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七章 禁脔

第四十七章 禁脔2017-11-9 13:4:9Ctrl+D 收藏本站

    第439节    第四十七章      禁脔

    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鲍昌荣低头批阅文件,过了一会,他把签字笔丢下,喝了口茶水,又拿手揉了揉太阳穴,摸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轻声道:“高阳秘书长,请到这边来下。”

    十几分钟后,鲁高阳敲门走了进来,拿手指了指墙上的表,微笑道:“书记,又要加班啊?”

    鲍昌荣笑笑,摩挲着头发,声音低沉地道:“最近事情太多,心里有点烦,想和你聊聊。”

    鲁高阳轻轻点头,走到沙发边坐下,摸出一根烟点上,皱着眉头吸了一口,嘴里喷出浓浓的烟雾,半晌,才微笑道:“书记,您今天的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鲍昌荣轻轻摇头,把茶杯放下,有些感慨地道:“早晨起来梳头的时候,又掉了一根白头发,现在真是觉得老了,上了年纪,很多事情,都有心无力了。”

    鲁高阳摆摆手,笑着道:“可能是最近太操心了吧,忙完这阵子,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在常委里面,您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不该有这种消极的想法。”

    鲍昌荣点点头,没有吭声,点了一根烟,狠抽了几口,才把身子仰坐在皮椅上,用手指不徐不疾地敲打着桌面,沉声道:“怎么样,这些日子,下面的反应如何?”

    “不太好!”鲁高阳的眉头皱了起来,顿了顿,又斟酌着字句,试探着问道:“鲍书记,这样搞下去,会不会出乱子?”

    鲍昌荣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打黑是大快人心的大好事嘛,能出什么乱子呢?”

    鲁高阳欲言又止,笑了笑,点头恭维道:“也是,大方向还是好的,虽然有些小问题,但也应该都在书记的掌握之中。”

    鲍昌荣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老伙计,有什么话就直说嘛。”

    鲁高阳眯着眼睛,慢吞吞地道:“黄海潮这次动作应该不小,据我估计,他那边之前就应该掌握到一些东西,借着这次打黑的机会,很可能会打出几张咱们意想不到的牌来,下面有些干部沉不住气了,打电话过来,拐弯抹角地提意见,劝咱们不要再搞下去了,免得弄到两败俱伤,不好收场。”

    鲍昌荣哼了一声,拉过桌前的烟灰缸,轻轻掸了掸烟灰,有些不满地道:“屁股不干净,骨头就软,关键时刻靠不住,高阳啊,那些心虚的干部都是哪些人,你要记下来,就算他们这次没有出现问题,以后也要找机会调整,纯洁下队伍,省得变成人家攻击我们的手榴弹。”

    鲁高阳叹了口气,苦笑道:“都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只怕您舍不得。”

    “舍不得也得舍!”鲍昌荣黑着脸站起来,端着杯子走到窗口,有些生气地道:“早就提醒过他们,立身要正,要经得起考验,有些人就是不听,到了重要岗位,马上就原形毕露,丁贵锦就是一个例子,当初拍着胸脯和我保证,绝不辜负我的期望,一定会把临山县的经济搞上去,结果临山县没搞起来,他们家倒发了洋财!”

    鲁高阳皱了皱眉,没有接话,过了一会,等到鲍昌荣消了火,他才咳嗽了几声,踌躇道:“书记,咱们把动静搞得这么大,省委领导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有别的想法?”

    鲍昌荣眺望着远处,半晌才‘嗯’了一声,沉吟道:“知道了也好,省委一直没有明确表态,这才让反对我的人成了气候。”

    鲁高阳沉默下来,闷头抽了几口烟后,轻声道:“稳妥起见,抽时间,您应该跑趟省委,向文书记汇报一下闵江的情况,请省委主要领导出面,约束一下李晨。”

    鲍昌荣摆摆手,喝了口茶水,语气低沉地道:“不要给文书记添麻烦了,他现在也很难,市里的问题,还是自己解决吧。”

    “是啊,是啊。”鲁高阳轻声附和着,又像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下,仍忍不住提醒道:“书记,纪委那边最近的动作也很大,不是在火上浇油吧?”

    鲍昌荣喝了口茶水,轻声道:“打黑也好,反腐也好,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也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我们在这方面力度加强些,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鲁高阳笑笑,皱眉吸了口烟,有些无奈地道:“话虽然这样说,但风险还是太大,很容易被李晨那些人利用,毕竟公安口这边,黄海潮抓得很牢,秦明君暂时还没办法和他掰手腕……”

    鲍昌荣叹了口气,回过身来,淡淡地道:“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些,而是两年的时间太短了,搞不好,会留下个烂摊子,画不出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鲁高阳愣了一下,神色复杂地望着他,沉思道:“主要是掣肘太多了,放不开手脚。”

    鲍昌荣摇了摇头,苦笑道:“高阳秘书长,和你讲些心里话,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反思,可能是以前太冒进,决策失误,才搞成现在的被动局面,闵江的经济发展不起来,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鲁高阳笑了笑,把烟蒂丢在烟灰缸中,摆手道:“书记,那些都是集体决定,要说责任,大家都有,您也不要太自责,况且,新港区的情况还是很不错的嘛。”

    鲍昌荣轻轻点头,坐回皮椅上,摇了摇,微笑道:“高阳啊,和你聊上几句,心情好多了。”

    鲁高阳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见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赶忙站了起来,笑呵呵地道:“书记,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加班太晚,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嘛。”

    鲍昌荣微微一笑,伸手拿起一件翡翠摆件,似是随口问道:“高阳秘书长,你家老三还在新港华贸集团做事吧?”

