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四章 两只猫

第五十四章 两只猫2017-11-9 13:4:19Ctrl+D 收藏本站

    第446节    第五十四章    两只猫

    周一上午,参加完‘全省纪检监察工作会议’后,王思宇先去了省委办公厅,和昔日的同事下属叙旧聊天,又在督查室朱健昌肖冠雄等人的陪同下,到机关食堂吃过午饭,稍事休息,就在食堂门口分手,夹包去了省纪委办公大楼。

    上了三楼,敲门进了纪委副书记夏余姚的办公室,夏余姚正站在窗前浇花,见他进来,赶忙放下喷壶,泡了两杯热气腾腾的龙井茶,热情地招呼他坐下。

    两年多没见,夏余姚明显要比过去消瘦许多,而且两鬓斑白,眼角多了一些细密的皱纹,不过他精神还好,双目炯炯有神,并没有半点衰老的迹象。

    两人虽然在省纪委相处的时间不多,私交也一般,但因为青州张阳案,这一老一少都受到了牵连,各自被发配,因此,久别重逢之后,就显得格外熟络,也有很多共同语言。

    夏余姚这次复出,其实还是很不容易的,尽管省委主要领导点了头,但还是拖了三个多月,他才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可见阻力之大。

    对此,夏余姚也是一肚子牢骚,平日都积攒在心里,无法发泄,这次两人聊得投机,他就当着王思宇的面,把省委组织部的赵部长骂了个狗血喷头,讲了许多难听的话。

    尴尬之余,王思宇也觉得有些好笑,眼前这位老爷子向来特立独行,刚正不阿,在华西官场之中,绝对是个难得一见的异类,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得罪那么多人。

    在发了一通牢骚后,夏余姚的心气顺了,就摸出一根烟丢了过去,笑眯眯地道:“王书记,请吸烟。”

    王思宇点了烟,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夏书记,您的脾气太耿直了,这样可不成,很容易四处碰壁。”

    夏余姚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有些伤感地道:“这话以前广原也经常讲,可惜啊,他不在了,少了个人在身边唠叨,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王思宇也有些怅然,闷头吸了几口烟后,他抬起头来,望着夏余姚,笑着道:“夏书记,你可算是咱们华西官场的不倒翁了,几起几落,很不容易啊。”

    夏余姚微微一笑,转动着手中的杯子,语气低沉地道:“这次差点起不来了,在环境保护厅时,我写了几十封信,把张阳案和罗云浩的情况向上面反应,又跑了几次京城,在中纪委领导多次干预下,省里才解决了问题。”

    王思宇顿时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大费周章,与夏余姚相比,他的情况就要好上很多,虽然被贬到西山县,但没用一年,就已经东山再起,而出国培训之后,更是一帆风顺,直接进入了市级领导的序列,夏余姚所经历的煎熬,他是很难体会到的。

    沉默了一会,王思宇叹了口气,微笑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挺过来了,您在省纪委主持工作,华西省反腐倡廉的工作就有了保障。”

    夏余姚听了,心里很是高兴,脸上的皱纹都随着笑容舒展开,他摩挲着头发,谦虚地道:“也不能这么说,工作还是要靠大家,你在闵江做得就很出色,短短几个月,就处理了一批**分子,很有成效。”

    王思宇微微一笑,从旁边取过公文包,打开后,将一份沉甸甸的卷宗递了过去,微笑道:“夏书记,上次在电话里,有些事情讲不清楚,我特意准备了一些材料,请您过目,从市纪委这边掌握的情况来看,郭辉同志应该是值得信赖的,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谈到工作,夏余姚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他接过卷宗,打开后,戴了老花镜,仔细地翻看着材料,过了好一会,才抬头看了一眼,皱眉道:“王书记,郭辉的事情有些复杂,从闵江市公安局提供的材料来看,他涉嫌包庇犯罪分子。”

