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三章 兵不厌诈

第五十三章 兵不厌诈2017-11-9 13:4:17Ctrl+D 收藏本站

    第445节    第五十三章    兵不厌诈

    咖啡厅里回荡着轻柔舒缓的音乐,杨光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目光望着桌上花瓶中插着的三朵玫瑰花,怔怔地出神。

    十几分钟后,程琳出现在门口,她停下脚步,向空荡荡的二楼扫了一眼,就迈步走了过来,拉开椅子坐下,神色慵懒地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杨光微微一笑,抬手招来服务生,叫了咖啡和甜点,转头望向程琳,轻声道:“琳琳,怎么会来得这么晚,迟到了快一个钟头。”

    程琳把白色的挎包放下,拉开锁链,从里面掏出一面小镜子,照着镜子上了淡妆,又涂了红唇,才把东西放回包内,抽出一支玫瑰,嗅了嗅,微笑道:“被晓芬阿姨缠住了,她那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唠叨了,把我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杨光叹了口气,轻声道:“是不想你出国吧?”

    程琳轻轻点头,把手里的玫瑰花放回瓶子里,悠然道:“没用的,下周就走了。”

    杨光把头转向窗外,望着如织的雨幕,有些伤感地道:“为什么要走呢,在国内一样可以充电的。”

    程琳笑笑,伸手抚了抚秀发,柔声道:“怎么,这时候知道舍不得了,早干嘛去了?”

    杨光苦笑着摇摇头,摸出一支烟点上,皱眉吸了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沉吟半晌,才轻声道:“是为了躲避鲍鞠吗?”

    “是,也不全是。”程琳双手捧腮,望着身前这位前男友,没来由的,竟生出一种陌生感,她闭了眼睛,回味着以往的快乐时光,过了许久,嘴角才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服务生走了过来,将咖啡和甜点摆上,杨光说了声谢谢,端起咖啡,拿银勺轻轻搅动着,望着杯中褐色的液体,有些失神地道:“琳琳,无论你怎么样恨我,我都希望你能幸福。”

    程琳把纤白的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半晌,才睁开眼睛,望了杨光一眼,摇头道:“杨光,现在这种时候,还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可笑吗?”

    杨光取出银勺,低头喝了口咖啡,轻声道:“琳琳,别再说气话了,也不要再做傻事了,鲍鞠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这时候出国,不合适。”

    “别人家里的事情,你少管!”程琳竖起眉头,瞪了他了一眼,端起咖啡轻轻品了一口,放下杯子,转过头去,听着悠扬的音乐声,陷入沉思之中。

    杨光闷头吸着烟,丝丝缕缕的烟雾在嘴边飘起,半晌,他才又叹了口气,苦笑道:“算了,随你吧,我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程琳‘扑哧’一笑,歪着脑袋看着他,以戏谑的口吻道:“杨大秘书,何出此言?”

    杨光摆了摆手,盯着瓶中的玫瑰花,轻声道:“鲍鞠出国的事情,对鲍书记打击很大,他曾经几次拿话敲打我,前些日子,又下了决心,要安排我到县里工作。”

    “被发配了?这可是好消息,真解气!”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表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杨光微微一笑,轻声道:“谈不上发配,老爷子近况也不太好,现在离开他,或许也是件好事。”

    程琳微微蹙眉,好奇地道:“什么意思?”

    杨光皱眉吸了口烟,声音低沉地道:“郭书记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鲍书记又少了一个强援,以后更难和李晨抗衡了。”

    程琳愣了一下,迟疑地道:“公公做事一向很谨慎的,怎么会出现这种局面。”

    杨光笑笑,轻声道:“当初他就不应该留在闵江,而是到省里去,现在可好,成了上上下下攻击的靶子。”

    程琳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嘴唇微抿,撇嘴道:“杨光,公公没有去省里,你是最失望的吧?”

    “没有!”杨光掸了掸烟灰,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道:“其实,我还是舍不得离开闵江的。”

    程琳哼了一声,撅起嘴巴,悄声道:“虚伪!”

    杨光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中,抱着膀子望着对面的妩媚佳人,叹了口气,轻声道:“琳琳,你打扮起来,还真是漂亮,最近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程琳哂然一笑,叹息道:“其实做女人最悲哀了,总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得装成淑女一样,讨好臭男人。”

    杨光嘿嘿地笑了起来,探过头,似笑非笑地道:“正常,女子为悦己者容嘛!”

    程琳白了他一眼,撇嘴道:“别臭美了,我可不是要讨好你!”

    杨光笑笑,把头转向窗外,轻声道:“那是谁,鲍鞠不是要过些天才能回来吗?”

    程琳叹了口气,摇头道:“问那么多干嘛,反正不是你。”

    杨光收起笑容,淡淡地道:“是啊,你只会恨我。”

    程琳喝了口咖啡,伸手从花瓶中抽出一支玫瑰,蘸着杯子的咖啡,在桌子上写了一行小字,轻声道:“恨不起来了,杨光,我现在最怕的是,有一天会把你忘掉,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杨光一听就乐了,赶忙拱手道:“那是好事啊,姑奶奶,拜托你,快点把我忘了吧!”

    程琳登时火了,斜眼睨着他,轻声道:“没心没肺的家伙,当初怎么会喜欢上你呢!”

    杨光收起笑容,忧郁地道:“琳琳,如果忘了我,你能过得幸福些,那就忘了吧,我这样薄情寡义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记住。”

    程琳低下头,默默地望着飘着香气的咖啡,低声道:“杨光,听人说,省纪委的王书记很风流,在闵江有好几个情妇,是这样的吗?”

