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五章 近身保镖 中

第三十五章 近身保镖 中2017-11-9 13:3:54Ctrl+D 收藏本站

    第427节    第三十五章      近身保镖    中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赶忙仰头望着楼上,笑着道:“美女,我琢磨了,那二百块钱太多了,根本用不了那么多的车费,这钱要是不退给你,我心里不踏实,晚上都睡不着觉!”

    程琳皱了皱眉,打开坤包,从里面摸出一管唇膏,在粉唇上涂了涂,随后把唇膏放进包包里,拉上锁链,双腿交叠在一起,身子向后轻轻一仰,靠在车内舒适的座椅上,望着王思宇的背影,毫不留情地道:“换个借口!”

    王思宇又向后退了几步,仰起头,眯着眼睛望着楼上,却没有看到人影,卡其色的窗帘之后,没有透出一丝光线,他脑门上打满了问号,却依旧笑着敷衍道:“这可不是借口,没别的原因,就是想还钱。”

    程琳莞尔一笑,摇头道:“既然不肯说实话,那你把钱丢下走吧。”

    王思宇有些头痛,只好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好吧,我说实话,就是喝多了酒,晚上睡不着觉,很想见你一面。”

    “这还差不多。”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过了半晌,才将手机挂断,丢在一旁,打开雪亮的车灯,伸手按了几下喇叭,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斜倚在车边,双腿交叉,摆了个诱人的poss。

    王思宇诧异地转过身去,望着身后十几米远处的香车美女,有些吃惊地走过去,绕着白色的奔驰车转了一圈,最后站在程琳的身前,仔细端详起来。

    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针织裙,前襟绷得紧紧的,胸部隆起一道完美的弧度,裙摆下,那双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修长而匀称,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望着眼前这位娇俏迷人的艳丽少妇,王思宇轻轻点头,啧啧赞叹道:“这车真漂亮,以后赚了钱,咱也买一辆!”

    程琳‘扑哧’一笑,轻声道:“那还不赶紧去拉活赚钱,跑人家楼底下转悠什么。”

    王思宇摇头道:“不急,先到你这找找动力。”

    程琳耸耸肩膀,悠荡着手中的挎包,撇嘴道:“借口,你来的目的我很清楚,就不要再演戏了。”

    王思宇笑了笑,仰头道:“嗯,没错,确实是借口,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迷一样的漂亮女人。”

    程琳转过身子,伫立在车边,沉默半晌,才怅然道:“看够了吗?”

    “没有!”王思宇微微一笑,顿了顿,又有些好奇地道:“美女,有个疑问,光凭背影,你就认出我来了?”

    程琳转过身子,白了他一眼,皱眉道:“别自作多情了,你下出租车时,我刚好开车拐过来,一直跟在后面,你刚才要是敢上楼,我非打110不可!”

    王思宇拍了拍脑门,点头道:“我说刚才犹豫那么久,怎么就是下不了决心呢,原来还挺危险的!”

    程琳哼了一声,抬手打了个响指,拉开车门,坐进车里,轻声道:“进来吧,本姑娘现在心情不错,给你个请客的机会!”

    王思宇刹那间心花怒放,忙坐了进去,随手关上车门,微笑道:“去哪?”

    程琳发动车子,淡淡地道:“附近有家上岛咖啡,环境不错。”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好吧,就去那。”

    程琳瞟了他一眼,蹙眉道:“置办这身行头,花了不少银子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着西服的料子,轻声道:“朋友送的,价钱没问过。”

    程琳把车子驶出小区,拐到主道上,漫不经心地道:“女朋友送的吧?”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转过头来,轻声道:“怎么,你很介意?”

    “哪能呢,就是随便问问,她眼光还不错!”程琳眨了眨眼,暧昧地一笑,就不再做声。

    小车在路上开了不到十五分钟,就拐入辅道,程琳把车子开到咖啡厅门口,两人下车后,一前一后走进店里,直接上了二楼,找了靠着墙边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很快走过来,递过菜单,微笑道:“两位客人,点些什么?”

    程琳接过菜单,随意翻了翻,就把菜单合上,轻声道:“两杯蓝山再来个水果拼盘,谢谢!”

    “请稍等!”服务员礼貌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王思宇环顾四周,见二楼的客人极少,只有几对情侣模样的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窃窃私语,不禁微微一笑,轻声道:“这里环境倒是不错,很幽静,很适合约会。”

    程琳蹙起秀眉,淡淡地道:“抱歉,咱们两人不需要约会,而是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谈什么?”王思宇心中一动,似笑非笑地望着灯下的淡妆美人。

    程琳伸出纤纤玉指,放在唇边,悠然道:“谈判!”