    王思宇皱了皱眉,轻声质疑道:“夏书记,闵江市的情况有些复杂,虽然这桩刑事案件牵涉到郭辉书记的弟弟,但与郭辉是否有关,目前还不能下定论,单凭这点,就对他采取双规措施,我觉得不太适合。”

    夏余姚点点头,微笑着解释道:“王书记,不只是这桩案子,上次省厅破获闵江赌博案时,牵涉到了原新港区公安分局政治部主任吴爱军,省公安厅专案组在进行调查时,吴爱军为了戴罪立功,交代了不少问题,其中有些就是关于郭辉的。”

    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反驳道:“吴爱军为人不太可靠,他的问题很严重,不光涉黑,还有很多*的问题,而且,他与郭辉有宿怨,两人矛盾很深,也不能排除他气急败坏之下,胡乱咬人的可能性,当然了,既然已经带到省里来了,还是把问题调查清楚比较好。”

    夏余姚很认真地听着,随后打开黑皮本子,拿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又把签字笔丢下,伸出双手,在办公桌边的一摞档案袋中翻了翻,抽出一份卷宗,递给王思宇,语气凝重地道:“王书记,如果吴爱军交代的情况属实,那么郭辉实际上为很多不法分子充当了保护伞,省委黄副书记以前在外省是分管政法委工作的,黄书记对这件案子很重视,他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希望能省纪委能够介入调查,我们这才采取了行动,不过你放心,如果经过调查,郭辉同志确实没有这些问题,我们会很快放人。”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半截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拿过卷宗,仔细地翻阅起来,吴爱军在交待的材料中,确实提到了一些案子,其中有些情况,是王思宇没有掌握到的,因此,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把卷宗看完后,王思宇递了回去,微笑道:“夏书记,这次到省里开会,我想顺便见见郭书记,给他带上些水果,还请夏书记批准。”

    夏余姚点点头,摸起电话,拨着号码,笑着说:“本来把人带到省里,就是怕在调查过程中,受到市里的干扰,不过对你王书记,我是绝对放心的,这回就破例一次吧。”

    “谢谢!”王思宇笑了笑,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暗自琢磨着,通过他的了解,郭辉行事向来谨慎,极少有违纪行为,最终过关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在对方落难的时候,前去探望,也是笼络人心的最佳机会。

    在官场上行走,有时还是需要用些小手段的,都说患难见真情,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锦上添花虽好,却远比不了雪中送炭,这些日子,王思宇在工作之余,与吴方舟联系密切,已经挖了李晨半个墙角,这时看准了机会,就又拎起锄头,惦记着到鲍昌荣的墙根底下松松土。

    自从政以来,他的人马大都是从别人那里收编来的,极少亲自培养,当然了,这也和他调动过于频繁有关,要想迅速壮大队伍,扩充实力,只能想办法走些捷径。

    夏余姚打了电话,将事情安排妥当,把话筒放下,又摸起签字笔,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半晌,他收起笑容,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你到闵江也有一段时间了,对鲍昌荣这个人,怎么看?”

    王思宇皱了皱眉,满面狐疑地望着夏余姚,诧异地道:“鲍书记?”

    夏余姚轻轻点头,沉着地道:“对,就是鲍书记,谈谈你对他的印象。”

    王思宇微微一怔,隐约察觉到什么,郭辉的双规,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似乎有人想利用这件案子做引子,将矛头直指鲍昌荣,想到这里,王思宇定了定神,斟酌着字句,谨慎地道:“夏书记,据我了解,鲍昌荣同志还是很优秀的,虽然在工作中也会犯一些错误,但那都是不可避免的,一把手嘛,决策的事情很多,难免会有疏漏之处,总体上,作为市委书记,他还是值得信赖的。”

    夏余姚皱了皱眉,低头在本子上记了‘优秀’‘值得信赖’六个字,画了圈,打上两个问号,抬头道:“王书记,闵江重机厂的事情,你有所耳闻吧,有人反应,他当初在签订协议的时候,拿过巨额回扣,不知是否有这样的事情。”

