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四章 讨好

第四十四章 讨好2017-11-9 13:4:5Ctrl+D 收藏本站

    第436节    第四十四章    讨好

    “怎么叫起伯伯来了?”王思宇打了一脑门子问号,但这时候,他脑子里也是乱哄哄的,心里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搅在一起,着实难过,这也不足为奇,本来挺好点的艳遇,却因为两人的特殊身份,很可能会演变成为难以收拾的局面。

    若是鲍书记知道,他的儿媳妇被自己破了瓜,用各种姿势搞了许多次,只怕老头非疯了不可,而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肯定会成为华西省近年来最大的丑闻,也将会是华西官场最大的笑料,不用组织上来找,他就得主动辞职。

    搞女人不是问题,问题是搞了谁家的女人!

    闵江市那么多的女人你不去搞,偏偏搞了市委书记的儿媳妇,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生活作风问题了,甚至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就算是一顶‘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帽子扣下来,他也无话可说。

    当然了,王思宇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要早知道这位小媳妇儿的真实身份,恐怕也就不会做出这种荒唐事情来了,这事闹的,太尴尬了。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后悔也没有用,不如光棍一些,死撑到底了,王思宇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紊乱的情绪,对着程琳报以友好的一笑,全然不顾她翻起的白眼,跟没事人一样,迈着四方步,若无其事地进了房间。

    进了屋子,一个端庄大方的半老徐娘抢先迎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王思宇,笑着道:“王书记吧,怎么会这样年轻?”

    王思宇也望了这女人一眼,心中雪亮,眼前的女人,可能就是鲍昌荣的小姨子了,她名叫郑晓芬,算是这个家里半个女主人。

    鲍昌荣的爱人去世的早,郑晓芬就帮着姐夫把孩子们带大,她自己却一直单身未嫁,据说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曾经遭人诟病。

    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郑晓芬出国呆了几年,最近刚刚回来。

    王思宇点点头,向前走了一步,微笑道:“晓芬大姐吧,你好。”

    郑晓芬优雅地伸过手来,与王思宇握了手,鲍家的儿女们也都围了过来,都改口叫叔叔好。

    程琳躲在人群后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双手揉捏着衣裙下摆,显然还没有完全醒过神来。

    司机变书记,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点,而且,当着公公一家人的面,情人以这种方式闪亮登场,搞得她措手不及,芳心大乱,不禁暗自懊恼道:“怎么会是纪委书记,还不如司机呢,太难为情了呀!”

    仿佛是心有灵犀,王思宇也把目光落在她的俏脸上,暗忖道:“她要不是鲍昌荣的儿媳妇该有多好啊……”

    众人寒暄了几句,如众星捧月一般,把王思宇让到沙发边坐下,沏了茶水,郑晓芬就向书房里努努嘴,客气地道:“王书记,我姐夫刚刚接了电话,好像是省里领导打来的,要等会才能出来,您先坐,和晚辈们聊聊天,我去厨房里把土鸡炖上,等会啊,你和我姐夫好好喝上几盅。”

    王思宇欠了欠身,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程琳一眼,伸手在额头上抹了把汗,有些心虚地道:“晓芬大姐,您只管去忙,不用管我。”

    郑晓芬离开后,鲍昌荣的大儿子鲍军就摸了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给王思宇递了过去,很老练地与王思宇攀谈起来,他虽然比王思宇还要大上几岁,但叫起叔来却极为自然,没有半点的不适应。

    程琳也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却是浑身的不自在,低头望着红色的地板,怔怔发呆,半晌,又抬起头来,偷偷瞄了王思宇一眼,见他神态自若,侃侃而谈,心里就有些来气:“这什么人啊,玩了人家的儿媳妇,反倒跟没事人一样,半点遗憾的意思都没露出来,真是不像话!”

    她喝了口茶水,闭了眼睛,想起两人在卧室里,在楼梯上,在沙发上,在车子里,在大床上的种种疯癫表现,不禁一阵阵地脸红,只觉得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她再也坐不住了,赶忙站了起来,悄悄溜进厨房,半天没有出来。

    王思宇吐了口烟圈,把烟蒂丢在烟灰缸中,向厨房的方向瞅了一眼,就招了招手,叫来鲍昌荣的小孙女,从衣服口袋里摸出钱包来,取出几张百元大钞,塞到孩子手里,又逗着孩子唱了首儿歌,众人都被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所感染,笑得格外开心。

    十几分钟后,书房的门被推开,鲍昌荣满面春风地走了出来,笑着点头道:“王书记,来啦?”

    王思宇站了起来,微笑道:“鲍书记,早就该登门拜访啦。”

    鲍昌荣摆摆手,向前走了两步,意味深长地道:“现在来了也不晚!”