    杨光愣住了,看了程琳一眼,摇头道:“从哪听来的八卦,那是没影的事情,王书记来闵江才多久啊,哪会有什么情妇!”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用手将玫瑰花瓣扯下来,一瓣瓣地丢进杯子里,悄声道:“那可未必,这种事情,无风不起浪。”

    杨光望着她纤细白皙的手指,又往嘴里塞了一根烟,苦笑道:“就算有,又能怎么样,王书记那么年轻,就已经是市委常委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那样的特权人物,有几个女人算得了什么,不足为奇。”

    程琳微微蹙眉,抬头望了他一眼,轻声道:“杨光,王书记好像是站在公公这边,郭辉书记下去了,李晨会不会耍花招对付他。”

    杨光摇了摇头,微笑道:“应该不会,王书记是省长钦点下来的,背景很深厚,李晨多半会拉拢他,不会自讨没趣。”

    程琳莞尔一笑,撇嘴道:“怪不得呢,上次在公公家里吃饭,感觉这人很嚣张,原来后台够硬!”

    杨光怔了怔,不解地道:“不会吧?王书记为人很随和的,怎么会很嚣张?”

    “就是嚣张!”程琳撅了嘴巴,向外望了一眼,站了起来,摸起挎包,淡淡地道:“好了,雨小多了,我该回去了。”

    杨光点点头,从旁边取了伞,陪着她走了下去。

    两人出了咖啡厅,程琳走到白色的奔驰车边,拉开车门,笑着道:“好了,杨大秘书,我今天也享受了回市委书记的待遇,出门还有人打伞,这感觉不错,多谢了。”

    杨光淡淡一笑,轻声道:“琳琳,真的要出国吗?”

    程琳低下头,微笑道:“是啊,下周四的机票。”

    杨光沉默半晌,才苦笑道:“那天事情不多,到时请假,去机场送你吧!”

    “算了,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程琳叹了口气,钻进车里,随手关了车门,望着车窗外的杨光,缓缓发动车子,小车很快调过头,转进主道,消失在马路上。

    雨伞从手中滑落,杨光向前走了几步,扬起头来,张嘴接着雨水,过了许久,他才捂着脸蹲下去,久久无言。

    回到家里,程琳光着脚丫上了楼,打开壁灯,向卧室里瞄了一眼,见王思宇光着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就抿嘴一笑,转身进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她才穿着粉红色的睡衣推门出来,悄悄进了卧室,蹑手蹑脚地上了床,拉着被子躺下,侧过身子,默默地注视着王思宇酣睡的样子。

    半晌,程琳顽皮地一笑,捉了一缕秀发,在王思宇的脸上轻轻撩拨着,在她的指挥下,王思宇伸出右手,在脸上挠来挠去。

    程琳正掩嘴窃笑时,王思宇猛然翻身而起,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探进她的睡衣里,不怀好意地笑道:“小妖精,居然敢戏弄叔叔,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琳娇躯一颤,拿手捂了前胸,气哼哼地道:“讨厌,醒了就想干坏事,拿我当什么了,充气娃娃啊?”

    王思宇低下头,噙.了她的小嘴,含混不清地道:“嘴硬吧,小妖精,你心里还是喜欢的。”

    程琳羞恼地哼了一声,伸手摸了绣花枕头,在王思宇的头上打了几下,一对丰盈的乳.房却已落入敌手。

    她救援不及,忙丢了枕头,伸出双手,勾住王思宇的脖子,气喘吁吁地道:“坏蛋,能有点情调吗?”

    王思宇点点头,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低声道:“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

    “停,停,算我没说!”程琳白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歪着脑袋凑过去,堵住他的嘴巴,两人又热烈地吻了起来。

    正激情澎湃时,王思宇的手向下探,忽地呆住了,愁眉苦脸地道:“琳琳,怎么会这么不巧?”

    程琳却咯咯地笑了起来,得意地道:“今儿下面罢.工,本大小姐休息,大爷要想舒服,请另找别人吧!”

    王思宇叹了口气,躺了下去,无精打采地道:“不对啊,好像来早了。”

    程琳却翻了身子,爬到他的身上,拿手拨着王思宇的鼻梁,似笑非笑地道:“我们商量好了,你什么时候来,它就什么时候来,免得被你这坏蛋欺负。”

    王思宇微微一笑,又伸手握了她的酥.胸,悄声道:“也好,只要琳大美人开心,我没意见。”

    程琳闭了眼睛,任他轻薄,过了好一会,才把头低下,凑在王思宇的耳边,悄声道:“这次,我要在上面,行吗?”

    王思宇愣住了,双手却不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酥.胸,疑惑地道:“琳琳,不是那个来了吗?”

    程琳不堪挑逗,奋力扭动着身子,吃吃地笑道:“兵不厌诈!”

    王思宇恍然大悟,忙眉开眼笑地道:“好,就依爱妃所言。”

    程琳红了脸,把睡衣脱下,又丢了蕾丝内裤,伏在王思宇的身上,轻轻动了起来,断断续续地道:“叔叔,这样……也很……好啊……”

    王思宇哑笑半晌,就叼了一根食指,学着她以前的样子,扭着身子大呼小叫。

    程琳大羞,摸了枕头,按在王思宇的脸上,咬着薄唇用力,可没过多久,身子就酥.软下来,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

    “战略大反攻!”王思宇哈哈一笑,把绣花枕头丢掉,翻了个身,举着那两条纤长的美腿,发力撞击过去。

    “叔,叔,轻点,哎唷!”程琳呜咽几声,就又咬了一根白嫩的手指,斜眼睨着王思宇,咿咿呀呀地媚叫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