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一章 胜负

第五十一章 胜负2017-11-9 13:4:15Ctrl+D 收藏本站

    第443节    第五十一章      胜负

    闵江市的打黑除恶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引起了极大关注,不光是闵江市,省里几家媒体也都做了跟踪报道,省委文书记在得到消息后,也做出了明确表态,闵江市的打黑除恶行动是好的,是得人心的,值得推广。

    调子既然定了下来,其他地区也都纷纷响应,跟风采取了类似的行动,又热闹了一段时间,在省公安厅刘厅长到闵江视察之后,这次的专项治理活动,终于告一段落了。

    经过一番强力整治,闵江市大部分涉黑分子被抓,只有极少数嗅觉灵敏的特殊人物,早在公安系统展开行动之前,就已经逃了出去,即便这样,此次行动依旧战果斐然,得到了公安厅领导的嘉奖。

    在经历了涉赌案的被动之后,闵江市的公安干警在市委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成功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提振了士气,也获得了老百姓的交口称赞,报纸上更是声称,闵江的社会治安,即将进入建国来最好的一段时期。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轰轰烈烈的打黑活动虽然已经结束,一场悄然无息的角逐却刚刚开始拉开帷幕,由黑恶分子自然牵扯出一部分不法商人,而通过审讯这些不法商人,又带出一些‘问题官员’,他们才是这次打黑的真正目标。

    其中颇为引人注意的,就有两位副区长,一位建委副主任,以及市长助理刘延年,甚至于,政法委书记郭辉也深陷其中,他弟弟郭勇与多年前一起买凶杀人案扯上了关系,被收押审理,这让许多官员都跌破了眼镜。

    公安口忙完,就轮到纪委和检察机关了,王思宇亲自参与了一些案件的调查,有他坐镇,顶住了来自各个方面的说情风,下面的压力就小了很多,纪委调查组的办案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十几名涉案官员的情况就基本调查清楚。

    周五召开的常委会上,王思宇代表纪委做了汇报,并将处理意见提了出来,这些官员里,既有鲍昌荣的嫡系,也有李晨倚重的干部,如何处理,就成了常委会上争论的焦点。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这批违纪违法的官员都得到了处理,依据情节轻重,有些给了行政记过处分,有些由常委出面劝退,体面地退出,还有些干部,则移交到检察机关,进入司法调查程序。

    而就在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敲开,两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很快走到政法委书记郭辉的身后,众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都转过头,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鲍昌荣。

    市委书记鲍昌荣的脸色有些难看,在喝了口茶水之后,转动着手中的杯子,语气低沉地道:“同志们,因为一些问题需要交代清楚,经省委领导研究决定,郭辉同志暂时停职,到省城向有关部门说明情况,在此期间,政法委的工作由公安局长黄海潮负责。”

    他的话音落后,会议室里顿时变得有些嘈杂,平素自持身份的常委们,不禁开始交头接耳,小声地嘀咕起来,屋子里响起一阵嗡嗡声,而众人脸上的表情也各异,有人隐隐得意,有人暗自吃惊,还有人愁眉不展,只是闷头吸烟。

    郭辉的神色倒很坦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慌失措,似乎早料到会出现这一幕,他抬头瞥了鲍昌荣一眼,轻轻点头,不慌不忙地整理了桌上的公文,拎着包站了起来,望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镇定地道:“同志,我能回家取些东西吗?”

    那人淡淡一笑,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客气地道:“郭书记,外面天气不好,正在下雨,还是不要回家了吧,省里什么都有,如果您有特殊需要,过些天我们再和这边联系,让家属把东西送去,您看这样好不好?”

    郭辉轻轻点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转过身来,在众人脸上扫过一圈,叹息道:“好吧,不给省纪委的同志添麻烦了,咱们这就走,早点调查清楚也好。”

    在众人的注视下,三人缓缓走到会议室门口,王思宇皱了皱眉,倐地站了起来,大声道:“等等,省纪委的两位同志,你们陪他回趟家吧,和老婆孩子交代一下,老郭这人我很清楚,不会搞猫腻的,你们要是不信任,我可以陪同前往,出了问题,我王思宇负责。”

    那人回头望了一眼,见说话的人是王思宇,记得这位闵江市的纪委书记,原来也是省纪委的领导,不便开口拒绝,就只好微笑道:“好的,王书记,我们先陪郭书记回趟家,把东西取了,就不必麻烦您了。”

    “谢谢了,王书记。”郭辉心中一暖,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而是伸手擦了擦眼角,深有感触地笑了笑,摆摆手,就大踏步地向外走去。

    鲍昌荣黑着脸,冷冷地瞥了李晨一眼,又叹了口气,轻声道:“散会吧!”

    众人各自收拾着东西,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纷纷走到窗口,向外望去。

    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院子里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三人没有打伞,缓缓走到车边,郭辉打开车门,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就猫腰钻了进去。

    他旁边的中年汉子也坐进面包车,随手带上车门,车子缓缓调过头,很快驶出市委大院,消失在如织的雨幕之中。

    在一阵唏嘘声中,几位常委各自离去,这时,即便是市长李晨,也都阴沉着脸,气色变得很难看,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袭上心头,他虽然取得了胜利,却没了庆幸的心思,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了块大石头。

    在官场上打拼,虽然外面看着花团锦绣,风光无限,可其中的凶险之处,却是局外人很难了解的,刚才发生的情形,就算是出现在其他人身上,甚至发生在李晨自己身上,都不足为奇,有时候,官场如战场,胜者王侯败者贼。

    可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都是胜利者呢?

