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二章 雨夜

第五十二章 雨夜2017-11-9 13:4:16Ctrl+D 收藏本站

    第444节    第五十二章    雨夜

    雨越下越大,密集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响声,透明的玻璃窗上,雨水蜿蜒而下,如同无数条蠕动的蚯蚓。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市委书记鲍昌荣却没有离开办公室,他手里夹了一根烟,静静地站在窗前,一声不吭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光在外面徘徊了十几分钟,终于忍不住,敲门走了进去,小声提醒道:“鲍书记,该回去了,不然,晓芬阿姨会生气的。”

    鲍昌荣没有回头,只是伸出右手,轻轻摆了摆,语气低沉地道:“你先走吧,我想安静一下,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晚上会晚点回去。”

    杨光叹了口气,走到办公桌边,泡了杯热茶,轻声道:“鲍书记,还在为郭辉书记的事情伤脑筋?”

    鲍昌荣点点头,拉了椅子坐下,揉着太阳穴,皱眉道:“是啊,被他们搞了个突然袭击。”

    杨光沉默半晌,抬头望了鲍昌荣一眼,踌躇道:“鲍书记,这是不是上面释放的信号,省委倾向于支持李晨市长。”

    鲍昌荣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又放下,面色凝重地道:“应该不会,也许只是敲敲警钟。”

    杨光察言观色,斟酌着字句,小声道:“郭书记一向严于律己,案子应该和他没有关系,现在掌握到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他袒护过郭勇,省纪委没有经过前期调查,就直接把人带走,未免太冒失了。”

    鲍昌荣的嘴角抽动几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摇头道:“不能轻易下结论,以前就是太信任他们了,结果很多干部都出了事。”

    杨光蹙起眉头,苦笑着道:“鲍书记,我还是觉得,郭书记不会有问题。”

    鲍昌荣闭了眼睛,轻轻摇头道:“这不光是省纪委的决定,也是省委的意见,我们应该尊重上面的决定,还是应该查查,把案子搞清楚了,无论对郭辉个人,还是对闵江市委,都是件好事。”

    杨光迟疑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道:“证人消失一年多了,黄海潮抛出的结论,对郭书记非常不利,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鲍昌荣微微皱眉,看了杨光一眼,没有说话。

    杨光却不以为意,继续道:“我怀疑,这可能是提前挖好的陷阱。”

    鲍昌荣也点点头,摩挲着头发,轻声道:“证人确实很关键,应该尽快找出来。”

    杨光站了起来,微笑道:“鲍书记,秦明君副局长刚才打了电话,他已经安排好了,派两组干警出去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争取尽快把证人找出来,把案子搞清楚,还郭书记的清白。”

    鲍昌荣笑笑,轻声道:“那样最好。”

    两人正说着话,秘书长鲁高阳敲门走了进来,愁容满面地道:“鲍书记,还没走?”

    鲍昌荣转过头,向窗外努努嘴,微笑道:“雨停了再走,天气不好,把心情都搞糟了。”

    鲁高阳坐在沙发上,接过杨光递来的茶杯,放在茶几上,微笑道:“谢谢。”

    顿了顿,他又抬头道:“咱们心情不好,有些人可是乐开了花,恐怕晚上要喝庆功酒了。”

    鲍昌荣笑笑,没有吭声,而是摸起烟盒,抽出一根中华烟,点着之后,慢悠悠地吸了起来。

    杨光知道两人可能要长谈,就很知趣地走了出去,把办公室的房门轻轻关上,回到电脑桌后,摆弄着手机,发起短信来。

    半晌,鲍昌荣掸了掸烟灰,轻声道:“高阳秘书长,你的提醒还是有道理的,我低估了李晨。”

    鲁高阳叹了口气,皱眉道:“这个李晨,倒是搞阴谋诡计的好手,他手里应该还有没打出的牌。”

    鲍昌荣喝了口茶水,思索良久,苦笑道:“秦明君虽然站稳了脚跟,也打掉了几个人,咱们这边却少了个常委,这桩买卖,做亏了。”

