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三章 交锋 六

第二十三章 交锋 六2017-11-9 13:3:39Ctrl+D 收藏本站

    第415节    第二十三章      交锋    六

    凌晨时分,奥迪车缓缓开进小区,少妇把头靠在王思宇的肩膀上,睡得正香,鼻端传来的淡淡幽香,令他有些想入非非。

    经不起这种暧昧的诱惑,王思宇的心跳逐渐加快,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他把车子停稳后,做了三个深呼吸,缓缓伸出右手,放在她的美腿上,轻轻摩挲了几下,低声道:“到地方了,该下车了。”

    少妇脸上满是倦意,伸手抓了抓头发,嘴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把头转向另一侧,靠在车窗上,双手抱着白色的坤包,又打起瞌睡来。

    王思宇微微一笑,侧过身子,伸手拂了拂她的秀发,仔细端详着身边的妙龄少妇,细长的娥眉,秀挺的鼻梁,丰润的粉唇,尖削的瓜子脸上,白皙中透着红晕,这个沉醉之中的女人,竟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几分钟后,少妇蹙了蹙眉,把头向后仰去,撅着嘴巴嘟囔道:“看够了没有?”

    王思宇愣了愣,忙转过身来,正襟危坐,轻声道:“你没睡?”

    少妇把手放在额头上,轻轻拍了几下,醉醺醺地道:“脑子里晕晕的,眼睛也睁不开,让我多歇会,放心吧,车钱会加倍给你。”

    王思宇耸了耸肩,微笑道:“既然睁不开眼睛,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少妇伸出左手,放在王思宇的腿上,轻轻摩挲了几下,扬起下颌,似笑非笑地道:“没什么,只是女人的直觉,如果再不提醒你,恐怕会出些小麻烦,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很容易被打成猪头。”

    王思宇心中一荡,顺势握住她柔软冰冷的小手,轻声道:“怎么喝得这样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少妇轻轻摇头,把手抽了回去,揉了揉眼睛,颓然道:“猜错了,是因为太开心才喝多的。”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住在哪里,我送你上楼吧。”

    少妇咯咯地笑了起来,把手放在嘴边,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道:“不行,那是引狼入室。”

    王思宇叹了口气,转头道:“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

    少妇摆了摆手,来开坤包的锁链,取出精致的黑色钱包,打开后,抽出两张百元大钞,丢了过去,淡淡地道:“你是,我不是,别胡思乱想了,我这样的女人,不是你能奢求的。”

    王思宇接过钞票,用手指弹了弹,就塞到她的手里,笑着道:“车费已经收过了,不必再给钱了。”

    少妇微微蹙眉,把钱丢在车上,喃喃地道:“赚钱不容易,别为了自尊心去做蠢事。”

    王思宇愕然,有些哭笑不得地道:“真不用了。”

    少妇哼了一声,有些慵懒地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睛,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跌跌撞撞地向前迈出几步,脚下拌蒜,竟然‘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

    王思宇下了车,随手关了车门,快步走过去,蹲了下去,轻声道:“怎么样,摔伤了吗?”

    少妇摇了摇头,摸起地上的钱包,拉着王思宇的胳膊站起来,松了手,蹙眉道:“回去吧,我能行。”

    王思宇伸手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轻声道:“别逞强了,看在那二百块钱的面子上,我送你到门口。”

    少妇咯咯一笑,点头道:“好吧,只是你要信守诺言,到了门口赶快走,不然会被家里那位揍扁的。”

    王思宇皱了皱眉,叹息道:“别耍小聪明了,只有单身女人,才会在害怕的时候把家里那位挂在嘴边。”

    少妇沉默下来,依偎在王思宇的怀中,沿着小路,歪歪斜斜地向前走着,行了二十几米远,两人来到一栋崭新的高档住宅前,进了单元楼,上了三楼右侧的房门前,少妇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倚在门上,怅然道:“到了,你可以走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点了一根烟,慢悠悠地下了楼,尽管有些遗憾,但他也非常清楚,不是每次邂逅漂亮女人,都能发生点什么的。

    他回到车上,刚要发动车子,却意外地发现,副驾驶的座位下面,放着一个白色的坤包,正是付钱时,少妇遗落的,他赶忙拾了起来,又推开车门下去,急匆匆地返了回去。

    来到三楼,见少妇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俏立在门口,她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坤包递了过去,轻声道:“你的包。”

    少妇似乎清醒了许多,抬起头来,望了王思宇一眼,脸上露出讶然之色,她接过坤包,从里面取出一串钥匙,打开房门,抓了抓头发,低声道:“进来坐吧,喝杯茶,陪我聊聊。”

    王思宇怔了怔,好奇地道:“怎么改变主意了,不怕引狼入室?”