    鲁高阳目光一滞,忙笑着道:“是啊,他在那已经干两年了。”

    鲍昌荣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摆件轻轻放下,微笑道:“没事,就是随便问问,有空带他到家里来坐坐。”

    鲁高阳这才笑了起来,点头道:“一定,一定。”

    他见鲍昌荣已经低头办文,就悄悄走了出去,来到外间,招招手,把杨光叫了出去,站在外面的走廊里,小心翼翼地道:“杨秘书,书记刚才忽然提到华贸集团了,有什么消息吗?”

    杨光想了想,忽地一拍脑门,神秘兮兮地道:“想起来了,可能跟一封信有关,秘书长,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鲁高阳点点头,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就见杨光手里拿着一封牛皮纸信封,递了过来,他抽出信纸,定睛看去,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下来,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把信纸重新装了回去,递给杨光,阴沉着脸道:“那个不争气的孩子,居然背着我干了那么多的坏事!”

    杨光微微一笑,善解人意地开导道:“秘书长,你也不用太生气,年轻人嘛,总会犯些错误的,及时改正就好。”

    鲁高阳苦笑着摇了摇头,背着手踱了几步,半晌,才停了下来,压低声音道:“杨秘书,这样吧,等书记心情好的时候,你顺便提一句,就说我们家三儿要办出国留学了,过些日子就走,华贸集团的生意,他以后不会再管了。”

    杨光会意地一笑,轻声道:“放心吧,秘书长,一定把话给您带到。”

    “杨秘书,多谢了。”鲁高阳叹了口气,伸手在杨光的肩头用力拍了拍,转身离去。

    杨光掂了掂手中的信,轻轻摇头,回到办公室,拉开抽屉,把信件放好,走到门口,探头向里张望,见鲍昌荣正握着电话,轻声说着什么,他便回到办公桌旁,继续打着发言稿。

    十几分钟后,鲍昌荣把话机放下,伸了个懒腰,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好,夹着公文包走了出来,站在杨光的面前,满面春风地道:“杨光,走吧,晚上陪我喝两盅。”

    杨光赶忙关了文件,把电脑关掉,笑着道:“鲍书记,有什么好事了?”

    鲍昌荣点点头,微笑道:“鲍鞠那小子终于想通了,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杨光微愕,随即笑道:“确实是好消息,他也是的,刚刚结婚没多久,就跑到国外去,也实在是有些过分。”

    鲍昌荣哈哈一笑,点头道:“是啊,都是被他晓芬阿姨宠坏了,回来了好,省得总有人在背后造谣,说我把儿子安排到国外,充当人头账户。”

    “那些都是别有用心的人,想通过中伤您,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是不会得逞的!”杨光脸上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忿忿不平地道。

    鲍昌荣满意地点点头,抬腕看了下表,向外努努嘴,微笑道:“走吧,回去得太晚,又要挨领导批评了!”

    杨光嘿嘿地笑了起来,跟着鲍昌荣出了门。

    下楼梯的时候,鲍昌荣忽地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慈祥地道:“杨光啊,想不想到下面县里发展?”

    杨光心里‘咯噔’一下,忙陪着笑脸道:“鲍书记,我想留在您身边,继续为您服务。”

    鲍昌荣笑了笑,摆手道:“不成,时间久了,会耽误你个人的发展,还是应该到基层锻炼,争取早点独当一面。”

    杨光心里稍稍安定了些,微笑道:“鲍书记,我听从您的安排。”

    “那就这么定了。”鲍昌荣淡淡一笑,迈步走下楼梯。

    杨光叹了口气,也快步跟了过去。

    而此时,王思宇刚刚挂断电话,脸色变得极差,狠抽了几口烟,就把半截烟丢到烟灰缸里,用力按灭,也夹包离开了办公室,开着奥迪车来到市里的一家高档餐厅,进了包间之后,他摘下墨镜,望着站在窗边发呆的程琳,低声道:“琳琳,要是没有感情,趁早分开算了。”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撅嘴嚷嚷道:“干嘛啊你,人家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门婚,你这做叔叔的倒好,居然挑拨我们小两口离婚,太不像话了,我要告诉公公,请他老人家来评评理!”

    王思宇拉了椅子坐下,阴沉着脸道:“我可没心情开玩笑,总之你要想好了。”

    程琳莞尔一笑,走到桌边坐下,歪着脑袋望着王思宇,有些娇憨地道:“怎么,王书记,爱上我了?”

    王思宇翻了下白眼,轻声道:“爱不爱的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那又怎么样?”程琳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

    王思宇哼了一声,摸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吹了口气,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只不过,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能碰你!”

    程琳愕然,吃惊地望着王思宇,伸出芊芊玉指,点着他的脑门,饶有兴致地道:“王书记,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鲍鞠可是我的丈夫,我们两个要是发生点什么,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受法律保护的。”

    王思宇笑了笑,把头转向一边,望着墙壁上微笑的蒙娜丽莎,目光变得锐利起来,轻声道:“真要那样,不光是他,就连他老子都要跟着倒霉。”

    程琳秀眉微蹙,笑嘻嘻地道:“不会吧,他老子可是一把手,你能奈何得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语气凝重地道:“给我半年时间,就能把他拉下来,要不要再打个赌?”

    程琳呆了一呆,双手捧腮,怔怔地望着王思宇,好奇地道:“叔叔,你该不是认真的吧?”

    王思宇轻轻点头,喝了口茶水,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微笑道:“当然是认真的,这叫冲冠一怒为红颜!”

    程琳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歪着脑袋道:“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抢了别人的老婆,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王书记,佩服,佩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