    鲁高阳点点头,有些无奈地道:“秦明君还是不行,无论业务水平,还是个人威信,都和黄海潮比不了,在闵江市的公安口,暂时还没人能和黄海潮叫板,要想通过他抓到黄海潮的尾巴,有些不现实。”

    鲍昌荣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问题的关键,还是时间不够用了,李晨拖得起,我拖不起,两年之内工作没有起色,他肯定就赢了,时间站在他那一边。”

    鲁高阳沉默下来,叹息道:“马书记恐怕也是看中了这点,才这样坚决地支持他,连殷部长也跳过去了,现在闵江的电视报纸上,对李晨的宣传力度很大,几乎是过去的三倍。”

    鲍昌荣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水,淡淡地道:“正常,媒体当然要听宣传部的,老殷刚过去,急着表现,可以理解。”

    鲁高阳叹了口气,轻声道:“鲍书记,都到了节骨眼上,您倒是能沉得住气。”

    鲍昌荣放下杯子,微笑道:“情况已经这样了,急也没有用,只能慢慢想办法。”

    鲁高阳抬起双手,搓了搓有些发麻的脸,轻声道:“鲍书记,郭辉这次出事,是和他弟弟的案子有关吧?”

    鲍昌荣微微皱眉,沉吟道:“还有些别的事情,上面没有透露太多,不过,这次的事情,来得很突然,总觉得有些蹊跷。”

    鲁高阳揉着脑门,有些沮丧地道:“郭辉这一走,咱们可太被动了。”

    鲍昌荣点点头,又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雨幕,缓缓地道:“高阳秘书长,真要感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很支持我。”

    鲁高阳心里一热,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喝茶,半晌,才微笑道:“应该的,你是班长,不支持你支持谁。”

    鲍昌荣微微一笑,把烟蒂丢到烟灰缸里,摸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号码,过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王书记,是我,叫上梁市长,晚上一起吃顿饭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好吧,去哪里?”

    鲍昌荣脸上的笑意更浓,笑吟吟地道:“就到闵江宾馆吧,鲁高阳秘书长也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说:“那成,我这就给苏经理打电话,请她安排一下。”

    鲍昌荣笑笑,轻声道:“简单一点就好,我们三十分钟后到。”

    王思宇‘嗯’了一声,挂断电话,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道:“梁姐,走吧,书记大人要去闵江宾馆。”

    梁桂芝淡淡一笑,收拾了桌上的文件,轻声道:“就知道他要坐不住了,郭辉这一走,鲍昌荣可就被动了,这回啊,咱们两人的身价可看涨了。”

    王思宇笑了笑,又给闵江宾馆的苏小红打了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微笑道:“梁姐说的对,一会在酒桌上,看我眼色行事,肯定帮你卖个好价钱。”

    “说什么呢?”梁桂芝白了他一眼,夹着包,摸起花伞,与王思宇一起下了楼,两人各自钻进小车里,缓缓向闵江宾馆方向开去。

    苏小红接了电话,不敢怠慢,赶忙张罗起来,市委主要领导的口味,她是牢记在心的,因此饭菜倒是其次,主要是餐后的娱乐活动要特别准备下,毕竟,鲍书记是不常过来的。

    她指挥着几个服务员,在隔壁包间里摆了桌麻将,又把小舞厅收拾出来,叫来当班经理,耳语了一番,她准备在宴席结束后,安排一场别开生面的面具舞会,让领导们感受下新鲜事物。

    最近,闵江市的干部调整得比较频繁,苏小红也动了心思,准备找机会活动一下,为老公赵连勇说说话,毕竟赵连勇已经在委办工作了四年,按道理,也该挪挪地方了,在上面做得太久,不利于他以后的发展。

    半个小时后,众人进了包厢,坐下之后,喝着茶水闲聊,服务员们把酒菜上齐之后,苏小红亲自斟了酒,又在众人的要求下,陪着饮了两杯。

    秘书长鲁高阳放下杯子,笑着道:“鲍书记,苏经理的酒量很高,据说人家两口子谈恋爱的时候,苏经理曾经大展雌威,把连勇主任喝倒过。”

