄的街灯,此时才看清了她明艳甜美的面容,不禁心中一跳,随即眯着眼睛,以极为挑剔的目光在她身上瞄了几眼,高耸的胸脯,丰腴的翘臀,修长的美腿……

    他咽了口唾沫,满意地点点头,就戴上墨镜,再次发动了车子,微笑道:“好的,光华路一百三十四号,应该离江边不远,对吧?”

    少妇白皙柔嫩的俏脸上,泛着一抹动人的艳红,她点了点头,就闭着眼睛,身体向旁边滑了过去,软软地靠在座位上,只几分钟的功夫,就香甜地睡了过去。

    王思宇开着车子,在清冷的街头转悠了一会,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在下车打听了一番后,就回到驾驶室里,开着小车,转过街口,向西侧驶去,而车厢内,除了浓郁的酒气之外,还有一缕淡淡的幽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