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五章 麻烦上门

第五十五章 麻烦上门2017-11-9 13:4:20Ctrl+D 收藏本站

    第447节    第五十五章    麻烦上门

    奥迪车停在芜菁国画院门口,王思宇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笑眯眯地上了台阶,推开玻璃门,进了一楼的艺术展厅,见楼下的客人很少,只有七八人,都在安静地欣赏着国画作品,而李飞刀正站在楼梯口,和几个保安轻声交谈,王思宇慢悠悠地走过去,笑着道:“老李,我回来了。”

    李飞刀诧异地抬起头来,望着王思宇,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忙分开人群,大踏步地走了过来,拉住王思宇的手,轻声道:“王书记,你回来的正好,出了点小麻烦。”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道:“怎么回事?”

    李飞刀向门口瞄了一眼,伸手向楼上指了指,低声道:“上去说吧。”

    王思宇点点头,跟着他上了楼,进了洽谈室,拉了椅子坐下,望着神色冷峻的李飞刀,皱眉道:“老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李飞刀沏了杯茶水,放到办公桌上,轻声道:“是这样,最近一段时间,有个家伙经常到国画馆,他不买字画,却总想骚扰廖院长,我见情况不对,就出言警告,没想到那家伙非但不肯听,反而变本加厉,昨天晚上,他又带着人来堵门口,我在盛怒之下,把那些人教训了一顿,结果,那家伙放下狠话,三天内,必须赔偿他们三十万,否则就带人砸店,搞到咱们关门为止。”

    王思宇面色一沉,强压住火气,摸出一根烟点上,轻声道:“老李,我姐没吃亏吧?”

    李飞刀赶忙摇头道:“没有,那家伙刚出现时,我就瞅着他不对劲,眼神发飘,不像正经人,就一直跟得紧,廖院长没事,她下午去找前进派出所的刘所长了,商量怎么解决麻烦。”

    王思宇稍稍放下心来,皱眉吸了口烟,冷笑道:“那家伙什么来头啊,居然跑我这撒野来了。”

    李飞刀哼了一声,轻声道:“听说是个暴发户,家里很有钱,在旁边街上开了一家餐厅,还经营着夜总会,手底下有些小弟,那家伙应该不缺女人,我琢磨着,他没安好心,应该是奔着那幅字来的,那幅《沁园春?雪》很值钱,黑道上肯定有人惦记。”

    王思宇点点头,摸出手机,拨了号码,皱眉道:“老李,出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提前打电话?”

    李飞刀挠了挠脑壳,嘿嘿笑道:“廖院长不肯,她怕影响你工作,要我保密。”

    王思宇摆了摆手,示意他噤声,随后笑着道:“姐,是我,今儿回玉州开会,已经到国画院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小宇,姐在外面处理事情,要三十分钟后才能回来,你先去院长室等我。”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姐,我都知道了,就是个泼皮无赖,不用管他,你回来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廖景卿犹豫了下,望了刘天成一眼,微笑道:“不用了,刘所长已经和那人通过电话了,他们谈好了,晚上一起出去吃顿饭,让老李去敬杯酒,认个错,事情就解决了。”

    王思宇顿时无语,苦笑道:“姐,这样吧,你把电话给天成。”

    过了一会,电话中传来刘天成的声音:“王书记,你回来啦,晚上一起坐坐吧。”

    王思宇霍地站起,没好气地道:“到哪坐?去饭店给那王八蛋敬酒,赔礼道歉吗?”

    刘天成尴尬地笑笑,赶忙道:“那不能,王书记,放心吧,我会把事情处理妥当的,不会让老李吃亏。”

    王思宇哼了一声,冷笑道:“天成,你收了那孙子多少钱,居然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了!”

    刘天成吓了一跳,回头看了廖景卿一眼,赶忙摸着手机出了办公室,站在走廊里,悄声道:“王书记,你误会了,那人后台也很硬,在东湖区也是一般人惹不起的主儿,我不想把事情搞大,免得两败俱伤,一起吃顿饭,把话说开就好了。”

    王思宇砰地一声摔了茶杯,低声喝道:“他后台有多硬,省委书记给他撑腰?”

    刘天成咧了咧嘴,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背景也很深,据说和孟省长的公子很熟,这人能量很大,在湖东区没人敢惹,黑白两道都给他几分面子。”

    王思宇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地道:“天成,你这官当大了,怎么胆子倒变小了?你没告诉他,这家国画院是谁家的吗?”