    王思宇走了过去,两人握了手,鲍昌荣就向里面努努嘴,轻声道:“来书房里坐吧,我从不当家里人的面提工作上的事情,免得他们嘴巴不严,传得满世界都是。”

    王思宇知道有正事要谈,会意地一笑,就跟着鲍昌荣走了进去,随手关上房门,转过头来,环顾四周,见书架上塞得满满的,都是各式书籍,不禁由衷地赞叹道:“鲍书记,你这里可真是汗牛充栋了。”

    鲍昌荣摩挲着头发,脸上露出些许得意之色,微笑道:“我这人啊,年轻的时候就很懒,不爱运动,有空闲的时候,就喜欢坐在书房里看书,工资的大半都用来买书了,这里的书,是我几十年的收藏了,你去找找,看有没有喜欢的书籍,如果有的话,尽管拿去,别客气。”

    王思宇微微一笑,拉了椅子坐下,摇头道:“鲍书记,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免了吧,省得让您老伤心。”

    鲍昌荣摆摆手,坐在王思宇的身边,笑吟吟地道:“最近真么样,在闵江宾馆还住得惯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住得惯,多谢书记关心。”

    鲍昌荣笑笑,沉吟道:“那里的环境很好,站在窗边还能欣赏到江边的景色,其实是不错的地方。”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是啊,早晨能到江边慢跑,晚上还能打打保龄球,跳跳舞,确实很好。”

    鲍昌荣摸起一根烟叼上,又递给王思宇一根,笑着道:“今儿你来了,我特别高兴,一会咱俩好好喝上几杯。”

    王思宇摆了摆手,拿手指着嗓子,微笑道:“鲍书记,刚抽完,喉咙里还在冒烟。”

    鲍昌荣呵呵一笑,点了烟,皱眉吸了一口,把打火机放在烟盒上,叹了口气,轻声道:“王书记啊,你到闵江,我是打心底里欢迎的,当然了,过去也有些不愉快的事情……不过,我也很为难啊,宏业那人身上有很多缺点,但毕竟为我做了很多的事情,有时候,人情债压身,很难处理,希望你能够谅解。”

    王思宇微微一怔,没想到他把话说得这样直接,就笑了笑,摆手道:“理解,鲍书记,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向前看。”

    鲍昌荣掸了掸烟灰,笑着道:“是啊,不提了,但是还要感谢你啊,最近一段时间,你和梁市长不计前嫌,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王思宇低头笑笑,轻声道:“应该的,都是为了工作嘛。”

    鲍昌荣会意地一笑,抬起右手,轻抚额头,表情严肃地道:“王书记,省里领导对于涉赌的案件很重视,要求我们总结经验教训,杜绝此类案件再次发生。”

    王思宇微微皱眉,沉吟道:“鲍书记,赌博案可能只是涉黑一角,我们不应只满足于现在的成绩,而是要以此案为契机,深入打击,扩大战果,争取将闵江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还要把躲在幕后的保护伞打掉,还闵江市一个清平世界。”

    鲍昌荣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省公安厅那边传来的消息,新港区公安分局的几位干部可能涉案很深,我们要做好思想准备,上面有可能会有更大的保护伞,纪委要做打场硬仗的准备。”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放心吧,鲍书记,有您支持,纪委有信心把工作搞好。”

    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又随意地聊了些家常,通过鲍昌荣的介绍,王思宇才清楚,原来自己的小情人名叫程琳,是鲍昌荣的小儿媳,也是报社记者,他不禁暗自叹了口气,提醒自己:“酒可以乱喝,美女不能乱上,这是个惨痛的教训,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正痛定思痛间,郑晓芬敲门进来,笑盈盈地道:“姐夫,王书记,酒菜都摆好了,可以入席了。”

    鲍昌荣点点头,笑眯眯地拉着王思宇走了过去,众人坐在饭桌上,热热闹闹地喝酒聊天,气氛很是融洽,唯独程琳的表现有些反常,性格一向开朗的她,此时却如同小家碧玉一般,温柔恬静,就连那双顾盼生辉的眼睛也变得格外老实,只盯着桌上的酒菜,闷头吃饭,不肯开口说话。

    王思宇几次拿眼睛去找她,程琳都躲闪着移开,脸上红得和熟透了的苹果一样,鲍军的媳妇见了,就拿手推了推她,好奇地道:“琳琳,你今儿是怎么了,好像很反常的样子。”

    程琳听了,赶忙放下筷子,有些慌乱地道:“嫂子,刚刚记起来,出门时走得太急,好像钥匙忘记拔出来了。”

    鲍军媳妇倒吓了一跳,赶忙道:“那你可得早点回去,别再招了贼,丢了东西倒不要紧,就怕被小偷配了钥匙,那可就后患无穷了。”

    郑晓芬耳朵尖,听了两人的对话,忙往程琳的碗里夹了菜,小声道:“琳琳,你自己在家,还是小心些好,等会吃过饭,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记得打电话来。”

    程琳轻轻点头,耳朵根子却都红透了,暗忖道:“早就遭了贼,这贼忒嚣张了些,不但偷了人,还成了座上宾,如何防得了?”