    梁桂芝夹着公文包,向前走了几步,下意识地拉了拉裙子,转头道:“王书记,去我那边坐坐吧。”

    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点头道:“好吧,也快到下班时间了。”

    两人下了楼,打着伞去了政府办公楼,进了梁桂芝的办公室,王思宇把花伞放在门边,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跷着二郎腿,摆弄着手机,回了两条短消息。

    周媛刚刚发来短信,下班后直接去荆南,去陪周松林过周末,王思宇自然是求之不得的,程琳很快就要出国了,趁着周末,他想多陪陪这位野蛮女友。

    秘书刘彩霞走了进来,泡了茶水,放到茶几上,轻声道:“王书记,您可是稀客啊。”

    王思宇笑笑,把手机丢在茶几上,端起杯子,在她身上瞟了一眼,就笑着打趣道:“彩霞,最近吃了什么好东西,几天不见,腰围见长啊!”

    刘彩霞立时板了脸孔,转头望着梁桂芝,哼哼唧唧地道:“梁市长,你看看啊,王书记又在取笑人!”

    梁桂芝抿嘴一笑,拿手指了指王思宇,蹙眉道:“你啊,别乱说,彩霞明明瘦了好多,倒是我这个月胖了三斤。”

    王思宇笑着摇头道:“那倒没看出来,梁姐还是很苗条的。”

    “偏心!”刘彩霞哼了一声,向王思宇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走了出去。

    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微笑道:“这小家伙,还真调皮。”

    梁桂芝却叹了口气,走到窗口,轻声道:“真想不到啊,老郭这样严于律己的人,也会出问题,这人啊,还真是看不透呢。”

    王思宇笑笑,摸出一根烟点上,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梁姐,老郭应该没事,不出三个月,肯定能回来工作。”

    梁桂芝微微一怔,转过身来,狐疑地望着王思宇,吃惊地道:“真的?”

    王思宇点点头,摸起杯子,轻轻吹了口气,微笑道:“当然是真的。”

    梁桂芝有些不信地望了他一眼,迟疑道:“不会吧,这不符合常识,一般来说,只要进了双规程序,这个干部基本上就完了。”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那可不见得,只要他确实是清白的,无论怎么查,都不会有问题。”

    梁桂芝蹙起眉头,扶了扶眼镜,轻声道:“这可是双规啊,如果没有掌握到足够的证据,省纪委怎么能在会上把一位常委带走?”

    王思宇淡淡一笑,掸了掸烟灰,轻声道:“梁姐,要不要打个赌?”

    梁桂芝笑了笑,摇头道:“打赌就不必了,你分管纪检,了解的情况会更多些,我也希望老郭不要有事,他这个人,其实还是很正派的,就这样下去了,确实挺可惜的。”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微笑道:“梁姐,昨天和省纪委的夏余姚书记通过电话,有些情况,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要当面聊聊,我周一要回趟省城,你有什么东西要捎给俞书记的吗?”

    梁桂芝微微一怔,随即听出弦外之音,会意地一笑,摇头道:“小宇,我倒是没什么东西交给他,不过可以把家里钥匙送给你,委托你去突击检查,现场捉奸。”

    王思宇哈哈一笑,忙摆手道:“那可不成,捉奸的事情,我不在行,再说了,和俞书记那么熟,也下不去手啊,这种事情,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梁桂芝笑笑,摘下眼镜,慢慢地擦拭着,轻声道:“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丘之貉,就算是抓了现行,也只会互相打掩护,没用的。”

    王思宇瞄了她一眼,微微皱眉,轻声道:“梁姐,不会听到什么风声了吧?”

    梁桂芝手指一颤,却摇了摇头,故作轻松地道:“没有,哪能呢,老俞那人啊,我是最放心不过的了,就算有女人脱光了躺在床上,他都不会动心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确实,俞书记可是老实人。”

    梁桂芝沉默半晌,把眼镜戴上,离开窗口,拉了椅子坐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转移话题道:“小宇,省纪委的夏书记也是几起几落了,说起来,你们两人算是难兄难弟,都在张阳的案子上栽了跟头。”

    王思宇叹了口气,又吸了口烟,摇头道:“不止是我们两个,还有个刘广原,他是夏书记的人,原来担任省纪委信访室主任,也被孟云浩给发配了,到荆南市的教育局做副局长,昨儿和夏余姚书记通过电话才知道,老刘已经走了。”

    梁桂芝讶然,迟疑道:“怎么走的?”

    王思宇闷头吸了口烟,吐着烟圈道:“急性脑出血,在酒桌上走的。”

    梁桂芝叹了口气,轻声道:“烟酒害人,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想的,就是戒不了。”

    王思宇笑笑,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摇头道:“只能说是世事无常了,和烟酒没多大关系。”

    梁桂芝翻开黑皮本子,低头写了几行字,又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道:“刚才郭辉被带走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以为形势逆转了,这才找你过来商量,没想到你这样有把握,看样子,李晨怕是要空欢喜一场了。”

    王思宇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办公桌旁,透过窗子,欣赏着雨中的景色,用手指轻轻叩打着窗棂,沉吟道:“闵江必须破局,李晨一定要走,他不离开,这里的工作搞不好,可惜啊,时间应该不多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