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五章 交锋 八

第二十五章 交锋 八2017-11-9 13:3:41Ctrl+D 收藏本站

    第417节    第二十五章      交锋    八

    下班前,意外接到了市长李晨打来的电话,李晨在电话里热情相邀,约他晚上出去小酌几杯,尽管对此人印象不佳,但出于礼貌,王思宇还是微笑着答应下来,只是,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无论与鲍昌荣之间的关系如何紧张,都不会与李晨合作。

    离开市委大院,王思宇驱车赶到了望江酒店,这里离他所住的闵江宾馆并不是很远,只隔着三条马路,也守在江边,是一栋豪华气派的欧式建筑,酒店外面的广场上,布置了几十棵仿真棕榈树,在落木萧萧的晚秋时节,这里却郁郁葱葱,别有一番景致。

    奥迪车刚刚停稳,穿着红色礼服的侍应生忙走过来,恭敬地拉开车门,王思宇下车后,却发现一行人已经迎了过来,走在前面的两人,分别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吴方舟,以及副市长公安局长黄海滨,身后那几人有些陌生,想必是酒店的管理人员。

    吴方舟身材高大,面皮白净,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风度翩翩,很是儒雅,他本来是华西经贸学院的党委书记,在报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被当时分管经贸的卢副省长看中,调到省外经贸厅工作一段时间后,就被派到闵江,先后担任市长助理副市长,他现在是李晨的得力助手。

    见王思宇下了车,吴方舟向前快走了几步,伸出一双大手,与王思宇热情地握了手,微笑道:“王书记,一直想到酒店探望您,只是最近忙着跑项目,分身乏术,今天得了机会,一定要多敬您几杯。”

    王思宇含蓄地一笑,轻声道:“吴市长,不要客气,早就听说你是省内少有的学者型干部,在很多知名媒体上都发表过大作,以后不忙的时候,常到我那边坐坐,顺便向你请教一些经济方面的问题。”

    吴方舟听了,眼睛一亮,连连摆手道:“王书记说笑了,您虽然是纪委书记,可也是搞经济的行家能手,西山县的经济增速连续两年在省里名列前茅,这可是了不起的成绩,我这纸上谈兵的酸秀才,可不敢班门弄斧,改日一定登门讨教,虚心学习。”

    王思宇摆了摆手,诚恳地道:“那是西山班子集体取得的成绩,我可不敢贪功,而且,西山的发展虽然很快,其实有很多偶然因素,除了省里的大力扶持外,也和发现大型铜矿资源有关,但靠自然资源来发展县域经济,不是长久之计,再丰富的资源也有枯竭的时候,那边要想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还要做很大的努力。”

    吴方舟暗自吃惊,他没有料到王思宇会这样坦诚,非但不居功,反而一针见血地指出西山县存在的问题,与许多官员硬往脸上贴金,不择手段抢政绩的做派截然不同,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跃居高位,果然有不凡之处,他不禁微微一笑,有些钦佩地道:“王书记,能在短时间内让一个县城的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绝非易事,您实在是太谦虚了。”

    王思宇呵呵一笑,摇头道:“吴市长,我只是实话实说,和谦虚没有一点关系。”

    吴方舟笑了笑,侧过身子,身穿警服的黄海潮走了过来,与王思宇握了手,两人寒暄了几句,吴方舟就笑着道:“王书记,里面请。”

    王思宇点点头,在众人的陪同下,走进望江酒店,乘坐电梯直达九楼。

    进了豪华包房,他才发现,除了市长李晨外,副书记马尚峰也在,两人正坐在沙发上吸着烟,轻声交流着什么,二人抬头见王思宇走了进来,就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面带笑容地打着招呼。

    坐在桌边闲聊了一会,几个身材苗条的女服务员鱼贯而入,把精致的菜肴端了上来,众人落座后,那些穿着蓝色旗袍的服务员斟了酒,就撤到几位领导身后,小心伺候着。

    李晨端起酒杯,笑着道:“王书记,早就听说你是海量,我们几人都不是对手,也就不搞车轮战了,你多喝点,一定要尽兴,好不好?”

    王思宇也端起杯子,微笑道:“李市长过誉了,我酒量其实很有限,不过大家平时都忙,难得坐在一起喝酒,肯定是要多喝点的。”

    众人附和着碰了杯,都是一饮而尽,随后放下杯子,各自夹了菜,服务员上前斟了酒,就又退了回去。

    马尚峰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端起酒杯,微笑道:“王书记,后生可畏啊,我们几人,除了吴市长外,差不多都是奔五十的人了,而你还不到三十岁,这样年轻,就成为市委常委,前途不可限量啊,来,咱们碰一杯。”

    王思宇忙端起杯子,谦虚地道:“马书记,我还年轻,经验不足,以后在工作上,还请你多多关照。”

    马尚峰却摆了摆手,笑吟吟地道:“王书记,关照谈不上,互相支持吧,可能用不了几年,你王书记就飞黄腾达了,到时我们这些人再登门拜访,可不要给闭门羹吃啊?”