    少妇淡淡一笑,没有做声,打开壁灯后,走进屋子里,脱下一双高跟鞋,轻轻丢到鞋架上,趿着拖鞋走进客厅,扑倒在沙发上,抱起了一只粉红色的软垫,仰头叹息道:“还是家里舒服。”

    王思宇走了进来,环顾四周,见屋子是跃层结构,一楼的厅房很大,摆着很多高档家具,而右侧有一个木制楼梯,直通楼上,他走到沙发边坐下,笑着问道:“真是一个人?”

    少妇摇了摇头,伸手向上指了指,轻声道:“公公婆婆都在楼上,咱们说话时小点声,免得吵醒他们。”

    王思宇皱了皱眉,把目光转向鞋架的位置,瞄了两眼,见上面只摆了十几双精致的女士皮鞋,就苦笑着道:“又在撒谎,女人在醉酒后,也不肯说实话吗?”

    少妇咯咯地笑了几声,把手里的软垫丢了出去,翻过身子,喃喃地道:“要不是喝醉了酒,又怎么会带陌生男人回家,还是个出租车司机,真是绝妙的讽刺!”

    王思宇缓缓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翘臀上,轻轻抚摸着,微笑道:“你看起来很寂寞,也很痛苦,有什么想倾诉的吗?”

    少妇叹了口气,伸出右手,捉住了王思宇的手腕,蹙眉道:“等等,不是这种感觉。”

    王思宇皱了皱眉,疑惑地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觉?”

    少妇双手捧腮,盯着油亮的地板,怔怔地道:“就是下车之后,被扶着回家的感觉。”

    王思宇笑了笑,善解人意地道:“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

    少妇淡淡地一笑,摇头道:“明白又有什么用,你现在想的,大概是怎么能通过甜言蜜语,哄着沙发上的漂亮女人脱光衣服,陪你上床,来满足你的征服欲,我的真实想法,你根本就不会在乎。”

    王思宇有些尴尬,摸着鼻子笑了笑,轻声道:“你讲话很直接,不像外表那样柔弱。”

    少妇抿嘴一笑,喃喃道:“你的外形也很俊朗,气质也很好,不像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那像是什么?”王思宇有些佩服这少妇敏锐的洞察力,饶有兴趣地问道。

    少妇轻轻摇头,叹息道:“说不出来,反正不像出租车司机。”

    王思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仰坐在沙发上,望着头顶的水晶吊灯,沉吟不语。

    少妇坐了起来,转过头,斜睨着王思宇,淡淡地道:“在想什么?”

    王思宇摸着下巴笑笑,轻声道:“该怎么花言巧语把你骗上床。”

    少妇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伸出纤纤玉手,拂了拂秀发,有些惆怅地道:“招惹了我,你会有麻烦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淡淡地道:“我的麻烦本来就不少,不在乎多上几件。”

    少妇伸了个懒腰,轻声道:“我渴了,你去泡茶。”

    王思宇苦笑着点点头,摸起茶壶,走到厨房,烧了水之后,泡了浓茶,回到客厅里,两人默默地品着茶。

    十几分钟后,少妇低下头,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杯子,在‘哒啦啦’的响声过后,她轻吁了口气,悄声道:“如果……现在赶你走,你会离开吗?”

    “不会。”王思宇仰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沉吟道:“味道不错,是我喜欢的那种。”

    少妇面色微红,捧着脸躺到沙发上,迟疑道:“那你能保证忘记这一晚吗?”

    “不能。”王思宇瞥了她一眼,轻轻摇头。

    少妇蹙起眉头,撅着嘴巴道:“起码,以后不要来骚扰我,如果做不到这点,你就必须马上离开。”

    王思宇放下杯子,微笑道:“好吧,我答应你,如果你愿意,咱们日后可以形同路人,不会打扰对方的生活。”

    少妇轻吁了口气,伸出一根葱削玉指,指着楼梯道:“抱我上楼,要慢慢的上去,越慢越好。”

    王思宇侧过身子,深吸了一口气,抱起横卧在沙发上的少妇,缓慢地上了楼梯,一步步走到楼上,打开壁灯,停下脚步,轻声道:“如果感觉不满意,我们可以再走一次。”

    “可以了…….”

