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六章 近身保镖 下

第三十六章 近身保镖 下2017-11-9 13:3:55Ctrl+D 收藏本站

    第428节      第三十六章    近身保镖      下

    清晨,程琳咕嘟着小嘴,轻轻翻了个身,弯弯的睫毛颤动几下,终于睁开双眼,她安静地躺了一会,就抬起右手,把酥胸上那只大手拨开,缓缓移动身子,将娇美的身体横过来,双手扳着床沿,两条纤长的美腿猛然发力,向后连蹬了几下,只听‘扑通’一声响,王思宇抱着被子掉到了床下。

    “又怎么了?”王思宇忽悠一下醒来,茫然睁开双眼,慢吞吞地坐起,转过头去,望着床上光溜溜的身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还记得,上次大概也是这个时间,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他,被这位大小姐赶了出去,难道历史还要重演?那可太郁闷了……

    “没怎么,就是想到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躺在床上,心情不太好。”程琳双手捧腮,摇晃着一对雪白的小脚丫,闷闷不乐地道。

    王思宇挠了挠后脑勺,睡眼惺忪地道:“噢,那好办,把我当成飞行员好了,那样你会感觉好受些。”

    程琳撅着嘴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行,那不是自欺欺人嘛!”

    王思宇打了个哈欠,抱着被子爬上床,又躺了上去,闭了眼睛,轻声嘀咕道:“琳妹妹,再睡会吧,折腾了大半夜,没休息好,心情肯定很糟糕,多睡会就好了。”

    程琳有些委屈地坐了起来,抱着双肩,把身子缩成一团,伸手抓了抓凌乱的秀发,回头望了一眼熟睡中的王思宇,又低头瞅瞅满是褶皱的床单,叹了口气,又拉了被子躺回去,仰头望着棚顶,喃喃道:“算了,出租车司机也行啊,我算是领教了,床上功夫也他妈是功夫啊,欸!被这家伙用最原始的方式征服了,真没面子……”

    长吁短叹一番后,她转过身子,拿手捅了捅王思宇的后背,轻声道:“喂,你那么神勇,怎么不去做鸭子,开什么出租车啊,简直是浪费天赋!”

    “琳妹妹,别闹了,我快困死了!”王思宇不满地嚷嚷一句,拉起被子把头盖住,侧过身子,拿手捂了耳朵。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拨开他的手,拎着王思宇的耳朵,轻轻吹了口兰气,悄声道:“喂,昨晚的精神头哪去了,起来,别睡了,你不是很能吗,起来,接着欺负我!”

    王思宇双手抱拳,连连摇晃几下,轻声道:“好了,琳妹妹,你赢了,快放过我吧,我要睡觉,真的好困啊!”

    “坏蛋!”程琳嘟囔了一句,松开小手,拉过王思宇的一条胳膊,枕在头下,也抱着睡了过去,没过多久,王思宇翻了个身,两人就又很自然地抱在一起,床上响起轻微的鼾声。

    睡饱了觉,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钟,王思宇掀开被子坐起,却没有发现程琳,也没有在床边找到衣服,就光着身子下了地,来到门外,扶着二楼栏杆,向下探头探脑地张望着,轻声喊道:“琳妹妹,我衣服放哪了?”

    几分钟后,程琳手里握着铲子,出现在楼梯口,她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滑腻如脂的前胸上,戴着一条亮晶晶的白金项链,纤腰上还系着一块浅色碎花围裙,纤长秀气的美腿上,裹着性感的长筒黑丝,一副居家少妇的打扮,显得格外端庄秀美,浑身上下,充满了诱人的风情。

    王思宇心中一荡,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起来。

    程琳仰头望了一眼,却瞟见了那物,霎时臊得满面绯红,忙转过身子,顿足道:“已经洗了,你先回去躺会。”

    王思宇手把栏杆,抬起大脚丫子,蹭了蹭粗壮的大腿,笑吟吟地道:“琳妹妹,做什么好吃的了?”

    “吃你个头,去死吧,大色狼!”程琳哼了一声,摸了摸发烧的脸蛋,扭着腰肢返回厨房,又忙了十几分钟,把饭菜都端到餐桌上,才摘了围裙,洗了手,走到衣柜边,打开柜门,从里面挑出几件男装来,抱着回到楼上,进屋后,把衣服丢到床上,站在旁边,懒洋洋地道:“这些衣服买了一直放着,都是没有用过的,挑喜欢的穿上吧。”

    王思宇伸手挠挠头,有些为难地道:“穿别人的衣服,不太好吧?感觉怪怪的。”

    程琳大怒,双手叉腰,凶巴巴地道:“用别人老婆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客气过?”

    王思宇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摆手道:“好了,别生气,琳妹妹,你说的对,我穿,马上就穿,不就是一身衣服嘛!”