    晚饭过后,程琳和公公打过招呼,就急匆匆地离开,自始至终,都没拿正眼望过王思宇。

    王思宇的心里也像长了草,患得患失间,慌得厉害,在和鲍昌荣喝着茶水,下了几盘象棋之后,也起身告辞。

    下楼后,他把车子开出大院,向东侧行了十几米远,借着昏黄的街灯,就见程琳站在公共汽车的站台上,左顾右盼,一副等车的样子。

    王思宇把车子靠了过去,做贼心虚地向四处瞄了几眼,推开车门,轻声道:“琳琳,上车。”

    程琳麻利地坐了进来,关上车门,撅着小嘴,闷闷不乐地道:“这叫什么事啊,太荒唐了,干脆咱们断了吧。”

    王思宇叹了口气,点头道:“也是!”

    程琳蹙起秀眉,转过头来,掐腰瞪着王思宇,凶巴巴地道:“什么叫也是啊,怎么着,玩腻了?想始乱终弃了?”

    王思宇赶忙否认,满脸真诚地道:“琳琳,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啊?”程琳咬着白嫩的手指,眼圈已经有些红了,却不依不饶地道。

    王思宇打着方向盘,把车子拐过十字路口,苦笑道:“琳琳,我是不想断的。”

    “那就不断!”程琳赌气地踢了车门一脚,把脸扭到一边,气哼哼地道:“好端端的司机不当,做什么纪委书记啊,真是讨厌!”

    王思宇险些被气乐了,转头道:“琳琳,开门那会,为啥喊我伯伯呢?”

    程琳‘扑哧’一声笑了,抿嘴道:“晓芬阿姨不知道你多大年纪,下午问过我,我就随口一说,是个糟老头子,关门的时候,她就急了,说琳琳,你咋把王伯伯关外面了?我当时脑子也迷迷糊糊的,就喊了句王伯伯,去厨房的时候,还被她笑了半天,臊得人家抬不起头来。”

    王思宇也笑了起来,半晌,又叹息道:“不过以后可得注意着点,万一被人发现了,咱俩就都不用做人了。”

    程琳拨了口香糖含在嘴里,无所谓地道:“我是不怕,被人知道了,我就说是被迫的。”

    王思宇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不是吧,琳姐?”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在他脸上香了一口,撒娇般地道:“叔叔,为了自保,小女子也只能牺牲你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道:“那算了,还是断了吧。”

    程琳得意地一笑,满不在乎地道:“无所谓了,你要敢当陈世美,我就把性.爱日记公开,发到网上去,让大家都看看,纪委王书记是怎么玩弄市委书记儿媳的,这肯定是重磅新闻,我肯定会一炮走红的!”

    王思宇吓了一跳,刚忙转过头来,望着程琳,将信将疑地道:“不会吧?你把这事写到日记里了?”

    程琳嗯了一声,把头点得如小鸡琢米一般,笑嘻嘻地道:“写了,把那些感受都写下来了,只不过,以为你只是个司机。”

    王思宇咧了咧嘴,摇头道:“算了,随你吧,疯丫头一个,早晚要捅篓子!”

    他叹了口气,点了一根烟,闷头吸了几口,没有再说话。

    程琳却有些慌了,忙拉着他的胳膊,悄声道:“对不起,我回去就把日记都撕掉,以后再也不写了,成吗?”

    王思宇转过头来,望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底一软,就摇头道:“没事,写了就写了吧,不怕的。”

    程琳羞涩地笑了起来,把嘴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悄声嘀咕了一句。

    王思宇眼睛陡然一亮,眉花眼笑地道:“不是吧?”

    程琳哼了一声,撇嘴道:“不喜欢就算了!”

    王思宇踩了脚油门,连声道:“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

    程琳红了脸,眼波流转,腻声道:“叔叔,慢点开,注意安全。”

    王思宇呵呵一笑,捏了她光洁红润的脸蛋,低声道:“琳琳,既然说好了,可不能反悔啊。”

    程琳嗯了一声,有些不屑地道:“不就是玩捆绑嘛,有啥了不起的。”

    话虽然这样说,她的一颗心却在狂跳不已,暗自懊恼道:“讨厌,真没出息,要讨好人家,也不用这样折腾自己吧?会被这禽兽玩死的,瞧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禽兽,禽兽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