    其他几人听了,都跟着笑了起来,经过他的一番调侃,酒桌上的气氛轻松许多。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马书记言重了,这个玩笑开得大了些,我可当不起。”

    李晨摆弄着杯子,在旁边笑着插话道:“王书记,你要当不起,可没人能当得起了,三十岁左右的市委领导,全省怕是也没几位,五根手指就能数的出来,马书记说的没错,只怕不出十年,大伙就要靠你来关照了。”

    虽然清楚两人在灌**汤,王思宇还是有些暗爽,两人讲的也是事实,只要没人刻意拦路,按照他现在的发展速度,三五年提一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出了意外,在某个位置上耽搁了十年八年,也大有机会进入省部级序列,若论仕途上的发展前景,餐桌上的几位,确实远不如他。

    在体制里,年龄确实是个宝,越到高位,就越是重要,往往相差两三岁,就决定了谁上谁下,要想最大限度地延续政治生命,就要在前面跑得快些,还要稳健,身上不能留下太大的污点,才有可能在关键时刻胜出。

    与马尚峰碰了杯之后,服务员再次上来斟酒,王思宇在点烟的时候,无意间,眼角的余光落在她旗袍的开衩处,瞄见雪白的大腿.根,心里竟然‘咯噔’一下,这位女服务员竟然没有穿内裤,虽然对她生不出半点兴趣,王思宇还是觉得有些刺激,手指下意识地抓挠了一番,这时吴方舟端起杯子,笑着道:“王书记,轮到我敬酒了。”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微笑着摆手道:“吴市长,刚才可是有言在先,不搞车轮战,咱们可不能喝得太急了,我要是喝多了,当场出丑,你要负责。”

    吴方舟打了个哈哈,表情庄重地道:“王书记,这杯酒是一定要敬的,您前些天可帮我解决了大麻烦,本来就该谢您的。”

    王思宇微微一怔,端起杯子,苦笑着道:“吴市长,如果是重机厂的事情,那就不是敬酒,而是罚酒了,我上次多管了闲事,你该不是心里生气,在酒桌上兴师问罪吧?”

    吴方舟连连摆手,笑着道:“王书记,那样的闲事,您要是再多管些,可帮我解决了老大的难题,重机厂因为历史原因,矛盾错综复杂,很难彻底解决,要不是您出了点子,又亲自化解了一场风波,只怕我倒现在还头疼呢,根本没心情喝酒,所以啊,这杯是感谢的酒,您一定要喝。”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感谢就免了,你不见怪就好,来,吴市长,咱们干杯。”

    碰了杯子以后,几人又夹了菜,李晨笑眯眯地道:“王书记,下午收到省财政厅的回复了,那笔专款下周三就能到位,这回集资款总算能还上了,年底以前,重机厂的工资发放也没问题,要是企业能够成功上市融资,市财政就甩掉了一个大包袱,你王书记可帮了我们大忙,理应致谢。”

    王思宇笑着摆了摆手,没有吭声,他心中有数,在闵江重机的事情上,李晨肯定是有很大意见的,这次旧话重提,无非是把事情揭过去,显示他的大度,这也表明,李晨在释放善意信号,极力拉拢自己,只是奇怪的是,他选择的时机,竟然拿捏得如此准确,难道是得到了某些风声?

    仔细想想,确实有这种可能,王思宇笑了笑,慢悠悠地吸着烟,目光在酒桌上四人的脸上扫去,沉吟不语。

    黄海潮敬了酒后,众人闲聊了几句,开了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李晨摆了摆手,几个女服务员会意,忙走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知道要进入主题了,就笑眯眯地坐在椅子上,斜眼瞄着李晨,等着他开口讲话。

    李晨叹了口气,把握着手中的杯子,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不瞒你说,以重机厂为例,市里的很多工作都在原地打圈圈,但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呢,我觉得,还是人的原因,我们有些领导干部观念有问题,思想僵化,跟不上新形势,却恋着手中的权力不放,任人唯亲,处处设置障碍,让那些想干事的人放不开手脚,力不从心,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李市长说的对,在用人的问题上,确实要谨慎些。”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把半截烟头掐灭,丢在烟灰缸里,不痛不痒地接了一句,他非常清楚,李晨此刻在借题发挥,对方口中所谓的有些领导干部,实际上就是特指市委书记鲍昌荣。

    从某种意义上讲,李晨说的并没有错,但这种缺点,倒不是鲍昌荣身上独有的,这顶帽子即便扣在他李晨头上,恐怕也不为过,鲍李之间最大的矛盾,其实还是鲍昌荣不肯离开闵江,使得李晨无法上.位,这才是症结所在。

    而当初,李晨不顾三千多工人的利益,用重机厂的事情来做文章,频频制造麻烦,打击对手,致使重机厂的改制工作一拖再拖,迟迟得不到解决,让王思宇很是不齿,因此,无论他讲得多么义正言辞,王思宇都不为所动,只是付之一笑。

    在他看来,两人之间行事风格相差太远,根本就上不了一条船,相对而言,他更欣赏鲍昌荣多些,一想到要与老鲍发生冲突,王思宇也有些头痛,当然,这就是官场政治生活的一部分,不管是他还是鲍昌荣,无论两人是否情愿,都要坦然接受,这是两头狮子之间的较量,至于李晨,他算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