    刘天成摘下警帽,苦笑道:“我已经提醒他了,可那人还是很狂的,只说这里不是闵江,而是玉州,要想把麻烦解决了,必须让老李诚心道歉,斟茶认错,否则,他谁的面子都不给。”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掸了掸烟灰,冷笑道:“好了,你这家伙,真给我丢人,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算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让我姐回来吧。”

    刘天成叹了口气,有些泄气地道:“那也成,我这就给他打过去,晚上的饭局取消了。”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对了,天成,那家伙叫什么名字,都有哪些生意,你先讲清楚了。”

    刘天成赶忙道:“叫胡泰明,在东湖区开了一家‘三清火锅城’,还有一家‘明珠夜总会’。”

    王思宇‘嗯’了一声,随手挂断电话,把半截烟头掐灭,丢在烟灰缸中,又拨了号码,给玉州公安局的副局长肖勇打了过去,毫不客气地道:“老肖,你这公安局长怎么当的啊,太不像话了!”

    肖勇有些发懵,疑惑地道:“王书记,怎么了?”

    王思宇气不打一处来,恼火地道:“玉州的治安也太差了点,怎么黑社会分子都无法无天了,跑到我家店里撒野来了。”

    “你家店里……你什么时候在玉州开店了?”肖勇更加糊涂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过了半晌,才皱眉道:“老弟,你别急,先消消火,到底怎么回事,你把情况讲清楚了。”

    王思宇点点头,摸着手机走到窗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肖勇听完,也险些气乐了,摆手道:“算了,那家伙我知道,他生意做得不干净,有案底,你也别生气了,晚上就把夜总会封了,人抓起来,立案侦查,争取弄进去,多关几年,这回总该成了吗?”

    王思宇点点头,半开玩笑地道:“老肖,你动作可快点,晚了我可自己解决了。”

    肖勇倒吓了一跳,赶忙摆摆手,苦笑道:“老弟,你别闹了,回头报纸上登出来,闵江市纪委书记带着飞刀独闯夜总会,干掉湖东区黑社会老大,那可就热闹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好了,老肖,三天之内,你必须把麻烦解决了,别留后患,否则,咱俩没完。”

    肖勇轻轻点头,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放心吧,这点事再办不成,我还真没脸在玉州混了,干脆调你们闵江算了。”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轻声道:“那可不成,我们闵江庙小,养不起你这尊大和尚。”

    肖勇放下茶杯,把身子向后一仰,有些得意地道:“不开玩笑了,王书记,你既然回来了,咱们抽空聚聚吧,也算是为老兄践行。”

    王思宇微微一怔,迟疑地道:“肖局,你要动了?”

    肖勇把玩着一管钢笔,轻笑道:“是啊,去华中,老板发话了,三个月之内就过去。”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恭喜了,老肖。”

    肖勇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华中那边现在斗得很厉害,老板缺人手,本来想调国勇书记去的,但国勇书记说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了,就在华西养老,我琢磨着,搞不好,你也快动了。”

    王思宇呆了一呆,半晌,才轻声道:“那可不成,我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肖勇笑了两声,点头道:“也是,你在闵江干得正好,就算想过去,恐怕省委也不会放人。”

    王思宇也不想做过多解释,只是笑笑,又和他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转过身子,冲李飞刀努努嘴,微笑道:“成了,事情解决了。”

    李飞刀咧嘴一笑,点头道:“我就知道,这种事情,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

    王思宇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老李,我不在的时候,可得当心点,把家看好了,要是家里人受了半点委屈,别怪我大义灭师。”

    李飞刀豪爽地一笑,摆手道:“放心吧,无论是女人还是字画,都没问题,本来我还惦记着,晚上走一趟,给那不长眼的家伙放放血,就怕事情搞得太大,不好收场。”

    望着眼前彪悍的汉子,王思宇微微一笑,在他胸前擂了一拳,轻声道:“老李,改天我安排下,在玉州给你买栋房子吧。”

    李飞刀却把眼睛一瞪,不满地道:“王书记,要这样讲话,咱们干脆一拍两散算了,你去问问邓铁头,我是那种贪财的人吗?”

    王思宇摇摇头,笑着说:“老李,别急,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住得舒坦些。”

    李飞刀叹了口气,眼圈一红,轻声道:“王书记,你要是真惦记着我,以后得了机会,帮我把女儿找回来吧,失散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她过得怎么样。”

    王思宇轻轻点头,微笑道:“放心,老李,这事包在我身上。”

    两人正说着话,走廊里忽地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推开,几个着装民警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个胖墩墩的警察,拿手指着两人,表情严肃地道:“哪个是打人的保安啊,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