    少妇轻轻摇头,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到浴室边,拉开贴花的玻璃门,回头望了一眼,淡淡地道:“去楼下吧,一个小时后再上来。”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道:“为什么要那么久?”

    少妇低下头,抚摸着玻璃上贴的大红喜字,轻声道:“洗过澡后,要吃两粒安眠药,等我睡熟了,你再进来。”

    王思宇摇了摇头,解开上衣,放在栏杆上,淡淡地道:“那不是我喜欢的感觉。”

    少妇伸手关了壁灯,转过身子,颤声道:“别那样,按我说的办,这是最大的底线了。”

    王思宇脱了衣服,缓缓走过去,一步步走了过去,微笑道:“不要怕,没什么好担心的。”

    少妇用双手捂了脸,连连摇头道:“不行,我还没准备好……”

    王思宇把她抱了起来,走进浴室,打开了炫目的灯光,伸手去脱她那件黑色高领毛线衫,少妇捉着毛线衫的下摆,咬着嘴唇,固执地道:“不行,这样不行。”

    王思宇把手探在她的腰间,沿着平坦光滑的小腹,轻轻滑了下去,低声道:“为什么不行?”

    少妇红着脸,扭动着身子,颤声道:“别,快出来,不然我喊人了!”

    王思宇歪着脑袋,噙.住了她娇艳的粉唇,用力拥吻了起来。

    少妇躲闪着,胸前剧烈地起伏着,气喘吁吁地扭动着身子,在某个瞬间,她忽地踮起脚尖,两条修长的美腿颤栗着绷紧,翘臀摇动了数下,猛然睁大了眼睛,摆脱了王思宇的嘴唇,一口咬在他的肩头,喉咙里发出几声含混不清的呜咽。

    王思宇微微皱眉,忍着肩头火辣辣的疼痛,趁机脱下她身上的毛线衫,轻轻丢在身侧的大理石台面上,又拨去了白色的贴身短衫,露出白皙滑腻的肌肤来,他摘下那件充满诱惑的黑色抹胸,咬着少妇的耳垂,悄声道:“不光模样俊俏,身材也这样好,真是个妖精。”

    少妇双手捧着丰挺饱满的酥胸,身子向后退了几步,倚在乳白色的釉面瓷砖上,剧烈地喘息着,半晌,才低下头去,哀恳道:“关灯,把灯关掉,求你,太难为情了……”

    王思宇轻轻摇头,缓缓走了过去,解开她腰间纤细的皮带,褪去浅灰色的牛仔裤,挂到衣架上,只片刻的功夫,就在少妇的战栗中,褪去了淡粉色的丁字裤,娴熟地解除了她身上最后的束缚。

    少妇已然一丝不挂,青春健美的身姿一览无遗,凹凸有致,曲线玲珑,晶莹玉润的肌肤,在灯光下,闪耀着珍珠般圆润的光泽,她闭了眼睛,唇间咬着一绺秀发,双手各自遮挡在要害位置,两条纤长诱人的秀腿绞在一起,显得异常的性感妖娆。

    仿佛在一瞬间,**如灯芯般点燃,王思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又打开热水器的旋钮,在温热的水线包裹下,轻柔地抚摸着她光滑潮.湿的胴.体。

    王思宇低下头,轻吻着她的酥胸,手指触到她的双腿之间,或轻或重地刺激着她的敏感地带,在急促的喘息当中,少妇终于迷失在他的挑逗之下,双手拉扯着王思宇的头发,上身向后仰去,**地呻吟着。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抱起了浑身酥软的妙龄少妇,把她放在宽大的浴缸之中,轻轻伏了过去,在一番温存之后,开始了猛烈的攻击,在水花四溅中,一抹艳红在水中悄然绽放,悄然无息地荡漾开来,原本清亮的浴水,逐渐变得浑浊起来。

    在一波又一波凌厉无匹的撞击下,少妇的身体变得柔若无骨,她满面潮.红,羞恼地睁开一双迷离醉眼,斜睨着架在王思宇肩头的一双**,叼起一根白嫩的食指,抖动着殷红的嘴唇,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婉转娇.啼。

    或许因打熬已久,王思宇愈战愈勇,盯着那张娇嫩的俏脸,发力耸动着身子,撞得浴缸也发出咚咚的响声,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痉挛之中,两人同时发出高亢的喊声,下身不受控制地悸动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