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四章 近身保镖 上

第三十四章 近身保镖 上2017-11-9 13:3:53Ctrl+D 收藏本站

    第426节    第三十四章      近身保镖      上

    尽管离开会议室时,因为有些得意忘形,不慎跌了一跤,摔得王思宇七荤八素的,但丝毫没有破坏他的好心情。

    田宏业的调离,祝文秀的上.位,以及在副局长人选上的表态,无不在向众人宣示,他正以一种极为强硬的姿态,高调介入到闵江市的政治生活当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次的常委会上,他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回到办公室后,和以前一样,王思宇站在窗前,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心情变得格外轻松,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开端。

    正在沉思中,一阵敲门声响起,王思宇转身坐下,微笑道:“请进!”

    房门开后,祝文秀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她身材不高,皮肤白皙,穿着一身白色职业套装,黑色高跟鞋,显得娇小玲珑,端庄淑雅。

    王思宇忙站了起来,招手道:“祝主任,快过来坐。”

    祝文秀点点头,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办公桌边,眼里露出感激之色,有些矜持地笑道:“王书记,真是太感谢您了。”

    王思宇微愕,抬腕看了下表,常委会开完还不到二十分钟,祝文秀就得到了消息,现在的官场果然是全无秘密可言,他笑了笑,倒了杯茶水,递过去,微笑道:“祝主任,不必客气,我只是出于公心,实话实说,能够在常委会上通过,只能说明你表现出色,得到了市委领导的一致认可。”

    祝文秀莞尔一笑,拉了椅子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道:“王书记,无论身上的压力有多大,我都会竭尽全力,把工作干好,绝不辜负您的信赖。”

    王思宇笑着点了一根烟,轻笑道:“祝主任,放开手脚,大胆工作,不要有任何顾虑,天塌下来,有我这个高个子顶着。”

    祝文秀笑笑,放下茶杯,迟疑着道:“王书记,其实,我还是有些纳闷,纪委很多同志都很适合,您为什么会选择我?”

    王思宇仰坐在皮椅上,掸了掸烟灰,诚挚地道:“原因是多方面的,你沟通协调的能力很强,又能够坚持原则,在纪委工作的时间也很长,经验非常丰富,在纪委这些干部里,威望很高,你上来,大家都会服气。”

    祝文秀抿嘴一笑,低声道:“王书记,您过奖了。”

    王思宇笑了笑,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当然了,还有些是纯靠直觉判断的,感觉咱俩挺投缘,应该会配合得很默契。”

    祝文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点头道:“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

    王思宇爽朗地笑了起来,把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沉声道:“那就好,只要咱们能够齐心协力,纪委的工作肯定能再上个台阶。”

    祝文秀喝了口茶水,敛去笑容,表情凝重地道:“王书记,听说在常委会上,您提到了吴爱军的问题?”

    王思宇点点头,拉开抽屉,取出几封举报信,递过去,轻声道:“这里有些线索,你可以先拿去看看。”

    祝文秀把举报信接过来,仔细看了起来,约莫五六分钟后,她轻吁了口气,抬头道:“牵涉的问题不少,这案子要查下去,可能要费些时间。”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案子可以慢慢查,耽误之急,是集中精力,先把纪委内部理顺。”

    祝文秀会意地一笑,站了起来,真诚地发出了邀请:“王书记,晚上要是没有别的应酬,一起吃顿饭吧。”

    王思宇摆了摆手,谦让道:“祝主任,不必破费了吧?”

    祝文秀笑了笑,固执地道:“一定要去,我们家老徐已经在张罗饭菜了,您能到家里吃饭,我们两人都觉得荣幸呢!”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祝文秀耸耸肩,笑着说:“为免外面传闲话,就请书记大人把车子开到后街上,我去那等您。”

    “好的。”王思宇笑了笑,目送着祝文秀走了出去。

    伏案批了会文件,手机铃声忽地响起,王思宇看了下号码,见是周媛打来的,赶忙接通,笑着道:“美人老师,有何指教?”

    周媛淡淡一笑,柔声道:“少贫嘴,我要去趟荆州,周一才能回来,晚上不要等我吃饭了。”

    王思宇一听,登时来了精神,赶忙笑着道:“美人老师,干脆咱俩一起去吧,趁着周末,我也过去拜见泰山大人!”

    周媛啐了一口,红着脸道:“讨厌,别胡说!”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笑嘻嘻地道:“美人老师,我是认真的,丑女婿也要见岳父嘛,再说了,纸里包不住火,老爷子早晚都会知道,瞒太久了也不好,对吧?”