    王思宇笑了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表情严肃地道:“重机厂的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鲍昌荣同志也曾经提及过此事,据他讲,当初在和外商谈判时,是部委的一位副司长主导了谈判,他只是地方上的陪同人员,没有拍板权,如果有必要,夏书记可以联系其他当事人,对问题进行进一步核实。”

    夏余姚很认真地做了记录,随后微微一笑,望着王思宇,轻声道:“王书记,有人反应,鲍昌荣在生活作风上很不检点,长期和自己的小姨子姘居在一起,两人有不正当的关系,不知情况是否属实。”

    王思宇刚刚喝了口茶水,险些喷了出去,他强忍住笑意,有些无奈地道:“夏书记,这种事情,我哪里会清楚,不过,根据我的观察,鲍书记为人很正派,也很自律,下班后通常准时回家,极少出入娱乐场所,也不喜欢带着女记者到处乱走,从来没听说过有绯闻。”

    顿了顿,他又看着夏余姚,微笑道:“夏书记,鲍书记的妻子很早就过世了,儿女都由郑晓芬女士拉扯大,郑女士出国多年,刚刚回来不久,我觉得这是谣言,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情况属实,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两人都是独身的成年人,有选择配偶的权力。”

    夏余姚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继续问道:“王书记,鲍昌荣不肯到省里任职,而是执意留在闵江担任市委书记,下面的反应很大,好像有传言,是他有经济问题,不敢离开,怕走了之后闵江会出事,你怎么看?”

    王思宇放下茶杯,表情凝重地道:“夏书记,我也听到过这样的风声,但没有发现这方面的问题,其实,鲍书记对闵江还是很有感情的,他曾经多次在私下场合表示,希望能在任期内把老城区的经济也搞上来,实现闵江市的均衡发展,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夏余姚点点头,放下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微笑道:“王书记,还有人反应,作为市委书记,鲍昌荣喜欢搞一言堂,在用人上不讲原则,搞任人唯亲那一套,据说,在纪委,你也曾经吃过苦头,差点被副手架空,有这样的事情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夏书记,您也看到了,我到闵江市没多久的时间,就已经处理了一批贪污分子,这足以证明,鲍书记对我的工作还是非常支持的,一些捕风捉影的传言,想必都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传播出来的,不足取信。”

    夏余姚默默地听了,表情严峻地道:“王书记,你刚才讲的这些情况,非常重要,我会在深入调查后,向省委领导做出汇报,不过,还请你注意保密。”

    王思宇轻轻点头,会意地道:“夏书记,请放心。”

    夏余姚合上本子,似笑非笑地道:“王书记,真是没想到,你对鲍书记很支持啊。”

    王思宇笑了笑,站了起来,不动声色地道:“夏书记,都是为了工作,闵江市现在的班子成员里,鲍昌荣同志的经验和能力是最强的,为人也很正派,他继续掌舵,有利于地方的稳定。”

    “知道了。”夏余姚叹了口气,起身绕过办公桌,送他到门口,和王思宇握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王书记,放眼华西省,敢捉大老鼠的猫一共就两只,有空常到我这坐坐,咱俩多交流一下捕鼠经验。”

    “一定,请留步!”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摸起公文包,转身走了出去,下楼后,王思宇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将小车驶出省委大院,一路上,想着刚才的谈话,心中升起一丝隐忧,李晨的能量确实不小,居然能够请动省委副书记,发起对鲍昌荣的调查,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好在夏余姚主持省纪委的工作,想必能够顶住压力,公正办案,王思宇也没有太过担心,他把车子拐过十字路口,向文化路方向驶去,伸手放了音乐,把目光透过车窗,望着前方一幅半裸.美人的广告牌,有些得意道:“老夏,抓老鼠我不行,偷腥你就差远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