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六章 拳头

第五十六章 拳头2017-11-9 13:4:21Ctrl+D 收藏本站

    第448节    第五十六章      拳头

    王思宇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这几个警察,见几人像是刚刚喝过酒,那个矮胖子更是满面通红,嘴里还喷着酒气,就冷笑道:“你们是哪个所的,怎么酒后执法,传唤证呢?”

    矮胖子脸色阴沉下来,瞪着王思宇道:“我们是哪个所的,你无权知道,你哪个单位的?”

    王思宇摆了摆手,冷冷地道:“抱歉,我哪个单位的,你更不配知道!”

    矮胖子撸了撸袖子,拿手指着王思宇,骂骂咧咧地道:“打人的是不是你?不是就滚一边去,少管闲事!”

    王思宇眯起眼睛,盯着面前的矮胖子,一字一句地道:“你可是警察,嘴巴干净点,有点素质成吗?”

    矮胖子向前凑了凑,指手划脚地骂道:“老子就这素质,你管得着吗?”

    王思宇环视众人,语气平静地道:“我管不着,有人能管,*在《五条禁令》里有明文规定,禁止在工作时间饮酒,更不许携带枪支饮酒,违者予以辞退;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处理,你们没有学习过吗?”

    几个警察原本跃跃欲试,这时气势为之一馁,不禁纷纷皱眉,知道碰到硬茬子了,他们刚刚从酒桌上下来,喝了酒过来带人,确实不符合规定。

    手续没办倒没啥,回局里补上就可以了,但《五条禁令》一下子犯了两条,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对方如果真追究起来,倒也麻烦,很容易进学习班。

    市局办的学习班,名为学习班,实际是都是违纪民警参加的后进班,是不折不扣的违纪班,一旦进去,自然名声扫地,颜面无存。

    矮胖子平时也是骄横惯了,又喝多了酒,脑子不太灵光,根本没把王思宇放在眼里,拿手比划着,恶狠狠地骂道:“滚一边去,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李飞刀一听不干了,上前一步,指着矮胖子的鼻子道:“说话客气点,不然把你从窗户扔下去,信不?”

    矮胖子登时火冒三丈,大声喊道:“你们两个活腻味了,敢威胁警察?”

    王思宇笑了笑,斜眼瞄着他,悠然道:“等你从窗口飞出去,就不是警察了,要不要试试?”

    矮胖子向后退了一步,望了眼挡在站在面前的李飞刀,见他身材高大魁梧,有些打怵,就摸出铐子,虚张声势地喝道:“把人铐起来,带走。”

    李飞刀握着拳头,怒目而视,大声喝道:“我看你们谁敢动!”

    这时一个岁数大些的警察走了过来,拉了矮胖子的胳膊,向他使了个眼色,随后望着王思宇,有些客气地道:“小伙子,我们是例行公事,请你们配合下吧,有什么话,到分局去说,事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这还像句人话,走吧,老李,咱俩跟他们去一趟,把情况讲清楚了。”

    矮胖子眼睛一横,拿手指着王思宇,不依不饶地道:“打人的是他吧,有你什么事儿,公安局又不是你家开的,想去就去?”

    王思宇终于被激怒了,摸起桌上的茶杯,随手一扬,把茶水都泼到他脸上,歪着脑袋道:“这回可以了吧?”

    屋子里几个警察都看傻眼了,这家伙也太嚣张了,根本没把大伙放在眼里,气急之下,众人一拥而上,就要动手,李飞刀手疾眼快,从腰里抽出一柄雪亮的飞刀,低声吼道:“哪个敢上来?”

    “他有凶器!”几个警察忙向后退了几步,有人把枪掏了出来,指着两人。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李飞刀手里的家伙夺过来,皱眉道:“老李,冷静点,你手里的家伙不是用来对付警察的。”

    矮胖子也有点发懵,伸手抹了把脸,拿手指着王思宇,怒声道:“真他.妈的有种,走吧,咱们到局里再算账,先把刀子给我,这也是证物!”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飞刀递过去,带着李飞刀向前走去,众人摸不清他的底细,也就没敢上手铐。

    刚刚出了国画院的大门,李飞刀停下脚步,指着门口停着的一辆奔驰车,低声道:“这就是胡泰明的车子,他们肯定是一起过来的。”

    话音刚落,车门打开,一个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倚在门边,拿手指了指李飞刀,破口大骂道:“姓李的,还他妈.的狂不?记着以后别多管闲事,不然,有你哭的时候!”

    王思宇瞟了那人一眼,皱眉道:“胡泰明?”

    李飞刀点点头,轻声道:“对,就是这家伙。”

    王思宇回头看了几个警察一眼,见众人的表情,马上明白了,这些家伙是被胡泰明找来搞事的,那就没必要客气了,公安分局也懒得去了,他直接摸出手机,拨了号码,微笑道:“老肖啊,不好意思,几个警察带着那家伙找上门来了,一个个都喝得酒气熏天的,要把我带走,你再不管好自己的人,我可不客气了,咱们到市委岳书记那说理去!”

    肖勇一听就火了,赶忙骂道:“哪个兔崽子这么混账,你把电话给他。”

    王思宇掂了掂手机,微笑道:“市局肖勇的电话,你们谁接?”