    “神经!”程琳嘟囔了一句,板了面孔,转身来到墙边,照了照镜子,伸出芊芊玉指,弹了弹白里透红的娇嫩脸蛋,哼着歌走了出去。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半个钟头后,吃过程琳精心‘烹饪’的午餐,喝了一大杯牛奶,仍然感觉嗓子里咸咸的,王思宇只好又喝了半瓶矿泉水,才感觉好了些,走到沙发边坐下,摸着下巴道:“琳妹妹,我的香烟放哪了?”

    “丢了,你啊,烟别抽得那么凶,当心肺子出了问题!”程琳转过头,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就收拾了桌子,随后走到对面的沙发边坐下,摸了本杂志,翻了几页,就把身子向后一仰,无精打采地道:“赌场要下午一点钟才能开门,时间还早着呢,要不再上楼睡会吧!”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这回不用了,精神已经很足了。”

    程琳放下杂志,端起茶杯,极为优雅地抿了一小口,斜睨着王思宇,淡淡道:“喂,你有没有换个工作的想法?”

    王思宇低头笑了起来,摆手道:“不用,其实当出租车司机很好的,我这人喜欢自由!”

    “哼,年纪轻轻的,怎么不求上进呢!”程琳有些生气了,把杯子丢到茶几上,摸起指甲钳,修理着秀气的指甲,半晌,才又抬起头来,若无其事地道:“喂,去区发改委上班怎么样?只要你点头,我负责去安排。”

    王思宇赶忙摆摆手,苦笑道:“不用了,真的没必要!”

    程琳哼了一声,把脸扭到旁边,赌气道:“那算了,不过我可提醒你,咱们就是逢场作戏,下了床,最多是普通朋友,什么关系都没有,想吃软饭,没门!”

    王思宇躺在沙发上,哑笑半晌,才轻声道:“放心吧,早就说了,我不是那种人!”

    “是也没用,我可不是傻女人!”程琳把指甲钳丢下,双手捧腮,低头望着茶杯,闷闷不乐地道。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放心吧,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不想改变。”

    程琳有些走神,半晌,才嗯了一声,伸手把玩着一绺秀发,歪着脑袋望着门口,蹙眉道:“要不,咱们先上街逛逛,给你买双皮鞋吧?”

    王思宇愕然,再也忍俊不禁,盯着那张秀美的脸蛋,放声大笑起来,险些笑得背过气去,连连摆手道:“琳妹妹,你这傻女人,真是让人受不了!”

    程琳倏地脸红了,啐了一口,伸手摸过杂志,恶狠狠地摔了过去,怒声道:“笑什么笑!你这坏蛋,不许笑!”

    “好啦,我不笑,这下总行了吧?”王思宇闭了嘴巴,站起来,一步步地走过去,弯腰抱起她,又向楼上走去。

    程琳顿时慌了神,红着小脸,赶忙低声央求道:“不行呢,别再闹了,已经肿了呢……”

    王思宇轻轻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没关系,上点云南白药就好了。”

    “流氓!”程琳羞愤交加,伸出一双粉拳,在他胸口捶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程琳背着一双小手,慢悠悠地走下楼梯。

    “真是不争气啊,怎么会被夹住呢?”王思宇站在镜子前,望着胸前几道深深的抓痕,不禁呲牙咧嘴,唏嘘了半晌,才又穿了衣服,跟了出去。

    两人戴了墨镜,坐进奔驰车中,程琳嫣然一笑,轻声叮咛道:“去了小心些,别乱说话,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很容易出乱子。”

    王思宇点点头,往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含混不清地道:“好吧,不过一上午没吸烟,感觉嘴里没有滋味。”

    “忍着点,争取戒掉!”程琳白了他一眼,发动车子,奔驰车很快驶出小区,拐进主道,向市区方向驶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这玩意,和做那种事情一样,一次就上瘾了。”

    “哼,别说流氓话!”程琳撇了撇嘴,眸光透过车窗,望着前方的路面,心里却发出一声哀叹:“是啊,真是容易上瘾!”

    二十分钟后,停在一座高档会所前,两人进了俱乐部的大门,一位身材高挑的迎宾小姐走了过来,很客气地道:“两位客人,有会员卡吗?”

    程琳摸出一张卡递了过去,神色自若地道:“福伯介绍来的,旁边的是我保镖。”

    迎宾小姐看了卡,确认无误,忙把卡交了回来,鞠躬道:“小姐里面请。”

    王思宇抬起头来,却见大厅两侧,各有一个摄像头照射过来,不禁心中一凛,知道这家会馆不简单,他快走了几步,陪着程琳一起坐进电梯,直达八楼,又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绕到八楼的另一侧,换乘电梯,下到地下室。

    电梯门打开,刚刚向前走了几步,三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从台阶上走过来,拦住两人的去路,其中一个长相凶恶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仪器,在王思宇身上扫了一遍,就又拿着仪器,往程琳的胸前探去,王思宇手疾眼快,伸手捉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冷哼道:“走开,连琳姐都不认识,你新来的吗?”

    那汉子手上一痛,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收回手臂,听话地退到旁边,侧过身子,鞠躬道:“客人前面请!”