    “谈判?”王思宇的眉头一挑,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她娇艳欲滴的樱唇,目光又落在唇边那根白皙纤长的食指上,忽然想起了那个难忘的夜晚,浴缸里某个惊心动魄的瞬间,心房猛地跳动了几下,小腹又升起一团火来,烧得他有些心慌意乱。

    王思宇赶忙跷起二郎腿,把目光移向别处,勉强挤出笑容,干涩地道:“怎么个谈法?”

    程琳双手捧腮,望着桌边的白色坤包,漫不经心地道:“开个价吧,到底需要多少钱,你才肯罢休。”

    王思宇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苦笑道:“你大概是误会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坏到那种地步。”

    程琳轻轻摇头,嘟起小嘴,气哼哼地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跟我没关系,那是警察该管的事,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不遵守当初的约定?”

    王思宇沉默下来,过了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沉吟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了!”程琳回头望了一眼,侧过身子,让服务员把东西上齐,望着她走远,才回过头来,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微笑道:“说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出一根香烟点燃,闷头吸了几口,抬头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吞吞吐吐地道:“那天晚上,怎么说呢,嗯……不是那么容易忘掉的。”

    程琳心中一荡,也有些不自在起来,忙躲闪着转过头去,望着远处的一对情侣,呐呐地道:“那是你的问题,我早就忘掉了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轻摇头,吐着烟圈道:“你在撒谎,对吧?”

    程琳蹙起秀眉,若无其事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轻声道:“没有,就像做了一场梦,醒来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恨我吗?”王思宇掸了掸烟灰,小心翼翼地问道。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半晌,她摇了摇头,伸手擦了擦眼角,轻声道:“我心里没有你,自然不会恨你,我确实恨一个人,只是,他不在乎,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在乎的,他就是那样自私自利的人。”

    王思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两人同时沉默下来。

    几分钟后,程琳幽幽地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抚弄着肩头乌黑柔顺的秀发,微笑道:“其实,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就是一场游戏而已。”

    “不行,我做不到。”王思宇狠命地捏着大腿,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程琳微微一怔,默默地注视着王思宇,心里有些感动,不好意思地笑了,转过头去,轻声道:“那天早上,我反应有些过度,对不起啦!”

    她的声音极为柔媚,带着难以形容的温柔,让王思宇心中一荡,忙摆手道:“没关系的,其实,我也很理解。”

    程琳低头啜了口咖啡,若无其事地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王思宇笑了笑,探过身子,反问道:“不是出租车司机吗?”

    程琳莞尔一笑,侧目斜睨着他,悄声道:“不太像!”

    王思宇微微一笑,皱眉吸了口烟,不动声色地道:“事实上,我就是个出租车司机,你呢,你又是做什么的?”

    程琳歪着脑袋,摸起银勺,搅动着咖啡,淡淡地道:“搞调查的!”

    王思宇摸起杯子,喝了口咖啡,笑着追问道:“最近在调查什么?”

    “调查黑社会!”程琳嘴唇微动,说出这三个字,随后扬起俏脸,饶有兴致地望着王思宇,留意观察他的表现。

    王思宇皱起眉头,吃惊地道:“那可都是些亡命之徒,和他们打交道,一定很危险吧?”

    程琳轻轻点头,喝了口咖啡,微笑道:“是要小心点,不然很可能会出麻烦,明儿打算去一家地下赌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好的,正好周末也没有别的事情,一起去吧。”

    程琳微微一怔,随即恢复如初,脸上露出慧黠的笑容,身子向后一仰,伸了个懒腰,有些娇慵地道:“真不错,现成的保镖送上门了,只是不知道,你的床下功夫是不是也那么棒?”

    王思宇刚喝了口咖啡,险些喷了出来,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皱起眉头,很认真地解释道:“还成,假如大家都是空手,两三个人还能应付,再多就不行了。”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用手指拨弄着杯子,淡淡地道:“好吧,那你先回去,明儿上午,我会打电话给你,记得开机,别当逃兵啊!”

    王思宇轻轻摇头,叹了口气,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回不去了,朋友的老婆从外地过来,我被赶出来了。”

    程琳蹙起秀眉,用满是同情的目光注视着他,直言不讳地道:“既然不会撒谎,就别太为难自己了,你其实还是个满老实的人,诚实一点比较好。”

    王思宇呵呵一笑,把烟头掐灭,丢在烟灰缸里,鼓足勇气,试探道:“美女,晚上去你那里,贴身保护,怎么样?”

    程琳粉面绯红,轻轻摇头,嘟着嘴巴道:“不行,这次我可没有喝那么多酒,不能再干那种蠢事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着银勺,缓缓搅动着咖啡,轻声道:“为什么要拒绝,难道不喜欢吗?”

    程琳咬着嘴唇,冷哼道:“当然不会喜欢了,没有人会喜欢做别人的玩物。”

    王思宇皱了皱眉,停下动作,抬头望了她一眼,诚挚地道:“不是玩物,我们可以试着相互了解。”

    程琳微笑不语,只是静静地品着咖啡,过了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摇头道:“别乱想了,那样荒唐的事情,我再也不会做了。”

    王思宇喝了口咖啡,轻声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处.女。”

    程琳把茶杯重重地放下,挥起粉拳,在他面前晃了晃,有些恼火地道:“别提那两个字,我不喜欢听!”