    几个警察登时愣住了,都面面相觑,最后拿眼望着矮胖子,心想在酒桌上就你张罗得欢,这下可好,看这位的架势,像是和肖局很熟,弄不好要捅马蜂窝了。

    矮胖子搞不清楚状况,心里也是直敲鼓,他硬着头皮接过手机,轻声道:“喂,你好,是肖局长吗?”

    肖勇冷冰冰地道:“我是肖勇,你是哪个分局的?”

    矮胖子吃了一惊,赶忙毕恭毕敬地回道:“肖局,我是东湖公安分局治安科的。”

    肖勇‘啪’地一怕桌子,怒声道:“混蛋,哪个让你们去抓王书记的?”

    “王书记?”矮胖子打了个激灵,酒醒了一半,虽然不清楚这位王书记到底是何许人也,但也明白捅娄子了,他赶忙弯下腰,小声解释道:“肖局,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只是想把涉嫌打人的保安带走,和王书记没什么关系。”

    肖局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道:“不用解释了,马上放人,向王书记赔礼道歉,明天到市局来一趟,去市局警务督察支队,先把酒后办案的情况说清楚,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的,好的……”矮胖子忙不迭地回应着,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把手机交到王思宇手里,低眉顺目地解释道:“王书记,这是一场误会,请您不要见怪。”

    王思宇懒得和他一般见识,接过手机,望着奔驰车边得意洋洋的胡泰明,以及跟在他身后的两个马仔,微笑道:“老肖,那家伙又来堵大门了。”

    肖勇笑了笑,轻声道:“那就别等了,你把地址说下,我马上派人过去,抓人封店。”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文化路上的芜菁国画院门口,这家国画院是我姐开的,你们早点过来吧,晚了会出人命的。”

    肖勇咧了咧嘴,苦笑道:“注意点,可别打坏了。”

    “那可不好说。”王思宇瞄了眼站在远处的胡泰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两人这边通着电话,这几个警察却灰溜溜地下了台阶,径直向警车走去。

    胡泰明见了,赶忙走过去,拦住那个矮胖子,不满地道:“老吴,人还没抓怎么就走了?”

    矮胖子有些恼火,不过这位胡大老板也是惹不起的人,只能赔笑道:“胡老板,抱歉了,我们得服从上级命令,这次的事儿,哥几个办不了。”

    胡泰明脸上挂不住了,有些恼火地道:“怎么回事,谁的命令啊,你把话先说清楚了再走!”

    “胡老板,抱歉,抱歉,我们还有公务,先走一步了。”矮胖子不想多事,赶忙敷衍几句,拱拱手,黑着脸上了警车,警车很快调过头,向东湖区公安分局的方向驶去。

    “操,这些家伙,平时都牛皮哄哄的,关键时刻掉链子了。”胡泰明望着飞驰而去的警车,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台阶上的王思宇,琢磨着,事情可能是坏在这小子身上了,但不知对方是什么来头。

    王思宇挂断电话,脱了西服,交给旁边的一个年轻保安,挽起袖口,拿手指着胡泰明,勾了勾手指,笑眯眯地道:“胡老板,你过来,咱们有话说。”

    胡泰明瞄了横眉立目的李飞刀一眼,有些底气不足,但不想露怯,就招了招手,带着两个马仔走了过来,站在台阶边,上下打量着王思宇,有些不屑地道:“说啥?”

    王思宇下了台阶,似笑非笑地望着胡泰明,轻声道:“你要倒霉了。”

    “什么?”胡泰明瞪圆了眼睛,冷笑道:“你小子是从农村来的吧,知道我是谁吗?”

    “哈哈哈,真能扯淡……”旁边两个马仔也跟着笑了起来,却警惕地望着李飞刀,他们都知道这傻大个拳头够硬,一个打五个都没问题。

    就在三人的嘲笑声中,王思宇抬手就是一拳,正打在胡泰明的鼻梁骨上,打得他鼻血长流。

    旁边两个保镖见势不妙,忙冲过来帮忙,却被李飞刀三拳两脚打倒在地。

    王思宇接着抓住胡泰明的头发,把他拉到墙角,又是一顿老拳,打得他脸上开花,满地打滚。

    李飞刀见路边的人群围了过来,赶忙冲过去,拉开王思宇,轻声道:“王书记,快回屋,别让人拍了照片。”

    王思宇点点头,摸出纸巾,擦了手上的血,又抬脚在胡泰明的跨下狠狠踹了一脚,怒声道:“老子的女人,也是你这货能惦记得吗?”

    胡泰明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裆部坐了起来,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你等着,老子绝不会放过你,咱们走着瞧!”

    “姓胡的,你靠涉黑起家,贩毒加上命案,如果坐实了,够判死刑的了,想报仇,下辈子吧。”王思宇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在李飞刀的劝说下,转身回了国画院。

    几分钟后,两辆警车疾驰而来,刹车后,十几名干警冲了出来,在和李飞刀做了沟通之后,把满脸血污的胡泰明戴了手铐,架进警车里,呼啸而去。

    ------------------

    都看到公告了吧,蛤蟆大神来纵横了,撒花祝贺,新书《焚天》,很霸气的名字,请狼友们速度支持,收藏之。新书地址:http://book.zongheng.com/book/81135.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