    周媛赶忙摇头,悄声道:“不行,你千万别乱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王思宇皱了皱眉,有些无奈地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周媛嫣然一笑,柔声道:“我现在心太乱,等安静下来再说吧。”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几时走?我过去送你。”

    周媛摇头道:“不用了呢,你可别过来,不然,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

    王思宇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那样最好,省得你总下不了决心。”

    周媛哼了一声,撅嘴道:“不和你说了!”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盲音,王思宇哑然失笑,在他最近的强势攻击下,周媛已经芳心大乱,性子也有了些许的改变,时常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撒娇的语气,再不似以前那样冷冰冰的。

    其实有时想想,王思宇也感到一些尴尬,觉得有些对不住老爷子,以往总是顺些好烟好酒,现在竟然惦记上了人家的宝贝女儿,事情败露那天,免不了要被呵斥一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想抱得美人归,脸皮太薄肯定是不行的,更何况,如果不是自己,她女儿怕是要独身一辈子了,哪里还有外孙抱?

    想到这里,王思宇的念头终于通达了,端着茶杯笑了起来。

    下班后,王思宇按照约定,开车转到了后街,祝文秀早已等在那里,她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上,笑着道:“没办法,人言可畏啊,总要避讳着点,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小心些也好。”

    祝文秀指了路,王思宇开车行去,到了小区门口,却愕然发现,祝文秀家竟然也在江边,离光华路不远,只隔了几十米的距离,远远地,就能望到那片高档住宅区。

    想起那晚的美妙经历,王思宇的内心又开始荡漾起来,那位陌生的明艳少妇,又在脑海中悄然浮现,挥之不去。

    祝文秀停下脚步,回头望着站在车边发呆的王思宇,诧异地问道:“王书记,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思宇这才回过神来,苦笑着摇摇头,随后,他叹了口气,跟在祝文秀的身后,缓缓地走进单元楼。

    祝文秀家住在三楼,约莫九十多平方,面积虽然不大,客厅布置得却很温馨,白色的墙壁上,挂着生动的风景画,棕色的布艺沙发摆在墙边,墙角还放着两盆滴水观音,进了屋子后,祝文秀的老公就带着女儿迎了过来,热情地招呼着王思宇坐下。

    祝文秀的老公姓徐,是退伍军人,身材结实,脸庞黝黑,在部队时,曾经做到了营级干部,转业回到闵江以后,在事业单位上班,而他的女儿只有十三岁,刚上初一,小丫头有些怕生,在喊了叔叔以后,只在旁边坐了一会,就返回卧室,再也不肯出来。

    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会,祝文秀给女儿单独准备了一份饭菜,送到卧室里,三人便坐到了餐桌边,边喝边聊,老徐为人豪爽,酒量也奇大,也很健谈,夫妇二人热情周到,把酒桌上的气氛调节得很好,虽是初次喝酒,倒没有半点拘束。

    从宾至如归到反客为主的时间很短,似乎只用了三个小时,到了晚上八点多钟,老徐终于招架不住,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

    祝文秀见状,赶忙把他扶回房间,不满地叨咕着:“老徐,平时都嚷嚷着酒量高,可今儿怎么这样怂,瞧你刚才的表现,糟糕极了。”

    老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连连摇头道:“不行了,你们王书记也太能喝了,年纪轻轻的,至少两斤的量,喝不过,真是喝不过,唔……”

    祝文秀抿嘴一笑,帮他把被子盖上,忙推门走了出来,却见王思宇已经穿了外衣,站在门口,笑容可掬地道:“文秀姐,我该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祝文秀赶忙跟了出去,送他到了楼下,来到车边,担心他醉酒开车出事,就轻声劝道:“王书记,还是打车回去吧。”

    王思宇摆了摆手,拉开车门,笑着道:“没事,放心吧,清醒着呢,文秀姐,快回吧。”

    祝文秀还是有些不放心,赶忙把车门推上,皱眉伸出右手,语气坚决地道:“不行,为了您的安全着想,绝对不能酒后驾车,把车钥匙给我吧,明儿让老徐把车子给您送过去。”

    王思宇无奈之下,只好交出车钥匙,在祝文秀的陪同下,出了小区,打上了一辆出租车。

    祝文秀站在路边,摆了摆手,见出租车驶远,这才笑吟吟地着返了回去。

    车子行到前面的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内音响,放了一首缠绵悱恻的英文歌曲。

    王思宇皱了皱眉,忽地转过头来,微笑道:“师傅,把车子转到光华路上吧,我去看个朋友。”

    司机点点头,过了一会,见绿灯亮了,就打了方向盘,把车子绕过路口,转向光华路的方向驶去。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道边,王思宇打开车门,慢悠悠地下了车,进了小区,来到那明艳少妇家的楼下,点了一根烟,在单元门口来回徘徊着。

    在楼下磨蹭了半晌,王思宇却仍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上去,正在犹豫不决时,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王思宇摸出手机,低头看去,却是陌生号码,他随手接通,轻声道:“喂,你好,哪位?”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在沉默了一会后,就把手机挂断,王思宇不以为意,把手机放了回去,又摸着下巴,退出几步,仰头向楼上望去,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王思宇摸出手机,接通之后,有些不耐烦地道:“喂,你好,请讲话!”

    ‘嘟’的一声后,手机再次挂断,王思宇有些恼火,又回拨了过去,扯着嗓子喊道:“喂,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事老打什么骚扰电话!”

    几分钟的沉默过后,一个柔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怎么着,师傅,你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跑我们家楼底下晃悠,还有理了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