    王思宇怔了怔,拨开她的粉拳,真诚地注视着她,微笑道:“你好像很敏感。”

    程琳气势为之一馁,低下头去,拿手揉.搓着裙摆,自嘲地笑了笑,缓和了语气,迟疑道:“也许吧,好像有点……那个质!”

    “没那么严重。”王思宇呵呵地笑了起来。

    程琳也咬着手指,吃吃地笑了起来,半晌,她轻轻吁了口气,敛起笑容,目光忧郁地望着桌上的半杯咖啡,久久无言。

    王思宇歪着脑袋,默默地注视着她,笑着问道:“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程琳淡淡一笑,悄声道:“你可以叫我琳姐。”

    王思宇皱了皱眉,摇头道:“你的年纪很小,我叫不出口。”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轻声道:“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兼职保镖,月薪三千。”

    王思宇嘴里叼着银勺,把身子向后一仰,微笑着道:“不想知道保镖的名字吗?”

    程琳轻轻摇头,把脸转到一边,有些惆怅地道:“还是不知道的好,没必要……”

    王思宇苦笑,把玩着杯子,沉吟道:“那就算了。”

    又坐了十几分钟,王思宇到下面埋单,程琳跟在后面,缓缓地下了楼,来到车边,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程琳转过身子,轻声道:“好啦,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王思宇轻轻摇头,指着白色的奔驰车,轻声道:“让我开一会吧。”

    程琳犹豫了下,还是把钥匙交到了他的手里,蹙眉道:“最多十分钟,我都困了。”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程琳坐在副驾驶位上,轻轻关上车门,把头倚在车窗边,小声提醒道:“慢点开,你好像喝了酒。”

    “没事,这点酒不算什么!”王思宇发动车子,离开上岛咖啡,将车子缓缓地驶向江边。

    二十分钟后,奔驰车停在一处空旷无人的暗影里,熄了火。

    程琳有些紧张起来,悄声道:“你,你,又想欺负我吗?”

    “嘘,放松!”王思宇闭了眼睛,伸出左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纤细的美腿,慢慢地探到裙摆中,

    程琳娇.喘连连,忙伸手握了王思宇的手腕,轻声呢喃道:“坏蛋,别这样……”

    王思宇笑了笑,转过身子,抱了她的纤腰,歪着脑袋亲了下去,右手在她饱满的酥.胸上发力揉捏着,悄声道:“琳妹子,乖些。”

    程琳大口地喘着气,胸前起伏不平,虚弱无力地挣扎道:“不行,你这坏蛋保镖,不许你欺负我……呀,呀!”

    伴着几声压抑到极点的低吟,车内响起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程琳呜咽一声,身子向后仰去,战栗着夹.紧双腿,颤声道:“我就知道,这是借口。”

    王思宇把手从她裙底抽了出来,从容不迫地脱下她的一双高跟鞋,丢在旁边,抚摸着她那双修长的**,似笑非笑地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同意?”

    程琳神态娇媚,脸上泛着动人的酡红,咬着粉唇,哼唧道:“别再问了,这是最后一次!”

    王思宇‘嗯’了一声,凑了过去,亲吻着她的娇嫩的面颊,双手探进她的裙摆下面,将内裤轻轻拉了下来,丢在旁边,举起那条双诱人的美腿,缓缓压了过去。

    程琳向下瞟了一眼,已是满面晕红,羞涩地闭了眼睛,喉间发出一声婉转嘹亮的娇.啼,双手扳着后座,曲美的腰身不受控地扭动着,十几分钟后,伴着一阵猛烈的冲撞,她终于忍不住,睁开迷离醉眼,扬起上身,颤声哼唱起来。

    在那满是挑逗与魅惑的婉啼声中,王思宇血脉贲张,双腿蹬着车体,以更加狂野的动作冲击过去,一时间,攻势如潮,程琳残存的意识很快崩溃了,明艳娇美的俏脸,因极度亢奋,已经扭曲得变了形,那双纤长柔美的**软绵绵地搭在王思宇的肩头,随着他的动作,极有节奏地摇曳着。

    不知过了多久,程琳如同丢了魂一般,叫声愈加高亢起来,两只绷直的脚面失控地抖动了几下,忽地痉挛着勾回,在一阵强有力的冲刺下,她再也坚持不住,一口叼住纤白的食指,与王思宇一起放声大叫起来,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的一般,两人拼命摇晃着身子,断断续续地喊了十几声,才渐渐停歇下来。

    “坏蛋!”程琳剧烈地喘息着,双手缠住王思宇的脖子,呓语般地骂道,那只纤美的右腿,也顺着车窗缓缓滑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