    “带劲,琳姐没白疼你一回!”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挺起胸脯,踩着高跟鞋,哒哒地向前走去。

    “堂堂的纪委书记给你当保镖,能不带劲嘛?”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如同职业保镖一般,昂首阔步向前走去,两人下了台阶,沿着甬道向西侧行去,推开一扇木门,走进一个近两百平方的大厅。

    这里冷眼望去,和普通的电子游戏厅没多少区别,大厅里摆着十几台游戏机,几个年轻人正坐在机器前,敲着键盘,专心致志地玩着游戏,旁边的墙壁上,还挂着‘禁止赌博’的字样。

    这时,一位年轻人站了起来,走到两人身边,轻声道:“客人,里面请。”

    两人跟着年轻人向里走去,绕过一道屏风,来到一扇防盗门前,年轻人伸手按了门铃,两分钟后,房门被轻轻推开。

    程琳微微一笑,拉了王思宇的手,迈步走了进去,在里面的服务员引领下,两人如同穿越迷宫一般,在里面绕了半晌,走出一间房间后,才豁然开朗,眼前赫然出现一个热闹非凡的豪华赌场。

    大厅里装修得极为豪华,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赌博工具,轮盘机百家乐吹球机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机器。

    而几张赌台附近,更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许多人正抢着下注,赌桌旁声音嘈杂,吆喝声,惊叹声惋惜声嘲笑声此起彼伏,显得极为热闹,而大厅的墙角处,站着七八名保安人员,手里拿着对讲机,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两人来到近前,就有服务生过来取了会员卡,按照赌场的规矩,兑换了两万元的筹码,交给程琳。

    程琳点点头,把筹码放进白色的坤包里,随手把包塞到王思宇的怀里,指着附近的台子,悄声道:“看见了吗?这里的赌桌上没有现金的,下注的都是筹码,到退出赌局时,赌场的老板会用网银付账。”

    王思宇怀里抱着坤包,微微皱眉,压低声音道:“是不是太麻烦了?”

    程琳抿嘴一笑,转头望了一眼,悄声道:“虽然麻烦,但更安全,这是闵江地下赌场的通用办法,主要是为了逃避打击。”

    王思宇环顾四周,诧异地道:“怎么个安全法?”

    程琳把手放在嘴边,柔声道:“根据国内的现行法律,查处赌博案件时,定罪的轻重,是根据在赌场查获现金的数量来定,与筹码多少没有太大关系。”

    王思宇恍然大悟,轻轻点头,目光透过人群,落在荷官的手上,见他熟练地洗牌,切牌,干净利落地将扑克牌放进牌靴里,不禁叹了口气,轻声道:“这些地下赌场,大都是有猫腻的,这种东西害人不浅,一旦沉迷进去,恐怕会搞到许多人倾家荡产。”

    程琳莞尔一笑,勾了勾手指,悄声道:“赌场都是那样,不怕你赢钱,只怕你不来,只要来了,早晚都要输回去,越陷越深。”

    王思宇歪着脑袋,皱眉道:“这样的地下赌场,在闵江多吗?”

    程琳转头望了他一眼,蹙起秀眉,好奇地道:“这种地方,很多出租车司机都清楚,你这车是怎么开的?”

    王思宇耸耸肩,轻声道:“我是好司机,黄赌毒的东西从来不沾。”

    程琳却是不信,哼了一声,撇嘴道:“少来了,你哪有那么好,分明就是坏蛋中的坏蛋!”

    王思宇微微一笑,瞄着那张明艳俏丽的脸蛋,柔声道:“遇到你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好男人也变坏了。”

    程琳俏脸绯红,瞪了他一眼,又把手放在嘴边,神秘兮兮地道:“这家赌场不是最好的,听说闵江还有赌船的,那些都是大赌徒,他们可以在江上豪赌,那样更安全。”

    王思宇眉头紧锁,不解地道:“赌场开得这样大,不可能没有风声,警察怎么不管呢!”

    程琳叹了口气,悠然道:“管,怎么会不管呢,瘦了养,肥了杀,一些人就靠吃这个发家呢。”

    王思宇皱了皱眉,摇头道:“这可不行,应该有人管管。”

    程琳淡淡一笑,轻声道:“怎么管?现在官赌都很流行的,美其名曰博彩,实际还不是赌博?”

    王思宇转过身子,笑着问道:“琳妹妹,你为什么要搞这方面的调查呢?”

    程琳咬了嘴唇,沉默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他们让我不自在,我就让他们不舒服,总要找些麻烦才好。”

    王思宇听得一头雾水,皱着眉头道:“什么?”

    程琳嘻嘻一笑,挽了王思宇的胳膊,柔声道:“没什么,走,咱们也过去玩两把,输了算我的,赢了都归你。”

    王思宇见她兴致很高,不忍回绝,就跟着她来到一张赌桌边,摸出几枚筹码丢了下去,与周围众人一起下了注。

    “叮!叮!叮!”荷官敲了三次铃,大声喊道:“买定离手!”

    程琳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撅着小嘴,顿足喊道:“闲!闲!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