    苏小红一听,脸就红了,忙掩嘴笑道:“秘书长,瞧您说的,我可没那样厉害。”

    鲁高阳笑了笑,轻声道:“苏经理,这可是连勇主任亲口讲的,你别抵赖。”

    鲍昌荣夹了口菜,放下筷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笑眯眯地道:“没错,苏经理是海量,女中豪杰,大家都很清楚。”

    苏小红却赶忙摇头,有些矜持地道:“鲍书记,您过奖了,自从结婚以后,我很少喝酒,只有在各位领导面前,才勉强喝上几杯,让领导们见笑了。”

    众人听了,就越发觉得她会说话,对这女人也高看了一眼。

    梁桂芝侧过身子,见她头上的发卡很漂亮,就拉着她的手,悄声赞了几句。

    两个女人低声说了会话,苏小红赶忙站了起来,微笑道:“鲍书记,各位领导,你们慢喝,我去舞厅那边准备一下。”

    话音落后,她就转身退了出去,把房门轻轻带上,鲁高阳笑着道:“连勇主任倒是娶了好媳妇,这两口子都是一样的精明,无论出现在什么样的场合,都能应付自如。”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也在旁边插话道:“秘书长说的对,这对夫妇确实很不错。”

    鲍昌荣又举起杯子,示意众人喝酒,几人各自抿了一口,鲍昌荣放下杯子,望着王思宇,微笑道:“王书记,最近一段时间辛苦了,纪委的工作很有成效,你顶住了不少压力,很不容易。”

    王思宇笑了笑,谦逊地道:“鲍书记,这还要感谢您的支持。”

    鲍昌荣摆了摆手,深有感触地道:“错了,我应该感谢大家的支持,不然,可真成孤家寡人了。”

    话音过后,餐桌边就安静下来,其他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没想到他会把话讲得这样直白。

    半晌,王思宇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道:“鲍书记,困难都是暂时的,会好起来的。”

    鲍昌荣眼睛一亮,夹了口菜,又把目光转向梁桂芝,半开玩笑地道:“梁市长,现在可是逼宫的好时候,不要错过哟。”

    梁桂芝面色微窘,摘下眼镜,似笑非笑地道:“鲍书记说笑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乘人之危的事情,我可做不出,还是团结起来,共度难关吧。”

    鲍昌荣彻底放了心,端起酒杯,笑着道:“梁市长,就为了你这句话,我们应该干一杯。”

    梁桂芝虽然有些为难,还是和他碰了杯,将杯中酒喝下,夹了几口菜,压了酒气,摆手道:“各位,我可没有苏经理的酒量,下次坚决不碰杯了,你们只管干杯,我是沾唇即止。”

    王思宇忙为她换了果汁,笑着道:“梁姐,你随意,我们三人晚上是要喝个痛快。”

    “好,好,咱们这次就喝个交心酒。”鲁高阳见两人已经明确表态,不会见风使舵,更不肯落井下石,心中高兴,也就端起酒杯,频频敬酒,众人说说笑笑,餐桌边的气氛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梁桂芝虽然喝着果汁,可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心事,就摸起酒杯,在旁边自斟自饮起来,喝着喝着,竟然觉得心酸,不禁潸然泪下。

    一个多小时以后,苏小红再次进来,却吃了一惊,除了王思宇外,其他三位领导都醉得不成样子,晚上的舞会肯定是开不成了,她忙安排着服务员,把三位领导扶回房间休息。

    王思宇却直接下了楼,开着车子,驶向光华路,他把车子停在小区,下车后,顶着雨进了单元楼,来到程琳家门外,按了半晌的门铃,却没人开门。

    他取出备用钥匙,打开房门,进了屋子之后,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却没找到程琳,王思宇摸出手机拨过去,那边却已经关机。

    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不见程琳回来,就脱了湿漉漉的衣服,进了浴室,冲了热水澡后,进了卧室,躺在床上看了会杂志,只觉得眼皮发沉,就抱了被子,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